投稿作品

《斯斯叔叔》

作者:csfling 更新時間:02/04/2019 16:00

《斯斯叔叔》 《斯斯》 「哥哥!」 穿上與我同校制服的她在平房樓頂探出上半身對我招手。 踏着單車的我,右腳移離腳踏踩在地上。 我抬起頭與樓頂上的她招手。 「好啊!」 她背對着午後熾熱的陽光,一身灰暗的顏色,卻相信這時的她臉上帶笑。 招手的動作仍然持續。 我便將單車駛向平房,停靠在米黃色的牆上。 然後,門打開了。 那是一道質料堅固,鎖頭發出金色亮光。 我望了一眼,便知道除非使用鑰匙,否則是不容易被外來者開啟的一道門。 我認出了,她叫斯斯,是附近一所學校的學生。 「請問哥哥……」 她近距離地對我發問。 說到距離,她站在玄關內,我站在門外,左手仍扶在曬熱了的單車上。 夏日的溫度昇溫了她的體香,又或許是從樓頂上跑過那條迷幻的迴旋樓梯之時斯斯在沒有人看到的狀況下偷偷噴灑了誘人的香水,匆匆趕及在我騎單車遠離之前來到我面前。

《我的女兒》

作者:csfling 更新時間:02/04/2019 16:00

《我的女兒》 走出辦公室便碰到她,前輩的妻。 「哈囉!」 她故作精神奕奕地跟我打招呼,但我聽得出背後那份心事重重。 我看了一眼她腳邊空盪盪的位置。 「兒子呢?」 「上課外活動。」她緊接着說,說時看了看我手上的紙咖啡杯。 「工作忙嗎?」 「不。」我搖了搖空杯:「正想到茶水間倒杯水。」 「這樣子……」 「你呢?來找前輩?」 她邁出腳步,熟悉地朝前輩的辦公室走去。 「來找他給孩子的文件簽個名。」 前往前輩辦公室跟茶水間為同一方向,我便走在她身後,踏上同一段路。 「急事?冒簽一下便可以,不用那麼麻煩了吧?」我打趣說。 「可以嗎?」 她一下子回頭。 稍緩的步伐,讓我自然地走到能與她並肩而行的情況。

《我的朋友》

作者:csfling 更新時間:02/04/2019 16:00

《我的朋友》

《你的母親》

作者:csfling 更新時間:02/04/2019 16:00

《你的母親》 「這個……」 我將正在溫習的筆記放到面前,白紙邊緣碰在鼻尖上,鼻子後的腦袋思考着白紙上的黑字背後的意思。 腦袋前的眼球,看到了車廂中一個跟我年齡相若的男生。 他的髮型是時下偶像團體流行的一種,栗色的髮絲未知是否染色得來,映襯着一身如女性般蒼白的膚色,顯得更為亮白。 容不下半點傷疤的白皙皮膚包裹在一套普通的男性裝束之下。 淺藍襯衫,左胸口袋上有隻紅線刺繡成的飛鳥、黑色長褲、酒紅色登山皮鞋,腕上戴上深啡色皮帶手錶圓形錶面外框為玫瑰金,是個中性設計。 細長的指上有隻銀戒,未知是無意義的裝飾品還是代表他正在戀愛中。 他望過來。 我立即暗呼口氣,看筆記。 黑色字體後是白色紙張,白紙張之後,是他。

《我的父親》

作者:csfling 更新時間:02/04/2019 16:00

《我的父親》 打開房門。 所有陳設跟結婚前仍然同樣,分別是床鋪上多了一層塑膠檯布覆蓋着,在那層半透明的塑膠層之上有件整齊摺疊起來的女裝。 我認得,這是媽媽的衣服。 「爸!」 我喊了聲。 「怎樣?結婚離婚又結婚離婚的人。」 在客廳裡閱讀的爸爸挖苦我說。 「媽媽的衣服在這裡。」 我拾起摺得整齊如陳列品的衣服,媽媽的衣服,好像在哪裡見過。 要不是見過怎麼知道這是屬於媽媽的。 偏起頭,看着粉紅圓珠鈕扣的我,懷疑着自己的話、自己的邏輯。 將衣服捧在手裡輕輕的重量壓在手心裡。 暗叫,又一個多麼矛盾的說話。

《你的兒子》

作者:csfling 更新時間:02/04/2019 16:00

《你的兒子》 「放在你兒子的書包裡……」 「明白、知道了。」 我邊對着電話另一方的丈夫唯唯諾諾,一邊將手插進兒子的書包裡。 成年人的手伸進這兒童用粉藍色拱門形的書包前那只比名片略大的小口袋,指頭立即碰到袋子深處。 「甚麼都沒有。」 我暴力地挖開那細小的袋口,探頭察看確認,同時注意到書包黃色肩帶上的灰黑污跡。 「該洗一下。」 「甚麼?」丈夫在電話另一頭說,語音之間也滲漏出一點暴怒。 「沒有,找不到,不在兒子的書包裡。」 「那便是在你兒子上鋼琴班用的那個手提袋裡。」 一句要撒嬌或咒罵的句子哽在喉頭,我在原定無意義地轉了半圈。 「那…」 「不說了,有事要忙。」 丈夫搶先一步掛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