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作品

情牽 70x

作者:Integral 更新時間:14/10/2018 21:00

有關巴士線 70x 的點點滴滴,都在這裡寫得完完全全。 不知有沒有人看過舊版…但沒關係,反正都要再寫過。

忘,不識也。從心從亡,亡亦聲。 但或許,「忘」這個字其實是自陰間不慎傳到人間的字,要不然人們怎麼知道,必先亡然後忘? 來到陰間的人,喝下特調的孟婆湯,便可以將前世的記憶抹走,再度重生。  可是,如果喝下了錯配的孟婆湯呢? ------------------------------------------------------ 斷斷續續地執筆至今,這是我到現在為止最喜歡的故事。故事已經寫完,趁這個機會邊連載邊修改。放心,(我自問)不會爛尾,也非常歡迎大家熱烈留言~ 在此自我宣傳一下,有興趣的話來like一下我的page吧~ Facebook:facebook.com/K.E.Writings Instagram:instagram.com/k.e.writings 其他連載網站: Penana:https://www.penana.com/story/36318/失落-彼岸-在咖啡冷掉之前忘記你/toc 連登:https://lihkg.com/thread/806474/page/1 高登:https://forum.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6952857&type=BW

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作者:朱古力熊 更新時間:29/09/2018 14:00

我係一個垃圾中三學生,冇朋友冇才華冇肌肉,人生最叻就係上小巴夠膽嗌有落;但係咁嘅我,竟然會鍾意咗一個女仔,一個可能我永遠都唔會追到嘅女仔⋯⋯ 不過唔通廢柴就唔配有愛情喇咩!? 就算再無可能都好,我都好想可以義無反顧咁、盡全力試一次⋯⋯ 劇情(不定時)由你決定。

剩女的飯桌 之 那年秋天

作者:彩燕 更新時間:11/08/2018 20:00

這本書的結構是10個剩女的故事,輔以30-50個適合剩女吃的一人餐。剩女的定義是35-50歲的單身女性,經濟獨立。剩女與其說是“嫁不出”的女人,我覺得更貼切的形容是“在有選擇的情況下選擇不結婚”。在傳統婚姻的霸權下,大家都覺得剩女是有問題的,要麼太醜,太胖,性格太怪等等,一說起剩女大家的第一觀感是被動的沒人要。 然後大家又為了忌諱, 把剩女改成“盛女”,就好像把老人癡呆症,改成老人腦退化症,又用學名阿茲海默症,又改成老人失智症,到最後大家都不知道是老人癡呆症了。你可以說這是文明的體現,避免患者心靈受創。But,人家是真的有病,真的有需要忌諱。然而剩女是有病嗎?為什麼要忌諱?這就表明了大家還是認為剩女是病,要醫要治,要儘快脫離的身份。所以才會把剩女改成盛女。這樣不妥,剩女是一個絕對的身份,而盛女是一種狀態,不是每個剩女都是盛的,而這個盛的狀態又可以有很多scenario,所以不能代表一個群體。其實剩女又怎樣呢?明明自己很寂寞,渴望愛情,很想結婚,如果有拖拍,才不會去學畫畫,去玩瑜伽,一個人去旅行這麼無聊,還要裝enjoy,裝充實,裝不需要男人! 所以我這本書要說剩女戀愛失敗的故事。我身邊就有一大群剩女朋友,由於我是讀女校長大,同窗好友就有很多是剩女。再加上我在上海工作,接觸到很多來中國發展的單身女性,她們來自香港,臺灣,新加坡等。而國內的女人更強,更具備剩女的條件!這是促成我寫這本書的原因,因為朋友的故事是各自各精彩!我會跟她們做訪問,然後匿名地把她們成為剩女的故事寫出來。我不喜歡賣弄幸福,不喜歡消費寂寞,也不喜歡強調自由,我喜歡用平實的文字,真真切切把她們的經歷寫出來,是寂寞就寫寂寞,是傷心就寫傷心,是盼望婚姻就寫盼望婚姻,不喜歡一個人就寫不喜歡一個人,是恩怨情仇就寫恩怨情仇。故事沒有太多的哀愁,沒有太多的不甘,更沒有充滿希望的將來,這是我這本書的主調。 再說到剩女的飯桌,顧名思義就是一人餐。剩女都是有工作的,不然誰來養?而且現在大部份人都不會做飯,剩女就更艱難了。這本書就是要教剩女們怎樣做簡單營養美味的簡餐。務求下班回到家可以在30分鐘之內搞定,換上睡衣拖鞋,可以懶懶地窩在沙發慢慢吃。雖為剩女,不代表拒絕愛情,所以更要好好珍惜自己,不要三餐在外面吃油多鹽多味精多的飯菜,自己在家做飯一人吃可以保持身材苗條。身材苗條也是脫離剩女大軍的一個有利條件哦!

那個用南非文唱生日歌的壞男孩

作者:小木 更新時間:09/07/2018 21:00

  「我們。我們認識了二十七年。」   「這麼久了嗎?」   「嗯。」   「也對,從你說不再見我到現在也好幾年了。」   他看上去竟也有些哀怨。我停步,猶豫,終於開口:「你生氣?」   他側著頭想了想,「有一點。」   我咬咬下唇,不知怎的說出無關痛癢的一句:「那我們還去吃飯嗎?」   他搖頭失笑,「走吧,我們去吃漢堡。」

行刑者

作者:逆天而行 更新時間:08/05/2018 22:00

雖然我今年只有24歲,但我已經令到過百個人死在我面前。 正確來說,是已經處死過百個人。因為,我是一個行刑者。 我的工作就是負責送死囚「上路」。面對一個個被我處死的死囚,對我來說他們只是為自己所做過的事負上責任。 但「我」又有什麼資格逃避過殺人的罪行呢?難道殺死該死的人就不是殺人嗎? ~部分故事內容基於現實事件改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