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ow Music

第8章 - 第二章:相信我們吧! (第三節)

離開了錄音室的Szeyan,一個人走到電梯大堂,發現原來其他六人也站著。

「因為我哋唔知邊到有客Lift,所以花咗啲時間……宜家都未走到。」

Frank笑著跟Szeyan解釋,Szeyan也反應笑起來。

「算喇,其實只係佢想等齊人,七個一齊離開。」

曼頭說穿出Frank的計劃。

「不過唔知道客lift係邊的確係事實!」

嘉嘉也笑了搶著說。

「係啊!我可以證明!因為我同佢係一齊嚟!」

Carrie回應後,阿宜也跟著點頭。這時連Zero也不禁一同笑著。

「好喇喎……我好像如大家唔係太熟,唔好下下玩踢爆好嗎?」

Frank說著,連自己也失笑起來,想裝不悅的表情也不行。

眾人一同走進窄狹的升降機,緊貼在電梯內,眼光也不斷地浮動,等待升降機一層一層慢慢的下降。

終於到了三字樓,還是未到地面,站在正中間的Frank又再想打破悶局:

「不如宜家一起吃飯?好嗎?」

「唔得呀……我要返兼職!」阿宜搶先拒絕。

「我返屋企……」Zero也回應著。

「我上晝出完Tour,今天已經好累喇……所以……」Szeyan苦笑。

「我又唔係想拒絕你……不過……」嘉嘉尷尬。

「下次!下次我負責book位!」曼頭又搶著說。

「咁好喇……」

飽受四方八面的檸檬折磨,Frank只有尷尬地笑著。其他人亦為自己的行為感內疚,但同時對Frank的反應感到惹笑。但只要Frank細心一點,他便會發現原來有一位成員尚未回應。

天色開始入夜,Frank坐在小巴的單人位置,一直在構思下次會面的表演,而坐在另一邊的阿宜一直依在Carrie肩膀睡著,Carrie不禁偷望,心中無法平靜下來:

「點解佢唔問下我嘅……不過咁嘅情況,係咪都係唔答應好啲?」

Carrie看著甜睡的阿宜,不時用手指點著她的鼻尖,不斷地轉著、轉著,論做如何撥弄她,阿宜還是睡著。

回到村口,Frank跟二人道別離開。昏黃的街燈下,路上只有Frank與自己的影子。

影子就是一個永遠沉默、但卻陪著自己的朋友。回到家中,心中還是一個又一個拍子,意猶未盡的音樂興緻,但己入夜,鼓聲一定會令李梁太暴燥起來,唯有在籃球場上發洩出來吧。

Frank為暖身而運球到場上,當腳踏入球場範圍時,馬上進入作戰狀態,身體微微壓身,令運球的節奏加快。習慣了打鼓的Frank,平衡節奏是有一定的能力,一直衝過半場,還未到三分線內,Frank突然抓實籃球,踏前一步跳高,整個人越過三分線,單手拉弓,將籃球用力擲向籃板。

「轟隆」一聲巨響,球被彈回。此刻Frank借著助跑的衝力,再次飛身向前,雙手接著籃球,凌空用力灌籃!

籃球徐徐降下,Frank一直抓緊籃框,身體掛在籃框上喘息。剛才的灌籃已將心中煩瑣的事件用力地轟走大半,接下來就是重新調整節奏。

Frank回到地面,拾起籃球再嘗試其他的投球。這也是他處理問題的方法,將解決不來的問題放下,專注地在球場上練習,運動過後,讓自己冷靜下來,整頓好心情,事情便會辦妥。

 

日子一算,距離下一次會議還有三日,一眾人也沒有特別為這次的表演而討論過什麼,各人還是有各人的生活。

晚上八時半,冰室差不多打烊了,郭大俠已經吩咐到Carrie,不要接需要用爐煮的菜色,他可專心指導Laurent關於「切」的功夫,阿宜則自動自覺地清潔水吧,準備打烊的清潔。

Carrie一直心不在焉,一個人坐在收銀機前,在單簿上,用一條線,圈出一個又一個重疊的圓形,沒完沒了的轉下去。突然電話響起,在電子版上展示出一個手提電話號碼。Carrie拿起。

「你好,郭大俠冰室。」

「我想問妳哋送唔送外賣?」

Carrie聽到是一把陌生的男性聲音,加上不知道這裡有外賣服務,馬上便知道這個不是冰室的常客。

「村範圍就也可以,你想要咩?送去邊?」

「我想要豬扒炒公仔麵,跟餐有無嘢飲?」

「熱飲免費,凍飲加二。呀……仲有一蚊膠袋收費。」

「咁……要杯凍檸檬茶,少甜少冰。」

「好,送去邊?」

「村內個籃球場,我會係個到接收。」

「下?」

「係?係咪有問題?」

Carrie已經忘記了父親的吩咐,直到她聽到這個奇怪的要求才醒了一下,為什麼要這樣神秘?

「都得嘅……你留返電話比我?」

「……六二八四、一七三九、姓梁……」

Carrie默默唸著,之後便掛線了。慢慢Carrie將籃球場、姓梁的男生、聯想到Frank的樣子。

「嘩!」

Carrie急忙找出手提電話來核對一次!真的是他!

Carrie看看時間,已經八時四十五分多了,她急忙地衝入廚房將單交給郭大俠。

「喂!婷婷?都話閂門囉!啱啱先洗完爐,又要客炒公仔麵?」

郭大俠手握緊菜刀,不斷向Carrie揮動著!Carrie頓時拉了Laurent過來。

「咁嘅!Laurent!你要比機會讓Laurent學下啊!呢啲係機會!」

還沒有等郭大俠回應,Carrie馬上閃身到水吧,又找來阿宜作護盾,再對阿宜說:

「阿宜!檸檬茶!少冰少甜行街!快!」

阿宜被Carrie一直抓緊,面向著郭大俠的菜刀也驚慌起來。Carrie看準時機逃出廚房,興奮地回到收銀的位置。冰室的電話又響起來。

「喂!郭大俠冰室!唔好意思,我們截咗單喇!下次早少少喇!再見!」

Carrie果真的按照了父親的吩咐去做了,不過也只是因人而異。

 

Carrie小心拿著外賣,急步走到籃球場外,聽到有籃球聲,開始調節一下自己的呼吸,放鬆一點。準備好後要走過去,突然Frank的外舅來到。

「Carrie?做咩一個人站係到?」

Carrie笑得僵硬,一時間也說不出口。

「無……無咩,送外賣即,佢要我送去籃球場比佢喎。」

Carrie仍硬著笑容,李生看了場內,是Frank。

「原來係咁!唔好意思,麻煩妳!咁近都唔去冰室食!真係……」

李生像是怪責自己的兒子一樣,令Carrie感到奇怪。

「佢係我外甥,最近先搬嚟住!佢就住係Laurent下面之嘛!」

Carrie聽到接二連三外意的消息,令她陷入迷思,腦部也快要當機了。

「我幫妳攞比他喇!幾錢多錢?」

「下……我入去問佢攞得喇!」

「得喇我喇,我幫佢比……都夜,妳快啲返去冰室。」

李生隨手將錢交給Carrie,還將外賣搶走,令她什麼也說不出口,最後只能眼白白看著李生進去球場,獨自回去。

 

李生將外賣交給了Frank,二人一同坐在籃球場上,一同望著天空。

「點解係姑丈你比外賣我嘅?」

「係婷婷送嚟!冰室郭大俠個女,同你差唔多大,我啱啱係在路口先見到佢。」

Frank細心想著,再回憶起電話的聲音,才聯想起來。

「婷婷?姓郭……佢係咪叫Carrie?」

「好似係,啲英文名個個都差唔多……你認識她咩?」

Frank對李生笑談著跟Carrie每次巧合的相遇,如今還將會組成隊友,真是有種特別的緣份。李生見與Frank心情還不錯,開始細問其他的事情。

「有沒打個電話比阿媽?」

「有啊……阿媽成日都覺得我照顧唔到自己。」

Frank失笑,感覺自己在電話中也被呵護著。

「老豆呢?有無傾幾句?」

頓時Frank收起了笑容,對李生的明知故問感到茫然,看著天空中那顆暗淡無光的星宿,但似乎遙遠得無法用眼睛去看見。

「都係咁喇……或者我應該同佢哋去外國生活……姑姐佢都情願係咁,咪唔洗麻煩佢囉……」

Frank嘗試用力去看清楚,是隱約可見,但只要不集中精神,就會失去蹤影。

「唔好太介意你姑姐嘅反應,佢唔係憎你,相信我……最多都可能係因為你太似你老豆喇。」

 

Frank早已聽聞過,自己父親與他妹妹 ─ 李梁太關係十分惡劣,在李梁太的眼中,哥哥就是一個獨裁的霸者,比起自己的父親更加嚴厲,常常看不起她的興趣、嗜好。習慣批評,不會在意她的想法,只會認為好的便會為她安排好一切。Frank在這方面是十分有同感,身為他的兒子感受更深。被掌控著的十多年生活,別說什麼喜歡不喜歡,只有是否實用罷了。被教育的他,沒有怨恨,只是對嚴厲的父親有種不能反抗的壓迫感。因為成長中的Frank沒有什麼嗜好,最重要的玩具便是原子筆,每一次在等待補習、上課、他也會習慣地用原子筆輕輕互相敲打著,或是打在牆邊、門框、鐵欄,令他培育出敲擊樂的興趣。而第一次對父親的要求,便是學習打鼓。

「有咩用?」

Frank回想起父親當年的情況,他只是看著報紙,冷漠地問道,這是一個Frank任性的決定,也是第一次提出自己的感覺。

「因為我想學,我一定會比心機去學!」

父親再翻翻報紙,對話已經完了,及後的事由母親為自己安排,他是真的聽到我的說話了嗎?

 

「姑丈?如果你兒子,係咪都會咁教他?」

「更係唔會,因為我本來就唔係呢種男人。」

「那我老豆係咪做錯咗?大家都好似唔認同佢咁!」

「……咁有咩所謂,最重要嘅係你……你係咪覺得佢做錯?」

意思就是,不要回避自己的感覺嗎?Frank其實很清楚,自己十分討厭這樣的父親,只是,想希望得到更多身邊人的認同……李生突然說:

「不過好意外,你呢個老豆又會批准你一個人留係香港?」

Frank想了一想,自信回答:

「我係抱著必死嘅決心嚟問佢,同想學打鼓個時嘅心情係一樣!」

「原來係咁……咁即係話,佢都認同你咁做,因為佢信你先會比你做嘅即,就有如打鼓一樣?」

Frank聽了後沒有作聲,只好繼續看著天上亂成一團的星星。

 

回到家後,看到電話Whatsapp中的「音樂漫遊」組群,一個留言也沒有,看來眾人也比較沉默,或是不喜歡聊天。細仔檢查一下大家的狀態,只有Carrie一人在線呢……

此事,他突然想起了Carrie為他送來外賣,於是直接在打訊息給Carrie道謝。

「謝謝妳的外賣!Carrie!」

但剛發出訊息後,才想起這是組群,不是獨立給Carrie的,一開始還以為沒有什麼事發生,但……

曼頭:「咩外賣?」

Szeyan:「外賣?」

嘉嘉:「有啲嘢喎!」

阿宜:「幾時嘅事?點解我唔知嘅!」

Carrie:「咩呀!」

阿宜:「點解妳會去咗佢屋企?」

曼頭:「屋企!!!」

Carrie:「阿宜!妳亂講咩呀?」

Szeyan:「原來要澄清嘅唔係我……」

曼頭:「澄清只是解釋、解釋就是掩飾。」

Szeyan:「好句!好句!」

Zero:「好吵,講重點。」

嘉嘉:「重點……(唱)是這戀愛預告!」

Carrie:「重點係nothingssssssssssss!」

曼頭:「(唱)Studio撞著她……」

阿宜:「大家似乎都好興奮?」

Szeyan:「(唱)好比Carrie進入夢……」

Carrie:「都係妳!阿宜!我現在去妳到砌碎妳!!!!!!」

曼頭:「(唱)Studio再遇她……」

阿宜:「唔好呀!!!」

Zero:「你哋咩年代?70後?」

看著這班新朋友突如其來的瘋狂興奮,Frank沒有想過解釋什麼,反想到當初申請表上的一個問題,Frank口中默念著:

「充滿喜悅的自由世界!」

想了一回,原來大家也在等到一個機會打破匣子嗎?Frank握緊電話,肯定了些事情。

「一定會成功,我要証明比阿爸阿媽睇,留喺香港係正確嘅決定。」

Frank打著whataspp:

「大家!下次開會我心目中有一首歌想唱!睇下你哋有沒意見!」

認真提出問題的Frank,開始帶給眾人一個目標,就是要:「如何完成第一首歌曲」。

 

從這天起,Frank依靠著Whatapps分別交流有關歌曲的事情,安排需要的樂器、眾人也提出意見來擔當位置,用最熟悉的技巧來配合這一首歌的感癿覺。於是在數天後……

Frank本想早點回到錄音室,希望打點一下,怎料進去後發現,客廳被添加了一張新的長方茶几、椅子,錄音室內還多加了兩枝射燈,分別在兩邊牆角射向中間。除了一些錄音室的裝置外,似乎多了一點家的感覺。

「牆上咩都未有,你哋自由發揮下點用喇!」

陸行鳥笑著,很滿意自己的佈置。Frank看到除了陸行鳥外,原來一眾成員已經比他更早來到,這點令他十分意外。

「其實……好單調……」

Szeyan的說話如冷水,陸行鳥沒有反駁。

「不如用幅牆分成七份,我哋一人要一格介紹自己?」

嘉嘉走到中間已經搶佔了最好的位置。

「其實我早就係諗住咁!」

陸行鳥也為自己搶回一點面子。

「我唔識塗鴉。」

Zero說著。Frank取出一張白紙。

「我們可以先畫係張紙上面,之後先係牆度起稿……再唔係咁,裝一幅大白板,等每次錄影都可以畫嘢上去,換主題又得……仲有啲樂器,可以是放晒係一邊,有表演就用,無就裝飾……」

Frank在這兩三天內,每當有空閒時便構思這個地方,所以能夠十分詳細地跟大家解說明。

「好啊!就咁喇!我宜家去文具舖買啲水筆同畫紙返嚟!」

阿宜主動開聲。

「咁我同Zero跟妳去攞嘢!」

曼頭的主動,令阿宜總是覺得他出於惡意,但見Zero也跟來,所以沒有介意。

「Szeyan!不如我哋諗諗點佈置前後兩個地方?如果真做直播,我見過好多人都會分開兩邊,一邊吹水、一邊唱歌。」

嘉嘉推測到Szeyan的喜好,主動與她討論設計事宜。結果剩下的只有Carrie及Frank。

「咁我哋不如去整理好啲樂器先?」

Frank對Carrie一說,眾人的目光當然非一般的緊盯著,甚至乎這樣的分工,也可能他們計劃之內。

「你哋又點啊?係咪嚟唱歌架?」

Carrie紅著面的,也不知如何解決。

「係喇係喇!不如大家練習下先!其他嘢唔好攪住喇,試做第一日首播,錄影比老闆睇咗先!」

陸行鳥十分擔心他們,這是關乎大家的將來,要是表演失敗,幹什麼也是徒勞無功呢!但Frank卻輕輕搭著陸鳥的肩膀。

「放鬆啲!又唔係現場表演,錄影即,好簡單!」

及後,眾人也一同回應:

「相信我哋喇!」

話一說完,眾人也笑著去自己的岡位,只有陸行鳥一個站著。

 

時間是下午四時半,椅子被排在接近製作室的那道牆,剛好在玻璃窗下,不會擋著製作室看過來的視線,那裡稱為「創作區」。另一邊的樂器參考舞台般的位置放好,那邊則稱為「表演區」。

眾人亦開始創作「自我介紹」的圖畫,雖然還欠一些裝飾品,只好等下次回來前再買,當然是公司付錢。

「好喇,大家可以錄影未呀?」

焦急的陸行鳥看著電視螢幕,正在拍攝空無一人的「表演區」。他聽著Frank的吩咐,留在玻璃窗的另一邊,等待他們自行處理錄影。一而再,再而三之下,快要入黑,這樣胡來的青年人真的會做出令人滿意的表現嗎?

雖然他們都是自己親自挑選,但如今也不禁擔心起來。

 

突然,Frank將鏡頭轉向「創作區」的四人,眾人也被突擊下,慌亂地收拾自己的文具。陸行鳥本想怪他太亂來,但見眾人亂成一團,又有意想不到的有趣,不失為一個好的開始,陸行鳥開始專注鏡頭下的他們。

一直佔在鏡頭前方的Frank,不斷揮手,將自己的介紹圖像展示出來。

「大家好!我們係『音樂漫遊』 ─ SLOW MUSIC!我係Frank!」

後方的成員高呼起來,再看Frank的圖畫,是兩支原子筆不停打在一個月亮上面,還有一個個「Frank」的字樣,說明自己的鼓聲,希望可以傳到月球去!

接下來走上前的是嘉嘉。一直保持笑容的嘉嘉,本是給人很幽雅的形象,但她取出了畫紙時,看到的是一張凌亂的塗鴉,當中只有右下角可以清楚看到「KaKa」字樣,而其他亂七八糟的圖象,都被後方的曼頭稱為「不明物」。

「其實我好努力咁去畫架,不過呢群拍擋『太好人』喇,不停地針對我嘅畫,好似雞蛋挑骨頭咁,之後又唔比新畫紙我,我咪畫出咁嘅嘢囉!我係KaKa!大家好!」

嘉嘉坐下後,Szeyan帶來一張美麗的彩色素描,是一座鋼琴,上面有一位少女背著坐,說明自己是很怕面對觀眾演出,所以在鏡頭前說話有點糾結,但有身後的朋友支持下,她相信自己會做得好好!

「我係呢到係充滿憧憬架!叫我Szeyan喇!」

未等大家回應,突然在鏡頭下有一對大眼出現,眾人也大笑起來,原來是曼頭,不知他何時走上前傻傻般笑著。他的畫中只有一個熱騰騰的曼頭,往後的一分鐘,他也只是用不同的表情來笑著……直到阿宜將他拉走。

「大家唔洗理佢,佢想話自己叫曼頭。我係阿宜!除咗唱歌,我沒咩特別技能,因為我希望大家會留意我唱嘅歌!如果將來有音樂會,請大家一定要嚟聽現場!唔好只係留係電腦面前看,因為聽Live真係可以好唔同架!記住呀!」

她手持一幅「宜」樣的圖畫,「宜」字被一枝咪穿過後,包四處的港幣符號包圍著,率真的反應出自己的期望。

接下來是Zero,他抱著畫紙走到鏡頭前,有如一個犯人要入獄拍照一樣,畫紙上只有代表結他的六條直線,氣氛死寂了。

「成員都叫我,咩都唔洗講,笑就得……或是將畫紙……放係頭。所以大家記著我嘅歌、我就係六條線,Zero。」

話說完後,一臉強顏歡笑的樣子,令人想像面部肌肉抽搐的情況,配合到頭上六條線的無奈標誌,眾人在後方也強忍著笑聲,很辛苦。

最後Carrie拿出自己的畫紙,上面畫上一個笑容,還有很多音符,非常簡單易明的內容。

「我係Carrie,音樂就是要帶嚟快樂,而我就係比快樂嘅音帶咗嚟呢度,嚟緊嘅日子,我同大家都會分享唔同嘅音樂比大家!係唔係呀?Let’s go!」

眾人聽到Carrie的訊號,也一同高舉勝利的手勢,之後迅速走到鏡頭的另一邊,開始準備演出了。

雖然胡鬧一頓,鏡頭終於落在表現的地方,但在陸行鳥的心中,剛才所發生的是,就像一次暖身的前奏,令他回想起很多有關音樂的回憶……現在什麼也足夠了。

無論他們的能力是否比得上當代的天皇天后,或是跟本不是表演的人才,不過他們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這種無拘無束的感覺,實際由音樂帶來的快樂。

陸行鳥沒有再催促他們,一個人靜靜地等待他們的演出,縱使他們還是吵吵鬧鬧,但他相信這會是一套很令人著迷的影片。

「點呀?小鳥!」

Carrie還是一樣,但今天的聲音出乎意料的動聽起來。

「……不過不失喇……」

陸行鳥沒有特別讚賞大家,只是默默地放下了七條鎖匙。

「從今日起,呢到……係屬於你哋……」

之後的……拜託了。

第三節、第二章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