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ow Music

第6章 - 第二章:相信我們吧! (第一節)

星期六的早上,籃球場上傳來一陣陣的拍子,是Laurent跟初認識的Frank在合奏籃球場上的音樂。

「吓?原來你係個廚師?」

Frank剛投射的三分球落空了,Laurent走到場邊拾起籃球坐著,還遞給Frank一支水。

「Yeah……我爸爸都係!宜家嚟香港,係學佢嘅朋友,學佢嘅中菜。」

Frank聽得出神,遠到離開家鄉,走到異地來追尋夢想,這會否太幸福?

「點解你唔留係土生土長嘅地方生活?你唔鍾意嗰到咩?」

Laurent想了一會,突然認真起來。

「我好鍾意自己嘅家,所以我一定會返去,不過要學好中菜,將技術帶返去。」

二人笑了一笑,開始說著別的話題,但在Frank心中還是留著一個問號。

父母移民到外國,未完成學業的Frank,由這個月開始便要一個人寄住在親戚的單位。雖然每月由母親轉戶過來的零錢也不愁衣食,只是身為他父親的兒子,似乎成為了他住在這裡的原罪。

 

「仲以為有賊,原來係你!」

李梁太在家中探頭出外看看,見Frank在窗外經過,準備要從外的樓梯回到二樓的房間。但聽見李梁太的說話,心中不是味兒。

「係啊……嬸嬸……」

Frank在找著門匙,只想快點回到二樓。

「偉雄!返咗嚟?煮落咗飯,一齊食……」

李生親切地問道,但馬上被李梁太打斷了說話。

「沒煮咁多!兩個人咋!」

李梁太說過後便回到客廳。

「唔洗理她!偉雄!你知你嬸嬸架喇,都唔知佢成日係到嬲咩,借個地方住之麻,而且你又有交租,都唔知佢做咩!」

李生搖搖頭,Frank笑了一笑,禮貌地回應:

「唔緊要,反正我一陣都要出去,之後可能逢星期六都係咁。」

「係?返兼職呀?」

「唔……唔係,只係……上啲興趣班即……」

說過話後,Frank回到上二樓。興趣班嗎?自己會心一想也笑了出來,還沒有心理準備要將自己喜歡的事,勇敢說出口。或是說,連自己也不相信這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

在他的心中,還是不要太上心、太認真好了。因為自知自己的個性,太投入的話,可能會給將來的拍擋有很大壓力,他就是這一種人……只好放鬆一點……

Frank走到沖涼房,將一身的疲勞、汗水、及嬸嬸留給自己的無奈心情也一一洗去,回到自己的房間,用熱水煮了一個即食麵。

在等待時,習慣地將一對筷子,輕輕的一下又一下敲在碗上,這是他的特殊練習,像牢犯在擺食的行動一樣。要是父母在身邊的話,早就給人罵了一頓,如今竟然可以「叮叮」聲地持續敲著,是一種寂寞的自由呢。

與樂隊負責人的會面時間是下午二時正,Frank早了十五分鐘來到會面的地點。這裡是一個工業區,不少下班的人也來去匆匆,帶著周末的心情離開。只有Frank一個走逆流而上,走到大廈附近。他慣常地在四周徘徊著,有小吃店、有快餐店、有運動用品的特賣場、有花店、書報社,特別的是那間位於會面地點對面的三樓,是一間名為「Alice Cafe」的樓上的咖啡店,外面可透過半身的玻璃窗看到店內。人流不多,從玻璃窗內只看到一位長直髮的女生,正提起了自己的小提琴,離開了坐位。

「呢個女仔,好似係邊到見過……」

正當他呆看著時,突然從後有人一手拍在Frank的肩,打斷了他的思考,是Carrie及阿宜。

「喂!我哋真係又見面喇!」

Carrie笑得十分燦爛,依舊夏日裝的她,相對於有點土氣的阿宜,顯得十分活力。

「妳好!我係阿宜,我當日都有面試架。」

收起了貪便宜的本性,阿宜表現得乖巧大方,令Frank也拘謹起來。

三人一同走進一幢工業大廈,經過一個沒有警衛的崗亭,附近又沒有職員可查問,只好嘗試找著通道。

他們走近一輛中型貨車,車尾的後方是高出差不多一米多的平台,往後就是兩架貨用的大型升降機。

「係搭呢架貨Lift?」

Carrie指著說,Frank亦感到疑惑。就算是工廠大廈,理應也有大堂或詢問處等地方,那裡有客人專用的升降機。但當Frank想提出意見時,阿宜二話不說便按升降機了。

「呢架都係Lift即!是但喇!」

阿宜比起剛才的乖巧突然判若兩人,也許是沒有上一次面試時的金壁輝皇,現在什麼也不重要了!還是快點到達吧。

三人一直在等,見升降機已經來到,在內的門打開了,但外面的閘還是關著。阿宜不斷地按鈕,門也沒反應,心中已經不耐煩了,怎麼連升降機也要戲弄自己嗎?

「呢部Lift,會不會係要手動開門架?」

Carrie說了後,Frank走到閘前,手握著中間水平式的手柄,用力上推,閘門開了,在內散發出一種重金屬的氣味、還有如溶爐般的火熱感,彷彿開啟了一條道往火山口內部的通道。

「點呀……呢陣味……」

阿宜不禁洩氣。進入後,金屬的氣味更為強烈,還有那滿是機油漬及塵垢的升降機鍵盤,令阿宜與Carrie也感不安,呆著不敢按下鍵盤,只有Frank為大家按著「六」字,再用手關上升降機門,它才運作起來。

聽著機械運作的「咔咔」聲響,油壓系統的緩慢速度,加上不時在震動的感覺,相信似乎它應該是一直上升。

顯示器終於打出一個「四」字,Frank才看看電話,是一時五十分。本來預計好,應該能在十五分鐘前到達,現在卻有一點誤差了。

打開閘門,走出六樓的大堂,雖然沒有工程,但感覺都是滿佈灰塵,連吸口氣也會不太暢順,Carrie與阿宜跟著Frank走,沿著指示來到號碼「六一三」。

眼前一道厚厚的木門,外邊還有一道已經被打開了的橫向鐵閘,左上方有一部閉錄電視,上角還有一道紅外線,有如死光槍般一直盯著三人。,這裡就是錄音室了嗎?或是地下交易所的會場?用不著這麼嚴格呢?要是不小心做出什麼可疑的動作,想必一定會被那「死光槍」射殺,死於非命,這樣又增加了失蹤人口的數字。

木門上十分光滑,是新裝上的,右上角卻是一個破舊的電門鈴,Frank抱著萬般疑問,正想按下去,突然門被打開,是陸先生。

「你哋好!係妳兩姐妹,仲有個陽光少年!」

喜歡亂替人加外號的陸先生也算是有善,帶三人內進,意外地發現這裡是一個全新的地方。純白色的牆身,配上有吸聲的茶色地毯,放置在面前的通道地上。經過通道,是一個寬闊的大廳,真的很寬敞!因為沒有什麼傢俱。

「我哋去裡面間大房,嗰到就是你哋嘅錄音室。」

陸先生小心地打開隔音門,裡面有別於一般的錄音室,同樣是白色的牆,灰色的地氈,其中一道牆上是一幅透明的玻璃,可看到另一間製作用的房間,前面放有數支麥克風連腳架,每一支也有獨立配上濾網。房的另一邊還有大大小小不同的樂器。

 

「首先大家除咗對鞋,避免整污糟間房嘅地氈。然後簡一個自己喜歡嘅坐墊坐底,我哋好快就開始。」

陸先生一直也沒有穿上鞋,所以很快便走到原位,是眾人的前方,在他身邊有一部還沒有啟動的手提電腦。而靠牆邊有三個不同顏色的坐墊,是眾人選後剩下來的。紫色的被一位面善的女小提琴手坐著,是Carrie在面試時見過的,也是Frank剛剛樓下望向咖啡店內的那一位。這次她沒有輕搖滾裝,只是穿上一件冰絲質的連身裙配襪褲。

另一位坐著青色墊坐的是曼頭。他盤膝而坐,一直用力地向阿宜揮手,雖然阿宜感到尷尬,還記著那天的「颱風」,但三人很快便聚焦在他右腳襪子的破口,還穿出了腳指頭。

第三位將藍色坐墊垂直靠牆,用背依著,也許是穿著襯衣配窄身褲的關係,顯得十分瘦削,他一直凝望著三人,眼神有點彷彿,臉色蒼白,似乎是睡眠不足,或是血壓過低的表面徵狀。

「咁……Ladies first!」

Frank示意,但阿宜已經先取黃色,再慢慢走到那位小提琴手身邊,模仿她的坐姿,點頭示好,對方也禮貌回應。

Carrie拿起橙色走到阿宜身邊,抱著坐墊盤膝而坐。最後Frank拿起了紅色的放在身邊,卻坐在地上。陸先生見大家已經準備好,馬上開始介紹自己:

「大家好,我再一次介紹自己,我係呢個計劃嘅負責人陸恆健,大家可以叫我陸行鳥。今次公司舉辦呢個計劃,目的係希望培養青年人,透過音樂可以實現自己嘅夢想外,亦可以宣揚快樂嘅訊息。所以我哋係今次面試嘅條件中,重點係想睇下大家對生活、對音樂嘅態度,其次就係音樂嘅知識同表現能力。考慮到「樂隊」呢個因素,我們仲會選出一啲具備團隊精神……」

雖然陸行鳥的介紹是必要環節,但Carrie坐著一直聽他說話,實在比上中國歷史課更為沉悶,加上抱著坐墊,令人有昏昏欲睡的感覺。陸行鳥未說到一半,看著她咬緊嘴唇、努力地堅持聆聽,心中想急著要長話短說:

「……我……期望大家可以透過每月嘅Live,將唔同嘅廣東歌重新演繹一次……」

當阿宜聽到「Live」一字,心中的算盤已噼啪響起。

「……不過我哋係唔會收取任何費用,只會係網上直播。」

陸行鳥這句話,令阿宜的算盤同樣「噼啪」的……跌壞了。Carrie看出她失望的表情,只好摸摸她的頭來安慰一下。

「意思……呢到係演出場地……係到做Live?」

那位蒼白男突然說起,聲音有點混濁,似乎到現在連一聲「早晨」也沒有說過,這句就是今天的第一句說話了。

「係啊!就係呢到,下星期我會設計好呢個地方。我想大家可以視呢到為第二個家,所以有咩意見都可以出聲,或者將你哋鍾意嘅嘢放係到。」

陸行鳥說後,眾人也恍然大悟。細心一想,要製作音樂、組樂隊,又怎會在商業大廈內做錄音室,在廉價租金的工業區,找一個過千呎的單位來做,比起用商業大廈更為實用。而且這裡的設備也算是完備,似乎公司也有心為大家準備好呢!

第一節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