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ow Music

第4章 - 第一章:音樂漫遊計劃 (第四節)

回到屋村的車站,已經是下午四時多。

「Carrie,我返屋企先!呢次面試太倦喇!我想返回家訓陣先,一陣會六點鐘準時返冰室架喇。」

阿宜揮揮手後,轉身往村內走了。她的家是在村內較高的位置,所以要到冰室上班也不太困難,除了可以節省車費及時間,甚至有需要時也可以隨時加班,增加收入,反正她平日不是留在家中看書,便是到圖書館享用免費的冷氣及閱讀,為日常生活節省開支。

見阿宜剛才在車上睡得很甜,還以為她因面試帶給自己的疲倦而請假半天,誰不知她還是堅持上班,真沒她法子,還是金錢至尚。

Carrie回到冰室的門外,發現一位外籍青年在門外徘徊。按冰室的知名度,遊客沒理由會找到這裡,那到底是什麼人?

那青年突然轉身與Carrie打個正面。他身型高瘦,比Carrie還要高出二十公分,還有一頭金色的頭髮、深藍色的眼睛,是典型的外國美男子!但臉型的輪廓卻有點像亞洲人,是混血兒嗎?

「Hello……May……I Help……You Sir?」

Carrie小心奕奕說出正確的英文。

「Bonjour!(法文)」

那青年出奇的說了Carrie不懂的語言!這次大件事了!

郭老闆剛巧走出來,高興地為對方介紹。

「婷婷,返嚟喇?This is Laurent。佢係我一個喺法國做廚嘅朋友個仔,今次嚟香港,係跟我!跟我學煮中菜架!」

當郭老闆強調他是來跟自己學廚藝時,連語氣也高傲了一點。Carrie深深懷疑自己父親的能耐:

「咩呀?你教外國人煮中菜?堅唔堅呀?」

郭老闆有點不悅,為什麼自己的女兒會這樣給自己拆台。

「師傳好勁!我啱啱試過佢嘅手勢,無得頂!」

一口流行的廣東語,出自Laurent的口中,Carrie亦相當出奇:

「原來你識廣東話架?點解你一開始係到講……咩話嚟架?」

「對唔係……我一時唔習慣……所以講返母語,法文。」

「咁你應該用英文答我先得架……都無理由係法文架!」

Carrie經歷過一天的高低起伏,似乎快要爆煲了。

「You’re right. Sorry……」

Laurent誠懇地向Carrie道歉。

「呀……其實我講對唔住先啱……我……今日發生太多嘢,家陣都好亂下,所以有啲燥……你可以叫我Carrie。」

「Carrie!Nice to meet you!」

Carrie感到自己的神精質而內疚,郭老闆馬上打圓場:

「豈!大家都係青年人,洗咩sor嚟sor去,嚟嚟嚟!我正式介紹一下我啲伙記你識!」

郭老闆喚了忠叔、忠嬸出來,他們都是冰室的老伙計。忠叔主要的工作是廚房及水吧,而忠嬸則是樓面及收銀,兩位也是郭老闆的好朋友。

「仲有一個女仔!不過她係兼職水吧,年紀同你差唔多架!係個好有上進心、又靚又勤力嘅女仔,喜歡看書!斯斯文文幾唔錯架!將來一定是個好老婆來呢!同我呢個男仔頭嘅女……好唔同架!」

郭老闆一直盯著Carrie,令她深深不忿,到底父親是想用阿宜作例子來激勵自己?或是早就已經當阿宜是自己的親女兒呢?為什麼要在一個美男子面前對那個沒有血緣的女生讚好不絕?而不是為自己的女兒說句好話?

「老豆!如果你想娶阿宜過門,我係可以幫你做媒人嘅!雖然我有啲介意呢個同我同年嘅細媽囉!」

Carrie說話當中帶骨,只是Laurent聽不出來。

「婷婷……佢幾好!我睇住佢大!她又乖又孝順……細細個已經嚟樓面幫手,好多客人都好鍾意佢架!」

忠嬸認真讚賞Carrie,令她不禁地擠向忠嬸的懷抱。

「嗚……我應該早就知道忠叔忠嬸先係我親生父母嚟架喇!」

裝著哭的Carrie說話後,郭老闆不悅地用餐單重擊她頭頂,眾人也笑起來。

「你哋關係好好!咁Carrie嘅媽媽呢?」

Laurent問後,眾人也不知如何開口,只有Carrie直言。

「她『過咗身』喇……意思即係pass away,係我細個嘅事。」

Carrie淡淡說出,早已習慣被人問到這個問題,她亦習慣回應,只是大家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郭老闆見氣氛有點沉重,便吩咐Carrie先帶他到租住了的房間,安頓好才回來準備晚餐。

 

Laurent由Carrie帶著入村,經過了村中唯一的球場。

「由呢到一直走,前面嗰棟三層高、白色外牆嘅屋就是你住的地方!喺三樓!見唔見到呀?」

Carrie跳上球場圍邊的石階上,遠遠的指在前方。

「見到呀!咁好方便,仲有籃球場!我鍾意打籃球!」

Laurent按耐不住自己的興奮,差點要將面部貼在場邊的圍欄。

「係呢……點解你要一個人嚟學廚?」

Carrie疑惑著。

「無咩特別,因為想學!」

Laurent一邊模仿著運球的動作,一邊向屋前進。Carrie對他直接的答案感到多無奈,多麼的孩子氣,或是在外國長大的人,都會是這種無憂無慮、及時行樂、忠於自我?只有在香港長大的自己,才有這麼多的重擔。每一次當自己抱著結他的時候,總是想著,它又會能夠幫我過些怎樣的生活?愛著它,就有如愛上一個不務正業的浪子,與他一起就只有浪漫,假如人生只剩下短暫的數天,那就會是一段完美的愛情,可惜我們都有數多十年的壽命,只好襯現在還有氣有力,認真地為自己將來打算,要不然……將來的生活就不能想像了。

「Carrie!妳鍾意籃球?」

Laurent問道。

「哈哈哈!我唔識架,我怕熱架。」

「係咩?看妳好似好active,仲以為妳會鍾意運動!」

「唔係喇……我係個種怕晒又怕流汗嘅女仔嚟架……如果係夜晚沒有太陽都仲得可能會嘅……」

閒談了一會,Carrie與Laurent來到跟房東見面,亦帶他到房子側的一條樓梯,可通往二樓及三樓的單位。

「羅……蘭呀?好哋哋一個男人改個女人名?」

房東太太感到懊惱。

「呢個係法文嚟架,李梁姐。」

Carrie禮貌解釋。

「豈!婷婷呀!說咗好多次!唔洗咁見外!叫我李梁太咪得囉!」

李梁太笑容滿面,用力拍著Carrie的背部。她笑著忍痛,早已習慣了李梁太的「鐵沙掌」。她與丈夫的年齡相約,如今三十九歲,但千萬不可以用接近四十來形容,只能夠說她三十多歲,否則會很麻煩……

附近四五幢住宅也是他們的物業,夫妻無兒無女,主要以收租維生。平日給外人的感覺,兩夫妻都十分好客,但Carrie在小時候見識過李梁太的潑辣,每次見她時也會小心說話。

「哎呀!邊係呢!都係李梁姐合適啲!」

李梁太聽到Carrie的說話,一邊罵著Carrie胡說,一邊拉著Carrie跟著丈夫到二樓,介紹三樓的設備給Laurent。

「呢到係三樓單位,地下係我哋兩公婆住,二樓租咗比個親戚,係個比你後生嘅男仔。大家都係年輕人,相處應該沒咩問題。」

梁先生打開門,內進再解釋這裡的間格。Carrie跟李梁太隨後來到,站在門外竊竊私語。

「Carrie!妳夠十八歲未呀?」

「嘩!我就嚟二十喇!」

「有沒有帶男朋友返嚟見下郭大俠?」

「邊有……邊有男朋友……」

平時表現處變不驚的Carrie也因李梁太的問題尷尬起來。

「呢個混血兒個Body唔錯,條件幾好!妳阿爸真係有眼光!比著係我輕生廿年,佢一定走唔出我五指山!」

李梁太沒有掩飾,視線一直沒有離開Laurent的身體。

「李梁姐……太大聲喇……梁先會聽到架!」

「……外國人,個Look係唔錯嘅,不過後生仔好快就無力……真係煩……」

Carrie聽得有點混沌。

「李梁姐……妳想講咩呀?」

「咁都唔明?妳仲係女仔嚟架?」

Carrie聽了也感到不好意思:

「妳想我點答妳呀?李梁姐……」

李梁太處之泰然,直到梁先生將鎖匙交給Laurent,三人便一同離開房子。

「今晚我哋會去妳屋企開飯,記得同你老豆講聲!要佢煮嗰道咕嚕雞球!很耐無嘗食喇!」

收到李梁太的吩咐,Carrie慢步回家。

 

從這天起,冰室添加了一個新成員,他很勤力,又好學,但比想像中小說話,或是可能他太專心學習了,一直也十分沉默。雖然他只是做一些下欄的雜工,但每當他完成手上的工作,也會站在郭大俠身後,一直看著他對處理食物的方法,而郭大俠也會抽時間詳細解釋一下。

「Carrie,如果我哋都可以呆係錄音室工作,我諗我都會好似Laurent咁,做咩都無所謂!」

阿宜看著Laurent一邊笑著一邊清理廚餘,令Carrie不敢太認同,至少Carrie不願意在錄音室中當外賣的跑腿。

「做咩呀妳?妳唔係淨係識搵錢嘅咩?」

「錢係為咗將來生活需要!音樂就係為實現想要,需要同想要,應該要平衡啲先得嘅!」

二人一直在收銀櫃前坐著,阿宜正溫習功課,而Carrie則在記事簿上塗鴉著什麼,顯然地二人也不是專心工作。

「Carrie,妳估下面試結果係用E-mail、Fax、定係打電報通知我哋?」阿宜看著書本中的電腦、傳真機及電報機的照片後隨即聯想出來。

「Carrie,妳仲記唔記面試嗰日,個「假太子」到底係咩人?會唔會再有機會見到他呀喇?……如果佢都入到圍就不得之了!……不過……可能我哋都入唔到圍呢……」

Carrie聽到阿宜的說話,無奈地看了她一眼,再用原子筆在阿宜的頭上打出四個三十二拍,最後來一個重音落在收銀櫃的桌面上,完成一個開幕儀式的前奏。

「做咩打我呀?」

阿宜猜不透Carrie的動機,但見Carrie的記事簿上繪出了「Frank」的字樣,她大概理解到一點。

「……邊個嚟架?Frank?男生名喎?」

Carrie發現阿宜盯著筆記簿,馬上急急收好,暗暗笑起來,還借意將阿宜推回水吧處,若無其事的繼續發呆。

突然電話響起來,Carrie隨手拿起:

「你好!郭大俠冰室!」

「請問妳哋幾時截單?」

「每晚九點。」

「好呀……唔該妳……」

掛線後,Carrie呼口悶氣,看看大鐘,快八時半了,跟忠嬸交代一聲,便回到自己的房間,看著自己的電話,還是沒有響過。她抱起了自己的結他,坐在洋台,依著牆邊呆望。

秋天的夜空,理想應該是一個寶藍色的天空,當中帶著一點點的星光,由海邊吹來的晚風讓人昏昏欲睡,再加上結他的獨奏,來一首古巨基翻唱的「愛變了這世界襯衣」,就是秋天應該有的感覺。但這晚有點凌亂,飄零的雲霧散在夜空上,星星約隱約現的,有著一種說不出的煩憂,像是Beyond的「心內心外」:

「點解仲未有消息……」

Carrie自言自語,右手輕輕轉了一個和弦,開始奏著緩和的前奏,是那次面試時因傷沒有奏出的歌。音樂傳到冰室的正門,令不少人注意起來,郭大俠又興奮地借機會跟眾街坊介紹自己的女兒,縱使眾人也早就認識。

「老闆,彈結妳嘅係你個女?」

一名瘦削的男生坐著,喝著一杯熱奶茶。

「係啊!後生仔,佢嘅結他唔錯呢!」

那男生暗暗笑起來。

「都係……我想……呢杯奶茶……」

男生說話有點吞吐,原來只是想多一杯奶茶。

「想要多杯?」

那男的微微搖頭,笑得有點尷尬。

「我……上星期嚟過一次,不過嗰陣唔係呢個味道……呢杯好特別……」

「呢杯?」

郭老闆拿起了透明的膠杯看看,發現茶色比起一般的奶茶帶白,再看看那年青人的單據上寫著「T走」,那就看懂了什麼一回事。

「後生仔……頭先幫你寫單嘅係咪水吧嗰個女仔。」

那男生微微點頭。

「咁嗰個女仔一定話我哋平時沖嘅奶茶一啲都唔好飲,介紹你飲特別嘅奶茶呢?」

那男生想了一會,又再點頭。

「呢杯唔係港式奶茶,我哋會叫佢做「茶走」!坊間係有一個方法沖配嚟自馬拉個邊,但佢就用自創嘅獨門沖調方法!」

那年青人似懂非懂。

「我係第一次試……可以比多杯我?」

「當然可以!呢個阿宜……又成功推銷到自己嘅作品!」

那男生看著老闆慢慢離開,心中留下「阿宜」這個名字。

第四節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