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ow Music

第26章 - 第四章:我們的第一次! 分組表演前夕 (一)

抽籤結果及特別練習時間安排:

Carrie與Zero                「郭凌俠」    ─   (星期一)

嘉嘉與曼頭            「浮沉之月」─    (星期二)

Frank與Carrie      「獅水座」    ─   (星期三)

阿宜與Szeyan        「宜靜詩」   ─   (星期四)

Zero與Frank         「F-Z」           ─ (星期五)

曼頭與阿宜            「Aiayee」    ─   (星期六)

Szeyan與嘉嘉        「SK-II」        ─   (星期日)

抽籤完後,大家也抱著奇怪的心情去準備自己的作品。

為了給大家有足夠時間練習,房外掛了一個「錄音室使用時間表」。由七月開始,每天晚上會有使用管制,七至十時期間會是個別組合專用的練習時間,當然大家可以交流,但不可以阻礙該組別的練習。

 

「呢個Szeyan!做咩要咁神秘呀?」

星期日的當晚,Szeyan刻意貼著一張白底紅字,用中國書法寫上「請勿Show擾」四字,下角還註明「特別是警告曼頭!」。曼頭不服氣,強行拉著Frank及Zero,三人一同盯著警告,裝出無奈的表情讓Carrie拍照,還上載到Facebook上,公開Szeyan的「霸道」。

「Szeyan先唔係霸道!呢個係佢同嘉嘉嘅練習時間,又知道曼頭專攪破壞,先唔俾你入去!」

阿宜為Szeyan說公道,令曼頭不悅起來。

「真係呀,妳係我拍擋嚟架,應該站喺我呢邊先啱架!」

阿宜卻公正起來,說道:

「咁講,我都係同Szeyan一組,我當然係幫佢喇!」

說後,曼頭便無法反駁!

「我比你哋好!Zero同我同房,同佢練通宵都無所謂!」

Frank邊笑邊說搭著Zero的肩膀,就算李梁太要不滿,也有Zero及Laurent這個美男學廚助陣,他才可以如此放縱。Carrie羨慕起來:

「可惜我唔係同阿宜一組,如果唔係我都可以日日練架!」

這時,曼頭鑽身插入Carrie與Frank之間。

「其實妳都可以同Frank訓埋同一張床喇,係呢次分組上你哋三個可以最強的鐵三角。」

Carrie有點尷尬,但Zero卻認真回道:

「我哋兩間房,都係單人床。」

「哎呀,Zero,你唔好理佢喇!」

阿宜用力一推,將曼頭推到大廳的梳化上。Carrie清醒了一點,再說:

「都唔錯,之後你哋練習個陣我都可以送外賣過嚟俾你哋……」

聽著,Zero冷冷說出一句:

「妳自己送上門?」

雖然Zero就此話沒有特別意思,但眾人卻有所誤會,令Carrie尷尬地一拳打在Zero身上:

「你把口似足最頭!你到時乖乖地同我彈好結他添呀!」

Zero被Carrie訓話後,忍痛地點頭連聲道是。明明大半年前還指導著Carrie的結他技巧,如今已卻被她當下人吩咐起來。

「Zero哥,我好羨慕你呀!可以同Carrie阿宜晚晚出雙入對了……」

曼頭抱怨著Zero說,雖然不是事實,反過來Zero真正羨慕著曼頭與阿宜的二人合作,想起上一次的即興感覺也不錯。

「曼頭又喺到發噏瘋喇?咩出雙入對呀?」

阿宜又再介入曼頭的火頭,就從練習室開門出來的嘉嘉:

「喂呀!曼頭呀!我喺錄音室都聽到你把笑聲呀!可唔可靜啲?靜唔到就同我出去!」

說後用力「轟」門,衝擊力除了令門上的時間板掉下來,就連五人的耳朵也一同受罪了。

曼頭一邊按摩著耳朵,一邊抱怨獨自離開。而其他四人一同回村去。

 

乘著小巴,剛好是兩人一組的相連坐位,但跟過去不同,這次是Frank跟Carrie,Zero與阿宜的坐法。

沒有了Carrie這個車上的枕頭,阿宜只好依著窗邊,看著飛快的風景在發呆。就算再熟的朋友,Zero始終都是個男生,要是問他借出肩膀來給自己用,有點過份呢。Zero卻有點不自在,看著她有點倦態,額前的汗珠,紅紅的臉,雙眼不知不覺下閉上,是太悶熱嗎?

Zero輕輕舉高手掌在阿宜的上方,感受到冷氣的陣風,避免她著涼,就算自己再熱也馬上將冷氣的風口調較。這時,他的動作不小心驚動了前方的Carrie。

「哈?阿宜又更係訓著咗喇,佢好鍾意係車到睡。」

這時Frank也轉身看著阿宜,三人看著車上搖搖晃晃的阿宜,一不小心將頭撞向車上的玻璃窗,皺起眉頭,有點想哭的樣子,但卻又睡著了。表情惹得Zero想笑,但又不敢笑起來。

失笑的Frank及Carrie,原來除了音樂之外,似乎二人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話題了。空氣真的有點悶熱呢……Carrie說:

「你……就畢業喇?」

「啊……係啊!考完個試,之後就最後一年了……」

「咁應該好忙……宜家仲組樂隊,唔會太辛苦咩?」

「哈……點會,只要安排好啲時間就得,其實香港都有唔少未畢業嘅學生拍電影、街頭表演、去旅行,我都係其中一份子即。」

Carrie點點頭,看著小巴走上了高速公路,過了這一段後,很快便回到村口,之後就像平時一樣的分別了。

「畢業後……你有咩打算?都係決定去外國同家人一齊住?」

Frank聽後有點感慨,再道:

「……我想留係香港多一年,到時Slow Music都仲有一年先完,我想完成埋佢先再諗,話唔定,我哋會係三年後公司簽我哋呢?妳呢?妳都好似係下年畢業喎?」

Carrie點點頭。

「但我唔想做飲食業,我都係想好似宜家咁,開開心心咁玩音樂。」

「……應該無咩衝突,妳可以留係郭大俠身邊幫他手?」

聽到Carrie嘆了口氣。

「我先唔想,既唔擅長,又無成功感。而且日常生活都係呢到,做嘢都係呢到嘅話,我成個世界都係得呢間茶餐廳架喇……我仲去睇下唔同地方見識多啲。」

在高速公路上,小巴越開越快,就像一輛快要起飛的客機,將海邊的燈火也變成了走馬燈一樣,在Carrie的眼中漸漸甩掉。

「都係……現宜嘅香港,有邊個唔想離開……」

Carrie似乎被Frank誤會了的意思,急著解釋:

「……我講緊唔係移民,我覺得無咩舒服得過自己習慣咗嘅生活文化,我好賴去適應新生活,所以我無移民嘅諗法,只係偶然期去睇下呢個世界就夠架喇。」

Frank笑著點頭,剛好跟自己的想法一致。

「……我就係咁諗,我每一次經過冰室,我都覺得有好濃厚嘅香港味道,雖然係中菜,但係我心中呢種味道都是香港獨有,包括阿宜嘅茶走、朝早熱辣辣嘅炒蛋三文治、下午茶嘅雞腿沙律紅豆冰、加多塊西多士、晚餐就係炒公仔麵同……」

「凍檸茶少冰少甜!」

這時Carrie也搶著跟Frank一起說出來,二人也傻笑起來。

「……咁……你記住唔好走喇!」

Carrie說道。

「……唉……暫時答應住妳先……」

Frank回道。

車中的二人,默契都來自他們音樂以外的生活。打開匣子後,甚至忘記了在後方的Zero,他將二人的對話聽得十分清楚。

下車後,Carrie一個回到冰室,阿宜也「護送」兩位男士回到他們的單位,之後自己一個回到更遠的住所。

「佢真係每次都要自己一個人行這路嗎?」

Zero只憑著疏落的街燈下只能看見阿宜的身影,她一邊打呵欠、一邊走上斜路,轉彎後再往下走才能達自己的家。

「點知即,洗咩擔心!佢係呢到大,真係有事都活到今日喇!」

二人走到門外,看見Laurent的房燈還是開著,決定找他一同聊聊。

三人的關係也在不久前建立,Laurent在這裡也沒有朋友,一直也只是在郭大俠身邊當學廚,身上的錢也不多,平時的娛樂也只是打籃球,看似生活十分乏味,但他卻樂在其中,因為這樣才可以專注學習烹飪。而且最近也多了一個好去處,就是二樓Frank與Zero的房間。

「Laurent,幾時可以嘗嘗你嘅手勢?」

Frank又在吃味精甚濃的即食麵。

「我呢杯麵?我親手加熱水煮……你有機會嚟冰室,我開始炒菜。」

「真架?你嚟咗半年就可以埋爐頭?咁勁?」

Laurent聽到Frank吃了一驚,馬上解釋:

「廚房人唔多,師傅會俾機會。一對一教,練習多咗,好快上手。」

「唉……睇嚟你好快就做個真正嘅廚師,Zero又係音樂上又一直進步緊,我真係唔知自己有咩優勢……」

Zero聽後則一則頭:

「你協調我哋去做自己鍾意嘅音樂,你已經好叻。」

「音樂人係玩音樂,唔係做管理音樂,我慢慢覺得自己都唔係呢方面有咩天份……可能阿爸真係睇穿咗我呢一點,知道我一定搞唔到咩作為,最後都要跟佢去外國。」

Laurent不太明白Frank的情況,他習慣單純地做自己的目標,因為家人從來不會阻止他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是一個令人感到幸福的成長背景。

「Frank,你以前玩音樂,應該係鍾意先玩。好似我鍾意煮嘢食,我一直都係到學,十幾年,從來都無諗過天份嘅問題。」

Frank嘆了口氣:

「家人唔鍾意,只係想我做啲穩定嘅工作,好似你咁,你可以開餐廳養家,因為去到外國,大家都鍾意食中菜!到時就連父母都可以養起來。我就唔得,係香港要養自己好難,要唯一最安全就係跟老豆嘅安排,想唔想都唔重要,但佢從來都唔會做錯決定,係就係唔鍾意,不過穩定先……」

Laurent聽到後,卻搖搖頭。

「我想做廚師,開流動餐廳,一邊旅一邊煮。唔單止係自己,仲可以帶住女朋友……雖然未有,但將來會有太太,仔女,一齊旅行,煮嘢食。」

聽著Laurent的說話,Zero與Frank也有點愕然,沒想到這個混血兒也有這麼重家庭觀念,他再說:

「……可惜嚟學廚,沒時間識女仔,只有阿宜同Carrie兩個。」

Zero聽到後,忍不住問Laurent。

「咁你覺得阿宜點?」

Laurent想了一想。

「好好!好靚!唱歌好聽!好有中國人感覺。」

Zero當刻的心情有點無奈,一時間也無法回應。

「……但……唔太合適我……太緊張,拘謹……」

Zero隨即笑了起來,Frank也被二人不同的反應逗得笑過不停,連口中的麵條也要噴出來,但卻忍耐過了。

「……我鍾意Carrie……」

Laurent說出來後,令二人也摸不著頭腦。

「……鍾意佢……好爽朗、直接,如果同佢一齊返法國,佢一定很鍾意!因為她鍾意旅行,我可以帶揸住餐車四周圍去……我想問下佢……」

Frank一邊聽著,停止了嘴嚼口中的麵條,一直沒有反應,卻認真聽著Laurent坦白的說話,一方面十分羨慕Laurent對目標的清晰,另一方面也令Frank想起Carrie的笑容。

「Frank……你覺得?你覺得Carrie點?」

Laurent問到呆著的Frank,但Frank也只是笑笑回答:

「幾好……Carrie……係個好女仔!你好有眼光!佢一直好識合你……」

Laurent被Frank認同感高興,笑著吃剩下的麵,但Frank將沒有再食,只係放在桌上。

第七節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