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ow Music

第24章 - 第四章:我們的第一次! (五月號主題:父親節) 續

續 ─ 第五節

因為曼頭一句戲言,眾人於星期六的下午,亦是眾人例會的日子,向陸行鳥提出建議。

「咩話?走出錄音室去酒吧做直播?得咩?」

陸行鳥有點受驚,想到這點確實是不錯的注意,但……他再問:

「嗰間酒吧嘅常客係咩人?」

KaKa側側頭回應陸行鳥的疑問。

「嗰度係中上環,以前係玩輕Jazz,不過始終都有返咁上下歷史,自從我爸爸無夾band之後,只係得返幾個老朋友喺度。同埋附近成日嚟嘅熟客。」

陸行鳥低頭想著,是在他意料之外的市場,並不太有信心說:

「我試下安排,或者要搵埋子銘嚟幫手攪直播!最好仲有啲技術員添啦……又要賣人情……」

陸行鳥這樣一說,眾人也有點愕然,沒想到他會為大家的戲言而花心思去安排,但也正因如此,眾人才更有信心去做這一次演出。

 

直播當日,一眾成員來到JB Bar,老闆是KaKa父女的好朋友,加上直播環節只是晚上七至八時,還不算太影響酒吧的運作,所以當聽到嘉嘉的提議後,老闆便爽快地答應了。還以自己的珍藏跟一眾Slow Music成員分享……

「呢個就是細個嗰時嘅嘉嘉喇?很可愛呢!」

KaKa小時候已經常常在這裡看父親表演,還不時會被他帶到台上跟大家打招呼,拍下了很多珍貴的照片給老闆留念,剛巧Frank發現了一張只有五歲的KaKa,頭上還帶著一頂小熊的動物帽。

「係……嘉嘉真係好可愛……」

一眾人在房間看著老闆的「珍藏」,Frank、曼頭、Zero及老闆四人因為KaKa這話題變得十分投契,令身在一邊的KaKa不禁心寒。她沒想到連Zero也變得如變態大叔一樣,一直盯著相片沒有轉移視線。

「夠喇!適可而止啦唔該!Zero!你都係!」

雖然KaKa被他們激得怒氣沖沖,但面紅耳熱的感覺,只是因為被男生看到自己認為的黑歷史。

「細個嘅嘉嘉真係好可愛!我都想有個咁嘅女!」

這是Szeyan說的。

「啊!點止細個?我宜家都可愛!唔係咩?」

「哈哈哈!係係係,唔風格囉……好未?」

Szeyan拍一拍嘉嘉的頭,明明比她還矮小,卻被Szeyan當成小妹妹地看待。

「算喇……嘉……嘉!」

Carrie一幅老成的對KaKa說著,但以「嘉嘉」的第一聲說法,有別於像英文時讀第三聲,聽起來也變得孩子氣了。

「係……KaKa……好無?」

Carrie已經以笑聲蓋過嘉嘉的說話,正想叫阿宜一起作雙聲道,但發現她不在。

「……阿宜呢?」

 

眾人看過房外的數十呎空間,似乎她沒有進來,Zero好奇地走出去看看,發現阿宜一個迨在台上,對著沒有開的咪高峰發著呆。

突然,她將手按在咪高峰,輕輕地唱起來:

 

我 就算擁抱過後回頭沒海岸

也換來見聞觀光

我 就算不再相信北極有曙光

行雲流水亦愛看

 

一段清晰的歌聲,在空洞的酒吧中回響,音樂在Zero的腦中漸漸響起。大家都是喜歡聽著那一個不屬於自己時代的歌曲,有趣的事,作品竟然可以跨過年代來到現今的二人,將二人的心用歌聲接通。

這是他第二次對阿宜的歌聲感到心動起來。

 

阿宜發現Zero,見他表示希望阿宜繼續,自己卻拿起了一支結他,奏出「如果東京不快樂」的前奏,讓阿宜來個即興的表演。

 

KaKa看著Zero站在阿宜的背後與她合演,一邊欣賞著阿宜及Zero的即興合作,卻慢慢不小心將自己的身影代替了阿宜站著。

射燈下的KaKa轉身一看,發現自己的與Zero重疊起來,有如一直被他擁抱著一樣。冷淡的他,默然地對KaKa笑了一笑,令她面上泛起暖意,也不敢再回望他一眼。

 

「可惜一陣係嘈唱父親節嘅歌,如果唔係玩即興都好!」

Frank從後說話,打斷KaKa的思潮,令她有點尷尬地回看著他。Carrie也上前來用力點頭,說:

「佢哋可以做情侶組合!」

陸行鳥聽到Carrie的戲言,有點不悅:

「唔係咁好喎……如果鬧情緒會影響大家表演架!」

被他訓話後,Carrie扁著嘴細語,又不是真的……

「咁不如我同佢做情侶組合?放心喎,我唔會愛上佢!」

曼頭興奮地說起來,眾人也鄙視了他一眼。

「做咩即你哋?」

突然,台上的阿宜發現大家原來一直在這裡,馬上停下,也打斷了Zero的演奏。曼頭說:

「阿宜!我們哋討論緊妳同Zero可以做情侶組合!」

「咩呀?」

Szeyan配合著最頭的說話,跳到阿宜的面前,撥弄著她的頭髮,令尷尬的她急著說:

「咪亂講喇!快啲準備今晚嘅表演喇!」

阿宜一說,令眾人沒趣地四散。KaKa看著Zero放下了結他,若有所思的,馬上對他輕聲說:

「……你知唔知,王菲有一首歌,歌名叫『靜夜的單簧管』?」

Zero聽了一下,輕輕點頭,是大概知道的樣子。一直在留意著KaKa的Frank也在旁聽著。

「不如下一次同我夾一夾?」

雖然KaKa用力掩飾自己的緊張,但身體還是不停地搖擺著,不小心從說話出賣了自己的心情,但遲鈍的Zero卻未有意識,皺了眉頭回應:

「呢首歌……唔係同Szeyan嘅琴聲嚟夾仲好咩?而且……最好仲要有單簧管嘅音……」

KaKa見Zero的回應,有點失落,但卻沒有表現出來。說:

「你咁拒絕靚女……會遭天顯架。」

這時,Frank搶著說:

「嘉嘉,妳想唱嗰首歌咩?」

「唔係……唔一定,我只係問下意見唧。」

「Zero都講咗個重要嘅問題,我哋嘅組合中,似乎無咩人識管樂……可以利用呢個元素!」

嘉嘉見勢馬上打圓場說:

「隨緣囉!我返去準備下先!」

台上只剩下Zero及Frank,而剛聽到Frank說話的Carrie,跟阿宜在台下看著四周的環境時,對她說:

「阿宜……」

「咩?」

「管樂……應該唔係太難學架呵?」

「我就沒問題,妳就有啲難囉……」

Carrie聽後,裝起不忿的樣子。阿宜心知不妙,本想解釋,但卻越說越錯了:

「我講說架!妳唔記得喇?我同妳一齊去學牧童笛,妳上唔夠兩堂就覺得跟唔到,得返我一個上自己走咗去……」

未等阿宜說完,Carrie已經轉身氣沖沖的離開,阿宜只好追著她來繼續「解釋」。

陸行鳥看著眾人,還是有點擔心著,身傍的子銘安裝好攝影的裝置後,走過來他的身邊。

「你個樣想點呀?現場直播掂喇!沒問題喎,信我!」

「……我點會唔信你呀……唉……」

「你擔心佢哋呀?佢哋幾好呀,又清鮮,有咩好擔心?」

「太突然,我覺得佢哋未夠火能力……會亂嚟!」

子銘笑了一笑。

「陸行鳥……你老喇!青春呢,就係唔好考慮太多……睇下我就知,哈哈哈!」

子銘在陸行鳥心中,有如看透世事的仙人一樣,不負責任地拋下一句屁話便走開了,可能他真的是一個預知未來的先知。以新手來說,本應手忙腳亂,但有主場的KaKa帶著大家,以及幾位爵士樂手坐陣合奏,音樂表演氣氛甚好,眾人的演出也達水準,也算是一個很好的體驗。

第五節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