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ow Music

第23章 - 第四章:我們的第一次! (五月號主題:父親節)

Zero為了有更多的空間創作,接受Frank建議下,與他一同住在李梁太的單位中,樓上則是郭大俠冰室的學廚Laurent。

自從有了Zero這位型男及Laurent這個位美男子搬進來後,李梁太對Frank的態度也客氣多了,Frank也擦覺到這一點,於是事無大小,他也會跟二人拉上關係,就算沒有減弱李梁太的火氣,也可以找他們來擋刀擋槍。

「姑姐!我啲衫……」

Frank在門外還沒說完,已經聽到李梁太的吵鬧傳出來。

「咩你啲衫呀?我係你工人呀……」

李梁太破門而出,看見Frank左右搭著Zero及Laurent微笑著,李梁太也收儉了一點,Frank再補充說著:

「我係想問我哋三個人嘅衫……」

「哎呀!Frank真係呀……你哋啲衫早就洗好啦!一陣送上你哋房下!你們又喺,咁大個人都唔識照顧自己,等我嚟啦!」

「咁……我哋出去打波,打完波會去冰室吃飯,唔洗煮我哋個份喇!」Frank再小心奕奕說著

「……好喇好喇……聽晚記得要返嚟吃呀!我煮你哋最鍾意嘅嘢……」

Frank一手搶了Laurent手上的籃球,二人便跟著離開,儘管李梁太還沒說完。

 

「好兄弟!以後我哋三個要甘苦與共啊!」

Laurent投出一個三分球,但落在籃框反彈回來,Laurent衝前接手,想再投籃,但被Frank阻止了。

「李梁太幾好,又親切、又友善,黠解你咁怕佢?」

Frank聽起來令面容扭曲了。

「Laurent……你係咪用錯詞彙?親切?友善?我再比多次機會你!」

這時Laurent假動作投球,Frank跳起,Laurent隨即掠過他身邊上籃,得分。Zero為Laurent漂亮的假動作拍掌。

「Zero!你都嚟喇!」

「我?……唔識打……」

「比賽射『罰球』!一齊嚟玩!」

Zero被Frank強行拉起,傳籃球給他。Zero雙手勉強推出,落空了,Laurent替他拾回來再說。

「你真係唔不打籃球架?」

「喺啊……係咪唔似男仔?」

Zero尷尬地笑回應。

「又唔係咁講!不過諗諗下,我好似一直係到勉強你做啲唔喜歡嘅嘢咁。」

Frank突然坐在地上,想起上一次與嘉嘉的對話。Laurent與Zero也一同坐下來休息,Laurent:

「你細個無打籃球?我爸爸成日同我去球場打!」

Frank與Zero聽到Laurent這句說話後,有如最左手邊的琴鍵重重的按下來……將一切的好心情也壓扁了。

「你係外國人,你唔會明白香港嘅男人都係工作狂,又點會有時間照顧自己個仔。」

Frank直接說出對父親的抱怨及Zero的心情,Zero說:

「我都係。除了吃飯會見,都無講咩,只係得我同阿哥兩個。」

Zero將籃球拿到手中放在地上,用手指撥弄著它不斷自轉。

「你有阿哥都好,我屋企得我一個,咩都俾老豆管住晒,成個扯線公仔咁呀,佢真係個操縱狂嚟架……」

Laurent聽後大感疑惑。

「香港嘅男人係咁嘅咩?師父佢對Carrie好好,Carrie話嚟緊父親節都會同佢慶祝,關係好好。係喎……你哋『Slow Music』呢個月主題咪就係父親節咩?你哋會點?」

Zero與Frank聽到這一點,同時也嘆了口氣,一起搖頭起來。

 

曼頭在錄音室一直在玩遊戲機,阿宜正在當他的賽車對手。突然,曼頭嘆氣著:

「又是『家長日』,Zero弟弟太可鄰喇!」

「你知佢屋企啲嘢咩……不如又用生日歌呀?六月邊個生日?」

嘉嘉一直托著頭,雖然對他們的遊戲沒興趣,但卻十分緊張Zero的心情。

「Szeyan係七月十一日,已經係最近。」

曼頭見阿宜分心了,馬上加速,拉開了跟阿宜的距離。當阿宜過了最後一個急彎後,發現曼頭已經在直路衝線了。

「又是你嬴,明明我差啲追到,點解又會輸成條直路咁多架!」阿宜深深不忿。

「無辦法……我太了解妳喇!我就係可以預見到妳永遠同我差一條直路嘅距離!不過能夠戰敗係我呢個車神一條直路之下,証明妳已經唔錯!唔好唔開心!」

「咩車臣呀?反政府軍呀?費事睬你!」

曼頭一直擺動勝利的屁股,阿宜走到嘉嘉身邊。說:

「嘉嘉!妳遲啲係咪要搬去啲海邊獨立屋呀?妳洗唔洗人幫手?」

事實上,嘉嘉就是不想留在那個地方才回來「家」打發時間,唔想到阿宜主動提起。

「唔洗喇,有搬運工人做,我先唔想搬到成身汗。」

「咁妳啲個人物品呢?一個人未必搬得嚟架!」

嘉嘉皺一皺眉,看不穿阿宜想到有錢人的世界觀摩一下。曼頭聽後馬上搭訕:

「阿宜!妳咪咁多事喇!一陣俾妳發現嘉嘉啲肌肉男雜誌、SM用具就唔係咁好意思喇!」

阿宜聽到後無名火起,但嘉嘉卻處之泰然,笑著回應:

「你又知我嘅品味?曼頭先生!」

「無辦法,天蠍座嘅都係淫娃……」

還沒有說完,已經被連續拍打,這時的阿宜也借機會出手。

「快啲同全香港天蠍座嘅女仔道歉呀!」

「曼頭難敵四手」,只好落慌而逃,剛好Frank、Zero也回來了。

「唔好俾佢走呀!」

Frank與Zero二話不說,左右夾著曼頭,押送他到嘉嘉的身邊。

「喂喂喂……我哋係兄弟啊!」

曼頭垂死掙扎,這時阿宜取出嘉嘉的坐墊,與嘉嘉一口氣坐下去,令曼頭奄奄一息,但表現還是興奮。

「好喇……好喇……下次表演嘅清單呢?妳哋兩個諗好未?」

Frank突然認真起來,而嘉嘉與阿宜卻一臉疑惑,互望的眼神是女生獨有的「眼語」,溝通過後,一同哭著說:

「都係曼頭衰喇!」

Zero有點呆滯,看著剛才的賽車是二人比賽,卻沒有提問。Frank亦早料此事,無奈說著:

「今晚,一齊努力喇……」

嘉嘉與阿宜彷彿勝利女神降臨一樣,起來跳舞慶祝。

 

一眾人坐在「創作區」,只是交出一首名為「強」及一首叫「大地」的作品。

「呢次之後,陸行鳥話會重新相討一下之後嘅主題,因為要打入唔同市場,做埋今次呢個基本動作,之後就可以自由發揮一下!」

嘉嘉突然插口說到:

「其實……大家有沒有覺得好奇怪?」

嘉嘉用手提電話看著幾次的直播,雖然數字是有上升,而且接近有過千的人數收看,但願意跟大家對話留言的人卻少之有少。

「妳想話互動方面?其實都係妳同阿宜嘅兵,唔出奇!」

曼頭同樣看著手提電話,開始數著支持二人的粉絲數字。

「呢種事……感覺唔係太正常!」

阿宜雖然有點尷尬,但又很高興,沒想到自己也有點人氣。嘉嘉說:

「有觀眾來睇當然係好事,但我根本就唔知道佢哋係咪鍾意?呢到同酒吧現場唔同,我哋只係對著空間唱歌,唔知道觀眾反應,其實有啲唔知點咁。」

這時曼頭輕鬆地說著:

「想要即時反應,咁好簡單!大家去嘉嘉間酒吧做一次Live咪知反應囉!」

第四節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