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ow Music

第22章 - 第四章:我們的第一次! (四月號主題:母親節)

嘉嘉一個人回到私人住宅,保安員也學乖了,不會亂叫她的姓氏,但興奮地帶來一個令她無奈的消息。

「頭先見到簡先生同簡太太都返咗嚟!呢次嘅工幹真係去得耐囉……係咪呀?陸小姐……」

嘉嘉一直也不太明白,為什麼這個保安員總是喜歡說些令人討厭的說話。漠視他後走到大堂,用升降機直上頂層雖然只用上一分鐘多,但嘉嘉的時空卻停留在自己的姓氏上,感覺過了大半天也沒有離開這部升降機。

終於,她踏出走廊,四周都是陌生的空氣,包括打開打門後屋內的大廳……都一樣。

嘉嘉看著兩箱行李隨便放在一旁,是母親與後父工幹回來還沒空整理自己的行裝,母親已經在「辦工室」工作了。但……那個男人呢?

這時,他從廚房走出。

「嘉嘉?返咗嚟?」

那男人親切笑著,但嘉嘉沒有回應,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想走回房間。

「去邊?」

一把令人討厭的聲音由「辦工室」傳出,是媽媽。

「無去邊……只係……」

嘉嘉頓時失去了機靈的反應。

「又去咗酒吧?我唔係講過,我唔鍾意妳去個到嘅咩?」

「嗰到妳啲老朋友!點解……」

嘉嘉話常沒有說完,已經被媽媽打斷著:

「妳知唔知妳成績差咗好多?如果唔係妳懶懶閒掛住玩,妳今年應該可以去英國留學架喇,唔好再任性喇,好嗎」

媽媽還是沒有露出一面,嘉嘉彷彿只是跟眼前的空房對話。

「……我無任性!」

嘉嘉開步離開,單單一句說話無法表達她內心的多重不滿。但嘉嘉也只能逃回到房間,可是卻受到媽媽的追擊:

「我已經賣咗呢度,好快就會搬走,有時間執定嘢m」

又要搬屋了……嘉嘉心中千萬個不願意。她握緊拳頭,一直站在自己的房門前,將門打開後,後父急著說:

「放心,呢次我買咗獨立屋,我會留間最大、向海嘅房俾妳!妳一定鍾意!」

嘉嘉沒有回應便關門。語重心長的後父沒有惡意,只是外人始終是外人,無論他對自己有多好,永遠也當不上爸爸的位置。

嘉嘉只好一直抱著那個一副蠢相的熊本熊,讓它好好地吸引自己眼內多餘的水份,輕輕的,她不想被附近的陌生人知道自己的弱點。這不是因為她愛面子的個性,只是唯獨這個陌生人的面前,她永遠不能軟弱下來。

 

忙著對付熊本熊的嘉嘉,就連床邊著震動著的電話也感覺不到,是Szeyan打來的。

「點呀?大家都唔聽我電話!」

Szeyan在咖啡店中心急如火,姐姐Alice嘆了口氣,拿了一杯熱花茶給她。

「妳又搞咩呀?成晚都對著個電話自言自語,只不過係媽媽返嚟之嘛,已經嚇到妳咁嘅樣?」

Szeyan滿腔熱淚地哀求著這個有如女神一樣的姐姐。

「妳呀!講到唔關自己事咁!係妳叫我去幫陸行鳥做Keyborad,宜家就係到講風涼話!」

怎料這時Alice露出邪惡的笑容。

「哎呀,我可愛嘅妹妹,如果妳本身唔想飲花茶,妳又點會飲到上癮先?問心個句,妳真係想一直用鋼琴嚟彈classic?簡中妳都想玩下Pop Music啦?係咪」

Szeyan心急如焚:

「家姐呀!我無妳咁叻可以擺脫阿媽嘅指揮,我只係個鋼手,如果唔聽指揮話就會俾佢踢出樂團,我會以後都無得彈琴架!」

Szeyan想了一想,再說:

「……係呢,妳估下佢會唔會睇香港嘅網絡樂隊表演?」

Alice想了一回,認真地對她說:

「佢咁睇唔起流行曲,又未必會睇。不過掉返轉講,俾佢知道佢個二女唔單止玩流行音樂,仲要做埋網絡歌手,我諗佢都應該會被推入深切治療部了。」

Szeyan不太欣賞Alice的笑話。

「吼!妳可唔可以講啲安慰妹妹嘅說話?整甜品就更叻,講嘢就咁毒!……呀!親愛嘅家姐……妳救下我啦!」

Alice聽到Szeyan的苦苦哀求,心中也不是不想幫她,只是自己也是媽媽的眼中釘,又憑什麼可以做中間人。

「唉……佢只係要妳一雙靈巧嘅鋼琴手,我係因為無咁嘅天份,所以佢先放我一馬,我諗佢早就唔當我係女兒添喇。我就幫唔到妳講好說話,不過如果妳唔想佢發現,妳就乖乖地喺母親節嗰個星期多啲留喺屋企練習,唔好再去錄音室,仲要扮晒有自己嘅練習時間表,要令她相信妳日日都喺度練習!妳都知佢有幾敏感?記住要喺佢返嚟之前一個禮拜開始入戲,唔係一定睇穿妳扮嘢!」

Szeyan聽了也感到很有道理,但是如果一下子缺席這麼多的練習,「Slow Music」的伙伴怎辦?Szeyan又再開始拿起電話,緊張得快要瘋了!

 

第二朝早,曼頭在混亂的床舖中找出自己的電話,發現難得是Szeyan的未接來電,是半夜的一點多,心中疑惑起來。本想打回過去,突然看到是一個熟悉的來電。

「……喂?阿媽?」

「起身喇?喺香港生活點?」

「都不差,係喇!上星期發俾妳條link睇咗未?,係我新加入嘅隊樂表演!」

「更係有……仲係咁八厭,成日古靈精怪!」

曼頭聽到是母親的聲音,心情比平時變得更孩子,但母親這時卻靜了一會,再說:

「……點解你會去咗萬氏?」

「……哦!只係巧合即!」

「……你想見自己嘅父親?」

「梗係唔係喇!因為呢個企業招募樂手,我先應徵試試吧!妳都知道係香港用音樂做職業嘅人都唔會有前景,難得有人賞識,我就梗係要試下!係喎,今次節目妳一定要聽!我有母親節嘅禮物想唱給妳聽!」

曼頭用力地說著每一句話,心中卻是慌著,一口氣地說出大量訊息,希望將話題帶走。嬉皮笑臉的掛線後,看著陸行鳥的卡片。真正的巧合,是因為自己的專長是音樂,繼而遇上他吧了。

 

在「家」,Zero努力地再彈奏一次「真的愛妳」,是很用力地彈,不是因為不懂得這首歌的意思,只是不明白這首歌的感情,亦害怕自己無意識的反感,無法再彈下去。阿宜與Carrie一直數著拍子,感覺到Zero的力度感愕然。另一邊廂見Szeyan在電話中「請假」,恐怕她這段時間也無暇出席,只好留在直播前的早上再跟她配合琴鍵而採排一下。眾多不安的因素下,二人不禁憂心起來。阿宜說:

「我唔係好明……Szeyan同嘉嘉似乎同媽媽關係都唔好,Zero同Carrie自細又無咗阿媽,但偏偏今次要用母親節主題,咁唔係搵嚟搞咩?」

Carrie對阿宜不經大腦的說話已成習慣,但沒想到她在Zero面前也變得「自然」起來。

「大眾節日……雖然無感覺,但眾算唔討厭……」

Frank在門外聽到眾人的說話後有點不悅,上前說:

「你哋係咪覺得呢個主題唔好?」

Carrie與阿宜不斷地搖,Zero卻勉強笑了一下。Frank嘆了口氣:

「其實如果大家唔鍾意,上次開會就同陸行鳥講,唔洗勉強自己去做架?呢隊係大家嘅樂隊,我們應該要做大家鍾意嘅嘢!」

這時三人也沒精打釆起來,Frank再說:

「不如咁,我其實有另一個想法,宜家仲有兩星期,不如我哋換一換,啲歌……」

三人看著Frank的歌譜,感覺有點很另類,但也似乎值得一試。

 

不久,大家電話的組群中收到一段由Frank唱出來的「生日歌」,開始慌亂地討論……

Szeyan:「下?母親節唱生日歌?」

嘉嘉:「發生咩事?」

Carrie:「其實……嗰日係阿宜生日……可以為佢慶祝。」

阿宜:「……(紅面)」

Frank:「咁……又唔係完全關阿宜事!」

曼頭:「Frank!你橫刀奪愛,搶我阿宜?」

Frank:「我有個想法……」

Zero:「真係咁?」

Szeyan:「你嘅阿宜?有可疑!」

阿宜:「講咩呀!」

曼頭:「點呀?我嘅Szeyan!」

Frank:「母親嘅名義,是因為我們嘅出現,佢哋先會開始做母親……」

Zero:「好忙喎……曼頭兄……」

阿宜:「頭先想讚你有孝心!宜家又係到亂講嘢!」

曼頭:「你妒忌?Zero弟……咁讓阿宜俾你。」

Szeyan:「曼頭(嬲)」

Zero:「謝了……」

Frank:「所以我哋出世嗰一日,佢哋就正式開始做媽媽!即係母親嘅生日!」

阿宜:「讓咩呀!自大!」

阿宜:「Zero!唔準多謝佢呀!」

Szeyan:「曼頭……最開心就是燒著阿宜……」

Zero:「認同」

Frank:「你哋啊!有無睇到我寫咩架!」

大家沉默了一會,嘉嘉與Carrie同時回復。

嘉嘉、Carrie:「收到」

第三節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