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ow Music

第19章 - 陸行鳥特別篇(下) (書面語)

事隔了這麼多年,Alice還會紅著臉地說出這些往事。

「當年我真的幹得那麼明顯嗎?」

「相信圖書館的負責老師及清潔工人也會知道!」

「胡扯……」

陸行鳥沒有因為她是女性而放輕自己的毒舌,而Alice也習慣了這個深交好友的壞心眼,早已對他的毒有免疫能力了。

但也是如此,他們一直也只能保持這樣的關係。

 

回想起那時的往事,令陸行鳥一直留在咖啡店,甚至快要關門,也沒有離開。

「老闆,如沒有別的事情,我先離開了!」Rainbow換好了便裝,走到Alice面前禮貌地說。陸行鳥刻意挑引她說:

「我的彩虹仙子要離開嗎?讓我送妳回家好嗎!好等這個女人一個獨守咖啡店吧!」

Rainbow應微笑著,不失幽雅地回應:

「你才不會願意離開老闆而跟我離開,我才不會受騙的!」陸行鳥不悅地轉身看著窗外,從玻璃窗反映到他的無奈。Alice跟Rainbow揮手後,帶著恥笑,喝了一口又香又甜的咖啡。

「你要是喜歡人便認真一點呢!最後要我一個留在咖啡店我也不介意的!」

「別傻了!她比我年輕近十年了!我不習慣應對這種小妹妹的!」陸行鳥洩氣著,透過玻璃窗的倒映偷看著詩雯,她收起來恥笑,換來一個微笑,對著窗外的一眾人群。

Rainbow穿過輕身的玻璃正門,將門外的那盞由數十個透明膠杯粘貼而成的吊燈關掉,憑著街外的自然光,也可以清楚看到外露的樓梯梯級,步行三層至地面,穿過沒有鎖上的大門,沿路往鐵路站離開,離開了詩雯的視線。

「她真是個好女孩!跟我妹妹一樣,雖然只有二十歲,但卻老練得可看穿客人的心情,為他們提供最合適的咖啡……她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材!」

Alice點著頭,又再喝一口咖啡,品嚐著那種入口甘甜的回香。

「那妳就要多加一點她的薪酬,要不然被她走了妳可一定後悔!」陸行鳥喝了自己面前的一杯咖啡,盡是苦味,就是不明白Rainbow為什麼要調配出這個味道給自己喝,想必是那古靈精怪的小妹妹在搗蛋著!

「陸行鳥!我最近又聽到那隊日本組合的新歌,我覺得那個主唱的一個部份,作出了一個四連高音的部份很利害,你猜猜你的樂隊有沒有這個能耐?」

Alice拿出了電話及耳筒,自己先帶起右邊,再將左邊的耳筒交給陸行鳥。疑惑了一會,陸行鳥接過後,也帶好在自己的耳朵,二人輕輕靠近了一點。Alice的臉頰貼近了陸行鳥的眼睛,從窗外的朝陽打在她雪白的皮膚,跟眼內的瞳孔顏色分明,但在眼睛邊緣還留下睡眠不足的暗黑色罪証。那些有點濕潤的頭髮,一絲絲地纏在一起,加上陣陣的洗髮水味道,看來今朝回來也十分趕急。這樣的距離,陸行鳥看到她真的成長了,已經不是當年的的洛詠雯……

門突然被推來,一名男子半睡不醒的樣子走進來,但卻令Alice高興得掉下耳筒,走到他的身邊。

「子鉻!回來了嗎?」

「當然……這天的工作太費精神了!」

「先倒杯咖啡給你,陸行鳥也在!你先過去!」陸行鳥換過心情,對著自己多年的好朋友輕鬆地揮手,子銘才無奈地回應Alice。

「那傢伙一定還是單身!要不然怎會這個時間還在這裡……真為他擔心!」陸行鳥聽後不滿地回應道:

「我的耳朵很好!大導演剛才的對白我已經聽得十!分!清!楚!你知道嗎?我是替你保護著這個好女人,你腦裡一直只是有工作,這麼好的女人會被人搶走的!」

 

Alice聽後也沒氣跟二人說,已到咖啡機前沖出一杯咖啡,還拿出了自己新製作的甜品。

「我當然知道她是好女人,也知道有個好朋友在幫我照顧她,我才可以安心地工作,可以將來給她更好的……」子銘走到陸行鳥的面前輕聲說著,坐著Alice的位置。他一臉倦容,深色皮膚下有一點點的鬚根,微微捲起的短髮,像是滄桑的藝術家一樣。

「在聽什麼?」

「不知道,Alice的……」

「是那個日本組合嗎……」子銘拿起了耳筒,一邊聽著一邊默唸著節奏,直到Alice說的高音部份

「……這個女主音不錯,但不似是流行歌的唱法,是唱家班的嗎?」陸行鳥一臉茫然,一點也不不太理解。

「不知道……只是感到很好聽!」

「不是吧!好歹你也是我前樂隊的成員,現在又是Slow Music的負責人,或多或少也應該有些音樂的鑑賞力呢?」陸行鳥冷笑一下。

「我只是經理人吧,可以令他們大紅大紫便足夠了……」

「你不想再上台唱歌了嗎?拿起結他那種!」陸行鳥聽後不敢大笑起來。

「你知道我是五音不全,組樂隊也只是你拉我一起吧了!」

「沒辦法,Alice喜歡組樂隊,你當時也練得很努力!我還以為你真的喜歡結他!」這時陸行鳥回想起一切,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喜歡……結他。

沉默了一會,Alice將新推出的蛋糕及咖啡放在托缽之上,再放到子銘的面前,這一次是黑森林味的芝士蛋糕。

「這是我新設計的蛋糕!快點試試!」子銘呆了一會,對Alice微笑著,Alice也微笑回應,及後二人也沒有其他動靜。

「Alice……剛才我聽Rainbow說話女洗手間的沖水似乎有些問題,妳不如去看看!」陸行鳥突然說著。

「是嗎?為什麼她剛才沒有跟我說?」

「忘記了吧,妳快去看看……」Alice見二人的神情有點奇怪,就按陸行鳥的說話跟著做。直到她走開後,銘子將整份餐推到陸行鳥面前,陸行鳥正想拿起……

「陸行鳥!你想食嗎?」怎料Alice突然回來,看到陸行鳥握著托缽。

「……不是……只是……一場朋友!為什麼有這麼好的東西也不給我,令我太妒忌了!」陸行鳥裝著不滿的樣子,子銘順勢說道。

「對啊!陸行鳥一直也很喜歡甜品的!我看由他來品評也不錯!」突然Alice緊張得走過去,對著子銘說:

「不行呢,這是最後一份了!他剛才已經吃過其他,還是你來試試吧!最多明天我再製作另一個給他吧!」這是子銘點點頭,有點無奈,但陸行鳥卻笑得很陰險,給Alice發現。

「你看看他!根本無心要吃的!笑得這麼難看!」陸行鳥受不了Alice的天真,只好笑著說出來:

「我說你啊!這麼晚還要子銘吃芝士蛋糕、又要飲咖啡,要是睡不著明天怎可能一早起來工作?」Alice聽後恍然大悟,看著子銘一臉無辜的樣子,子銘卻認真起來:

「怎會呢!我那有這麼早睡!我還想試試這蛋糕呢!」子銘說過後,大口大口地吃下了蛋糕。

「是嗎……那還好……」Alice放下心頭,陸行鳥又再追問。

「妳不是去看廁所嗎?」

「哦!對了,我沒帶鎖匙,剛剛想起才回來拿的!」說過後又閃到一邊走了。這時的子銘卻鬆了一口氣,陸行鳥也將蛋糕拿到嘴裡,邊吃邊說:

「大導演,你的戲還真差……」

「……我是導演……不是演員……她喜歡就可以了……」

(下)篇、特別篇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