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ow Music

第17章 - 第三章:我們的第一次! (第九節)

一陣如陳奕迅的「重口味」般,八十年代電音聲,來自曼頭手上的混音機,另一邊是Zero主音電結他,及Carrie緊張地掃著和弦。中間的爵士鼓由Frank來打理,電子琴是Szeyan的領域,而靜靜坐在中間的是嘉嘉及阿宜。

由曼頭刻意壓下的低音聲線,與Frank用平時的低音來唱出第一段,令人不知不覺回想起那年代的舊式音樂影片,彷彿那麼都是濃霧,在暗黑的環境下也要戴著太陽眼鏡,目無表情的一直如DJ般打碟,這時的曼頭便是這樣的扮相。

到了第二段的歌曲,由女聲的嘉嘉及阿宜來演繹,與剛才的沉低音組合換了兩把清晰的女聲,雖然阿宜有點緊張,但滿有經驗的嘉嘉帶著下,令她十分自然,更再後最的副歌中一起做手勢來加添氣氛。

表演完成後,眾人的畫面轉到創作區,那裡除了一開始已被塗鴉的白板、射燈及七色坐墊外,還多了一個層架及一張長方形的矮茶几,眾人坐在地上的高度卻剛剛好使用。

邊說邊笑的過程中,眾人簡單介紹了一下自己、還有什麼是Slow Music,為了還大家有更深的印象,於是他們再來一首經典的廣東歌。留下來沒有去表演區的剩下曼頭及Zero

「喂?Zero。」

「……咩?」

「你好少講嘢,今次就俾個機會你講多兩句喇!」

「……講?講咩?」

「介紹之後佢哋唱咩歌囉……」

「啊……不老的傳說……張學友嘅歌……」

曼頭萬念俱灰,對於Zero的生硬,只好馬上轉畫面過去。比起他的表情,一直拍著在忍笑的女生們還更有趣。在Frank的手勢下,眾人回復情緒,以阿宜及嘉嘉作高音、Carrie及Szeyan為中音,以Cappella的方式來陪著Frank唱出來。雖然Frank唱歌的音域不算闊,但由他來唱男中音的程序是綽綽有餘,分段後由嘉嘉接力唱,在雙重和聲下有如平靜的湖邊聽著老人的故事。

「一月二十八日,就嚟過農歷新年喇!大家會做啲咩?」

Carrie在第二節的部份開始嘗試帶著大家聊天。

「我其實只係留喺冰室收利是!」

Carrie說後,阿宜卻不斷搖頭。

「妳咁多年都係留房到,足不出戶都有利是收架喇!我就一定要住阿爸阿媽去拜年先有利是架。」

眾人看著這兩姐妹一直在自說自話,沒有人能答話。Frank的父母一直在外國、嘉嘉的父母常到海外工幹、Zero的父親終日不見、曼頭的家人又故作神秘、Szeyan的母親也在海外演奏。因此,眾人一直以來大家也沒有特別的家庭氣氛。

「係喎……曼頭!都無聽過你講屋企?你真係私生子嚟架?」

阿宜隨口一說,眾人的表情也走樣了。身邊的Carrie輕聲說:

「妳講咩呀?我哋直播緊架……」

阿宜談得起勁,也忘記了自己在直播節目,只好尷尬地看著曼頭。正當大家就著「私生子」的話題感到尷尬時,曼頭突然說:

「就係因為咁,我先沒咩特別新年經歷,不過堅無關係!The Best Is Yet To Come!」

這句說話直接帶出他們要唱的下一首歌,Carrie也馬上起來做結他獨奏的準備,Szeyan與阿宜也跟著離開,剩下三位男生及嘉嘉。

「女仔都係嚟就一切嚟,走就一齊走……好似坐夜總會叫……」

曼頭說著,突然被Frank用水杯阻止他說下去。

「喂!你口乾,飲水先喇!」

另一邊的嘉嘉還是聽到,說:

「你哋三個大叔,我都係女仔喎……」

嘉嘉不悅地看著三人,這時曼頭才記起大家正在直播,急著說:

「對唔住!嘉嘉姐!不如宜家睇下妳班囡囡唱歌唱成點呀?」

 

這次的歌曲主要是給阿宜及Szeyan的獨唱一小段的機會,而Carrie可專心用結他。帶清新的感覺,跟著原唱的風格來演奏,這是因為在大家也未算合拍的時候,用一些四平八穩的歌曲來表演,可以減輕大家的壓力,接著還順勢做一堂結他的教學。

「係喇……頭先Carrie結他嘅Solo……大部份chord……可以係網上搵到……但指法……唔係成日睇到……就呢個機會……用The Best Is Yet To Come嚟做個例子,分享一啲玩法。」

Zero很用力地解釋這次結他的分享,剛剛唱完歌的Carrie及阿宜來當左右手,一個即場示範、一個即場學習,令有不同的程度的網民也有看得明白。而其他沒在場的隊友,也準備作最後一首歌的表演。

 

「好喇,最後一Part!亦都即係要完結今次嘅直播。不過我哋會喺未來嘅每一個月,喺最後一個星期嘅周末會同大家唱唱歌傾傾偈,用廣東歌做Cover,再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嘅生活,如果有咩想同我哋講,都可以喺我哋嘅專頁到留言或PM,我哋睇到之後就會覆你架喇!」

Carrie在創作區上說過後,見Zero與阿宜也去了表演區準備,自己也對鏡頭揮揮手,也過去另一邊準備。

鏡頭一轉,眾人已經準備就緒,等Carrie也背上了自己的結他後,由Frank來作結尾:

「……講到底,呢次都係我哋嘅第一次實驗節目,最後都想用呢一首歌嚟表達我哋宜家嘅心情同寄望,《發現號》!」

重新演繹的《發現號》,沒有太大的轉變,Frank的鼓引入前奏,運用電結他的Carrie及低音結他的Zero奏出高昂的意志,令眾人唱出一後令人血脈沸騰的宣言,在極地的海洋中熾熱起來。原因是眾人對著這次的計劃抱有或多或少的期望……

她只想抱著結他一直地唱下去;他想籍著鼓聲來打動父母;她用自己模仿著母親的影子期望她回到過去;他想找回哥哥那種快樂地組樂隊的回憶;她期望自己可以一舉成名;他想世界也會記住了自己;她深信堅持下來便會得到母親的認同。

除了這七個人外,還有一個一直在錄音室的另一邊箱,照顧著大家的人,同樣抱著一個期望,但卻沒有人知道他的期望是什麼一回事。當那人看著眾人高高興興地唱歌的時候,令他回想起一些往事。

第九節、第三章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