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ow Music

第1章 - 第一章:音樂漫遊計劃 (第一節)

第一節

秋季的某個早上,Carrie沉迷於夢中的「夏天的故事」,是一首楊千嬅的舊作,曲風輕鬆隨性,帶領著夢中的詩情畫意,令現實世界中的猛烈朝陽也變成了一道和暖的晨光,讓她一直不願起床。

突然,地板傳來四拍中的三連音重擊把Carrie震醒!

她用力抓著自己的平陰,抓出一兩條棕色斷髮,隨手一撥,散落在身邊的木結他。

「女呀!妳今天唔洗返學咩?就遲到喇!」

聲音來自粗豪的郭老闆,他手執一枝衣裳竹,一邊說話、一邊向上戥,是Carrie睡著的洋台地板。

「醒喇,唔好再插喇!木板都比你戥穿喇!」

Carrie煩燥得很,腦海還殘留想著夢中的音樂影片,被老爸這樣一戥、什麼氣氛也消失了,就連自己為什麼睡在洋台也忘記了。細心一想,大概是昨晚躺在戶外看星、聽著千嬅的「小星星」不小心入睡了。似乎在夢中還遇見一個理想的男人,過著最棒的生活!只是還沒有發展下去,已經被四十多歲的老爸戥穿了自己的「夢想」,實在有點遜色。

Carrie伸展雙手,將濛鬆的雙眼打開,這時發現自己的電話一直在震動著。電話顯示著「阿宜」的名字。

「電話?無聲嘅?」

這時她才發現,自己的藍芽耳筒連免提裝置一直連接著,從洋台邊找回來聽說:

「……咁早呀,宜姐……」

「妳仲訓緊呀?八點喇!妳約咗我架!妳再唔起身,一定趕唔切上第一堂架!」

Carrie無奈地轉換電話的桌面,看看時間後,洩了口怨氣,只是七時半罷了。她帶耳筒後,隨手將電話掉在真正的睡床上,用雙手掌心不斷擦著自己的臉頰,努力地令自己清醒一下再說:

「咩呀……八半堂,由佢喇!咁早邊個會上呀?食個早餐先喇……」

「呢堂係『實、習、堂』!我哋要『八、點、半』返到學校嘅實習餐廳,『著、好、制、服』,準備Lunch嘅『餐、廳、實、習』,一共係『六、個、鐘』嘅『實、習、堂』啊!」

阿宜刻意將重點斬釘截鐵地說,已經沒有跟Carrie計較這次約了自己,卻沒有放自己在眼內一事。

「係咁嘅咩?唔返又好似幾大獲喎……」

「當然喇!妳知唔知自己交咗幾多學費?我哋足足交咗一年四萬幾蚊嘅學費,但上堂嘅日子就只有半年!假期又比其他人多,學校真係好識計數!我哋係消費者……」

一直滔滔不絕的阿宜,說到金錢便會說得起勁,Carrie選擇直接掛線。她將地上的結他隨便放在樂器架上,轉身到洗手間,用清水胡亂潑臉,隨意用手抓緊及肩的髮尾,勉強算是齊整了。濛濛的眼睛對著鏡子笑了一下,便拿起背包,衣服也沒有更換,穿了運動鞋便打開後門,用建在屋外的樓梯直達地面。

這裡是一間名為「郭大俠冰室」的兩層建築,地下是冰室,內可容納三十人,還可以在冰室的則門外添加桌椅,為吸煙的客人使用。這個也是老闆為愛女刻意安排,原因正門的上方是Carrie房間的洋台,要是樓下的香煙傳到她的房間,她定會終日帶著抱怨的眼神對著郭大俠,從此不說一話,更甚會斷絕父女關係。正正她跟自己逝世的母親一樣率直,郭大俠每次看到Carrie的俏皮臉,也會回想年輕時的妻子,實在無法怪責她,還只會對她寵愛有加。

「老豆!我出去喇……」

話說後,未等老爸的回應,Carrie已經走到冰室對面的車站。

在車站旁,身穿正裝十分焦急的阿宜。她把頭髮扎起半節,抱著些文學書本,一幅斯斯文文的書僮相,看來是個應該活於國民時代的少女。

「我哋要返餐廳實習!妳諗住著到咁返去做侍應呀?」

看見Carrie穿著一件運動外套、背心短褲的衣著,在阿宜的臉上狠狠地打了一個問號。

「哎呀!妳Mean少陣喇。我早就將制服放在係儲物櫃!宜家係咪係秋天,不過熱到好似夏天咁,著制服焗死人架……」

阿宜聽後確實有點打擊,雖然有點悶熱,但卻是自己夢寐以求的衣著。那套修身的正裝短裙,突顯出她瘦削的身形,穿上高跟鞋,令她本來不及Carrie的身高,現在卻可跟她一樣了。這樣的話,結伴同行才有多一點的自信。

但在Carrie眼中,充滿稚氣的阿宜,只像個穿著校服的中學生,只是校裙短了一點……

 

二人準時回到學校,負責這天分配工作的同學為Carrie安排了侍應生的工作,本來最適合不過,但換上正裝後的她總是渾身不對勁。

「兩位,請問要兩份午餐嗎?」

Carrie裝出認真的樣子,禮貌地問道。

「哈?我哋兩個人,唔通要四個Lunch呀?哈哈!呢條女夠Funny!」

一位較胖的客人說話可不客氣,Carrie尷尬地笑起來。

「其實係咁嘅,先生,因為我哋呢度係實習餐廳,雖然只有一道午餐,但係包括了二選一的餐湯同二選一的甜品,另外仲有餐飲,所以……」

那男人沒有理會Carrie,跟著對同行的另一位男士說:

「阿『Bird』,係你介紹嚟嘅,由你發板喇!」

Carrie熊熊的怒火又再提升了。

「好呀萬生。小妹妹,或者麻煩妳介紹一下今日午餐係咩?我想引一引我朋友嘅食慾先。」

被稱「Bird」的男士看來比較有禮,但Carrie卻十分在意「小妹妹」一詞。而且還要跟那個萬先生介紹菜色,被他的色迷迷的眼神描述過全身,已經令Carrie混身不自在,現在說起話來也有點糾結,像是小學生在老師面前演說一樣。

「哈哈……其實我係妳師兄嚟!所以想試下妳即,妳真係要好好記熟餐牌喇。幫我哋上菜先!」

「Bird」說後,Carrie尷尬地點頭抱個不是,卻鬆一口氣離開,只是聽著萬先生在遠處的笑聲,心中的怒氣又積聚起來。

 

「背菜單又要背煮法,又要睇住邊枱客人幾時食完叫起主菜,又要賣笑唔比人講笑,仲有仲有仲有……頭先嗰個咸濕大叔,我比佢Scan咗都唔知幾多次!同埋嗰隻雀呀!咩小妹妹!吼!」

苦水不絕的Carrie躲到洗碗機的後方偷閒,對阿宜說著客人的種種。

「酒店或者高級餐廳就係咁架喇!客人林林總總,妳應該知架!如果唔係點會咁高人工喎。」

阿宜今天是當洗碗工,正在認真使用噴水槍沖走碟上的污垢。

「妳就好喇,係度同啲碗碟『駌鴦戲水』……」

「邊好呀?我想做返水吧!反正係冰室都係兼職水吧!但係用學校嘅資源就可以沖多幾杯雜果賓治比自己飲!嘻嘻……」

這時Carrie帶著妒忌的眼神盯著阿宜,心知Carrie的表情不懷好意,阿宜開始專注地用白潔布擦走碗碟上的油漬,空出了噴水槍。

「阿宜……不如我同妳對調工作?」

「唔得!」

「咩唔得呀?」

「呢啲係當值經理安排架!我哋唔可以自己決定架!」

「係……咩……」

Carrie手執起噴水槍,對準阿宜,一步步迫緊,阿宜沒有防衛,只好被迫埋牆邊,但還是不願屈服。

最後Carrie露出鬼魅的笑容,使出自己必殺的秘密武器,要阿宜屈服。

「係喎!見妳洗碗都洗得幾開心,又洗到啲碗咁乾淨,不如以後嚟冰室返工,就安排妳去洗碗喇?」

「咁點同呀!妳嗰度又無洗碗機、又無消毒櫃、又要係又濕又窄的後門度洗,我唔做架……最多宜家同妳調位喇!」

Carrie聽到則滿意地笑著。

突然老師走了進來,嚇得Carrie胡亂按制,將水射向了阿宜。可憐的她慘叫一聲後,滿口是水,甚至整個上身及頭髮也濕透了。

老師搖搖頭的向著二人,心知劫數難逃的二人,只好尷尬地笑起來。

 

為了這次的惡作劇,老師安排Carrie負責全場的整潔工作,脫了外套的她,將額前的劉海扎起了一條豎起的小辮,顥得龍精虎猛起來。換了運動鞋,摺起衣袖開始打掃。阿宜依著桌邊,散下了頭髮,用毛巾不斷抹乾自己的髮尾,側著頭地看著Carrie在當苦力。問:

「洗唔洗幫手呀?」

Carrie一直卻樂在其中,將椅子排得井井有條。

「宜家嘅工作比頭先嗰啲輕鬆好多喇!」

她清空了椅子,還要將木桌放在一旁才可以有空間駕著吸塵機工作。這時,阿宜將毛巾圍在肩上後,替她將阻礙空間的布草袋扎好,放在門口,再將眼前的垃圾清理一下,好等Carrie的吸塵機可自由奔馳。

突然,後方傳來Carrie的聲音!

「阿宜!過來幫幫手!呢張桌子一個人搬唔掂!」

兩個小女生一人一邊,將四人用的方桌搬到牆邊。

正當她們放下時,發覺桌子有點不平衡。阿宜仔細看看,原來桌子的腳短了一小吋。

「我頭先係到做嘢,都唔覺係咁嘅?」

Carrie仔細搜索著桌子的原位,發現一件硬物留在地上。阿宜搶先拾起,原來是一張被對摺了數遍的單張,在表面上勉強看到「費用全免」四個字,阿宜馬上拆來看看。

「係宣傳單張嚟架!「音樂漫遊計劃」?……會有咩免費?」

阿宜著眼點是免費,但當Carrie邊看邊讀,也馬上著迷了。

「本計劃誠意邀請各位對音樂有興趣的青年人,組成樂隊,將音樂化成動力,帶動青年人的夢想,向音樂進發……」

當她讀起小部份的內容,心中夢想的一團火已經燃起來,掩飾不住笑容。

「截止日期……咩話?今日五點?」

Carrie有如睛天霹靂的感覺。看看手錶,現在是下午二時多,幸好還有時間。

「呢到寫著,可以用電郵交申請表架!電郵地址係到!又有查詢網站!」

Carrie一手搶過單張,正想離開之際,阿宜快速抓著Carrie的後頸,像小貓被貓媽媽捉著一樣,無力反抗。

「妳未執好呢到啲嘢架!仲講好話請我食Tea補數架!」

這樣,Carrie只好繼續當庸人,先努力工作。

 

到了食堂,Carrie雀躍地在電話中瀏覽計劃網站,阿宜彷彿只有一個人在用膳。

「妳真係唔食啲嘢?一陣要到五半先落堂架喎!」

阿宜擔心著她,但Carrie只是看著電話,阿宜的說話也落空了,只好塞起單邊的耳朵,聽著日本的流行音樂。

直到吃過最後一口,Carrie還是沒有說什麼,阿宜決定站起來準備上課去。頓時,Carrie才開口說:

「阿宜!去邊呀?」

「上堂囉……就夠鐘喇……」

「妳唔去電腦室交表呀?」

「我邊有話過要參加?」

阿宜冷漠的眼神表達得十分清楚,但氣的不是什麼,只是被Carrie漠視了自己。當然……Carrie還沒有在意阿宜生氣的原因,她們的關係多年來也是這樣。

「仲以為妳會陪我一齊報名添……妳曾經係合唱團主音、又識得吹牧童笛……」

「妳仲好講!初中個時又話會同我參加呢樣嗰樣,最後妳有邊次唔係自己走咗去?得返我一個架!」

阿宜的經歷,已將Carrie的可憐相打敗。回心一想,Carrie也為了自己的罪孽慚愧起來,但卻沒有半點內疚。

「依?又好似係喎……不過都好呀!妳完成咗活動,又練得一把靚聲音!唔好浪費咗自己做歌姬嘅天份呀!同我一齊參加喇?今次我真係唔會再係三分鐘熱度架喇!」

「唔去!」

「點解即?」

「唔去咪唔去囉!」

Carrie細心一想,要令阿宜換心轉意,始終還是要用那個手段。

「不過咁喎,妳真係成功入圍嘅話,可以免費試用唔不同嘅樂器、又有免費練習場地、仲可以不計成本咁定期發佈個人作品……仲有仲有……可能有表演嘅機會、甚至團隊嘅個人音樂會……呢……」

Carrie不斷使用「免費」的攻勢,令阿宜的耳朵開始注意,之後繼續再說:

「啊……唔知宜家樂隊出show,每首歌收多少錢……音樂會賣飛都百幾二百數一張……唔知可以分到幾多……」

阿宜慢慢坐下來,心中的算盤已經「啲啲噠噠」打起來。Carrie瞄了一下時間,已經是三時半,再看著阿宜,她已經掩飾不了笑容,似乎算盤已經打好了。於是馬上拉起阿宜走到電腦室,將兩份參加表格也轉交到大會了。

第一節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