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TAGE AOI

第9章 - EZER - 01 - Memoria

一架銀色流麗的 Porsche 911 在告示打道上高速奔馳。凌晨的夜並沒有甚麼車,大廈的倒影在月亮反照下閃過,在微亮的街道上一次又一次劃破高貴優雅的車身。深灰色玻璃窗遮蓋車廂,沒人知道裡面的駕駛者是誰。車子發出低沉又結實的回壓聲後,只見它衝過一支紅燈,轉入海邊的路。在無人的路邊停下,車門打開,一個身形高挑的男人從裡面走出。頂著一頭和車子一樣的銀髮,男人在黑夜間搶眼而極。男人身穿灰色西服,內裡是一件寶藍色襯衣,腳下一雙黑色尖頭皮鞋,連帶著那部銀色的 Porsche ,外人眼中他絕對不是小角色。

挨在車旁,男人從褲袋裡拿出香煙。藍黑色包裝袋裡只剩下一支香煙,他抽出煙,把包裝袋丟回車裡,便點燃香煙。海浪聲沒有間斷,而他用勁抽了一口後,抬頭望天,長而深的吐出充滿薄荷味的煙。然後,他想起,某人總叫他戒煙。

×

我要將你拯救 逃離人類荒謬
就用我的雙手 帶著你走
不掙扎 只緊扣
從未低頭 途經幾百萬傷口
站在我的身後 要確保你無愁沒憂
不聽閒言 若你好 就已經 很足夠

×

一段段破碎回憶從眼底浮現,瀝青路上的白色漆線漸漸擴張,淹沒他的視線,也蓋過海聲,獨剩下那只有純白色的研究院。

無數個身穿白色醫生袍的小角色從房間裡逃出,男人站在門口前,看見那個縈繞一生的人。他明明和自己合作的那人一模一樣,但眼神卻有著跟那人完全不同的感覺。渴望被拯救,這是男人看進對方眼裡的第一個感覺。他打量對方衣服,忍不住戲謔對方,「吶,露出屁股的典型醫療服啊。」

然而身旁的臭蟲正阻撓自己跟對方交流,他斂起笑容,冷漠的跟依然站在門邊的研究員。他把雙手收到口袋,用低沉圓潤的聲線警告研究員們,「還不走?要老子幹掉你們嗎?」

他還記得對方那時候的表情,警惕又驚惶。

思及此,他怔住,眼睛再次出現海邊的場景,還有地上的白線。

一直魂縈夢繫的表情,也就是自己一直心念念的感覺。

『除了救你之外——』

除了救你之外。他想起自己向對方解釋來意時,他說出了這句從沒在拍擋——也就是對方的雙生弟弟——身上聽過的話。弟弟一直為自己的主人而來,甚麼哥哥?他完全沒在意。

只有自己一直將目標收在心裡。

他再用力抽了口煙,煙味在胸膛中迴旋不止。成為吸血鬼後,唯獨是香煙戒不了。從前吸卷煙、雪茄,現在只想簡簡單單的抽一支被喻為只有小朋友才吸的薄荷煙。沒關係,反正現在的目標也很簡單。

×

那裡無人被嫌棄 那裡無人被人欺
浪漫溫馨一世紀 那裡只得我共你
勝過絕美的晨曦

×

『欸,你肯戒煙了嗎?』他一邊在拿飲料,一邊望著坐在沙發中,一臉大爺的自己,『以察費迪南先生。』

他穿著一件純白色 T-shirt ,下身是日常的短褲。那頭亂髮正告訴費迪南,他才剛在那張混亂不堪的睡床中起來,然後招呼作為業主的自己。他就跟他弟弟一樣,但卻有種不易近人的氣息,包覆著那明顯至極的內心。

『蒼阿歷山大尼維利,你能學一下你的老弟,在家裡也穿好一點嗎?』費迪南趐個二郎腿,挨在沙發上等待蒼的招待。

『這是我的家,我喜歡怎樣做就怎樣做。』他露出狡黠的微笑,把銀色包裝袋丟向費迪南。

這傢伙…費迪南眯眼,忍不住在對方回到廚房之時,一把將他壓在冰箱前。冰箱的金屬冷感和身下的體溫差不多一樣,並不如自己般冷,但他就喜歡那種溫度。費迪南硬把蒼的手舉起,五指溜進他的指間。蒼呼吸的聲音在自己耳邊遊轉,帶著濕潤的氣息噴進耳窩裡,費迪南升起興奮。

『…別打算在廚房來。我不吃這套。』

『你認為像我這種人,喜歡在廚房做嗎?』

費迪南放開手,雙手環在蒼腰間,將他整個人抱起並走入房間,關上門。

×

我要將你拯救 逃離人類荒謬
就用我的雙手 帶著你走
不掙扎 只緊扣
從未低頭 途經幾百萬傷口
站在我的身後 要確保你無愁沒憂
不聽閒言 若你好 就已經 很足夠
生存 就這麼 愛到死 很足夠

×

一支煙的時間過去,腦海思緒平伏後,費迪南欲發動車子時,卻發現車子不能動了。他嘗試再發動引擎,但似乎今天晚操得她太兇,車子發脾氣了。他嘆氣,拿出電話,撥號。

「… Lucas ,車在西消防街死火了。你剛好回到車房?那駕 Alphard 出來接我就好。」

費迪南靜了幾秒,再說話。

「送我到尼維利家就好。」

掛線後,費迪南望向手機, 11 月 26 日。滿腦子的回憶,原來一切因為這個日子。

…嘿,生日快樂啊。蒼。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