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TAGE AOI

第8章 - Delivery

駕著客貨車,蒼正優閒地哼著歌,在繁華的街道上游走。費迪南回澳門後他落得清閒,不過偶爾懷念他的溫度和擁抱--想到這裡蒼握緊方向盤,在不應該想起的時候被情緒拉進旋渦,他不得不承認費迪南的地位超出他的估算。他在燈口前停下,輕嘆之時,平排的一架巴士突然響號,引起他的注意。

「洋之!好久沒見了!」巴士前門打開,裡邊的車長對蒼一臉熱情地喚出他弟弟的名字。

「…你是不是認錯人了?」蒼不解地回望。九成是弟弟外面的怪朋友吧…連樣子也沒見過,光見到自己就喚另一個名字…

「我是司徒宏啊!」那個身穿紅白相間襯衣的車長明顯著急。但燈轉綠,宏不得不關上門,離開路口。

在馬路上,蒼總會遇上誤會他的人。明明當速遞整天在路上走的是他,但別人總會說出他弟弟的名字。蒼看著前路,滿滿的紅色顯示燈映入眼簾,車道沒一架車移動。「…又塞車了嗎?」

蒼右手靠在窗口上托腮,他乾脆拉起手制,一副懶洋洋的模樣等待車潮再動。他無聊地四處張望,發現旁邊的,又是剛剛那架巴士。他響總,巴士上那個叫宏的車長回首,再度打開車門。

「原來你是蒼啊?」

似乎這傢伙問了洋之啊…蒼扶額,怎麼和弟弟做朋友的都這樣蠢?「是啊,那種蠢到不堪的眼鏡我又怎會戴上。」

「啊,我想起來了,他說過他哥哥是做速遞的,但他沒說過你們是雙生。」宏向椅背一挨,雙手靠在後腦,看著眼前跟那隻吸血鬼一模一樣的男人,原全沒想過他就是男人的哥哥。

「正常。他也不會無端說我的事。」蒼拿下卡在架上的手機,這時手機彈出信息,是一個相熟的客貨車群組裡的一個司機。他看了看內容後,車龍終於有再動的跡象。跟宏揮手說再見後,蒼在下一路口轉走。這是一個司機的日常,尤其是在費迪南回到澳門之後。沒有工作,也許就無法集中精神。蒼搖搖頭,把腦海的影像揮去,再把車停在一間速遞店前。裡面有個男人跑出,還抱著一盒包裝精緻的木盒,遞到蒼面前。

「司機在太子那邊有踫撞,所以不得不找你幫忙。」男人把盒子交到蒼手上,千叮萬囑,「要把這東西親手交給 Club Luxury 的 Senji ,一定要啊!」

聽上那 Club 的名字就像女人才會去的地方。

「 Senji …」

蒼看著那個木盒,盒上方用雷射雕刻了 SENJI 這五個英文字,優雅又文藝的草書字跡讓蒼覺得,那個 Senji 應該是個溫柔的男人吧?他沒想那麽多,再確認地址和收貨人後,蒼跳上車,向目的地進發。

×

那所 Club Luxury 迄立 Soho 區,是一所極度有名的男公關店。他有名的地方是那尊坐落店中間的金色銅像,閃耀著與一般夜店不同的動人光芒。蒼看著手機的定位,再望望有不少少女熟女在等候進去的店門。聳聳肩,他把車泊在前方錶位處,捧著那箱用白布包著的木箱,走到正門前。女人們嘰嘰喳喳,直到蒼和門外的保安溝通時,她們才看見有別於工作人員的男人。眼前的蒼雙手抱著一個白色包裹,卻被工作人員擋下。

「這是女性專區,你要送貨也得在這裡等候。」保安一點都不客氣,他們站在窄小的門前趾高氣揚,顯然不把蒼這個送貨仔放在眼裡。他們打量蒼,上身一件 Uniquo 買到的 T 恤外套,下身是普通 Baleno 牛仔褲。這和 Club Luxury 的風格原全不合。

被小看的蒼不打算和區區兩個保安爭吵。看著少女給放行,蒼放下木盒站在路邊,他正准備拿出手機和剛剛那位交託他的朋友投訴時,少女的尖叫聲和歡呼聲蓋過馬路的車聲。蒼抬首,有個男人踏出店門。他身上的黃色騎士服散發誘人的氣息,就像黑夜裡破空的流星,於女士前逗留一晚春宵後,便只能在回憶中再相見。為甚麼?指名的公主實在太多,這個舉止優雅的男人也只能和公主們短聚春宵。

「你們幹甚麼了?」男人眉一皺,對於門外的騷動他有點不滿,「影響我們公主的心情,這可不行。」

「 Senji 先生,有個男人說他要送貨,更要你親自收貨…」

「那沒關係啊,送貨員晚上來也能進來,是誰教你們難委他的?」 Senji 一揮手,那兩個保安驚慄的站一旁,讓蒼和 Senji 一同進門。少女們依舊興奮地等待門前那兩個保安,一個又一個的安排進去。

蒼踏入正門,在招待處的男人向自己微微一笑,蒼也禮貌地回以一笑。只見他好像觸電般頓住,然後向身邊的同僚交頭接耳。蒼不明所以,但他還是跟貼 Senji 的腳步,向辦公室進發。拐彎後,走過一條閃著漸變色的走廊,在盡頭有一道屏風,上面掛著一個又一個男公關的相片和介紹。而帶著他走的 Senji ,在這堆男公關的上方,一個顯眼的存在。繞過屏風,那個金閃閃的銅像,正正就是 Senji 的模樣。不少少女熟女,正圍著這尊銅像拍照。以幽暗作主調的 Club Luxury ,卻不會讓客人覺得寂寞黑暗。在桌與桌之間,一列冒著氣泡的水柱,連著漸變色的氣氛燈,一副有情調又有風格的模樣。

一桌桌客人圍繞金色銅像,連帶由客人和男公關們發出的笑聲,蒼發現自己想念費迪南起來了。說不出的感覺,但在這放鬆的環境下,他有種欲好好休息的錯覺。

…以察。禁不住說出他的名字。

蒼只能無視身邊環境的影響,他怕自己突然忍不住墜落。

把一切丟下,就駕車坐船去找那個自大的傢伙。

帶路的 Senji 沒理會蒼的眼神變化,把他進辦公室後, 指指茶几,著對方把盒子放下。蒼依然把貨物放下後,脫口而出一句,「 Club Luxury 環境不錯,怪不得少女們回頭。」

光亮又簡潔的辦公室位處 Club Luxury 外圍,走過長走廊,還要推開兩扇門,才走進這個應該是 Senji 的私人地方。和 Club Luxury 的裝潢,完全是兩個世界。

於抽屜裡拿出印鑑的 Senji 一笑,「讓公主們充滿能量地離開,是我們 Club Luxury 應做的。」

於收件單上印了簽名。

「啊,真的謝謝了。」 Senji 微笑看著蒼。

「不用客氣。」蒼點點頭,他轉身便走。

獨留下 Senji 一人在辦公室裡。他打量那盒雕著自己名字和背影的木盒,從裝飾擺設到字跡寫法,這風格令 Senji 想起那個霸氣卻有趣的藍髮少女。盒上有張小卡紙,一個生日蛋糕的圖像映入眼簾。那人作為網絡知名女神,他知道她出手絕對不小。把木盒放在大班椅後的櫃子上, Senji 靜候那天降臨,才打開這個盒子。

「真是的…」

Senji 笑了笑,關上辦公室的門。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