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TAGE AOI

第7章 - Ticket

蒼駕車到一棟大廈前停下。他從副駕駛座拿出手提電腦,再把一部上古手機接向電腦。等待著電腦和手機開啟時,他望向無人的街道。又一個寂靜的晚上啊…在暫時失去創作靈感下,蒼決定拿起久沒碰過的那部手機,再把它插進電腦 USB 裡。

Anonymous AOI 。

字字映入眼簾,而屏幕下方有一個文框,蒼飛快的鍵入密碼,屏幕變黑,再跳出螢光綠的電腦指令。他托頭,單手敲打著電腦。敲了一會後他點亮扣在車夾上的 iPhone ,撥了個電話,「嗨,嘉芙蓮。阿香回家了沒?」

『那傢伙今天喝喜酒,應該沒那麼早回家。』電話另一端傳來嘉芙蓮興奮的聲音,『哇靠!中路那傢伙還不錯!有點手段欸…蒼你確定你不打對決嗎?真的很好玩。』

「單單玩 Persona 和薩爾達已經沒時間,還要趕下場同人展的銀土本…」蒼想到一大堆工作等著他就頭痛,還有以察跟洋之委託的任務…思及此蒼只有無盡的歎息。這兩個傢伙好像當他是工人般--尤其是那個以察!還沒跟他算帳!

嘉芙蓮發現蒼沉默了,似乎他應該在工作,『那麼在「上面」等候吧,還有,今天晚的「目的」是?』

「不過是先『打探』一下,反正以察說,他不急於一時。」嘉芙蓮的問題把蒼思緒拉回現實,他揉揉眉心,精神抖擻的望向電腦屏幕。游標還在開始的的位置閃爍,蒼在話畢後鍵入一串指令,然後畫面飛過一堆指令碼,再跳到另一頁。那一頁只有 Aoi 這名字,並沒其他。

『你開始了嗎?不等我啊?』嘉芙蓮在電話中尖叫。只見電話立時被掛,一分鐘後,一個叫「史立莎 (Schnauzer) 」的名字在屏幕出現。

Schnauzer :等下 Corgi 會先上來,但你確定你不會中途接到工作,然後掉線?

Aoi :掉線的話也有 Cavia 在,有他的話妳也能全身而退。

一個名字跳出, Whale 。蒼一怔,然後在車裡大聲笑起來。他換了日文輸入法,跟剛剛上線的那個 Whale 說話。

Aoi :你本子的部分都好了嗎?還有空上來幫忙?

Whale :你再多說,我把你的 Cos 照都丟上 A 片論壇讓人討論。

Aoi :…好吧。 Corgi 真的會上來?這次只是潛入工作,有 Whale 在絕對沒問題, Cavia 和 Corgi 不來也沒關係。

這時蒼的手機響起,一個叫 Candle 的名字打來的。他一按藍牙耳機,有禮的接電,「晚上好啊, Candle 。準備好了?」

『準備好了。等下 Biscuit 喝完水就出來,也許要你等一等——啊啊 Biscuit 你別衝出來!』顯然 Candle 被她嘴裡說的 Biscuit 嚇到,只聽到「啪」的一聲,電話就掛線了。蒼腦海浮現「電話爆了」的模樣,他嘆息,再轉向電腦。

Aoi :我要先掛,客人早了通知。

Whale :你敢掛線把那個只懂潛入不後潛出的笨蛋交我?

Schnauzer :(怒)你說甚麼?沒有我潛入你能好好的鯨吞資料嗎?

Whale :你這惡女人,怪不得沒男人要你。

Schnauzer :你這小鬼也怪不得沒人喜歡!

蒼快要被這兩個歡喜冤家氣死,他正要打完場時,一個人名在屏幕出現。只要這傢伙一出現,兩人也就不敢鬥嘴。

Parrot :你們兩個再說廢話,我是不會寫 18X 給你們看的。

Aoi :…

Whale :…那麼 Aoi 你走吧。有 Parrot 在,沒問題的。

Schnauzer :兩位準備好了沒?

蒼看見場面冷靜下來,便登出電腦,關掉手機。他開動客貨車,向 Candle 之前所說的那個點走去。他心想,這次潛入任務,有最可信賴的潛入高手嘉芙蓮在,應該沒問題吧。思及此,蒼絕塵而去。

他一邊駕駛,一邊留意手機有沒有來電。很快地,蒼到達往常在等 Candle 的地方,只見 Candle 牽著 Biscuit ,在路邊向蒼揮手。 Biscuit 高興的向蒼衝去,差點撲跌蒼。 Candle 一臉不好意思的抱緊 Biscuit ,再跟蒼致歉,「蒼先生,對不起啊。因為 Biscuit 知道自己能離開那鬼地方,所以興奮過頭。」

「沒關係,我家的那隻狗也是一樣。」蒼站起,拍拍身上的塵埃。

「啊?也是比高犬嗎?」說到這裡 Candle 好奇了。蒼幫忙先讓 Candle 上車,在彎身抱起 Biscuit 放到剛剛扣好安全帶的 Candle 上。

「不,那是哥基犬,我弟弟養的。」想起莉莉總是喜歡欺負洋之,蒼打從心底發笑--因為那頭狗就要把吸血鬼玩弄指掌之中。不知內情的 Candle 看著微微一笑的蒼,也「咭」一聲笑起來。

「怎麼了?」

「沒甚麼。我們也見面好幾次了,第一次看見蒼先生在笑呢。是想起些甚麼了?就是狗兒?」

沒想到這活潑小女生有如此深入的洞察力,蒼失笑,「就想起他和弟弟打架時的蠢樣。」

「是嗎?應該很可愛吧。」 Candle 一邊撫摸 Biscuit ,一邊幻想著那頭哥基和蒼的弟弟打架。可惜的是,她的想像並不如事實。蒼聳肩,並不打算把腦海裡的場面告訴對方。

這時車在燈前停下, Candle 看到有訊息,便埋頭回覆。兩人在車裡各自各看著手機,讓蒼有感氣氛奇怪,他關上手機屏幕,轉向回信息的 Candle ,「那妳平常喜歡甚麼?我記得妳說過妳是學生,但也是甚麼來著?」

「是 host 啦, host 。」說到自己喜歡的事, Candle 眼裡閃過興奮,「能站在大家面前說話,把熱情送到大家裡,真是我的榮幸呢。」

蒼眉一揚,這個看上就是個普通的少女,竟是台上的主持。

「表演嗎?偶爾我也會上台獻唱,我懂那種感覺。」踩下離合器,再發動車子,蒼在車子前進一段距離後問,「那麼妳在哪裡當 host ?我也有一堆朋友有台上經驗,也喜歡看别人表演,他們絕對會想看。」

「唔…要現場看可有點難度。能進入 Pripara 的,也需要 Ticket ,而我的也是很偶然的情況下得到的。要不然,也可以在 Youtube 裡看,而某某電視台也有直播呢。」 Candle 點開手機程式,介紹那個頻道。蒼眼角瞟一下 Candle 的手機,她的手機屏幕碎裂,還帶著跌破顯示屏的綠色光條。

「啊,妳的電話…」

Candle 發現蒼留意到自己那個破爛電話,她傻傻的笑起來,「呃,跌破了好久。不過還好啦,也不是破成蜘蛛網般不能看。」

「啊,妳不介意的話,可以來我家,我幫妳修理。」

蒼話畢後 Candle 又驚訝又不好意思,見狀,蒼搖搖手,「妳放心,我家有個女生一起同住,我弟弟也在家。還有,不收費,因為我看著妳的電話就想維修。」

「…是礙眼對吧。」 Candle 放鬆的一笑,她想起不少朋友也說過相同的事,但因為沒錢她也只能作罷。蒼自薦幫她修理電話,除了吃驚,更多的是好奇--能了解一個司機的生活,對於表演也有幫助。畢竟 Host 也是個會隨時接觸不同行業的嘉賓,多點知識絕對不是壞事。她這樣說服自己時,車已經到達一個普通的屋村前。 Candle 好奇地四處張望,不知道那裡才是這職業司機的家?

「我的車泊這邊,其實我住旁邊的屋苑。」蒼泊好車,巧合的旁邊洗車區有架白色私家車停靠,蹲在地上的男人摺起衣袖,正擦著車輪。 Candle 看著蒼向他走去,並大叫著他的名字,「洋之尼維利!不用出任務嗎?」

那男人一頓,他站起轉身。 Candle 吃驚,這人和蒼一模一樣--是雙生兒!也許是男人天生的心態使然, Candle 在蒼說出弟弟的事時,他從沒講明他和弟弟是雙生。

「啊?這麼快就回來?」洋之看到站在車旁的 Candle ,再打量一臉疑惑的蒼,「還帶女孩回來啊?給費迪南知道,你就糟糕了。」

「這個和他無關。啊對了,希兒在家?」

「她在,帶女生回家也不要嚇怕人家吧。要不是希兒在,我也不讓你上樓。」翻眼,洋之不打算再管自己老哥,他還得洗餘下兩部車呢。

「哎,沒帶鎖匙。」蒼在褲袋中翻來覆去也找不到家匙。

「你好煩。」結果是洋之把自己的腰包脫下,整個遞給蒼,「把它放在電腦枱上就 ok 。」

兩人沒作聲,直到踏入家門一剎,蒼看見希兒懶傭傭的半躺沙發前看電視。一見蒼帶了外人回來,希兒立時爬起,緊張的抱起坐墊,「哇啊!蒼哥哥回來也不打電話通知一下,還帶個女生上來!」

沒這兩人好氣,蒼著 Candle 坐在飯桌前,也倒了杯開水給她,便走進房間找東西。客廳裡獨剩在看綜藝節目的希兒,和看著手機的 Candle 。希兒眼角一瞟 Candle ,對方那頭棕色的及肩髮異常柔順,拿副紅框眼鏡毫不屹突,和她那頭啡髮合襯至極。那雙有著粉鑽光環般的瞳孔閃動著年輕的天真,她那身普通的衣裝也掩蓋不了她的活力。

突然,希兒覺得自己心境很老。

媽的這些小女孩明明看上比自己還要大,但自己卻一副麻甩的模樣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希兒站起,搔搔頭,換了一件連身裙,再走向滑手機的 Candle 。

「不好意思,蒼哥哥沒介紹我吧?」希兒坐在 Candle 旁,托頭。

「呃,也是呢,我也沒自我介紹。我叫 Candle ,妳呢?」 Candle 笑著伸出手,那張陽光燦爛的臉十分耀眼。

「李希兒,叫我希兒就好。」還有英文名字啊,希兒好奇,「妳就這樣和蒼哥哥上來啦?哎,牠真乖吶。」

Biscuit 伏在希兒腳下,眯起眼頂頂希兒的足踝。彎下身,希兒揉揉 Biscuit 的頭,想到在洋之房間呼呼大睡的那條狗,她又禁不住嘆息,「如果我家的有妳那隻一樣乖,就好了。」

「啊?牠在這裡嗎?」 Candle 立時抬頭左望右望,但並沒有狗兒的蹤跡,只有一個寫著「 Lily 」的狗糧碗,落在客廳的角落。希兒搖搖手,「不了,那頭狗只有洋之才能收伏,我們不想麻煩。」

在 Candle 一頭霧水之時,蒼拿出一堆手機零件,統統放在 Candle 和希兒的眼前。他伸出手,示意 Candle 把手機交給他。希兒還是托頭,不打算走開。蒼把一件件零件放好,再關掉 Candle 的手機,鑽下一顆一顆螺絲,純熟地板下屏幕,再用手提吸塵機將玻璃碎吸走。他從包裝中抽出新的屏幕,再接上底版。整個過程不消十分鐘,手機在 Candle 手上時已是全新一樣。 Candle 打量手機,真的和剛出廠時沒分別。

「已經好了。」希兒雙手托腮,看著愉快又感動的 Candle 檢查手機。

「別以為那是街邊又或是網購貨,那是貨真價實的官方部件啊。妳按按屏幕,看看有沒有印記?」

蒼的話讓 Candle 跟著試,果然真的沒有手印。她高興得突然抱著跟希兒,「謝謝你們!」

被抱著的希兒不知所措,這樣熱情的行為並不屬於在自己眼前發生的事。蒼輕咳一聲,向 Candle 示意時候不早。聰明的女生醒悟,她放開希兒,牽起狗繩準備和蒼出門時,手機震動,清晰顯示發信者名字叫 Ran 。她就站在門前,定睛的看著信息。

由於 Candle 要發圖片給對方, 她點開相簿找圖,但剛好被蒼看見一個穿得極為可愛的 Candle ,和一些同樣穿得極有特色的女孩站一起。他打量那小小的預示圖,在 Candle 發了一張圖片後好奇地問,「那個是妳嗎?就是你所說的那個 Pripara ?」

「啊…是啊!」被發現了的感覺有點害臊,但興奮早就掩蓋 Candle 的羞澀。她點開手機裡的影片,遞到希兒和蒼眼前,「在那裡我們可以唱歌、跳舞,衣服是隨便挑的,音樂也是。只要是自己喜歡的,就能挑來到台上表演用。能有 Pripara 表演,是我最自豪的地方。」

裡面的 Candle 比現在的她更活潑,她拿著米高峰熱情地呼喚著,而身後有幾個少女,也穿著類同的服裝於台上舞動。在少女們跳舞後,她說話,聲音帶著自信,『今天高興嗎?還想繼續下去嗎?先來一些吶喊吧!』

希兒一邊看著影片,一邊偷瞄看得入神的蒼。只見蒼盯著屏幕,神色凝重的注視屏幕裡,正肆意表現自己的 Candle 和少女們。那些少女精神飽滿,有節奏地揮舞手腳打節奏。一輪音樂過後,影片停下。 Candle 掃掃屏幕,再給他們看第二段。

「…妳所說的 Pripara ,有網址的嗎?」

蒼突然說話。

「網址?有啊。」 Candle 點開瀏覽器,顯示一個五彩繽紛,而粉紅作主調的網站,裡邊還有一些有名的 Pripara 偶像--蒼認出那些女生,在 Youtube 上也有看過她們的片段。那是蒼還在想,她們到底是在哪裡表演,如今他已經有了答案。

「蒼哥哥。」那陣蠢蠢欲動的感覺,連希兒也看得出。她看著蒼走進房間,思付他一定在想幹「那些事情」。她牽起 Candle 的手,連拉帶扯的跑進蒼的房間。

才進房, Candle 被那一房的動漫海報和人偶驚呆了。那些人偶…如無意外就是高達模型,和故事的女主角們。在她們的性感穿著動作, Candle 禁不住有點臉紅心跳,噢不,這不是專業 Host 的反應!她正留意女角旁,露骨色情的男角動作時,希兒拍拍 Candle ,「 Candle ,這是不是妳所說的地方?」

Candle 轉臉,電腦屏幕露出監視器,看著在 Pripara 世界裡的少女們挑選衣服,還有不同的飾物。明顯這就是 Pripara 裡的店鋪, Candle 驚訝的看著蒼,他是如何走進去的?

「我還查到…最近的入口,就在轉角的那所糖果店裡。只要拿下一個 QR code ,就能刷進去。」蒼把監視器屏幕關上,再打了一堆不明的指令後,他的手機出現一個正在下載中的檔案。不消半秒,蒼點開手機,一個 QR code 順利到手。

蒼的一系列動作讓 Candle 震驚了三秒,但三秒過後 Candle 回神,興奮又熱情地拉起蒼的手,連說話也帶著少有的顫抖。她實在沒想過,眼前這個看上普通又文弱的男人,竟然是個瘋狂的黑客。

「我能訪問你嗎?你能做我的 Guest 嗎?我看你動漫的知識也不少,我真的很想讓你來一下我們的學校電視台啊!」

看著眼前這個有著高昂情緒的少女,蒼沒想過自己會陷入一個難以為外人理解的世界裡。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