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TAGE AOI

第5章 - Masquerade - 03

蒼坐在他的 Hiace 上,手中拿著近日熱爆全城的 Nintendo Switch ,視若無人的在玩。晚上的旺角依然熱鬧,但對他來說完全比不上遊戲機裡的世界。擴音機播著上世紀《籃兒當入樽》的主題歌,而穿著印有星球大戰的白兵 T-shirt 和籃球褲,蒼那副隨便到不行的衣著讓他和街外的行人沒兩樣。他耳上的藍牙耳機閃著黃光,告訴外人他正和那個誰通話。

「欸!你不是要打黑狼鳥的嗎?還是先挑戰夜鳥?」蒼控制著角色,準備選擇任務。

『慢著慢著!我還欠一片龍牙,能先打別的嗎?』耳機裡的男聲阻止蒼選擇。無奈地,蒼也只好等等那個麻煩的朋友。扣在車夾上的手機一亮,是一個新工作。他點進去,旺角到美孚,載一隻剛剛重病康復的中型犬。

他眉一皺,想起家裡的莉莉--也就是弟弟洋之養的哥基犬。雖然那傢伙的狗也不是正常的狗,甚麼地獄三頭犬來著?蒼沒理會,但他知道那隻狗也會生病。想起莉莉生病,蒼回憶那時的洋之比妖怪襲擊還要痛苦。每天探望狗兒,然後一張哭喪臉回家。

「蠻可憐嘛。」蒼和電話裡的機友先話別,說晚一點再打過。及後,他為遊戲機充電,繫好安全帶,左腳一踩離合器,左手敏捷的入波後,蒼立時離開所在地向旺角走去。閒暇時蒼換音樂,本來正響著動漫音樂的播放機換成強烈的搖滾音樂,炸響整個車廂。他一邊唱著,一邊把車駕到太平道。手機亮起幾個信息,發信者都是「以察」。撥號,蒼在燈口前停車等候。

『新設計交給師傅了,但師傅沒空,他交給他女兒做。』

點了點屏幕,但剛好綠燈亮起,蒼沒看清圖裡的化妝品,便讀起他的話。

『對了,有空過來辦公室,想讓你看一下。』他這句話和圖片有關連,但顯然一心駕駛的蒼並不理解。

「這傢伙在說甚麼呢…」蒼關上電話屏幕,他緩緩駛進小路。路旁全泊著車,他的客貨車也泊不進小的車位。他看看手錶,再看看目標店門。時間還沒到,蒼決定先繞一個圈,再回來看看有沒有位置。

晚上十時的路並不少人,尤其是旺角的路上。蒼左看右看,正看見一個咪錶位時,他高興的駛前,準備倒後泊入時,有一架灰色的私家車卻搶先而入,一頭駛進泊位裡。看見倒後鏡裡的車,蒼立時火大,他不顧自己是不是塞著車路,立馬衝下車向對方司機理論。

車門打開,才剛踏地,場面迅間變異,帶綠紫的畫面充斥,整個空間包含死屍的腐臭味和坑渠的溲水味。蒼警惕地雙手交叉擋住臉頰,一如他所料敵人向他臉旁踢去,更帶著難聞的餿味。蒼格開攻擊後他一臉嫌惡,天啊很臭,簡直臭氣薰天!他靠在自己的車,盯著跪在地上,衣衫襤縷的男人,內心滿滿的厭惡表露無遺。

「怎麼了?泊不到車就冤恨我嗎?吸血鬼。」男人抬頭,他那給蛆蟲腐蝕的半邊頭殼,還帶著體液,一滴一滴掉在地上。他衣衫襤褸,腳上連鞋也沒穿,整個人就像剛從化糞池爬出來一樣糟糕。

蒼掩著鼻,盤算怎樣打發這個無端跳出的變態--難道又是那些要挑戰吸血鬼又不自量力的怪物嗎?但明顯地那陣臭味快要將自己擊倒,靠,那是堪比爆屎渠的惡臭啊!他一邊靠後,一邊窺視四周環境。只有這怪物身邊的空間變異,路人還是正常的來來往往,似乎這怪物選擇在自己前表露真身。在這地方開打,蒼思付自己也許不能像洋之般全身而退。他想了一會,蒼一個轉身,還是走回車裡。怪物愕然,他追上前敲打車身,「喂!你不是那隻喜歡接受挑戰的吸血鬼嗎?要走去哪?」

「靠!誰要和你挑戰了!你是不是認錯人了?」蒼降下車窗,「大不了這車位就給你,我去找別的。再見了!」他頭也不回的駕著車離開,怪物愣住,這不是那隻「最強吸血鬼」嗎?然而,思想單純的怪物沒多想,既然能掙個車位,那麼他就謝過那隻奇怪的吸血鬼就好。

蒼繞回獸醫所前,剛好有一部私家車離開,他連忙把車泊進去,等候約定時間。把遊戲機再拿出來玩時,手機不巧地響起。蒼皺眉,他總是挑自己忙碌的時間打來!他不耐煩的接電,「欸?怎麼了?」

「你在太平道嗎?」是洋之的聲音。

「説重點。怎麼了?」蒼按了按遊戲機,機器亮起,畫面還在剛剛停留的位置。

「現在我正趕過去,沒甚麼必要就在原地別動,那裡有隻怪物。」他說罷,便掛線了。蒼一嘖,他才剛剛和那隻怪物見過面呢。沉進椅裡,蒼再次打起遊戲來。一刻鐘後,有個誰敲敲車窗。

「你好。是 EF1212 的司機先生嗎?」棕髮少女微笑,迎向丢下遊戲機再下車的蒼,「對不起,稍稍有點遲了,因為拿藥的關係。」

「還好。要幫忙嗎?」蒼打開尾門,騰空車尾箱位置。他抱起載著狗狗的動物推車,好好安置在尾箱裡。看了看正在睡覺的狗兒,是比高犬啊…蒼想。他鎖好推車車輪,關上車門。

「謝謝。」少女感激地回應。

「小意思--」

話未畢,前方街口突然傳出爆炸聲,而爆出的碎石和沙塵向獸醫所飛來。少女驚愕的原地怔住不懂迴避,蒼則下意識為少女頂著碎石。「又是洋之的好事…」蒼一嘖,等候場面平靜後,他催促少女上車,自己也趕忙返回駕駛座,發動車子離去。蒼極速的拐彎,在車子順利離開現場後,少女心有餘悸的回首,但在旁的蒼聳聳肩,完全不再乎爆炸事件。

「別回頭,看了也沒意義。」蒼一直駕駛,對於少女的好奇,他選擇殺死它,「老人家說,執輸行頭。」

「慘過敗家嘛。」她接話,也輕笑。

把剛剛那誇張的場面拋諸腦後,蒼安全把少女送到她要去的地方。

「謝謝你,剛剛要不是有你,我想我必定受傷。」她禮貌地回應,但看得出少女心情早已平復。蒼一笑,於他來說這不過是小菜一碟。

「沒事的,反正也離開了。」

蒼正要返回車上,突然小狗嗚嗚叫起來。少女蹲在推車前,只見那隻比高犬抬起頭,表情也是愉快的。兩人按一按手機確認完成訂單後,各自回去。他們完全沒想過,將來會在「那個地方」見面。少女更不知道這個粗魯的客貨車司機,原來就是那個一抬手、一投足,就讓台下觀眾醉生夢死的 Aoi 。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