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與怪異的戀曲]《怪異狩獵學生會》

第3章 - 3.怪異之章(霧裡看花)

最近下雨的日子特別多,沖走炎夏的一絲熱氣、卻在風見山泛起霧氣。

   聽說過有句話是說「霧裡看花花非花,水中望月月非月。」。

我又不禁回想起那個美麗得讓人窒息的怪異。

鏡中花像、水裡月影——稱為「鏡花水月」的迷幻怪異。

我想著想著,來到了風見神社舊址,這裡正是我要赴約的地方。

「風見神社舊址雖然早已荒廢了,但是擁有的靈力卻絕不輸給現在的風見神社。」一道女聲說著,我就知道前面有我要找的人。

和我同一個年級、穿著淡黃色迷你裙的短髮少女,就待了在我眼前那不遠處。

我環顧周遭,迷霧繞著附近的竹林,只有神社的廢墟沒有任何霧氣遮蔽。

*

「依櫻學姐跟你說了什麼?」短髮少女問,她的名字是奈乃花。她說的依櫻學姐就是先前學生會的那位學姐。奈乃花個子很小,其實挺像個小朋友。

「喂……我正在問你問題。你該不會有喜歡留意別人身高、因見到幼小身型的女生就在暗自沾沾自喜的怪癖吧?」她催促我回答她的提問。

「才不可能。」我冷靜地否認。

「好可疑。」她又說。

「嗯……學姐她說到靈力、怪異、神社的事情,又提到學生會的工作。」我把對話拉回正題。奈乃花默然不語,似乎是在思考什麼著東西。

「立見?」我說,立見是奈乃花的姓。

「沒有……」她應道。

「怎麼了?」我問。

「沒有事情……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而已。」她回應。

「是嗎……」我說。

我望向山下,見不到任何事物,有的只是一片白色的霧海。

「櫻尾是因為什麼選擇成為怪異狩獵學生會的人?」她忽然開口問。

「這個嘛……」我想了想,說:「因為我遇上了怪異,和怪異已經扯上了關係,必得幫學校出一分力。」

「依櫻學姐是這樣說的嗎?」她問。

我點過了頭,又望那霧海始終不散去。

*

我之所以會到山上來,是因為奈乃花想要教我一些入門的事情。

奈乃花教了我一些狩獵怪異的基本法術的知識。

簽訂契約即與風見神社以及它的舊址連上了不可分割的關係,既是一種承諾也是一種庇佑,我們盡心盡力為守護靈力和討伐怪異為工作,作為等價交換,我們所擁有的靈力和體力都比普通人要強上許多,也能使用各式各樣的法術。

法術的施放形成和效果,是因人而異的。只要不是高消耗靈力的特殊法術,法術的使用基本是無限制的,因為風見市內的靈力非常充沛。

奈乃花教我嘗試控制靈力,使用自身能駕馭的法術。經過一番嘗試後,我第一個學會的法術似乎是「時間遲緩」,比如能能讓雨水停留在半空。

「真厲害的法術﹗」她稱讚道。我難為情地沉默起來。

「又下雨了,訓練的話就先到這裡吧,我們趕快下山去吧。」

奈乃花說、撐開手中的雨傘。

原本的細雨開始越下越大,把原本矇矓的風見山再披一層面紗。

我也打開自己的傘,我們倆在雨中離開了風見神社的舊址。

*

今天並不是上學天,我又回到來自己家。

躺到床上閉上雙眼,我滿腦子都是昨天的事情。

我無法撇開記憶中羽奈香哭號的樣子、她自己一個人跑著離開的身影。

到底為什麼羽奈香會哭成那個樣子?

任憑再思考,我始終還是找不到答案。

窗外的雨下著下著,就算沒有蟬鳴,我還是同樣煩心。

此時手機傳來訊息,我亮起了屏幕讀起一行文字。

「不要相信依櫻學姐的說話。」

那是羽奈香的訊息。

*

那天之後的第二日,我又來到風見神社舊址面見奈乃花。

山裡的迷霧還是不願退散,奈乃花又待在了神社旁邊。

她今天換上了淺紫色的連身裙。

「怪異經過的附近通常會有空間扭曲現象,形成類似結界的事物。」她說:「怪異狩獵學生會需要有出眾的洞察力,找出怪異出現的蹤跡。比如說……」

她看了看周圍,續說:「持續了兩天的霧雖然看似很正常,但是這裡的霧的詭秘的氣息。不知道會有怎麼樣的怪異在霧中埋伏呢?」

「如果是在唬人的玩笑的話就算了吧。」我冷淡地回應。

她微笑著,我避開和她的眼神對上。

*

我呆在自己書房裡,望著風見山上散發的霧氣。

我又讀起《百鬼夜行》,怪談傳說總是誇張而不實的,如今我卻發覺自己活在真實存在怪異的世界,真教人百感交雜。

突如其來之間,母親打開了我房間的門。

「兒子,你的女同學來找你。」

「女同學?」我疑惑地反問。

「很可愛的呢……什麼時候認識的?」

「哪位?」我來到樓下,正想看看到底是誰。

在見到來客正面目的一瞬間,我整個人愣住了。

在我家門前的這位少女,擁有罕見的一抹白色長髮,那長髮散出如月色般的暗淡白光,又似花一樣被風兒搖曳著……

我清楚記得,那是被稱為「鏡花水月」的怪異。

*

怪異之物親臨自己家,是種什麼樣的體驗?

我坐不安地為她遞上了茶水、便一直低下頭來。

「啊,人類。」她說話了,那是一道稚嫩的少女聲音。

「怎樣稱呼?」她又繼續說。

我在猶疑要如何是好,沒有給任何反應。

「你是……大前天夜晚那個……」我戰戰兢兢地說。

「啊,是的,我被你認識的那個女生封印了大部份的靈力。」她回應:「真是惱人呢。」

我在急速思考,這樣和怪異之物面對面說話,到底是個什麼悲哀的光景?

「啊,人類,別那麼緊張。我已經沒有要傷害你的意思。」她似乎是了解到我在想什麼,說著。我半信半疑地面向她。

「況且你身上沾染的御守氣息太強烈,我都無法對你造成任何傷害。那個啊,是那個女生將御守交給你的吧。」她說、同時撥弄她那美麗的長髮。

她一直說的「那個女生」,應該就是說羽奈香沒錯了。

「明白了,那你的來意是?」我問。

「人類,今日入夜以後,來到風見神社舊址吧。」她提出邀約。

「羽奈香也會在那裡。」她又補充。

風見神社舊址?羽奈香也會在那裡?

到訪的怪異「鏡花水月」很快又離開了,只剩下我一個在苦惱。

*

晚上六時左右,我來到風見神社舊址。

霧氣比前幾次來到的時候要多許多,霧海已經快要把神社吞沒。

就像是霧裡看花般,我隱約能見到「鏡花水月」的怪異就待在神社的爛木板上、玩弄自己的白色長髮。霧裡看花花非花,那抹白色並非月色亦非花色,而是少女的身影、是怪異的身影。是美麗得要讓窒息的虛幻怪異。  

奈乃花說過,山霧中不知道會有怎麼樣怪異隱身,看來不是隨口說的。

「人類,很守約嘛。」少女說。

我留意著在一旁竹林前的女生,那是羽奈香。

*

羽奈香一直留在那裡,隔著一層霧和我說話。

「這個怪異是怎麼一回事?」我先問她。

「正如你所見,『鏡花水月』這怪異還依然存在在這裡、在這個風見市裡。」

羽奈香開口道。我望向那個身為怪異的白髮少女。

「你知道了吧。」羽奈香又說:「要消滅怪異根本就沒有那麼簡單。學生會那些人是知道的,他們還有更多更多重要的事情未跟你說明清楚。」

我確實很困惑,為什麼『鏡花水月』還會出現在這裡……

我問:「既然如此,學生會那些人到底是要怎麼樣才能消滅怪異的?身為狩獵團,你們背負起那種重任,一定有你們的方法對策吧……對吧?」

奈乃花和依櫻學姐都說過怪異狩獵學生會是偉大而擁有力量的團體。

「櫻尾。」她說:「等等……我想你得了個非常嚴重的誤會。」

「欸?」我歪個了頭。

「只有絕少情況能夠『消滅』怪異,才沒有這麼暴力的事情……只能驅逐怪異、或者借助神社的力量封印怪異。消滅怪異是不太可行的。」她繼續說。

「什麼?」我疑惑起來。

「就算我們從神社和風見山那邊借來大量的靈力和庇蔭,我們和怪異之間在實力上還是有好一段的差距。」她補充。

「是這樣的嗎?」我嘗試理解羽奈香的說話的意思。

「櫻尾……」羽奈香叫著我。

白髮少女這時從木板上站了起來。

「你知道自己的法術能力了吧?」羽奈香問。

「嗯,是時間遲緩。」我答。

「我知道。」她說:「奈乃花和我提過。」

   我默然不語。白髮少女慢慢朝我走過來。

「那麼,你就對眼前的這位怪異使用遲緩法術吧。」她說。

我伸起左手向前,對住稱為「鏡花水月」的怪異施法。

我感覺靈力如泉湧般從我的左手流出。

然而這個怪異卻絲毫沒有行動遲緩的跡象,依然從容地來到我的面前。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慌張起來。

白髮少女在我距離我一步之遙停下步伐,以她那幼小的手托起我的下頷。

「鏡花水月」應該是走進了末路的怪異、應該是被封印的怪異……

怪異狩獵學生會應該擁有超越常人的靈力和法力……

可是為什麼……

「你身上沒有帶御守吧,要是我存心要殺害你的話……」

她面露無比可怕的笑容,說。我摸了摸自己的衣袋。

「嘛……你早就死了。」她把說話接了下去。

到底是霧裡的花影最幽詭、還是學生會讓人更猜不透?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