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的秘密女孩》

第5章 - 被盜用了的設計

慕容家企下的秋水品牌,將要舉行新一季的時裝表演,同以往一樣會在拓跋企業的酒店舉行。今年隆基首次被邀請出席,雖然他對時裝認識不深,不過相當感興趣。

 

今季秋水品牌有超過半百套設計推出,最觸目的當然將會是秋水品牌首席設計師──伊夫人的作品。

 

隆基跟玲瓏坐在貴賓席,欣賞模特兒穿起一套套新一季時裝,壓軸出場的就是伊夫人的宴會系列。就跟預期一樣,在場的所有觀眾,對伊夫人的宴會系列設計反應都好好,除了隆基。

 

模特兒身上的衣服,不論款式布料抑或剪裁,隆基都覺得似曾相識。早前由隔壁飛來隆基的花園,打擾他下午茶的紙飛機上的圖樣。不久之前,他隔壁的少女就拍捧住套這款式布料的衣服,幾乎撞倒他的坐駕。

 

不過隆基的疑問沒有機會被他深究下去,一眾模特兒與設計師跟觀眾謝幕,表演結束後馬上就是慶功宴,完全所有工作回到家裡已經是深夜時份。

 

而伊夫人在宴會開始不久就離開,應該比隆基早回去了。嘉諾那邊的大宅沒有燈光從窗子透出,看來她們已經休息。

 

翌日,打算睡到自然醒的隆基,一大清早就被波比開心的玩耍聲吵醒。波比又走了過隔壁,跟嘉諾玩拾球好不開心。

 

「妳這個嘉諾,怎麼又偷我的波比玩?」被吵醒的隆基,衣服也不換就直接衝到花園。

 

「啊!隆基,早晨哦。」嘉諾把波比剛拾回來的球再次拋出。

 

「少爺,小心著涼。」鍚巴斯拿著睡袍趕過來,並迅速為主人披上。「嘉諾小姐,妳好。」

 

「鍚巴斯先生,你好。」嘉諾撫摸把球拾回來的波比:「主人貪睡,沒有人陪雪雪玩,雪雪寂寞就找姐姐玩,是不是呀?」

 

「都說是波比,波比快給我返過來。」隆基用鍚巴斯準備的狗狗肉棒引誘波比。

「主人呷醋了,雪雪乖快回去,真小氣。」嘉諾趕著波比回到隔壁。

 

隆基馬上抱起波比返回屋內,鍚巴斯亦跟隨主人身後。

 

換過衣服食過早餐,因為沒有其他工作,隆基決定早點帶波比去散步。出門時看到有兩名黑衣男子,在伊夫人的大宅的鐵閘外鬼鬼祟祟,不過隆基不打算多管閒事。

 

可能波比朝早玩拾球跑夠了,散步沒多久就不願走,隆基唯有抱牠回家。

 

有街口剛好撞到伊夫人宅外的黑衣人,兩名慌慌張張的黑衣人手上的文件也跌在地上。

 

「真的抱歉…」隆基見狀馬上幫忙執拾地上的文件。

 

「沒事,不緊要,我們自己執拾就可以。」黑衣人迅速從隆基手上取回文件,繼而兩人趕快就走了。

 

就在隆基都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對方便而走得遠遠。其實隆基會一時間呆掉也不奇怪,雖然只看了一眼,但是剛才對方掉下的文件,一時裝設計圖,而令隆基嚇呆了的,是紙上有幾個狗腳印。幸好對方似乎沒有打算追究頑皮的波比,隆基才鬆一口氣。

 

然後,悠閒的隆基又平靜的過了幾天,同樣悠閒的玲瓏又來隆基家作客。玲瓏帶了很多狗玩具打算巴結波比,不過當然是不成功。不管玲瓏怎樣哄波比,波比就是不跟玲瓏玩,氣得玲瓏半死。

 

隆基跟波比都不理玲瓏,玲瓏只好生氣的坐在一旁,順手拿起最新的時裝雜誌打發時間。

 

「不是吧!」看到其中一頁內容的玲瓏突然叫了出來。

 

「發生甚麼事?」聽到叫聲的隆基走過來。

 

「你看,這是秋水新一季的服裝,為甚麼會被春日搶先推出了的?」玲瓏指著雜誌說。

 

「請問有甚麼問題?」發現異樣的鍚巴斯也趕了過來。

「抱歉,我要回去了。」玲瓏未說完就跑出門口了。

 

由於這是秋水的事,隆基當然沒有立場干涉,只好目送玲瓏離開。

 

這時花園外來吵鬧聲。

 

「伊夫人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嘉諾哭著說。

 

「妳個衰女,一定是有心害我的!今日一定要打死妳。」不用看到伊夫人,也聽得出她現在非常生氣。

 

啪啦~金屬撞擊以及玻璃碎裂造成巨響。

 

鍚巴斯跟隆基聞聲就走過去看,他們跨過花園的圍欄,走到伊夫人的大宅前,從落地玻璃窗看到伊夫人握著木棍揮向嘉諾。

 

嘉諾幸好避過木棍,木棍打中旁邊的玻璃擺設,玻璃擺設隨即破碎。不過伊夫人沒有停下來,馬上又再次揮動木棍,嘉諾只好不斷躲避,幾次幾乎被打中。

 

看不過眼的隆基欲打開落地玻璃窗來進,剛巧玻璃窗沒鎖上,隆基一手拉開玻璃窗,然而鍚巴斯搶先進去。

 

「請伊夫人冷靜,再打真的會打死人的。」鍚巴斯擋在嘉諾前,並敏捷地接住木棍。

 

「沒事嗎?有沒有受傷?」隆基把嘉諾拉到身邊。「你的手流血。」

 

應該是剛才被濺起的玻璃碎割傷,

 

「…沒事的,謝謝。」嘉諾想把手抽回來,可是不成功。

 

「兩位,你們現在是擅闖民居,我可以報警告你們的,而且我教女關你們甚麼事?」伊夫人怒視兩位入侵者。

 

「我想,如果警察來到,他們要問話應該會是妳。」隆基把嘉諾收在身後。

 

「不用報警,其他只是小事而已,請兩位回去先吧。」嘉諾知道事情鬧大對誰都沒有好處。

 

「伊夫人打搞了,我家少爺想請嘉諾小姐過去飲茶,希望得到夫人允許。」

 

未等伊夫人回答,隆基就拉著嘉諾走,鍚巴斯亦跟隨二人之後,留下怒髮衝冠的伊夫人。

 

「等一等,我…」嘉諾不知道自己現在應否離開,有點不知所措。

 

隆基沒有理會嘉諾,直接把她帶回家。鍚巴斯馬上準備好藥箱,為嘉諾處理傷口。,幸好傷口不太深,簡單包紮應該可以。

 

「謝謝。」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但是嘉諾仍是覺得不自在,這是波比走到她腳邊徘徊:「你是來安慰我的嗎?謝謝。」

 

「妳是傻的嗎?被人打成這樣也不懂尋求協助?」隆基越說越生氣。

 

「伊夫人都是一時火遮眼而已,都是我自己不好,不小心外洩了要交給秋水的設計,連累伊夫人被人說她抄襲。」嘉諾摸著她腳邊的波比。

 

此時,隆基突然記起幾日前的黑衣人。

 

「我知道了,當時的腳印不是那刻印上,而是更早之前就印上了。」隆基喃喃自語。

 

隆基推測是波比走過隔壁玩的時候,踩踏了嘉諾的設計圖。

 

「甚麼腳印?」嘉諾不明所以。

 

「那是妳的設計圖,為甚麼要用伊夫人的名義?」隆基問。

 

「…都是一個名罷了,而且伊夫人一直照顧我,就當是為她做小小事。」嘉諾從來沒想過甚麼誰名義問題。

 

「果然是傻的。」隆基沒好氣說。

 

多得鍚巴斯的點心,嘉諾恢復精神多了,她亦決定要返過去跟伊夫人和好。雖然隆基有點不放心,但是他知道自己其實沒有立場阻止,只能跟她交換電話,叮囑她有需要毫找他。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