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十個人?》

第44章 - 「要成熟半點叫你安心」(終)

「啊……我先走了,再見。」雨晨見勢色不對,也不便久留,匆匆跟永樂、子風點頭就走,現在音樂教室只餘下永樂、子風兩個人。

「你上來這兒幹什麼?」永樂問,但子風卻是逕自走入教室,四處張望。

「我上來是專程找你的。」子風冷冷的說。

「我跟你沒什麼好講,你走。」永樂說,但子風未有理會。

「我跟女朋友分手之後,即是你當日在餐廳見到的那個女生。我曾經想追回若夢,可是我那時卻發現,她經常來這兒。那時我就知道,這裡應該藏了一個她很在乎、很愛的一個男人,到前幾天我才知道原來是你。」子風說。

「我看到你們吵架,甚至連蛋糕也扔到地上,若夢甚至摑了你一巴掌,我都看到。」子風說道,永樂依然瞪著子風,未有說話。

「我想要告訴你,你根本不配愛她!」子風語氣一變,轉身瞪著永樂,眼神甚為兇惡。

「難道你又配嗎?」永樂反唇相譏。

「若夢是一個很容易受傷的女人,很脆弱,她需要男人呵護、愛惜,而不是互相傷害,那些日子,她都已經受夠了,她值得更幸福。」子風說。

「我可以給她幸福,不用你操心。」永樂冷冷的說,子風卻是同樣報以冷冷一笑。

「真是嗎?如果你能給她幸福,你就不會令她這樣傷心!我敢說,如果那天她身邊的是我,我一定會令她笑,而不是哭!」子風向永樂步步進逼,永樂卻不退讓。兩個同樣堅壯高大的男人互瞪對方,氣勢洶洶。

「她需要的,是一個男人,而不是男孩!如果你還未準備好,請你不要愛她,因為比你好的人大有人在。」子風說道,然後狠狠撞開永樂,然後推門瀟灑離去。

永樂看著子風的背影,心中感受複雜。因為就連永樂自己都覺得,也許子風所說的,都頗有道理。但同時子風的出現也提醒了永樂,危機已至,假若永樂還不盡快行動,子風好可能會成功搶走若夢!

不行了,一定要盡快想法子!

若夢站在尖沙咀海港城的停車場,遠遠眺望彼岸海港。靜靜的欣賞美景,悠悠感受著微冷的海風,對若夢而言倒是一種享受。

她的心情紊亂,腦海不住的浮現那天永樂罵她的說話,縈繞不散。她在想,也許永樂真是說得對,她就是那麼的水性楊花,那麼的骯髒……

秀髮如柳絮般隨風飄逸,令若夢的背影看起來更是孤寂,讓人有一種好想好好保護她、愛護她的感覺。

「若夢。」子風的聲音在若夢身後響起,雖是突如其來,但若夢卻也不感到意外,大概是若夢早也料到子風一定會再出現在她的眼前。

「你沒事吧?」子風走到若夢身邊,與她一同眺望海景。

「嗯,沒事,不用擔心。」若夢淡淡的道,語氣不帶半點情緒。子風笑了笑,繼續欣賞前面的美麗景色。

「那邊的鐘樓是我最喜歡的香港建築物之一,每當時針轉到上方,就意味著提示人們新的一天開始,但其實時針、分針都只是回到原點。」子風說。

「嗯,時間從不等人。」若夢說。

「嗯,時間不等人,誰也沒有時光機器,我們也回不到過去了,我明白。」子風說道。

「但我想說的是,我們一樣也可以回到原點,重新開始,只要我們願意,一切也可以從頭開始。」子風說道,並認真的望向若夢。

「從前我不明白一個女孩子需要什麼,我以為只要夠高大夠帥氣就足夠,我以為可以哄得女孩子歡喜就足夠,我以為愛情就是這樣。」

「但經歷了這麼多,我才明白原來一個女孩子需要的,並不是一個有明星帥臉的男孩,也不是一個懂得無限驚喜的小伙子。而是……一個能為未來打拼的男人,一個真正的男人。」子風認真、情深的看著若夢。

這一刻,若夢在子風眼中看到的再也不是那個桀驁不馴的小伙子,而是一個可靠穩重的男人大丈夫。

如果當時……也許……

「我再也不是從前的大男孩了,只要給我一個機會證明……我可以讓你相信,這世界上真的有愛情可以走一輩子。」子風伸手,溫柔的牽起若夢的手,手心的暖意不住的傳給若夢,令她在寒風之中依然感受到溫暖。

不過,這不是她想要的溫暖,再也不是了。

若夢輕輕甩開了子風的手,眼神滿是歉意,卻沒愛意。

「對不起。」若夢說,她沒有半點疑惑,也沒有半點猶豫,因為她知道她現在確實愛的是永樂一個,只有永樂一個。無論他是怎麼樣,她都一樣愛他。

劉子風,曾經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但隨著故事的發展,再重要的人也會慢慢淡出。當天的死去活來,如今回看卻如泡影般夢幻虛烏。

風吹過,卻沒有停下來,即使它想。

若夢沒有多說一句話,也不想再與子風多作糾纏,回身就走。看似決絕,實情卻是不想再讓他為自己而沉淪。兩線相會於一點,如果不是一起並肩直走,就應該直行直過。

應是X,不是Y。

「我等你!」子風出其不意的在若夢身後高呼,若夢不禁嘆一口氣。心想何必呢!當然,若夢自是沒有為子風停下腳步,只得繼續走。

說實在,子風的轉變,她不無感動。一個人為自己而改變,那應是最幸福的事,只可惜就是晚了一點,然後一切都改變了,連意義也都不同了。

這時手機響了響,若夢取出手機一看,乍見是永樂傳來訊息。

「對不起!我知道一時三刻你不會原諒我,請給我時間,讓我好好證明,我一定會成為你的男人。」

若夢感覺有些奇妙,她不恨永樂,也許只是有點不知如何面對。她從不相信奇跡,也不相信童話,但有一剎那,她覺得也許永樂會令她再次相信。

這個世界也許真的會有奇跡。

若夢心念一轉,取起手機活動手指,打字回覆永樂。

「好,我等你。」若夢回覆道,這句話高明在於,既沒有說白了原諒他,也沒有表示繼續生氣,純粹就只想看看永樂的造化,是否真能證明他可以成為她的男人。

若夢嘴角一揚,想要靜待好戲。

那天起的每朝早,永樂起床都會動力滿滿,朝氣十足的梳洗上班。對著鏡子,打理好帥氣的髮型,然後展現一個陽光般的笑容,他就會自拍一張照片,傳送給若夢,輕輕說一聲「早晨!」。

他不再經常吃街外的外賣飯盒了,永樂現在比較喜歡在家中煮,然後帶回音樂中心翻熱吃,更加便宜,也更加健康。他每天都會拍一張飯盒的照片傳送給若夢,然後加上自己一個饞嘴的表情,跟她說一聲「我要開動了!」。

每天辛勤工作到日落,他會定時定候向若夢報告行蹤。

「今天很累,現在回家去了!」

「今天下班約了遙生他們喝一杯!保證十二時前就可以回到家了!」

「今天決定去跑步,修一修身!」

若夢每次看到這樣的訊息,她的心就會很安定,然後會心微笑。她的同事見到,總會問她何以笑得那麼甜蜜?是要結婚了嗎?

若夢都只笑不語。也許……真有這一天。

永樂塞著耳機,輕快的在小路上奔馳,聆聽著許志安的《你的男人》。

「我盡力學習成為男人,有了你我會做事認真,珍惜一個人……終於改變一個人,愛情令缺點有了知音。」

「你就是動力成全人生,無論充裕或苦困,毫無異心虔誠為你爭取滿分,我專心替你一世護蔭。」

渾灑汗水,為未來打拼,雖然辛苦但永樂卻決不言累,因為他知道有個女人正在為他守候,他絕對不可以放棄。

回到了家門前面,卻瞥見有個熟悉的身影,拿著甜品等待著自己。

「你回來了。」永樂對若夢笑說,若夢甜甜一笑,點點頭,然後輕輕舉起手上的甜品搖了一搖。

永樂嘴角一揚,帶著若夢緩緩步入家中。

「你就是日後勤勞原因,平淡生命亦興奮。」

未完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