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愛】校園明日之星

第5章 - 明日是明天 第二章 3~4

3

 

  柯先生在社署的訪談中強烈表示悔意,並渴望跟太太復合,冀望恢復到像從前般的關係,不想就此分居。

  「柯先生,到底你知不知道自己幹下了什麼?」在訪談中,社署職員直接質問柯先生。

  「我、我知道的。」柯先生結巴地說。

  職員繼續說:「據我所知,閣下已不是第一次,你們家已有六次家暴紀錄!」

  「是的,我知道,我都知道!我明白,是我對茹珊不好。但不知怎的,每次我都會衝動。」

  「柯先生,你有六次毆打妻子的紀錄,是六次啊!你叫我怎樣幫你?」

  「阿Sir,無論如何,請您幫幫忙!我無所謂,但我怕會傷害到孩子。」

  「既然你怕傷害孩子,怎麼老是犯錯?要知道,警方不起訴你,是給你機會,但你老是重犯又重犯!」

  「阿Sir,您說得對,是我衰!是我錯!我只顧自己發洩,卻從來沒有考慮過茹珊的感受,我是自作自受。但不管怎樣,我也想跟她復合,請您幫幫我們這個忙吧!我發誓以後也對茹珊好!」

  終於,男職員長長透了一口氣,非常勉為其難地暫時答應柯先生的央求。其實他已接觸過柯太太,知道她仍對丈夫有感情。他倆本來是很合襯的一對,但柯先生老是犯錯,動輒對妻子拳打腳踢,即使柯太太再愛他,也實在難以忍受這口氣。他們的家暴連警方也有紀錄,曾立案調查,事後將它轉介社署跟進。

  見完柯先生,職員再去見柯太太,跟她商量,詢問她的意向,有沒有原諒丈夫的勇氣,以及跟他重新起步的信心。

  「柯太太,我已跟柯先生談過,他很後悔對妳動粗,還答應以後也不會再對妳使用暴力。對於他,妳抱有怎樣的看法?」

  「我還能對他有怎樣的看法?」柯太太晦氣地說,掏出紙巾擦去眼角的一滴淚水。

  「柯太太,妳對丈夫到底還有感情,我說得對不對?」職員單刀直入:「據我跟你們的談話,我認為你們對彼此仍有感情。柯先生不用說,而柯太太妳本身,亦對先生抱有感情,不想分開,只是無法接受其暴力行為。我說得對不對?」

  柯太太不吭聲,站在職員的立場,是覺得她默認。

  中國人始終抱著「寧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的傳統觀念,有見柯太太的態度,職員已默默作出了決定,就是幫助他倆復合多一次,即使一次也好,可能以後會有好結果。想東西要向好的方向想,職員強烈希望他們能重新走在一塊,不再發生不愉快事情。職員一方面真心想幫到柯先生柯太太,但另一方面也怕柯先生故態復萌,那自己就是坑害了柯太太。究竟如何是好?

  終於,職員還是決定再試一次,假如柯先生真的不知好歹,那柯太太也可以徹底死心。

  職員安排柯先生和柯太太見面,是在社署的辦公大樓裡。

  其實,走到安排見面這一步,柯先生已感到穩操勝券,若果妻子沒有意思、對他已不抱任何期望,那她是絕對不肯接受見面安排的。

  果不其然,經過幾次的約見,柯先生鼓其如簧之舌,信誓旦旦地表示再不會重蹈覆轍,冀妻子回到身邊,兩人重新開始過。

  然後,柯太太和柯啟明,又再回到了柯松山那裡,在家中過著平淡的日子,但卻每每是山雨欲來。

  柯松山哄柯太太道:「茹珊,知道嗎?沒有妳的日子,這個家也不再是個家,徒遺四堵牆而已!」

  柯太太不作聲,只是,她感到跟枕邊人的距離,已在不知不覺間拉遠,他們還年輕,她好想重新愛他一遍,無奈現在的心境,已是像槁木死灰,所謂「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丈夫的惡行,已對她造成了身心上的傷害,即使她願意原諒他,卻已是有心無力,她的心已冷,異常的冰冷!就算丈夫口中吐著熱情的話語、表現情意綿綿,惟柯太太對他的印象已壞,他是個控制不了情緒的男人,也許自己還是應該早走為妙......

 

 

4

 

  柯太太回到家裡,繼續過以往的生活,專心在家裡當家庭主婦。

  一切風平浪靜,就這樣過了八個月。

  時間是最大的敵人,有時候跟你追逐,要你賽過它;有時候又跟你窮磨,讓你度日如年。八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柯太太在這期間,不斷考慮著該不該離開丈夫一走了之。但人總是有惰性的,當一個問題考慮良久,你便會撇下不管的了。而柯太太在和諧之家那段時間一直考慮的問題--重投社會,來到現在這個階段,也逐漸變得不再重要、模稜兩可。

  刻下,柯太太又走回回頭路,在家裡當全職主婦,不再出來社會做事。錢銀事小,爭取經驗、自尊事大,可惜她都錯過了,每天除了做飯,就是看電視,生活圈子狹小之極。

  社工曾姑娘也有不時來做家訪,柯太太儘量報喜不報憂,總把丈夫美化成是一個完美的好男人,盡責又體貼。惟這些一點也不真實。

  柯先生真箇是個好男人嗎?

  柯先生柯松山的職業是保險推銷員,每天都要面對很多不同客戶,除了受客人的氣,也要受老闆的氣,遇上業績不理想,更是苦不堪言,在社會上面對很大壓力,難以忍受。

  很多時候,回到家裡,他都會借故向妻子發脾氣,藉以宣洩心中委屈,以及彰顯身為一家之主的威嚴。

  這個晚上,他又再鬧脾氣了。

  柯太太不理他,吃完飯後,便收拾好碗筷,堆在流理台上,然後逐一清洗。

  「喂!妳是不是當我透明?」柯松山人在客廳,卻隔空向廚房裡的妻子咆哮。

  柯太太並不理會,她明白丈夫是在發洩,越理他便越出事,只會助長其怨氣,保持沉默才是明哲保身之道。她也不想和他吵,他實在是無理取鬧。

  見妻子不理睬自己,柯松山老羞成怒,開始在客廳擲東西,口出粗言。

  「喂!你夠還是沒夠?你嚇著啟明了!」柯太太見丈夫益發失控,終於按捺不住開聲制止。

  那時候,啟明仍在客廳,呆呆目睹父親扔東西辱罵的粗暴動作。

  柯太太帶兒子回房中。

  「啟明乖,別怕,你爸爸他過一會就會停下來的。別怕別怕!沒事的。」柯太太安慰道。

  柯松山繼續在外面忿忿地罵。

  「妳是不是瞧我不起?」當妻子從睡房出來,他惡狠狠地質問她。

  「閉嘴!你不怕鄰居聽見嗎?他們又要報警的了!」

  柯太太想嚇嚇丈夫,好叫他知難而退。怎不知柯松山罵得更凶!

  「報警?!我才不怕!要報報個夠,我今天是怎也不罷休!」

  「那你想怎樣?」

  柯松山一巴掌揮向妻子!

  「我想怎樣?我說妳想怎樣?!幹嘛老是裝可憐?我知道,妳從來看我不起!自從我生意失敗,妳就看我不起,想跟佬走!我說得對不對?」柯松山實在是失去了自我約束的能力!

  柯太太掩著痛處,以一雙淚眼睥睨著柯松山。此刻,她的失望和絕望,如巨浪般鋪天蓋地!她心如刀絞,撕裂般地痛楚!

  「你又打我?!你說過你不再打我的!」柯太太發出悲鳴,痛斥丈夫,但只換來更加暴力的對待!

  「打妳又怎樣?我打死妳都得!」柯松山像野獸般吼叫,又再向妻子揮拳。

  他這回並未得逞。不知哪來的一股力量,把柯松山整個人推向側跟,把持不住之下,他失去重心,栽倒在地上。

  推他的人,竟是八歲大的兒子、啟明!

  「住手!你這個衰人,我不要再看到你欺負我阿媽!」

  柯松山徹底的愣住了!

  「阿媽,我們走!」

  小小的啟明就去拉母親的手,把她拉起,然後,和她一起奔出了家門。

  但是,前路茫茫,命途多舛,叫他們這對孤苦無依的母子,能去哪裡?離家出走是被逼,惟何處才是他倆的容身之所?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