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示驅魔傳》

第1章 - 前傳(書面語)

冬至夜深,一個黑長髮的單身女子,一步步走上戶外的月台,等待最後一班列車。

 

曾經有位伴著她來到車站的友人笑說:

 

「妳啊!這麼晚還要坐火車,的士便好了!要是撞鬼了可別說我沒有提醒妳!」

 

現在回心一想,身穿半身短裙及厚外套的她,被冷風吹過外露的小腿,看著無人的月台,不禁地心寒了起來,她只好失縮在一邊,靠近月台的盡頭。

 

這時,身後的坐位傳來報紙被吹倒地上的聲音。她轉身一看,有一名穿西裝男士躺著。見他揉著臉,滿身酒氣,一頭亂髮,令她為自己的處境有點擔心。

 

「啊……頭痛……」他突然站起來,嘆了口氣,突然盯著女子,帶著無禮的口吻,就像她闖進了自己的住宅一樣:

 

「……妳是誰……在幹嗎?」

 

「……等火車……」

 

「切!」他不滿女子的答案,再道:

 

「……等什麼火車?找死嗎?」

 

「……我……我付了車費……為什麼不能等火車?」女子一直逞強,那男的步步進迫:

 

「……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這不是妳一個女子隨便進來的呢……」女子快被迫到邊沿,突然下方一手拉住她的短靴,嚇得她馬上用腳踢開,那隻斷手卻有如泥塑一樣,飛到半空,落在對面的月台。

 

女的見狀更嚇得跑到月台的盡頭去,那男的漸漸脫下西裝,口中露出一排尖銳的牙齒,頭型也開始改變,外露的肌肉也長出了獸毛,如一頭站著的野狼。

 

「……都叫妳別亂走……不小心跌下去怎辦呢?」

 

那女的緊貼著盡頭被鎖上的圍欄,見掛著「高壓電力」的警告牌,令女子無法逃走……

 

「……我先告訴妳,不要以為跑到外邊會沒事,火車一開到,將妳撞到半空或是輾過妳的身體,我可不負責呢……還是乖乖地來吧……」這時女子已經慌亂得無法思考。突然!剛才飛到對面月台的手被擲回來,還擊中了那頭狼,牠怒視過去,是一個穿上燕尾服的高瘦男子。

 

「臭人狼!你掉了什麼污濁的東西來我這邊?這是吸血鬼的地盤!你敢放肆!」

 

「猴子乾!什麼你們的地盤,那邊月台才是你的地盤!」

 

「那手是什麼一回事?」

 

「是月台下的冥鬼想搶我的食物,被那人踢斷的!與我何幹!」聽到「食物」一詞,吸血鬼也精神起來。

 

「什麼食物?在那?」正當人狼轉身指著那女子的方向時,發現她已經不見了,而且鎖上的圍欄也被破壞,只是聽到遠處的草叢被一直撥開。

 

「她去哪?不是走了去冥鬼的地方吧!」

 

「幹!要是被高壓電死了便不好吃!」吸血鬼聽到後馬上化成蝙蝠飛去,人狼也跳過圍欄去追著。

 

女子其實沒有逃走,只是因為地上的冥鬼伸出了無數的手將女子拉下,一直拖行到隧道。女子一直在掙扎,但這裡伸手不見五指,身體卻被無數發著惡臭的腐手纏著,一直急速地拖行著,無論她是有意或是無意下弄斷了它們的手,接著又會有新的手伸上來,根本無法反抗。

 

這時,她的求生本能告訴她:

 

「怎樣也好,一定要離開!」

 

身上的手將自己的外套拉脫下後,她用手也好、腳也好、就連口也一並咬著,終於掙開了,幸好身上還有背心短裙才不至於裸露。

 

她不分方向,一直向前走,只是聽到那邊有聲音,便從反方向來走,心中一直在叫喊著:

 

……有誰來救我……

 

剛才的冥鬼,似乎在這環境下也看不到她,一直還在拉扯她的外衣。

 

終於被它們狠狠地撕成幾塊,聲音還傳到她的耳邊。而她在躲在一個下陷了的轉角,再驚也不敢作出聲音。

 

「她去了那?猴子乾!被冥鬼食了嗎?」

 

「不是……那只是外套……她走了去那?人類的夜視應該比我們差!人狼!嗅嗅她的味道吧!」

 

「瘋了……這裡的冥鬼屍體很惡臭,要不是有食物,我才不進來!」話一說完,冥鬼的手開始攻擊兩位不速之客,一眾開始大打出手。

 

女的什麼也不想知道,只是慢慢地依著牆摸黑離開,離他們的聲音越遠越好……

 

行了一段路,聲音變迷糊了,但都只是回音,似乎離他們遠了。但女的還不敢放鬆,慢慢一步步前進。

 

從手中感到牆上濕淋淋的感覺,還有粗糙的石牆,噁心的感覺比起剛才的手亂抓來得還好一點。這時女子從牆邊感覺的質感改變了,是一道冰冷而平滑的表面,是金屬的感覺。女子嘗試往下一點探索,是一個金屬的手柄,而她不小心用力向下……

 

「咔擦」一聲,門是竟然沒有鎖上,估計在這裡的,應該是在隧道用的緊急出口,但為什麼沒有鎖上?

 

繼續行……或是進去?

 

女子開始回復了一點精神來思考……

 

進去吧……

 

女子小心奕奕推開了門,發現有燈光從門隙滲出,為了不被發現,只好閃身內進,再輕輕關上門,希望不會給那些怪物看見。

 

女子內進後,看到自己手掌全是灰泥,黑色的背心及雙腳也被弄得血跡斑斑。她不敢再看著自己的身體,回憶起剛才的經歷,只好沿著窄小的通道往前行,而且內心想著:

 

這裡有電力,一定會有什麼人在工作、就算沒有人,也應該有緊張聯絡用的電話,可恨是自己的電話遺失在外套,要不然……算了……

 

她沿途搜索,不知轉了多彎,樓梯上上落落,一直也找不到人或需要的電話。

 

終於她走到了盡頭,是一道鐵門,但從下方的隙縫中,隱約看到門的另一邊還比這裡更光,而且還有人影!

 

正當她高興得快要拍門時,她的嘴被一對毛手掩著,只可以慌亂地向前踢。還沒,她被雙被一對冰冷的手捉緊,是剛才的吸血鬼!

 

「還找不到妳……」

 

「猴子乾!你要你的血!我要鮮肉!不要吸得那麼快!」

 

「放心吧!我會從大腿的動脈開始慢慢吸,她不會這麼快死呢……你最好不要現在吃,要等她失血得快暈眩時,她才不會扎掙,肉才可口呢……」

 

「要你管!我就是喜歡她反抗!」

 

「沒品味……」

 

這時女的心中無法再思考,腦中一片空白,當吸血鬼雙手沿著她的小腿向上撫摸到大腿時,小腿能動了!

 

女子用力朝天一腳,踢向吸血鬼臉,令他退後了數腳。她再用力咬下一對毛手,雖然對人狼起不了作用,但雙手抓緊對方的手毛,用力一扯,痛得人狼大叫起來,鬆手後,女子狂衝向門前,像欖球選手一樣,連同吸血鬼撞向鐵門!

 

「隆隆」一聲!驚動了門外的人,當他們開門後,女子急忙找保護,躲在兩個身穿制服的男子後,一直在哭,害怕得無法說話。

 

「小姐……發生什麼事?妳怎會來到高壓電的控制房?」

 

話沒說完,女子面前說話的男子突然對雙手插穿了身體,還弄得她一面鮮血,另一名男子則慌亂逃走。可是一出門外,已被吸血鬼抓緊,享用了一餐。

 

「幹什麼……人類怎可能反抗呢?警告妳不要再走!傷痕纍纍那好吃?妳要愛護一下自己的身體!如果妳乖乖的話,我可以帶妳去洗乾淨身體才吃妳!」

 

女子感到絕望,只可以一直在退後,不小心撞到了一層鐵網,在內的都是高壓電線……要死嗎?就算想電死自己,也沒可以打開這個網……

 

狼人漸漸走近,身影已經蓋過了女子的身體。

 

「妳剛才拔出了我的毛,很痛!現在我就拔走妳的頭髮來回敬妳吧!」

 

人狼一手捉緊她的頭髮,將她吊起,痛得無法說話。但無論想說什麼也好,女子心中只有一個字……「死」……不是她要死……是要他死!

 

女子奮力一腳,雖然被狼人擋了,但另一腳無法擋下,正中眼睛,狼人放開女子大叫起來,一時間也看不清楚女子的位置,只是蠻力一衝,卻撞開了高壓電的網,觸電地苦叫著。

 

女子喘著氣見牠被鐵網纏著,還不停流血,本是安心下來……

 

這時她感受到自己的頸部傳來一陣劇痛……不好了……是吸血鬼……

 

「妳是我的……妳是我最新的一個僕人了……」女子被吸血相手抱著,無法用力反抗,但卻說了一句話:

 

「很討厭……我最憎恨就是被陌生的男人觸摸我的!」

 

女子用力向前跑,整個人也跳向觸電的狼人身上,三個也被高壓擊著,直到沒有反應⋯⋯

 

房間回到平靜,因電力供應出問題,維修人員來到一看,只見一個被分屍的員工,還有一個在高壓電網附近的粉紅色頭髮少女暈到。

 

「小姐……妳沒事嗎?」這時那位維修員還沒有發現,剛才被吸血鬼吸了血的男人已經變成了另一隻吸血鬼,還要殺死他時……

 

突然一陣電流聲,維修員看著那個吸血鬼慢慢被電力分解成灰,而發出電力的正是躺在地上的一位少女。

 

她慢慢站起來,似乎因為這事件得到了一種異常的能力。

 

自此,那個女生不在留長頭髮,以粉紅色的短髮黑帽作標誌,穿緊身背心短褲,還有堅硬的短靴,開始她這個專門驅魔的生意,還改了一個簡單的名字 ─ Yui。

 

By 范守成 ── 《筆示驅魔傳》記錄員/作者。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