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在武漢警局上班

第1章 - 第一天在武漢警局上班

我叫李旺,是一名在武漢畢業的菜鳥。畢業後便分配到武漢分局上班。但不知為何,分局遲遲未有跟我聯絡,我決定今天騎滑板車去看看發生什麼事……

 


我騎著我的愛驅:小米Ninebot ES2,在馬路上風馳電掣。看見如此廣闊平坦的大公路。心情開始放鬆下來,一路唱著《野狼disco》,一路由衷感謝黨建設了這些平坦的大馬路。大大減少了交通意外的發生。

 


我哼著輕鬆的旋律,享受微風吹來的舒適感。出奇地,前往武漢的車輛比我想像中少。我就像獨佔整條公路的滑板車騎士。幻想自己終於能在武漢一展抱負,為黨為國拋頭顱,灑熱血。我的人生終於寫下精彩的一頁了!

 


距離武漢愈近,我發現在公路兩旁散步的人愈來愈多。看來武漢的人也很重視健康。晚飯後也很愛散步……突然有一個穿著短衫熱褲的女生慢慢橫過公路。

 


女孩的身材玲瓏浮突……在我經過的時候,還對我露齒微笑。雖然她的嘴巴大得有點不可思議(我猜想是整容失敗的後果)因為嘴張得太大,嘴角還流著唾液。但看她從遠處看見我後,便有點想撲過來的熱情態度。雖然其貌不揚。但感覺是一個熱情的武漢好妹子。一想到能為這些熱心好市民服務,我心裡的花也開始盛開了。

 


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女生正是我惡夢的開始……

 


剛才看著秀色可餐的少女,突然感覺有點口乾。正想買支營養快線解解渴時,便發現不遠處有一間便利店。我停下了我的愛驅走進便利店內。

 


不知為何,店子的燈光好像有點問題,時明時暗,在晚上顯得特別陰森。而且店務員又不知跑去那裏偷懶。幸好是我這個忠誠勇毅,心繫社會的警務人員走進來。不然雪櫃裡的營養快線說不定已經被搶劫一空了。

 


我拿了一排營養快線,打算回到警局後請我的新同事喝,讓他們對我留下一個大方的好有印象。就在我打算用支付寶付錢的時候,店內傳出一聲呻吟……

 


我嗅到危險的味道……本能告訴我必須迴避危險。只要我拿著這一排營養快線離開便利店,發生什麼事也與我李旺無關了。但作為一名警務人員。唯獨我們是不可逃避危險。我們是將善良的人民隔離罪惡的最後防線!因此我從腰間拔出我手臂的延伸:仲縮警棍。並將它高舉過頭,另一隻手則仲直擋在前方。準備防範突然其來的襲擊。

 


一切準備好了……這將是我作為警察處理的第一件事件。我深深吸一口氣。呻吟在員工休息內斷斷續續地傳出來。我無法預計內裡發生什麼。手心的汗不斷滲出。時明時暗的燈光正好表達出我不安的心情。我悄悄地靠近了休息室的房門,慢慢扭動門把……將門輕輕打開……

 


門打開了。

 


我從門縫中看到一個男人在劇烈搖動。在昏暗的燈光中隱約看見,男人的下方有一位女性發出呻吟。

 


天啊!這個熟悉的情景……難道這就是那個很出名的「那間便利店」的情節?

 


想不到我有生之年竟能目睹這種在小黃片中才會出現的情節!「那間便利店」是我最喜愛看的小黃片系列之一!特別是那套MIAA-069 萬引き娘に制裁を!!睨まれ中出し性交(偷東西的人就要制裁!!瞪眼中出性交)是在「人民紳士網」中,我的電腦「未命名文件夾」中最愛看的視頻第三名!

 


我的道德與慾望在我的內心激烈地碰撞!一方面我作為警務人員的道德絕對不容許這種違法行為。另一方面我潛藏內心的慾望實在很想看一次全套的「那間便利店」。說到底!偷東西的人就該要制裁!但制裁罪惡的絕不該是便利店店長,而是像我這樣充滿正義感,忠誠勇毅的警察才對啊!

 


想到這裡,我對店長便莫名火起!對於他搶先我一步制裁「罪惡」便十分惱怒!我決定上前用正義的警棍制裁這名可惡的店長!

 


我盛著怒火衝了上前!用警察學堂教我的最低武力-仲縮警棍,向著劇烈搖動的店長的上半身全力敲下去!

 


碰!

 


一聲悶響!店長的頭顱竟被我敲穿了一大塊!腦漿從破洞中流出!學堂不是說警棍是最低武力嗎?怎麼一棍敲下去會造成這種致命的傷害!我被自己的武力嚇呆了!

 


便利店店長應聲倒地!鮮血瀉滿整個地板上。滿瀉的鮮血更隨著地板的夾縫流過來。將國家發給我的「藍血鞋」弄污了!

 


「真是髒死了!」

 


國家真的說得很對,低端人口真的需要清除。而這個便利店店長絕對就是需要清除的低端人口。作為我成為警察起首執行職務的犯罪事件,我用乾淨俐落的手法解決犯人。果斷的滅罪手法令我也開始欣賞自己。我在驚訝自己竟有如此力量的同時,也由衷感謝黨對我的用心栽培。沒有黨也沒有今天能獨當一面的李旺!今晚,在國家的陽光司法制度下,又再一次彰顯正義之光!

 


呼……做了一件好事,心情也好起來。我拿出一支營養快線,一口氣喝完。自從我賺到錢後便開始天天喝起營養快線起來。雖然這有點奢侈,人也喝得有點飄。但這種國家級的好東西實在怎樣也戒不了。

 


「嗚……嗚……嗚……」

 


正當我沉醉在營養快線的餘韻時。那熟悉的呻吟聲又再響起……糟了!我忘記了那個店長的受害者,那個偷竊被抓的女孩!

 


我連忙用國產製造的W30強光電筒照向受害者!天啊……那副悽慘的模樣到底是怎麼回事!

 


女孩的頸子像被野獸啃咬了一大塊,頭與身體只剩下殘缺不全的肉塊連繫。雙手的指甲幾乎全部脫落,在地上更有一條條的指甲痕。看來女生曾經因極大的痛苦,強烈地掙扎過而將自己的指甲也劃破,在她身上的衣物亦已經被血柒成瘀黑色。女孩的眼睛也漸漸失去光彩開始反白。女孩在發出垂死的呻吟。不用醫生到來,任何人也看出她死定了……

 


她那個駭人的樣子,即使是看慣邪典電影的我,也覺得相當恐怖嚇人。女孩的嘴巴一開一合,看來是有未完的遺言。但聲音實在太小,為了聽清楚女孩臨死的願望好讓她的家人知道。我便彎下腰將耳朵靠過去……那時候我沒料想到,更嚇人的事情竟在後頭……

 


「嗚哇!」

 


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從我的頸子傳來。那個快要斷氣的女生竟咬著我的咽喉!

 


媽的!是誤認我是那個將她姦殺的低端店長嗎?這個女生力氣之大幾乎將我壓倒!就在她快要壓倒我時!我雙手按著她的胸部,接著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將她推開!這個女的是山東來嗎?都快死了竟然還有這種怪力!幸好剛才喝了營養快線,體力恢復了不少才能反推回去。不然我鐵定被這個女一口咬死……

 


我將那個女的撞回牆去!牆上立時染出一朵血花。

 


「呼……呼……呼……痛死我了!」

 


傷口發出陣陣像被火燒的刺痛,我用手檢查頸上的傷口,發覺女生一口便將我的一塊肉址了下來,傷口又深又大……相當駭人。

 


本以為危機已經過去。那個女的倒地後不久竟又再次爬起來。頭部因為缺少了支撐就這樣垂在肩膀旁。這個女生對復仇的執念還真強啊!

 


「小姐請你別動!我是警察!請不要再衝擊警方防線!否則告你阻差辦公!」

 


我掩著自己的傷口,接著再開了一支營養快線灑在頸上的傷口,傷口立時便止了血。我手上的營養快線都用光了,此刻的我陷入了絕大的危機!然而女生並沒有聽從我的勸告,一扭一拐的走過來衝擊我的防線。

 


「沒辦法了嗎……」

 


面對神智不清的怪力女生,無計可施下只好用最低武力制服她。代表正義的伸縮警棍已經握在手上。只要女生再走前一步,我便決定將她當作現行犯施以正義的制裁!

 


就在此時,我背後突然有一股重壓將我壓倒在地。回頭一看,竟是那個頭破血流的低端店長!

 


武漢的人是嗑太多營養快線嗎?怎麼一個二個死極也死不去的!店長的力度比剛才的女生還要大!無論我用警棍怎樣打他!他也是毫無反應!

 


店長張大了口!一陣像腐屍一樣的惡臭從他的嘴裡傳來!天啊!你也太不注重個人衛生了吧?國家不是已經推廣了天天早晚要刷牙嗎!

 


「啊!!!!!!!」

 


那個低端店長往我身上咬去!我痛得劇烈掙扎!但那種像野獸一樣的怪力根本無法將他推開半分!媽的!我是走進了一間吃人黑店嗎!然而一個危機未解決,另一個危機又慢慢靠近,那個女生竟然又向著我撲了過來!她毫不猶豫便將我本來用營養快線治好的傷口又再址開……

 


「救……救……命……」

 


我被二人活活大䣃八塊,咽喉被女生扯斷發不出求救的聲音,手上的營養快線亦喝光了……身上各處也傳來無比的劇痛……難道我要死在這裡了嗎?

 


「嗚……嗚……嗚……」

 


意識開始愈來愈模糊……想不到我第一天來武漢上班……還未看見警局便遭遇這種事情……上天是懲罰我偷喝了一整排的營養快線嗎……

 


思考的能力也開始失去……真不甘心啊……我竟就這樣死在便利店中……

 


………

………

………

 


過了不知多久的時間,我的意識開始清醒。發現自己竟在前往武漢的公路上睡著了。實在太危險了!竟然在滑板車上睡著,看來我是真的太累了!而且看來還發了一個很長的夢。我決定在到達武漢前,先找一間便利店買一支營養快線喝喝提神。

 


果真不久,公路旁的不遠處便發現了一間便利店。我停下了我的愛驅走進便利店內。

 


不知為何便利店的燈光時明時暗,店務員也不知往去了那裡……這個情景怎麼覺得似層相識?一種不安的悶壓突然從胸膛湧出來……

 


口喝的感覺令我不作多想,立刻拿了一支營養快線大口大口喝起來!呼……那種順滑的口感,冰涼鮮甜的水果味道,果然像營養快線這種國家級的好東西,怎樣喝也是不會厭的!

 


在我喝下營養快線的一刻!我突然記起所有事情……恐懼的感覺從胸膛擴散至全身……

 


……我來過這裡?

 

 

 

哈……我不期然暗笑自己胡思亂想,我又怎麼可能來過這間便利店?但為什麼我會有在這間便利店被殺的記憶……

 


「……李旺啊李旺,你是最近喝營養快線太多開始出幻覺了嗎?」

 


我清晰的記得,我在這間便利店中的員工休息室被兩名低端人口活剝生吞……那種被撕開的強烈痛楚彷彿仍留在身體上……

 


為了冷靜下來,我又再喝了一支營養快線。心想這或許是那種預知夢之類的事情。我剛才還在公路上,怎麼可能會來過這裡?

 


「嗚……嗚……嗚……」

 


一陣駭人的呻吟聲從休息室內傳出……對了……我記得是那個女生發出的呻吟聲……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

 


碰!碰!碰!

 


正當我站在休息室門外猶豫是否進去,突然那邊便傳來撞門的聲響,嚇得我連忙倒退了兩步並拔出了放在腰間的伸縮警棍。

 


我實在很想就這樣調頭便走,但那個深刻的記憶在腦內迴盪。如果我就這樣一走了之,或許這會成為我一世的夢魘。

 


我深呼吸了一下,並從雪櫃再拿了一排營養快線以備不時之需。接著走近門邊拉動門把……

 


碰的一聲!門突然被撞開!那個低端店長從門後衝了出來。幸好我早有防備,在低端店長衝出來的那一刻,立刻便用我從警校學來的「抗暴腳推之術」鼓足力氣提起腳將他推回門內,低端店長被我這樣一推立刻失去平衡,更將休息中的物品通通掃倒在地。

 


我乘他還沒能站起的時候一棍便將他打得腦漿爆裂!接著又是一棍,兩棍,三棍……我像打西瓜一樣一直往他的頭上敲下去,直到低端店長的頭完完全全成為一個爛西瓜為止。

 


我對低端店長從後撲倒我的記憶猶有餘悸。因此下手也相當的重確保自己不會重蹈覆轍。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出現不可能出現的記憶,但小心總是可以駛得萬年船……

 


然而即使解決了店長,心裡的不安感仍然還未抹去。

 


現在的情況跟我的「記憶」有出入……

 


那個被姦殺的女生去那裡了?

 


在記憶中,女生早已被低端店長按倒在休息室的角落,然而我打開電筒照過去,卻沒有發現女生的蹤影。

 


換句話說……

 


在我發現的時候已經太遲!女生在休息室的暗角處撲向了我!

 


女生咬著了我的頸部,一口便咬穿了我的頸動脈……太大意了……我忘記了這個她有非比尋常的怪力……我完全動彈不得任由魚肉……能夠保命的營養快多也不知在什麼時候丟失了。

 


我的第二次死亡,死因是頸動脈被咬破而死。

 


………

………

………

 


……又來了。

 


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又再在前往武漢的公路上。我全身因恐懼而冒出冷汗。

 


太可怕了……我是陷進了某種神秘的事情嗎?為什麼我會不停重複著這種恐怖的事情。

 


冷靜點李旺……這當中一定是有玄機在內。在這個什麼也講究科學的現代社會。那些怪力亂神已經被黨證實了是亂七八糟,蠱惑人心的東西。就像那個什麼法輪功便已經是狗屁不通。我作為愛國愛黨的未來社會棟樑一定可以解開這個謎題……

 


我從學堂學習過的知識中開始搜索……接著我便靈光一閃!

 


……對了,這一定是幻覺!一定是亂中反共的外國勢力所策劃的重大陰謀。而我就是被捲入陰謀之中的其中一個無辜受害者。大概這些外國份子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將我洗腦,接著讓我不停重複著這些幻覺之中。

 


終於給我想通了!他們大概是用了在香港暴徒身上使用過的手段,用不知什麼的方法將一個城市的人大規模洗腦。當初在微博上看見那些亂港的黃屍港毒暴徒在香港作亂,已經百思不得其解為何一個人會變得如此瘋狂。但現在置身其中之便知道若不是像我這種受國家培育,對國家忠心耿耿的小粉紅。一般平民若遇上這種怪事,實在不癲狂才怪……

 


想到這裡,便利店的那兩個低端人口說不定也只是受害者。他們一定也像我一樣經歷過這些可怕幻覺,最後變得精神失常。

我感到一陣心痛……我們國家的人民正被外國勢力所荼毒。人民成為了別國的傀儡來對付國家……怎麼這個世界會有這種惡毒的事情!到底天理何在!難道我們中國人經歷過八國聯軍的摧殘,日本鬼子的凌辱之後還要繼續任由其他國家所迫害嗎!

 


我感到非常憤怒,作為一個中國人,為了國家為了人民一定要搗破這個外國勢力的大陰謀!

 


想著想著,我的滑板車又駛到了便利店的門外。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收拾這些亂中反黨的禍國份子!一步一步揪出背後的黑幕!讓國家重新回復秩序。

 


我從腰間拔出警棍並拿取了一排營養快線。接著用膠紙將營養快線纏在頸子之上。一切都準備就緒了。

 


這一次我用比上兩次更早的時間進入休息室。當我看到低端店長時,他全然沒有發現我在身後。還在怪力女身前劇烈搖晃時,我悄悄地走過去,二話不說用盡全力將他的頭顱打碎!低端店長的鮮血灑滿在我身上,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幻覺,看到低端店長倒下後我冷笑一聲。這種嚇人的血腥場面已經嚇不倒我了。

 


而這個時候,怪力女冷不防像蛇一樣向著我的頸噬咬過來!在這個狹窄的場所內。根本沒有躲避的空間……只不過!

 


怪力女一口咬著的只是我纏在頸上的罐裝營養快線!對上兩次,為了回復體力我也只是拿了膠樽裝的。但這一次我從拿了更昂貴的罐裝版。不愧為國家級營養飲品。怪力女咬上去罐子發出「鏗」的一聲!營養快線的罐子就只是被咬凹了一點。完全將怪力女的攻擊擋了下來!

 


「喝!受死吧!你這個漢奸!」

 


怪力女的攻擊被擋下來後!動作便立刻停止下來。我見機不可失!舉棍就是由上往下全力打下去!一朵用怪力女的腦漿與鮮血噴發出來的鮮花瞬間散開。失去了頭部的四肢便鬆軟的倒在地上。

 


成功了!我終於將兩個亂中叛黨的漢奸收拾了!

 

 

 

「呼……」

 


兩名低端人口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看來已經被我就地正法了。要刻服這種幻覺還真不容易,還好我定力夠強。就在我打算離開的時候,休息室門外竟然又傳出怪聲。我從門縫望出去……不知什時候,便利店內又出現了數名不懷好意的低端人口,看來剛才發出的聲響吸引了在附近散步的人的注意。

 


是想來偷東西的吧?

 


「你們這班暴徒……綁著你們去警局當隊長的見面禮。」

來了正好!就等我李旺將你們一個二個通通繩之於法!

 


我潛伏在暗角處靜靜觀察走進來的小偷們。只要他們犯罪便以偷竊現行犯的罪名將他們拿下。

 


然而事情不如我所想般發生。走進來的疑犯繞過了貨物架向著員工休息室走過來。

 


「難道他們已經發現了我?」

 


我握著伸縮警棍的手握得更緊準備隨時先發制人。誰不知他們並沒有向著我的方向走過來。而是向著低端店長的屍體走過去……天啊……他們竟……竟然在生吃屍體﹗

 


看著這個情景我差一點便吐了出來。這是從哪裏來的食人族……竟然在大快朵頤低端店長的屍體。我嚇得腿也在微微發抖。但現在並不是害怕的時候。要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回到警局向上級報告這裡發生的事情以避免有更多的人遭殃。我趁著他們「專心吃飯」的時候。從他們身後悄悄地離開,走過他們的時候我嗅到一陣強烈的臭味,那種臭味比街邊的露宿者還要強烈。我被嗆得禁不住咳了一聲。但接著我便後悔了。

 


他們聽到我的咳嗽聲後一同回過頭來。當看見我後便拋下了手上殘缺不全的肢體,滿口鮮血的招我走了過來。那種恐怖的樣子真的嚇倒我了﹗我立刻將身旁的雜物推倒以阻礙他們的前進。同時呯的一聲關上了休息的門。

 


呼…呼…呼…心跳加速得很快,我靠在門邊喘著氣,剛才只要慢下一秒便死定了……就在我以為可以鬆一口氣的時候……才發現店內已經又出現幾個眼神不太對勁的人……怎麼所有神經病都向著我而來﹗我是有吸引神經病的體質嗎?

 


我手持伸縮警棍站了起來。一名離我最近的胖子撲向了我,我舉棍便打了過去。但胖子就像不痛不癢的,只是稍為停頓一下又再撲了過來。我側身避開,他一下撲空竟將整個貨物架也推倒下來﹗一想到剛才只要被他撲中便肯定兇多吉少。

 


我趁胖子還未站起來時又再踢開了另一個衝上來的兇徒。接著一口氣跑到便利店的門口。

 


就在我跑到門口的時候,一個人影在我身前閃出﹗那人一出現便舉起了槍瞄準著我。

 


「別開槍﹗」

 


「快跪下來﹗」

 


我依言立刻跪下來。接著一下震耳欲聾的槍聲便響起﹗我的身後便發出重物倒下的聲音。原來剛才還有一個兇徒在我的身後打算突襲。眼前的人看見便舉槍擊斃了他……真是千鈞一髮。定神一看,想不到開槍的人竟是一個年輕的女生﹗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