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集][一首歌一個故事]《再見不再見》

第5章 - 好心分手

女孩子坐在客廳的地板上,她旁邊放置了一個紙皮箱。

女孩子把箱內的東西逐件逐件地拿出來。

運動護腕套。

有一年,男孩子跟朋友打壁球時弄傷了手。女孩子二話不說便去運動店買了個護腕套送給他。

那時,他們只在曖昧的階段。

DIY木刻鎖匙扣。

慶祝一週年時,女孩子想著親手做禮物會比較有誠意些,於是去交費學做木刻手工品。

這個鎖匙扣,她足足做了三日。

相簿。

拍拖第五年的情人節,女孩子精心製作了這本相簿。

相簿內全是她與男孩子五年來的回憶。

有些是他們在七大洲五大洋留下過的足跡。

有些是他們日常生活中興之所至而拍下的即影即有照。

有些是他們特別在有紀念意義的日子上自拍影樓留念的。

每一張,都是他們一起過的證明。

鐵達時手錶。

男孩子去年生日時,她花了一個月的工資買給他的。

她說這是因為她感謝他在這天來到了世界。

因為有他,所以才有她。

男孩子取笑她傻,但她是一直這樣堅信著的。

還有。

為他而織了一個月的頸巾、情侶衣、情侶戒指……

整個箱子所留下的,都是她與他的回憶。

女孩子一邊收拾,一邊垂淚。

****************************************

三個月前的某天。

「叮噹。」門鈴響起。

女孩子打開門,看到了男孩子。

「你怎麼會突然上來的?」女孩子感到驚喜。

「Tiffany……」男孩子一臉好像很為難的表情。

「發生了甚麼事嗎?」

「我們……分手吧。」男孩子咬了咬下唇,終究都是說出了這句話

但女孩子卻是當場呆立。

「這些東西,都還給你吧。」這時女孩子才留意到,原來男孩子捧著一個紙皮箱。

「你是在開玩笑吧?哈哈,我都知道你就是喜歡作弄我的。」女孩子裝作一副生悶氣的樣子。

但男孩子沒有反駁。

有時候,沉默比說話更可怕。

當一個人沉默不語時,可以是無言反駁,可以是不想說話,更可以是不想再進一步傷害對方。

「對不起。」此刻,男孩子就只剩下這句話可說了。

「砰!」

「你走呀!你走呀!我不想再見到你!」女孩子失控地用力關上門。

他靜靜地放下箱子後便轉身離去。

「為甚麼?」也許這個問題問得有點白痴,但卻的確是每一個被拒絕或被拋棄的人心中最想問的問題。

可是卻不是每一個人都一定可以得到一個答案。

女孩子貼著大門坐了下來,眼淚止不住的流下。

半响,她總算是稍為冷靜了,繼而把門外的紙皮箱搬進家。

她看著箱子,大概知道裡面放了些甚麼。

但她沒勇氣打開。

面對未來,我們之所以會害怕,乃因未來充滿著未知數。

但面對過去,我們之所以也會害怕,往往卻是因那裡有我們不願或害怕觸及的回憶。

美好的回憶一旦變了質,隨時都會成為我們日夜恐懼的夢魘。

結果,女孩子就這樣原封不動地把箱子收到了床底。

************************************************

女孩子下班時,好友Kelly突然心血來潮,約了她到旺角的行人專用區。

但Kelly遇上塞車,所以女孩子在旺角裡無所事事。

她一個人漫無目的地逛。這裡不管白天還是黑夜,行人區都是遊人熙來攘往,霓虹燈招牌五光十色。

身旁不是三五成群,便是成雙成對。

女孩子開始抱怨起朋友來。

走在人群中,形單隻影的人最容易感到孤單。

正當她欲逃離這裡時,眼角餘光的一個身影使得她停下。

竟然在這裡碰見了男孩子。

三個月了。

自從那天男孩子提出分手後,女孩子便一直苦苦糾纏著他。

上班時間不停發短訊給他,下班後又一直撥他的電話,電郵、臉書、寫信,所有她想到的通訊方法都試過了,但男孩子一直都沒有回音。

女孩子更試過直接上男孩子的公司,但上到去才發現他原來在分手的同一天便已辭職了。

她打算上男孩子的家,但準備動身時,才想起自己從來沒有問過他的地址。

真可笑,拍了拖七年,卻連對方的家在哪裡都不知。

女孩子以為男孩子最終必定會回心轉意,因為這世上沒有人比她更了解他。

曾聽說男人都是懶惰的動物,一旦習慣了某種生活模式,他們便會懶得再去改變。

結果等了又等,輾轉就過了三個月。

正當女孩子開始感到絕望時,竟然讓她再次遇見他。

「上天總算待我不薄!」女孩子滿懷希望。

她慢慢地走過去,準備重投回他的懷抱。

另一個女孩卻殺了她一個措手不及。

從他們的親昵舉動中,女孩子肯定他們現在是戀人。

才三個月,他的懷抱中便已有了他人。

若是另結新歡,那也不免太快了。

除非他們早已珠胎暗結,或是,男孩子根本從很早開始便已不愛女孩子了。

「是我太遲鈍嗎?」女孩子之前絲毫未有察覺到男孩子的變心。

她感到自己無法再看下去,於是轉身快速奔離現場。

好不容易回到家,女孩子的電話一直在響,但她只是蜷伏在地上放聲痛哭。

直至她哭到筋疲力盡,雙眼浮腫,實在是再沒有更多的眼淚時,她才回到現實。

之前可以自欺欺人,騙自己他會回來的。但這天親眼看到的事實,卻是女孩子揮之不去的畫面。

也許是打擊太大,她忽爾明暸,是時候面對現實了。

她先是簡單地覆了Kelly的短訊。

接著,她就從床下抽出那個箱子。

每抽出一件舊物,就像捨棄掉自己的一闕靈魂。

很快,地上就鋪滿了一地「碎片」。

假如靈魂有二十一克重,她現在應是毫無重量了。

原來,我們曾經有過這麼多的共同經歷。

回憶,往往都是在不知不覺間,一點一滴地累積的。

然後安然地鎖在內心的一隈。

直至再次翻開,我們才會發現回憶之多,是自己細想不及的。

女孩子逐一細看這些物件,全都是以前女孩子送給男孩子。

把這些東西歸還,意義不就是很明顯嗎?

她覺得自己真的很傻。

其實在此刻,這些東西可說是不屬於任何人的。

送了出去的物件,便不再屬於原有者;收件者也不需要的話,這些物件又該歸誰呢?

女孩子想,該是不屬於任何人的「垃圾」。

她轉念又想,可能在男孩子眼中,她也只是一件煩人的垃圾吧?

她決定不再胡思亂想了。

女孩子抹乾了眼淚,把東西都執拾好,便全都掉棄到垃圾房裡去。

既然物是人非,那又何必留下那物呢?

女孩子最後再看一眼那箱子後,就關上了門。

回到家後,她突然覺得,該是時候好好打掃一下家了。

「加油!」女孩子笑了。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