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與王子》

第1章 - 新的家人

在一個美麗又富強的王國──宙斯王國。在這個王國有一座優雅莊園,裡面住了幸福的一個家族,可是好景不常,幸福的生活只維持了一段好短的時間。

「維納絲,妳一定要做個正直善良的人,知道嘛?」一位在病榻的年輕婦人,臨終前叮囑她年幼的女兒。

「…母親…我答應妳…」維納絲躺在婦人身旁,感受母親最後的體溫。

婦人離世後,維納絲跟做商人的父親荷米斯相依為命。身為商人的荷米斯經常需要四周外出工作,幾乎一年三季都在外地度過,只好把維納絲留在家裡。如是者,這座波塞頓莊園大宅,經過平靜的十載,生氣終於重臨。
為妻子守喪十年的荷米斯,在外地公幹時,與哈迪斯伯爵遺孀狄密特相識,同樣包受喪親之苦的二人,好快就墮入愛河。

仿如重新展開人生的荷米斯,得到愛女的祝福,與狄密特共偕連理。波塞頓大宅不只有了新的女主人,還多了兩位新成員,狄密特與亡夫所生的兩位女兒——希拉及荷絲提雅,成為了維納絲的繼姊。

新婚後,工作依然忙碌的荷米斯,還是經常到外地公幹,不同的是現在他不用再擔心維納絲獨自在家會寂寞,因為有了新母親及兩位姊姊作伴。

「媽媽,這裡的生活習慣嘛?還有甚麼需要?」維納絲答應了父親要好好照顧繼母及兩位姊姊。

「妳不用勉強叫我媽媽的,就叫我夫人吧!」狄密特冷冷地回應,跟在荷米斯面前,和藹的形象判若兩人。「還有,妳今日開始就搬去閣樓吧,把妳的寢房讓給希拉及荷絲提雅,她們有很多衣服,幾間房也不足夠。」

狄密特的亡夫是一位公爵,曾經作為貴族夫人的她,一時間不習慣平民的生活也值得體諒。只要相處一段時間,就會互相適應之後就會沒問題。當然,這只是維納絲一廂情願的想法,事實上狄密特只把她當成家裡的其中一個僱人。雖然如此,但絲納絲還是努力忍耐,希望父親等父親回來一切就會變好。

但沒想到真正的噩耗正漸漸降臨,荷米斯到外地公幹時,一般每幾天就會有回信報平安,可是今次幾乎整月也不見回信,而且在最後一封回信的字跡東倒西歪,維納絲為此感到非常不安,然而狄密特及她的女兒則完全漠不關心。

「我都說紅茶及牛奶的比例要八比二,連一杯奶茶都沖不好,做甚麼下人!」自從狄密特來了之後,波塞頓大宅幾乎每天都會上演的吵吵鬧鬧衝突。每逢狄密特或她的女兒不滿僱人的表現,就會嚴聲苛責。「滾!用妳的豬腦思考一下何為奶茶。」

聽到瓷器粉碎的聲音,趕來的維納絲看見如戰埸的待客室,馬上走向正在清理現場的老女傭幫忙拾執茶杯碎片。

「…維納絲小姐,太危險了,讓我們僕人來清理就可。」老女傭想婉拒維納絲的幫忙,可是維納絲不理會她。

「不緊要桃姐,讓我幫妳吧。」老女僱是大宅待得最久的僕人,維納絲早已把她當親人看待。

「就是因為有下賤的人跟下人,這地方才會如此俗不可耐。」狄密特狠狠地揶揄維納絲跟下人混在一起,像看到老鼠惡蟲般不屑一看走開。

「…維納絲小姐…」老女僕人不禁為少主擔憂。

「沒事。」維納絲平靜回應。

不只狄密特對下人諸多挑剔,希拉及荷絲提雅都經常對人呼呼喝喝人特是維納絲。希拉和荷絲提雅把維納絲的東西,喜歡的就據為己有,無興趣的就將其破壞。

「這是甚麼垃圾!太阻礙地方了。」希拉不滿維納絲寢室中的衣車,打算把它砸爛棄掉。

「不要!停手呀,希拉。」維納斯聽到吵雜聲馬上趕過來,及時阻止希拉把母親留給她的衣車拉倒。

「這垃圾太佔地方,我不需要這垃圾。」希拉誓要剷除眼前的垃圾。

「請妳停手。」維納斯為了保護母親的衣車,唯有把它搬到閣樓。

不單止是衣車其他屬於維納絲的,但在希拉及荷絲提雅眼中是垃圾的東西,維納絲也只好全部搬到閣樓。

只是短短幾個月,大宅就被繼母及兩位繼姊完全控制,維納絲彷如不速之客般存在。

「維納絲小姐,請妳要好好照顧自己,保重了。」老女傭最後都被狄密特開除。

「真的好抱歉,桃姐。」維納絲為自己不能保護老女傭而心存歉意。

「別這樣說,桃姐只是告老還鄉而已,是好事呢!」老女傭唯一擔心的是她視為親女的維納絲。

不只桃姐其他僕人都被狄密特趕走,送別僕人之後,大宅的工作全都落到維納絲身上。狄密特把維納絲當成僕人對待,每日給她大量工作,另一方面籌備她的計劃,這是關乎她和她兩位女兒的計劃。

踏入冬季,天氣變得寒冷,因為閣樓沒有暖爐,深夜到清晨閣樓寒風刺骨,迫得維納絲只好在廚房休息取暖。

「維納絲,早餐還未準備好?」狄密特早上醒來,在餐桌看不見早餐,便遙著呼喚下人用鈴子。

「糟了。」被鈴聲驚醒過的維納絲發現自己睡過頭了,急忙的準備狄密特她們的早餐。

「維納絲,原來妳喜歡用爐灰化妝的呀?哈哈~」希拉看到捧住早餐的維納絲,面上有又灰又黑的污跡。「妳化妝還化妝,不要把爐灰撤到食物裡。」

因為太趕急準備她們的早餐,維納絲沒有到自己面上沾上了灰塵。

「不要叫維納絲了,以後妳叫灰姑娘吧!」荷絲提雅也嘲笑維納絲。

「希拉、荷絲提雅,不是人人都可以有一位優秀的母親指導禮儀,然後成為一位合格的大家閨秀。知道嘛!」狄密特趁機會教育她的女兒,她們是如何得天獨厚。

「放好早餐就返入廚房吧!灰姑娘。」

受盡屈辱的維納絲,終於忍不住含淚跑出大宅,騎上一匹駿馬奔走出這座莊園。

維納絲騎著馬一直跑,跑進了森林。她相當心煩意亂,她無法再忍受繼母及繼姊的惡言相向,非常掛念父親,希望父親可以早日回家,害怕自己等不到父親回來,事實上她已經幾乎無法忍受繼母及繼姊。

快要哭乾眼淚的維納絲讓馬匹減慢速度,在森林中散步,手握著有母親相片的鏈墮,深呼吸希望讓自己冷靜下來把淚水止住。

「…救命呀!」

突然傳來救求的呼叫聲,維納絲朝聲音的來源走過去查看,發現在一名男子在湖中遇溺掙扎。

維納絲想也不想就憑本能下跳入水中:「我已經捉住你了,冷靜一點,這邊就可以著地了。」

維納絲帶著男子游回岸邊,順利把男子救回上岸。

「…你沒事吧?」維納絲問喘著氣的男子。

「…沒…沒事…咳咳....」男子冰凍的空氣,不斷刺激男子的喉嚨,令他幾乎說不出話來。

天氣寒冷加上衣服濕透,這情況非常不利。維納絲也冷得手腳發麻,她扶著男子走回馬匹附近坐下,然後找來柴支生火取暖。

「雖然湖水還未結冰,但現在的天氣在湖中游泳太寒冷了。」失溫跟溺水一樣致命,維納絲著男子地外套除下烘乾。

二人圍住火堆取暖,身體回復溫暖後男子總算回個神來。

「好多謝妳,我應該怎樣稱呼妳?」男子禮貌的問維納絲。

「怎樣稱呼也一樣。」繼母來了的生活,讓維納絲想從世上消失。「你又為甚麼會跌落水?」

「其實我是在打獵,但被大灰熊趕下水……真丟臉…」堂堂男子漢被獵物趕下湖,而且不諳水性,,還落得被一位比自己嬌小的少女救了,男子鬆鬆膊裝尷尬地說。

「所以說打獵本來就不應該。」維納絲認為人類不應為打獵消遣而傷害動物,然後裝男子的語氣反問:「先生,我又該如果稱呼你?」

「…厄諾斯,父親也是這樣叫我。」男子若有所思,進入了一陣沉思,遲疑幾秒後回答。

「厄諾斯先生,建議你快點回去暖暖身,以及停止打獵。」雖然二人都濕透,但厄諾斯身上的衣服明顯是高級衣料,這點騙不過維納絲的,更重要的是,似乎有人正在找他。「你的打獵隊友來了,回去吧!」維納絲指指厄諾斯身後。

「嗯…對,他們是我的隊友來找我的,還有我的馬……」厄諾斯面有難色有點尷尬的承認。

同樣是身穿高級打獵服裝的人發現了厄諾斯,當其中一人正打算呼叫厄諾斯時,厄諾斯打住了他…

「是呀,我是厄諾斯,我很好在這裡,一點事都沒有,馬上會合你們。」厄諾斯對隊友們說,而他們聽到厄諾斯的回應,也停了下來等他過去。

「怎樣都好,真的好多謝妳,妳住在那裡?讓我送妳回去,或者給妳換換衣服暖暖身子,再送妳回去。」厄諾斯邀請維納絲跟他走,但維納絲拒絕了。

「不用了,我就住在附近而已,我也要走了。」維納絲騎上她的馬匹準備離開。

「我可以再見到妳嗎?小姐。」厄諾斯用問題代替說再見,希望下次見面可以正式認識對方。

「下次見面再回答你吧,厄諾斯先生。」維納絲留下這句似答非答的回應,就朝莊園大宅回去。

走森林遇到奇怪的人,在冬天跳入湖裡救人,這些瘋狂的遭遇,讓維納絲忘卻了今早的屈辱。然而,維納絲無想真正的噩耗,正漸漸迫近她。

過了幾日後,在一日烏雲密佈的早上,有一名信使來到波塞頓的大宅門前,他要把一份重要的公函交到維納絲手上。

公函內容交代是荷米斯.波塞頓在外病逝的消息。

「…父親…他…」維納絲不敢相信父親不會再回來的事實。

更絕望的是,所有荷米斯名下的資產,全都歸於新任合法妻子狄密特名下。狄密特、希拉及荷絲提雅並沒有為荷米斯的死而難過,因為她們手上有一份生活最大保障,就是荷米斯的遺囑,以狄密特為唯一受益人的法律文件。

「守喪守夠了,給我老老實實去工作,這裡大把功夫要妳做。」狄密特在第一次經歷喪夫欠下巨債之時,都不曾留下眼淚。現在坐擁一座莊園,不用擔心生活,資產歸於她名下,簡直富可敵國當寡婦又有可懼。

繼母及繼姊對待維納絲比之前更不客氣,說要讓她忙碌忘記傷痛。然而忙碌的僕人工作,當然並沒有讓維納絲忘掉傷痛,卻令她無暇憂傷。就算多麼難過維納絲都鼓起勇氣硬著頭皮捱過去,相信日子總有一天會變好。她走到父親生前最愛的書房打掃,希望藉以執拾父親的遺物,把如若行李的沉重情緒一同整理。

「這是甚麼?」就在凌亂的書桌上,維納絲發現了一本似是父親的帳簿。

但簿子上面奇怪的紀錄全是父親死後才填寫,而且是維納絲從來見過的支出項目。

「妳在看甚麼?」狄密特看到維納絲在查看她的簿子,憤怒地喝止並把簿子奪回。

「應該是我問妳,這是甚麼才對!」維納絲突然意識到繼母正進行某種計劃,而她的計劃會危及這個家。「這是甚麼?妳用父親的資產做了甚麼?」
「這點與妳無關,已經這裡全部資產已經是我的名下。」狄密特揚起嘴角,趾高氣揚地表示。

維納絲被狄密特趕出書房,警告她不要再過問。然而,這個家是屬於維納絲的,既然父親無法再守護下去,她就要代替父親守護下去,絕對不可能袖手旁觀,任由繼母為所欲為。

為了查明繼母的意圖,維納絲深夜再潛入書房查看這可疑的帳簿,擇下不明的資金進出紀錄。坐擁繼權的繼母,亦毫不掩飾在喪夫不久後,邀請不明中年男士到家作客。每次他們會在書房或寢室會面一段時間,有時連希拉及荷絲提雅都會參與。

這男子明顯非等閒之輩,從他的衣著可得知他是上流人士,可能是貴族或是紳士。狄密特本來就是一位公爵的遺孀,所以她會認識其他貴族一點也不出奇。奇怪的是狄密特久不久就會給這男子把一筆金錢,而且金額與帳簿上的不明開支符合。

因此,這次男子離開時,維納絲偷偷跟住男子調查,但是男子非常謹慎,每次都會走進森林走不同路線。而在森林出口的方向,有幾名穿著軍服帶住佩劍的騎兵接洽男子的馬車。由於對方戒備深嚴而且不像善男信女,維納絲只好放棄跟蹤下去。

維納絲一直跟著男子的馬車以來,完全沒有為意自己走入了灰熊的活動範圍。正當維納絲準備回去時,一隻成年的大灰熊突然撲出來,維納絲所騎的馬受驚人把她拋到地上後逃跑了。

高大而瘦削的大灰熊把維納絲當成獵物,齧齒的大灰熊就像誓要將維納絲撕成一塊塊吞下。面對饑餓大灰熊的維納絲,在這種弱肉強食中處於劣勢的情況下,沒有奢望自己還有生存機會。死神無情地於寂靜中向維納絲張開爪牙,恐懼讓維納絲閉上眼睛。龐然巨物的咆哮,沉重的腳步聲在維納絲的耳邊近在咫尺。
當維納絲準備迎下心臟最後一下的跳動,同時伴來重物撲倒的巨響,然後時間就像停止了,一切歸於寂靜。

「妳沒事嘛?小姐,有沒有受傷?」一把熟悉的聲音,將維納絲的魂魄叫回來。

「…厄諾斯…?」不知過了幾秒後維納絲才意識到自己正在人類的懷裡,而不是大灰熊的口。

而大灰熊身上插住長箭,倒在維納絲腳旁。

「妳怎會走到這裡,沒有看到四周的樹幹上也有灰熊的爪痕嗎?這代表這裡有灰熊出沒。還有妳為甚麼呆著站在原地,難道妳沒有想過要逃走?」厄沒斯把維納絲拉向自己,遠離大灰熊的屍體一點。

「不……我沒事。」驚魂未定的維納絲強忍顫抖回應。

「殿……」不久厄諾斯的隊友也趕到,其中一名是上次來接應厄諾斯的人,他看到維納絲欲言又止。「您們沒事吧!他們在附近發現牠。」他把一匹馬帶過去厄諾斯旁邊。

「雪兒!」維納絲認出這是她的馬,牠被厄諾斯的隊友發現並帶回來。「好感謝你們。」維納絲馬匹安撫牠。

「妳隻手流血,讓我看看。」

經厄諾斯一說,維納絲才發現自己墮馬時弄傷了手。

「不,只是輕微擦傷而已,沒事的。謝謝你救了我,抱歉我要走了。」維納絲把手抽回來,婉拒厄諾斯的擔心,更重要的事她必須趕回去,否則被繼母發現的話會好麻煩。

「可是…」厄諾斯一臉擔心,希望至少先幫維納絲處理傷口,可是沒法把她留下來。

維納絲笨拙的騎上她的馬雪兒,再向厄諾斯及他的隊友致謝,便辭別趕回莊園。

『今次就別當見到對方,下次正式見面的話,我再回答你上次的問題。』臨走前維納絲對厄諾斯提出請求及作出承諾,雖然厄諾斯還是有點不放心,但還是讓她走了。

狄密特及她的女兒忙於策劃她們的陰謀,沒有察覺維納絲的調查。她們的傲慢無禮刻薄無視維納絲,可能是一件好事,這樣對維納絲的調查便利多了。

追查之下維納絲發現雖然繼母跟父親結了婚,但兩位繼姊並沒有跟隨母親改姓波塞頓,保留了原姓哈迪斯。意想不到的是,現時正在執行的荷米斯遺囑,是荷米斯出外公幹前沒多天才簽署定立的,為此維納絲認為需要與繼母對質。

「妳說得對,遺囑的確是我要妳父親荷米斯簽的,又如何?」狄密特坦白承諾維納絲的質問。

「為甚麼?」維納絲驚訝的並非狄密特不否認,而是為何父親會愛上這個機心算盡的女人。

「為甚麼?我願意嫁給妳父親,簡直是他的福分,當然要給我一點回報。」狄密特對維納絲的疑問嚏之以鼻,像是可憐這個無知少女,才慷慨地解答:「希拉及荷絲提雅的父親是哈迪斯伯爵,哈迪斯伯爵是當今馬爾斯‧宙斯國王的遠房親戚,不,他本來應該是王位繼承人。」

狄密特憤慨的說出她屈身下嫁波塞頓,是因為哈迪斯伯爵除了留下兩位寶貝女外,就連封地都賠上了,還留下一身債務。但竟然有一位有錢的商人看上了她,為了兩位注定要做公主的女兒,狄密特才會跟這位商人結婚。就是因為如此,狄密特為希拉及荷絲提雅保留了原本姓氏,而且為她們成為王位繼承人而鋪路。

「放心,一夜夫妻百夜恩,雖然他沒有福份,但我一定會照顧他唯一的女兒,將來一定會在皇宮留給妳一個女僕之位。」狄密特為自己的仁慈而自豪。

狄密特忍不住冷笑幾聲,然後沒好氣的離開書房留下維納絲。對於繼母直認為錢而嫁給父親,維納絲一點也不意外,但她在意的是繼母用父親的錢,跟神秘的男士有甚麼交易,以及兩位繼姊會成為王位繼承人是甚麼意思。

全國上下都知道,當今國王只有一位王子作為繼承人,而王子跟國王一樣,得到人民愛戴。王子也快到適婚年齡,是公認的王位繼承人。如果要更換王位繼承人,唯一的情況是首位繼承人無法繼承王位。

不過,好快維納絲就知道野心滿滿的繼母,打算怎樣威迫國王跟王子放棄王位。應該說狄密特不覺得需要隱瞞,她說這是為了國家正統,哈迪斯才是皇室正統之類的理由,一直以來狄密特就是用波塞頓的錢及名義招兵買馬,拉攏朝中大臣為了準備刺殺王子。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