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喜歡藍》

第8章 - 若離

~我懷念的是無話不說 我懷念的是一起做夢

 我懷念的是爭吵以後 還是想要愛你的衝動

 我記得那年生日 也記得那一首歌

 記得那片星空 最緊的右手 最暖的胸口

 誰忘了~

 

自重逢後,曉藍和阿源就一直維持著每天互發訊息的習慣。

其實話題大多都是關於日常生活的事,例如阿源吃了甚麼就會拍下來發給她;她在電子遊戲中過了關又會告訴他;他上班遇到甚麼趣事又會跟她分享;她找到了一份會計師樓的工作又會通知他。

其實曉藍也不知道為甚麼喜歡把所有事情都跟阿源分享,只是阿源會發訊息給她,她接收到就會回覆,然後阿源又再發過來,她就繼續回……結果回來香港後,阿源反而是跟她最常聯絡的朋友。

不過從一開始認識他後,他們就已是經常交流的人,即使在她拒絕過他數次的表白,抑或是她跟念琛在一起後,他們都一直維持著這樣的關係。曉藍覺得這樣沒有甚麼問題,所以也就不以為然。

月曆上的日子被一天一天地畫著,轉眼間就到了曉藍的生日。

這天碰巧是星期六,她不用上班,所以早上醒來後也一直在床上賴著。

「嘟嘟!嘟嘟!」放在床頭邊的電話一直在響,曉藍不情不願地拿起了接聽。

「喂?」

「喂!你還沒有起床嗎?」電話另一端傳來了阿源驚訝的聲音。

「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班,當然盡量多睡一會啦……」她迷迷糊糊地說。

「快點起床吧!我今天帶你去玩啦!」

「去哪裡呀……」老實說,這麼熱的天氣,她只想在有空調的房間裡待著。

「你跟我來就知道了!快點換衣服吧!我已經在你家樓下了!」有一次吃晚飯後阿源堅持要送她回家,所以他就知道了地址。

「等我半小時吧……」

「好!」

掛線後,曉藍又不禁慢慢闔上雙眼。

「嘟嘟!」突然響起的鈴聲再次把她吵醒了。

「喂?」

「都猜到你又準備睡著了!快點起來吧!不然我就上樓逐戶逐戶拍門啦!」

「行行行,現在立刻起來!」

直到曉藍梳洗完畢,整個人清醒過來後,她才想到阿源只是嚇唬自己,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可能會這樣做。

由於不知道他要帶自己去哪裡,所以曉藍就隨意地配合著天氣打扮----深藍色短袖上衣、淺藍色牛仔短褲、黑色運動鞋。

當她到樓下時,就見到同樣穿著隨意的張源。

「你知不知道在假日擾人清夢是死罪!」曉藍睥睨著他。

他卻只是嘴角勾起淺淺的笑容,「早安!」

她把雙手交叉擱在胸前,不耐煩地說:「好了,到底你要帶我去哪裡呀?」

「儘管跟著我吧,相信我,這個地方一定不會無聊!」

起初他說在金鐘站轉車時,曉藍還以為他又要帶自己回到南區,但阿源卻帶她轉到東涌線。當過了青衣站都沒有下車時,曉藍忍不住問:「我們去大嶼山嗎?」

「不是,」阿源吃力地忍著笑,「下車了!」

欣澳站。

曉藍簡直是傻了眼,「你不是想跟我說,我一大清早便起來,就是為了跟你到迪士尼吧?」

只是阿源還沾沾自喜地說:「對!你應該有十年沒有來過了吧?」

曉藍快要暈倒了。

「來吧,反正都已到了這裡。」阿源已走到了對面月台,正揚手喚她過去。

曉藍大感無奈,只好沉默地站在那矮矮的安全門前,等候迪士尼列車的到來。

「生氣嗎?」阿源側著頭看她,小心翼翼地問。

「……」但她選擇繼續沉默不語。

 

甫踏入樂園,曉藍就已經後悔了。

「為甚麼我會跟一個『傻佬』來了這裡?」她迫不及待地為自己噴上防曬噴霧,又在臉上搽了厚厚的一層太陽油。

「別那麼愛美吧!」阿源在旁邊偷笑著。

「你知不知道對於一個快步入三字頭的女人來說,保養是多麼重要的事!」曉藍感到不論身還是心都充滿著熱氣。

「對不起,我沒有這個煩惱。」阿源吐吐舌頭。

「你!」

就在曉藍舉高手準備拍他的頭時,阿源已按下她的手並拉著她向前走了。

「你想先玩哪個遊戲?」阿源拉著她的手在美國小鎮大街穿梭著。

「你決定啦!」曉藍裝作要整理頭髮,趁機抽出了自己的手。

「那麼我們就以順時針的方向玩吧!」阿源的樣子看起來真的是興高采烈。

 

他們第一站來到了「探險世界」。

曉藍的確已經有十年沒有在迪士尼樂園遊玩過了。「森林河流之旅」仍是像以前一樣,坐著那艘外型原始的大船穿梭雨林,欣賞各式各樣的機械動物。

「你知嗎?最近有朋友說我像泰山。」他們沿著樓梯走上「泰山樹屋」時,阿源忽然說了這「爆炸性」的消息。

「你?因為你似野人嗎?」曉藍已開始忍不住爆笑了。

「不不不,因為他們覺得我既像他般高大健碩,亦似他般放蕩不羈。」

「哈哈……前者我同意,後者……哈哈……笑死我了……」此時她已笑得開始彎著身子。

「有沒有這麼好笑呀?」阿源一臉無奈。

「哈哈,救命,你確定你的同學不是在取笑你嗎?」曉藍抹去了眼角的淚水。

「哼!」

回到「陸地」後,他們就去了旁邊的「灰熊山谷」和「迷離莊園」。

「你會怕嗎?」在「灰熊山極速礦車」上等候開始時,阿源忽然問她。

「難道你怕嗎?」曉藍本想斜睨他,奈何安全設備擋住了她的視線。

但她尚未等到阿源的回答,列車就已急速向前開駛了。

「啊!!!」兩人均不約而同地大叫。

下車後,曉藍望到阿源的髮型不禁噗嗤一笑。

阿源拿手機出來,藉著手機屏幕的反射,他也看到了自己那個被狂風吹到凌亂的髮型。

「被大風吹完當然會是這樣的啦!」他一邊整理著髮型,一邊解釋道。

「我沒有說甚麼呀!」曉藍卻笑兮兮地走開了。

從「迷離莊園」出來後,他們就直接向「反斗奇兵大本營進發」。

「我以前很喜歡看《反斗奇兵》!還經常幻想著自己的玩具也會在我睡覺後說話。」曉藍看到那個高大的胡迪擺設後,霎時化身成一個小女孩。

「小女孩果然多幻想。」阿源嘲笑。

「我這樣叫作有童心!」曉藍還擊。

「啊!!」遠處傳來一陣遊客的尖叫聲,聲音的來源正是來自機動遊戲「沖天遙控車」。

阿源和曉藍面面相覷。

「敢不敢?」阿源挑戰似的望著她,「如果不敢的話我不會勉強你的。」

「誰怕誰?來吧!」曉藍當然不甘示弱。

「哇哇哇!」兩人在遙控車上瘋狂尖叫。

遙控車是一個在「U」型的軌道上來回行走的機動遊戲,每逢到達兩端的高點,玩家都會感受到一股離心力,可說是迪士尼樂園裡最驚險刺激的遊戲之一。

 兩人都死命地緊抓著身上的安全護罩,生怕會被離心力把自己甩出去,儘管那是不可能的事……

「呼,呼,呼……」他們下來後均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不是說自己不怕嗎?剛才又是誰嚷得最大聲呢?」明明自己都仍然在喘氣,但阿源就是要在曉藍面前逞強。

「剛才不知道是誰在牢牢抓住安全設施呢?」即使曉藍上氣不接下氣,她還是要還擊譏諷。

「我們暫時休戰,先去吃午飯吧。」

由於大本營這裡只有小食亭,所以他們決定到遠一點的「幻想世界」用膳。

「唉,總算可以坐下來休息一下了。」曉藍已經全身都軟弱無力。

「我去幫你買午餐吧。」說罷阿源就逕自去收銀處前排隊。

曉藍百無聊賴地等待的期間,瞥見有一對新人穿著西裝和婚紗在附近拍婚紗照,而且身邊還有米奇老鼠和米妮作陪襯。

----------------

「藍藍,你有沒有想過將來我們要在哪裡擺婚宴?」念琛看著電腦屏幕,忽然問起旁邊正躺在自己那張床上的曉藍。

「沒有呀,」她圓滾滾的眼珠轉了轉,又說:「不過肯定要在比較高級的地方擺,因為我爸爸比較大男人愛面子。」

「迪士尼如何?」

「甚麼?」曉藍從躺著的姿勢轉為俯身撐起著。

「因為你很喜歡迪士尼這個地方嘛!而且我也希望自己能讓你當一回公主。」念琛情深意切地望著她。

「其實你是想滿足自己當王子的願望吧?」曉藍狀似看透他的表情。

「哼,你不相信我就算了!」他覺得自討沒趣。

「念琛……」曉藍不知在手機上看到了甚麼,突然有點尷尬地喊他。

「怎麼了?」

「在迪士尼擺,價錢很貴呢……網上說同等價錢已差不多可以在半島酒店擺了……」

「傻瓜,」念琛知道她是在心疼自己,所以摸了摸她的頭,道:「再貴都值得!畢竟一輩子只有一次嘛!」

「嗯。」她就是這樣的性格,明明內心感動到不得了,但嘴上就是無法表達出來。

----------------------

也許很多情侶在熱戀期中都會喜歡幻想一下未來,例如要在哪裡行禮和設宴、住多大的房子、蜜月到訪哪個國家等等。然而並不是世上所有男人都願意跟另一半規劃未來,因為他們根本未有承擔責任的勇氣和決心,甚至連這個想法都沒有。

至於黃念琛,則是世界上第一個說想娶她的人。

如果當初沒有分開,現在眼前的這對新人就會是他們嗎?

「想甚麼想到這麼入神?」阿源的聲音終結了曉藍的思緒。

「嗯?沒甚麼。」她低頭看到阿源買回來的午餐,「沒有麵嗎?我不太喜歡吃飯。」

阿源沒有考慮到這方面的取向,搔搔頭,一臉尷尬地說:「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不喜歡吃飯。」

「隨它吧,我不客氣了。」

整頓飯中,阿源都感覺到曉藍沒有了飯前的朝氣勃勃,但他卻不明所以。不過亦因為深諳她的性格,所以也就沒有多問。

飯後他們就在「幻想世界」繼續玩樂。

他們騎了旋轉木馬,又坐了咖啡杯。無論阿源把咖啡杯轉得多麼快,曉藍都只是稍為用力地抓了抓杯子的邊緣,卻沒有一絲興奮,也沒有一絲害怕。

是我做錯了甚麼嗎?阿源百思不得其解。

來到「明日世界」時,因為曉藍比較喜歡這種較男孩子的玩意,所以這時才重現了一點生氣。

「想玩嗎?」阿源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曉藍點了點頭。

坐上「星戰極速穿梭」時,她傻氣地說:「其實我沒有看過《星球大戰》,哈哈!」

「這麼經典的電影竟然都沒有看過!」

「不就是一些人在拿著光劍打來打去罷了!我都不明白有甚麼吸引的地方。」

「成為絕地武士可是許多男孩童年的夢想呢!」

「呵,那就證明了我不是男孩子!」

雖然這個機動遊戲的定位算是過山車的一種,但由於迪士尼的理念是「老少咸宜」,所以對於曉藍他們來說,跟乘坐一輛開蓬跑車在公路上奔馳的感覺沒兩樣。

到了旁邊的「史達科技旗艦店」,兩人佇立在門口觀望著那座一比一比例的鐵甲奇俠人偶。

「我覺得在整個Marvel世界裡,鐵甲奇俠才是最棒的那個!你想一想,他又有錢……」阿源在一邊侃侃而談,曉藍卻只是呆呆地望著人偶。

念琛說過,Marvel世界裡他最喜歡的就是鐵甲奇俠。

-------------------------

「我和弟弟在家裡有時會扮鐵甲奇俠及美國隊長大打一場的!」說畢他就立刻模仿鐵甲奇俠準備攻擊的姿勢。「唔~」他竟然還要發出模擬激光砲的聲音!

「傻仔!」曉藍真是啼笑皆非。莫非真是不論多成熟的男孩,內心都有幻想過成為超級英雄嗎?

「難道你從來都沒有幻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成為童話中的公主嗎?」

「沒有!」

「為甚麼?」

「因為我對當公主沒有興趣。」

只見念琛的樣子像在思考甚麼,然後又驀地不懷好意地笑了。

「你想到了甚麼?」曉藍戰戰競競地問。

此時念琛的笑容更加深了,「但對我來說,你已經是某個公主了。」

「等等!等等!我不要聽!我不要聽呀!」曉藍快速捂住自己的耳朵,因為她已經知道接下來念琛一定又是要說甚麼肉麻的對白。

但念琛又怎會這麼輕易放過她呢?他跳上床上,強力地拉開曉藍其中一隻手,然後笑意盈盈地在她耳邊說:「你就是我的睡公主了!」

「我都說了我不要聽呀!」曉藍已是接近崩潰的狀態。

「你知不知道睡公主是怎樣被王子喚醒的?」

還用想嗎?!小朋友都知道睡公主是被王子吻醒的!

「我現在又不睏了!不如我們起床看電影?」曉藍試圖作最後的反抗。

但說時遲那時快,念琛已用嘴巴封住她的嘴了。

「唔……念琛,你很奸詐……」趁著呼吸的空隙,曉藍嬌嗔道。

「難道你第一天認識我嗎?」

哼,這個人真是厚臉皮,說這話時竟然還可以臉不紅氣不喘!

----------------------------

「曉藍?」阿源的手在她眼前上下擺動。

她再定睛一看,眼前的鐵甲奇俠終究只是個人偶,不會是那個曾經拯救過她的人。

「我們進去吧。」阿源指著入口。

所謂的「旗艦店」,其實只不過是精品店而已。阿源左摸摸右摸摸,一時戴上鐵甲奇俠的面具,一時又把玩著其他鐵甲奇俠的武器,活像個大小孩一樣。

如果念琛在這裡,他應該也會玩得這麼不亦樂乎吧?曉藍忍不住發笑。一定會的,因為以前有一次他們在逛「玩具反斗城」,念琛見到有各式各樣的超級英雄面具,他竟然還在曉藍面前逐一戴上!當時曉藍笑他不知廉恥,念琛只是自得其樂地說:「我這樣叫作有童心!」

咦,原來在某些方面,我們兩個竟然是這麼相像的。

就在曉藍再次沉醉在回憶的漩渦時,阿源突然拉著她的手向前跑,「下一場『鐵甲奇俠飛行之旅』快開始了!快點跑吧!」

名為「飛行之旅」,說穿了只不過是一場4D電影。

畫面開始出現了,但曉藍卻已無心觀看。現在她戴上了立體眼鏡,更加可以肆無忌憚地懷緬過去……

---------------------------------

念琛躺在床上,曉藍則已癱軟在他結實的胸膛上。

「對了藍藍,我上迪士尼的網頁查過,原來它們還提供自定婚宴主題!」

「婚宴主題?」

「嗯嗯!本來它們就有『公主之夜』和『海洋之夜』,但如果額外加錢就可以自定主題!」

「你想要甚麼主題?」曉藍在他的胸膛上畫著圈圈。

「Marvel!」

「Marvel?」曉藍沒有想過竟然是這個主題,她的手也停下了動作。

「對啊,如果我們和所有伴郎伴娘都可以打扮成Marvel裡面的人物,你不覺得很帥氣嗎?」

「所以你會扮哪個?」

「我應該會扮鐵甲奇俠。」

「但如果你扮鐵甲奇俠,其他人就看不到你的樣子了。」

「你又好像說得對。」念琛認真思索著,「啊,我知道了,我扮美國隊長吧!」

「我呢?」

「Bucky!」

「Bucky?」曉藍愕然。

「對啊,之前我們不是在網上看到他們兩個曖昧的二次創作片段嗎?」

事緣他們之前在網上看到有關鐵甲奇俠、美國隊長和寒冬戰士的二次創作,內容是圍繞他們的三角戀……

「好,就當你說得通。但就算我肯扮Bucky,其他人怎麼辦?」

「簡單啦!子俊就扮變形俠醫!」念琛為自己的「急才」而沾沾自喜。

「虧你想得到。」曉藍由衷地表示佩服,「佩佩呢?」

「唔……」佩佩肯定難以扮演男性角色,黑寡婦她應該又做不來,「普通的迪士尼公主!」

「現在是Marvel crossover迪士尼卡通嗎?」曉藍反白眼。

「啊!想到了!所有找不到相配的超級英雄的人,就悉數做這個神盾局的員工吧!反正神盾局的制服是深藍色,既是你喜歡的顏色,又不會搶去我們的風頭,全場的顏色更有一致性呢!」念琛雙眼發光。

「這構思真是只有你才能想得出來!」曉藍已是哭笑不得。

「嘻嘻!怎麼樣,你老公我是不是很有才呢?」念琛一臉得意。

「是啦是啦!你最有才啦!」

「我要親親!」念琛最喜歡就是突然嘟嘴並要求親吻。

「傻瓜。」曉藍用力地親下去。

-------------------------------

「今次雖然成功擊退敵人,但香港的未來仍然要靠大家一起來守護!」屏幕上的鐵甲奇俠威風凜凜。

可是座位上的曉藍卻垂頭喪氣。

未來嗎?她跟念琛還會有未來嗎?

 

走出遊戲設施,阿源見曉藍悶悶不樂的神情,以為她只是玩到累了,於是便跟她在睡公主城堡前的一張長椅上坐下。

「今天玩得開心嗎?」阿源問。

「只知道現在很累。」曉藍伸了伸懶腰。

「話說回來,今天怎麼突然帶我來這裡?」

「生日快樂!」阿源突然湊近。

曉藍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呆了,只懂得怔怔地望著他的雙眼。

「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嗎?」阿源瞇著眼睛看著她。

經他這樣一提,曉藍才想起原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謝謝。」她低下頭,靦腆地道謝。

「很熱嗎?怎麼你的臉這麼紅?」阿源竟然一聲也不問就直接用雙手捧著她的雙頰。

「喂喂喂,不要乘機揩油水呀!」

「曉藍。」

「嗯?」

「我……」

阿源剛開口,城堡上空就突然響起了「砰砰」的聲音。原來已經到了放煙花的時間,廣場上的所有遊客都一同把目光投向天空。

「嘩,很漂亮呀!」曉藍雀躍得像一個初來的小女孩一樣。

睡公主城堡的上空爆發著五彩繽紛的燦爛煙花,不同於農曆新年的那種,迪士尼的煙花一向都予人夢幻、浪漫的感覺,或許能歸因於觀賞地點以及煙花的色彩和圖案。

「你剛剛想跟我說甚麼?」雖然是向他發問,但曉藍的視線一直沒有離開過上空。

璀璨的煙火照亮了曉藍的臉,白嫩的肌膚上帶著一點點不明顯的斑點,靈動的雙眼,如小孩般天真爛漫的笑容,使阿源看得入迷。結果說出來的答案大出曉藍所料:「我喜歡你。」

曉藍先是愣了一愣,接著開懷大笑地說:「別開玩笑吧!」

「為甚麼你會覺得我是在開玩笑呢?」阿源再一次湊近她。

「因為我們根本就沒有可能呀!」

「先不要急著拒絕我。」阿源的右手繞過她的身後,放到了她右邊身旁的空位上;左手則繞過身前放到同一位置上。雖然兩隻手臂與曉藍的身體尚留有一點空隙,但其實已足以使她動彈不得。「十年前你拒絕了我,十年後你要再考慮一下我嗎?」阿源說話時好像在她的耳邊吹著氣,使她感到一陣酥麻。

「你夠鐘睡覺啦!」曉藍用力地推開了他的手,然後迅速站起來。「我今天很累了,我們回家吧!」說罷她就大踏步地離開了。

阿源知道時機尚未成熟,所以也就不急著再有進一步的行動。

 

乘車回家的路上,阿源一直若無其事地跟她聊天,只是曉藍怕他會再提起剛才的事,所以就沒有怎麼理會他。

阿源堅持把曉藍送到家樓下,但當他們走到大堂門口時,竟赫然見到念琛站在那裡。

念琛此時亦發現了他們,他看到阿源的第一眼,腦海中彷似想起了一個人,但霎時間想不起是誰。

阿源和曉藍慢慢走近了念琛。當終於走到了他面前時,大家卻沉默不語。

「你好!我是曉藍的朋友,我叫張源。」阿源率先打破悶局,向念琛伸出了手。

直到聽到對方的自我介紹後,念琛終於都想起了他是誰。當年他跟曉藍在一起的時候,已經知道張源曾經三番四次對她表白。念琛亦曾經向曉藍吐露過他不喜歡更不相信這個人,惟曉藍認為只是他多心而已。儘管兩人已經因為張源而吵過幾次架,但曉藍覺得只要她自己無感覺就沒有問題,所以一直堅持和阿源來往。

或許念琛太驚訝會在這裡見到他,以致反應都慢了半拍,這時才想起跟他握手,「黃念琛。」

然後空氣又再次變得安靜。

在其他人眼中,他們就儼如三尊蠟像,佇立在這裡一動不動。

「阿源,」曉藍望向他,「謝謝你今天陪了我一整天。」

「不用客氣!」阿源咧嘴一笑。

「但我有些事想跟他單獨談一下。」她轉而望向念琛。

阿源的視線在念琛身上停留了數秒,「我明白了,你回到家再發短訊給我吧。」

「嗯,再見。」

阿源走後,曉藍鼓起勇氣問:「你在等我嗎?」

「原來你最後選擇了他?」

「你先聽我說吧……」

「你甚麼都不用說了。」念琛的語氣冷淡中又帶點抑壓。

「念琛……」

「以前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你就已經跟他糾纏不清,我在那時早就該看清楚。」

「甚麼叫糾纏不清?我跟他就只是朋友而已!難道我跟朋友聯絡都不行嗎?」曉藍開始有點生氣。

「你當他是朋友,但他又真的只把你當作是朋友嗎?他只是想跟你上床而已!」

「啪!」一個巴掌大大力地打在念琛的臉上。

念琛的左臉浮現了一個紅通通的手掌印,很痛,但不及他心中的痛。這是曉藍第一次掌摑他,還要是因為另一個男人。

曉藍看著念琛,她腦海中一片空白。我剛剛,到底幹了甚麼?

她的手不停抖震著,但整個人的思緒實在太混亂,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出手傷人,也不知道此刻應該說些甚麼。

被摑了一巴掌後,念琛總算清醒過來,想起自己站在這裡的目的。他強忍著眼淚,右手遞了一份禮物到曉藍的跟前:「給你的,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他在這裡抵著酷熱等了我這麼久,就是為了給我送生日禮物嗎?

曉藍看著禮物僵住了,念琛只好提起她的手,把紙袋交到她的手中。

他再匆匆看了她—眼,那眼神帶著不甘、不解,更多的是悲傷,然後就轉身而去。

曉藍很想挽留他,可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該說些甚麼,只知道自己剛剛再一次傷害了念琛。這樣的她,還有資格去留住他嗎?

 

回到家,曉藍第一時間把紙袋拆開,裡面的禮物卻教她看傻了眼。

那是一個用玻璃瓶盛載著的鮮紅玫瑰花,嬌豔欲滴的玫瑰花下是一個小王子造型的小木偶。

---------------------

那年情人節,她跟念琛在街上閒逛著。街上的人們大多都是一雙一對,女生手上無一不是捧著一束大大的鮮花。

「對不起,第一年一起過的情人節,我都沒有錢買花給你。」念琛帶著歉意地說。

「傻瓜,我像那些拜金的女生嗎?」

「但沒有女孩子是不喜歡收花的嘛!」

「對是對,但我也不喜歡捧著那麼一大束的玫瑰花。」

「那麼你喜歡哪一類型的花?」

「之前不是很流行一種用玻璃瓶載著的一朵玫瑰花嗎?據說那是參照小王子童話的內容而設計的。我一向都很喜歡小王子,你以後就送那一種給我吧!」曉藍描述這種花瓶時還說得眉開眼笑。

「好!」念琛心裡數算著,數個月後就是她的生日,幹脆就把這個作為她的生日禮物吧。

---------------------

後來,沒有等到她的生日,他們就分手了。

曉藍捧著這個多年前就嚷著要的禮物,眼淚忍不住漱漱而下。

 

 

-------------------

本章主題曲:《我懷念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hin6n1XGiU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