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異世奇譚

第2章 - scp基金會(2)

我把房間翻了個遍,但是沒有發現任何攻擊性武器,連指甲刀都沒有。我有點泄氣,只好帶上剛才Dr.E給的平板,和剛才躺過的枕頭。
用枕頭來防止被喪屍咬,這大概是世界上最差的防具了。
我抱緊了枕頭,跟著那女聲走過了一條長長的走廊。
最後到達了電梯大堂,如同酒店一般的設計。大理石鋪的地板,還有水晶弔燈。完全不會讓人認為這是一個研究設施的內部。只是地上數件屍體破壞了這個富麗堂煌的景象,他們是剛才守在門前的黑衣人們。
我走近最近的一且屍體蹲下來,發現他們都是自殺死的,地上有著一片白花花的腦/漿。
是因為知道了自己是帶菌者才自行了決的吧...是條漢子。
我在褲子上擦了擦手上的冷汗,克制著嘔吐的欲望,揭開了他的西裝外套。
『哇哦,你比我想像中大膽得多。』
那個女聲聽起來有點驚訝。
『這都是為了生存下去,女士。』我悶悶的回答。
因為是爆頭死,所以衣服在沾上幾滴血花。不過在搜尋可用道具時,屍體那失去了焦距的眼睛直楞楞的盯著我。
他不是在看著我,那只是剛好碰上罷了,我在心裏喃喃自語,快點找到有用的東西,快點離開,快點離開...
手碰到了一個硬且薄的東西,我松了口氣,立刻把它從外套口中抽出。
那是一張scp的員工卡,我把它翻來覆去的看了會。上面除了只有員工姓名而沒有其他資訊外,沒有什麽特別之處。
2級...雖然機密的地方是進不去,不過憑著這東西應該可以出入大部分地方了。我心裏定了定,對自己活下去更抱希望。我再摸去屍體皮帶的右方,意料中的摸到了槍套及子彈匣。
把屍體的皮帶系在在自己的腰上,再把槍從他手上扳開。
因為才死了不久,屍體手上還帶點熱度。柔軟的觸感和活人一樣,不過他腦子上的洞告訴我他已經死了。
打量了一會手上的槍。因為我不是槍迷也不玩射擊遊戲,所以我不清楚這是什麽槍。不過既然他們已經開過槍了,那我也不用開保險栓。只希望用到的時候不會因後坐力而脫臼。
我這樣想著,一邊把手貼上屍體的眼睛,幫他合上眼睛。
如是者,他對其他的屍體都這樣做完後,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小時。
『你好了嗎?』那個女聲有點不耐煩地問道,頓了頓,她笑了出來『你穿得可真怪。』
為了確保自己的生存率,我腰上繋著兩條皮帶,兩條都掛上了一堆槍套和子彈匣。又穿上了從一個屍體上扒下來,對自己來說有點過大的西裝外套。
身上的所有口袋都塞得鼓鼓的,裏面裝滿了員工卡和大大小小的刀/具。左手抱著一個看起來就軟綿綿的枕頭,右手拿在一張員工卡。
我嘆了口氣,不用看也知道自己這個樣子很奇怪,『我也是迫於無奈啊,小姐。』
若不是系統沒有空間功能,我也不需要穿得像個逃難似的。特別是要穿上一件死人的衣服,幸好上面沒有血跡,不然我肯定會抓狂。
「由於空間功能要把物件分解到粒子狀態,然後儲存到異空間。拿出來時要再重新組合,是非常困難。」
「不過我可以和上頭通融下,將下一個世界定爲修真或是奇幻類,那麼應該可以弄到儲物手環之類的物品。」
「原來穿越的世界是可以自設的嗎?」
「叮,系統故障,請稍後再試。」
fxxk,這個系統很挺人性化的嘛。
我按下升降按鈕,電梯緩緩的從樓上降到這層。
梯門打開了,正當我準備進去的時,我同那女聲一同抽一口氣。
電梯內並不是空無一物。
一個透露著陰森的類人型的塑像站在裡面。它有著仿佛是由小孩子造成不合邏輯的四肢,四個類似於眼睛的塗鴉,臉的中央是紅色的。
只要盯著,已經有種不可言喻的恐怖感。
那個是...SCP-173。
雖然一個能扭斷我脖子的怪物就站在我面前,但是我並沒有覺得太害怕,只是覺得有點心寒。地上那一堆的屍體給我的驚嚇反而更大。
畢竟我沒有遇過這樣的事,而且我也沒有見過它殺人。這樣一個外表有點驚悚的塑像並不能讓我驚慌失措。
我只是把雙眼瞪大,小心翼翼的向後退,防止自己一個不留意踩到地上的屍體。
大概過了半分鐘,我差不多退到走廊。因為離它也差不多有二十來米的距離,於是我迅速地眨一下眼。
待我張開眼時,它已經到了我身前,可以說是面貼面的那麼近。
明明知道他是沒有眼睛這個器官的,但是我卻覺得他在惡毒地盯著我。
我差點就死了。
意識到這一點時,我冷汗就下來了。
在和平年代活了那麽久的我是第一次直接面對死亡的恐懼,過去的人生裏也沒有教過要如何應付這樣的情況。
我只是睜大眼睛著它,在心裡瘋狂大叫。
「餵!你唔做d咩啊!」
「我就黎死啦!」
「你應下我啦!!」
「我求下你啦!唔該你幫下我啦!」
沒有反應。
時間已經過了差不多十五秒,現在不逃的話過不了多久就會死。
但是我只是站在原地,不知道應該要做什麼,也做不了什麼。
突然,我的臉被輕輕的扭了一下。
我回過神來,強烈的恐慌因為輕微的疼痛而消退了許些。我不管會不會踩到什麼屍體,立刻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後退。
不夠時間了!不夠時間了!!!
我暗暗的咒罵。明知這是九死一生,但是也要強行找些理由來安慰自己,不然他或許會放棄逃生的機會,在絕望中閉起雙眼等待SCP-173扭斷自己的脖子。
說不定逃過了呢?說不定我活下來了呢?說不定我能完成任務呢?
我稍微鎮定了些,心裏也有了丁點覺得自己能逃出去的僥幸。
兒時那些不眨眼遊戲讓我明白到自己最多只能有三十秒左右的時間不眨眼,之前因恐懼而不得動彈已經浪費了不少時間。眼睛幹得刺痛,走廊裏充足的燈光更是刀子似的一下一下地向眼睛割去。眼角已經湧出了些許生理性的淚水,強烈的幹澀稍微被舒緩。
離SCP-173已經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我心中計算了一番,再次迅速的眨了下眼。
再張開時,SCP-173離我只有二米多點。
幸好沒有死...不過,我看來撐不了多久了吧。
我心裏能逃過這一劫的僥幸少了些。
和SCP-173玩多了一會123木頭人的,忽然我的後背重重的撞上了一個突起物,我正因痛苦而反射性地閉上眼,但是又意識到SCP-173會馬上追來,不過已經控制不了地閉眼。
再睜開時,好不容易甩開了一段距離SCP-173又在眼前。這次連兩米都沒有了,SCP-173已經在一米之內。
差一點就要死了,這是我的第一個反應。
後面就是門了吧,如果能進去房間裏,那麽我是能安全一段時間吧。
我如此祈求著,把冷汗淋淋的手握上了手把,充滿希冀的扭了一下。
手把沒動。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