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名稱懶得想呀,就叫「去吧﹗閃光暴龍獸BM!!!」〉

第2章 - 2.1(1)

「真是幫了大忙呀,竟然有人願意承接像我這種窮孫老婆婆的委託。來來來,婆婆這裏有很多糖果呀,你們也快點進來吃吧。」
「那本大爺就恭敬不如從命啦﹗」
亞古獸毫不客氣地走進婆婆的房子,隨手拿起一大堆糖果吃掉。桃殤曙見狀輕輕一拳打在亞古獸的頭殼上,不滿地說:
「誰准你吃的﹖我們是來辦正事,可不是……」
「嘖﹗婆婆都說請客了,不吃白不吃。更何況本大爺是先吃飽才有力氣的類型,誰要餓著肚子幫人家辦事呀﹖」
老婆婆將糖果盤遞給桃殤曙,笑著說:
「你叫……小曙嗎﹖別在意,婆婆最喜歡看到像你們這些活潑小伙子,高高興興地吃著糖果嬉笑打罵的。你也吃一點吧,不用跟我這個老婆婆客氣的。」
「……那﹑謝謝婆婆。」
殤曙不好意思地隨便拿起幾顆糖果,留意到盤內糖果的數量不少﹑款式也比較固定,應該是……
「那麼要本大爺我們捉的是什麼樣的賊人﹖」
亞古獸直奔主題,打斷了殤曙的思路。老婆婆聽後放下盤子,走到大門旁的一座神壇前,上面放了張老伯伯的遺照,以及一些生果零食。老婆婆若有所思地望著相片中朝氣勃勃,笑容爽朗的老伯伯,緬懷地開始訴說:
「我這個老公呀,他平常就很喜歡小動物的……」
開始聽老婆婆長篇大論地沉醉在往事的回想,殤曙情不自禁地走神。畢竟他會選擇這作為第一天接受的委託,就是預想到這種情況,才打算在第一天就速戰速決,免得之後的兩份委託,都因為老人家的嘮叨而浪費太多時間。
「……就是這樣,所以我才想委託『風火會』的你們,幫老婆婆我找出是誰拿走這些給老公的東西。」
「很明顯,從婆婆的描述看來,犯人不但擅長挖洞,也同時具有夜行性的習慣。據本大爺的理解,除了地鼠這種奇莫外,再也沒有其他更適合的嫌疑犯了﹗」
相比起耐不住性子﹑很快就走神的殤曙,亞古獸不但認真地聽畢,而且還根據婆婆所給的線索,初步推斷出犯人身份。老婆婆溫柔地撫摸亞古獸的頭殼,稱讚道:
「你真的很厲害呢,小曙能有你這個奇莫在身邊幫忙,真的是很幸福呢﹗」
「哼,這還用得著說的嗎﹖有我本大爺這個百戰百勝的打架番長在,可是幾輩子也修不來的福氣呀﹗還有,本大爺才不是什麼奇莫,而是……」
「行了行了,別自吹自擂讓老婆婆見笑啦。雖然我跟你一樣想到犯人很有可能是地鼠,但這個『田綠村』有多少隻地鼠你知不知道﹖就算犯人真的是地鼠,也不一定是來自這條村,整個『綠閒區』的數千隻地鼠亦有可能是犯人。你又怎找出當中誰才是兇手呀﹖」
「這……逐個逐個找﹗總有一天能找到……」
「發夢啦你﹗別忘記我們只有一天時間而已。好好用你的腦袋,想些更實際一點的辦法還好啦。」
老婆婆慈祥地笑望著兩人的互動,給看得有點不好意思的殤曙,反問老婆婆有什麼事時,老婆婆只是笑著搖搖頭,感慨地說:
「『外面』有很有年輕人都敵視奇莫﹑不願意跟他們交朋友。若果他們也能像你們這般感情融洽,那有……」
「才沒有融洽﹗」
殤曙與亞古獸不約而同地大喊,反應一致得令老婆婆笑得更燦爛。兩人則是愕然相視,隨即別過頭不再多說,老婆婆笑著打圓場道:
「你們兩個還真的很像年輕時的我跟老公呢﹗那麼關於找到犯人的事,就麻煩你們兩個了,有什麼問題也可以找老婆婆我商量的啊。」
客氣地答謝一番後,殤曙問多幾個細節後便帶著亞古獸離開。直至看不到走出房門告別的婆婆後,亞古獸打斷隨即想開口說話的殤曙:
「要動用本大爺的嗅覺吧﹖但就算這樣做也未必能準確找到犯人耶。雖然被偷的『飯團』是很少有沒錯,但也不是少得只有犯人才持有。再加上對上一次偷的時間隔了這麼久……」
「至少可以縮窄一下範圍就不錯了……不過沒想到你能想到我的打算,果然是最後那幾條問題太露骨了嗎……」
「何止露骨呀﹖根本就是等同說明了耶﹗想知道那『飯團』的資料:哪裏可以買﹑味道是怎樣等等,這樣很難令人不知道你的打算耶,應該說想不到的才是白痴吧﹖」
「……嘖,反正也沒有什麼特別需要隱瞞就是了,那麼……結果如何﹖」
原來兩人對答期間亞古獸已經開始專心地「嗅」了,雖然前置動作不顯眼,但殤曙還是留意到一踏出房門的一刻,亞古獸的鼻子就以比平常稍為頻密的頻率在震動。亞古獸眉頭皺了皺,奇怪地說:
「……只有一處,而且位置正好在……」
「……婆婆家地底吧﹖」
「﹗你怎麼……」
亞古獸沒想到殤曙竟會有這番結論,而且重要的是這是真相。為什麼他會知道的﹖自己是靠嗅覺才找到,他又是……
「其實剛剛聽婆婆的描述時就覺得有點古怪了,果不期然……」
「哦﹗所以你剛才要走那麼遠才跟我說,就是……」
「就是為了別讓婆婆發現。好了,雖然找到人,但問題關鍵是我們該怎樣去地底找……」
「但你為什麼會這樣懷疑﹖至少本大爺在聽時沒覺得有太大問題,你是想說這份委託是婆婆與地鼠合謀,想弄些好處……」
「喂喂喂,你想太遠了啦,只是當她說到老公很愛照顧小動物﹑照顧奇莫時,我才覺得有點奇怪。話語中感受不到她不滿丈夫這點,甚至有種欣賞﹑以及自己都有這傾向的感覺,這樣的一個人會因為可能有奇莫偷走食物,而要發出委託想人幫忙「捉」走牠嗎﹖這有點說不過去,所以……」
「所以你就想婆婆背後可能另有原因,不是想捉地鼠,而是想我們去理解發生什麼事,但又因為一些原因不能明說,所以才用這種迂迴的方式,要我們去接觸地鼠,得知事情的真相。」
「沒錯,但問題是我們怎樣去地底找地鼠呢﹖雖然從婆婆家裏直接下去是最好的辦法,但婆婆又……」
「這點你不用擔心﹗據本大爺所知,田綠村有無數地下通道,方便一些要在地底下工作的執行隊員,只要利用這些通道,就能找到了。」
亞古獸簡單解釋了這番地道的由來及現狀後,兩人進入地道,順利找到犯人地鼠的所在地。映入兩人眼前的,是一間地底房間。
「……怎麼說呢﹖雖然早就知道,但親眼這樣看到後,總覺得本大爺有種被狠狠地騙的感覺。」
「嘛……也不是不理解啦,但沒想到會這麼堂堂正正呢。好了,我們朝真相進發吧。」
殤曙敲敲門,開門迎接的不是地鼠,正正就是剛才還見面的老婆婆。老婆婆佩服地望著兩人一會後,才慢慢地說:
「進來吧,這樣牠們應該也會……咳咳,願﹑願意跟你們說明的。」
「?」
殤曙望了眼婆婆一眼後,兩人按婆婆指示走進去,發現不只是地鼠,還有不少其他種類的奇莫,但大多都傷痕累累,坐在正中央的,是殤曙認識的奇莫:奇異花。
「你們真的很厲害,竟然能看破這個錯誤,希望你們能借我們一臂之力,重奪我們失落的樂園﹗」
奇異花誇張的開場白令殤曙略為震驚,亞古獸則是老神在在,反正牠似乎不太在意這些事情,至少暫時一起行動的這段時間,除了跟自己吐槽及搭話時顯得自然人性外,其餘狀況都是比較機械﹑偏冷,或許是牠長期獨行俠所養成的一種習慣吧﹖
奇異花所說的「重要的事」,在一般小說情節中都經常出現,大意就是: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