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偵外傳】新屯門色魔案

第2章 - 新屯門色魔案 3~4

3

 

  第四樁強姦案終於發生,是距上一樁案件差不多兩個月後,警方的專案小組甫一成立,即又鬧出另一樁案子,經鑑證科蒐證分析,這樁案子同樣出自子夜淫魔之手,即表示,連環強姦案的犯人,又再出動獵豔。

  報案人是良景邨良X樓十八樓的男住客,早上上班的時候,由於錯過了一部電梯,他走樓梯下一層,打算乘另一部電梯下樓。當他走到十八至十七樓的走火梯間時,赫現發現下身赤裸的年輕女子昏迷不醒,他嚇得魂不附體,馬上折返家中致電報警。巡警及衝鋒車聞訊趕到現場,隨即進行封鎖,並要求上峰增援,隨後警方封鎖整棟大廈,並調來四十多名藍帽子進行「高空巡邏」,從頂樓向下挨家挨戶做問卷調查,查問共五百多戶住客,案發時身在何處、認不認識被害人、有沒有發現可疑人物等。張成勇所在的專案小組更集中火力,在案發的十七、十八樓徹底調查,為住客們錄取口供,除了上述的基本問題,更詢問他們有沒有聽見不尋常聲音,是否耳聞目睹案發經過或某個片段,期望能從中得到線索。警方更派遣警犬到場協助調查蒐證。

  這次的受害人是一名二十六歲的女子,由於工作關係夜深回家,在凌晨三時許乘電梯返家,卻遭子夜淫魔在電梯內扼頸,拖到樓梯間施暴。兇徒的扼頸手法、留在事主體內的精液,以及只帶走事主身份證的做法,均與子夜淫魔相同,可以斷定這起強姦案也是出自淫魔之手。

  然而這回,兇徒的手法變得兇殘而變態,不但扼暈事主,用力之猛更差點就把她扼死,不像從前那樣只使用有限暴力,只把事主扼暈,這次事主險些斃命。而最變態的是,這回兇徒不但強姦了事主,更雞姦(肛交)了她。

  根據心理學家的說法,子夜淫魔已不能滿足於普通強姦性行為,要進行更激烈更變態的舉動,始能滿足他的獸慾,再這樣演變下去,恐怕他會做出姦屍的行為,早晚弄出人命。

  對於子夜淫魔愈趨變態瘋狂的行徑,警方高層大為緊張,責成專案小組盡速破案。

  回說案發之後,張成勇、梁忠傑及其他專案小組成員,在良X樓的十七和十八樓進行逐家逐戶的調查,最終出來的結果,居民們都不能提供有用資訊,警方只能再一次依賴科學鑑證,期望能從中找到破案的契機。

  就在張成勇他們完成調查工作,準備回到總部的時候,張成勇從大廈外駐足圍觀的人群當中,發現一名戴著鴨舌帽,把帽簷壓得很低的人──驟眼看去應該是男性──正在那裡東張西望。

  直覺告訴張成勇,這個人有可疑!

  張成勇一聲不響地靠近那個人,而那人亦絕非獃子,當察覺張成勇靠近,他把帽子壓得更低,轉身就溜。

  「給我站住!」張成勇呼道。

  那人擠出了人潮,撒開雙腿,飛一般地跑走。張成勇哪肯罷休?一個箭步衝了上去,可惜人太多,圍在前面擋住了張成勇的去路。

  眼見疑人越走越遠,張成勇心急如焚:不能被他跑掉,他必然就是子夜淫魔,我的直覺一向不壞。沒時間通知其他人了,唯有單槍匹馬追他去!

  張成勇排眾而出,眼見疑人的身影消失在大廈轉角處,他蹬步狂奔起來,從那個方向追了上去。

  面前出現三條分岔路,一條向左,一條向右,一條向前,但前面有建築物遮擋著視線。張成勇拿不定主意,只好硬選了那條向右的路,追至不遠已發覺不對,那人走了另一條路。

  這時候,梁忠傑來到,他一直追趕著張成勇的人影,此刻趕到他身旁來。

  「勇哥,發生什麼事?」傑仔喘氣道。

  「剛才,我看見了子夜淫魔。」張成勇淡然說。

  「什、什麼?」

  「對,我的確看見了他。可惜,給他跑了。」

  「你怎麼就知道他是子夜淫魔?犯了事,他還敢在現場露面?不可能吧?」

  「不,絕對有可能。犯人雖然做案後一定不會留在事發現場,但事後,他們很可能回到那裡去。嚴重罪案的犯人,總喜歡事後回到現場,混在人群之中打探消息,有時是為了耀武揚威,滿足作案並成功逃脫的虛榮心,而更多時,他們希望從警察口中得知調查的進度,了解警方的策略部署,做到『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好些殺人犯,都會若無其事地回到案發現場,冷眼旁觀警察們的一舉一動。」

  「啊,原來如此。對,以前我也聽說過這種事情。犯人會喜歡回到自己親手作案的犯罪現場去。那麼,剛才那個,的確就是子夜淫魔囉?」

  「雖不能百分百肯定,但十有八九。我只差一步,就能把兇徒捉拿歸案了,真可惜!本來他不能再作惡,現在要逮到他,恐怕又要等下一個女子受害,我們才能得到新的線索去追蹤了。」

  然而,張成勇並未能預期警方的主動出擊。

  這回,警方採取了一項名為「引蛇出洞」的行動,從全港的女警之中挑選了三名外形近似案中被害者的女警,俱是長頭髮瓜子臉。她們穿著性感,夜間在屯門區內各個屋邨等電梯,實行以身作餌,誘使子夜淫魔出來覓食。

  是項行動是自願性質。由於極度危險,參與的女警們都沒有知會家人。

  女警們手袋裡藏有警報器,只要一按掣,埋伏在附近的同僚便會撲出來支援。她們的手袋裡還有電槍和防狼噴霧,如此,假使真的遇上子夜淫魔,她們最少也能作出某程度的抵抗。

  可是,犯人能在三秒內扼暈事主,五秒內取去其性命,對於「引蛇出洞」任務之中的女警,她們的生命仍然受到重大威脅,跟淫魔在電梯內獨處的十多秒鐘,她們很可能連按緊急掣的時間都沒有,就被其扼暈,然後拖至梯間侵犯,因此,她們是次行動,實在是以生命作為賭注!

 

 

4

 

  這夜凌晨四時許,其中一名參加「引蛇出洞」行動的女警謝妙妍,在田景邨田X樓的大堂等電梯,這裡未發生過強姦案,正因為這樣,警方才在這裡部署。根據目前的情況,子夜淫魔總選擇不同地點犯案,而由於屯門區住宅大廈林立,有很多公屋、居屋及私人屋苑,分佈的範圍相當廣泛。屯門地區佔地甚廣,單是警署便有三間,屋邨更遍佈每個角落,每個屋邨都有十來棟公共房屋大廈,而由於年代較為久遠,每個屋邨至少都有二十五年歷史,相比起新近落成的公共屋邨,屯門區的屋邨管理和設施較不完善,保安漏洞較多,給如子夜淫魔般的惡徒有很多機會做案。

  說回警方的「引蛇出洞」行動,警方共派遣三名外形相近的女警,每晚凌晨在屯門各屋邨出沒,她們身材高挑、長頭髮瓜子臉、穿著性感,在大廈地下大堂裡等電梯。而負責支援的便衣小隊,就在她們附近埋伏,等待子夜淫魔出現,一舉將其成擒。

  最近這一個月以來,警方派遣的三位女警,實行以身作餌,誘使子夜淫魔露面,但警方這項守株待兔的動作,成效未見理想,淫魔並未出現,可能是剛作案不久,淫魔即使再大膽,也不敢在如此短速的時間內再度犯案。然而警方面臨巨大的破案壓力,一方面是社會的輿論壓力,一方面是區內人心惶惶,而更重要的,是子夜淫魔已令香港警察顏面掃地,倘若再不能破案,警隊勢將英名盡喪,致使治安惡化也未可知。因此,警隊高層不惜一切代價,誓將為患多時的淫魔緝拿歸案。

  張成勇和梁忠傑及其他專案小組成員,也參加了「引蛇出洞」行動,這會兒,在未得到有效線索協助破案的情況下,專案小組唯有採取守株待兔的方式,用女警作餌引誘子夜淫魔自投羅網,實行請君入甕。這一個月以來,屯門區分別多了三個衣著性感的妙齡女郎,凌晨時分在各公共屋邨大堂等電梯。

  零晨四時許,打扮冶豔的謝妙妍,在田景邨田X樓的地下大堂等電梯。表面上,她是一個夜歸女郎,實際上,她是參與「引蛇出洞」的女警,她當然知道子夜淫魔的厲害,其右手力大無窮,扼住人的脖頸,可以在三秒內把人扼暈,五秒內把人扼死。

  縱使有同僚在附近埋伏支援,可謝妙妍仍放心不下,不時游目四顧,她知道子夜淫魔能在電梯關上門的十多秒內,把她扼暈並拖到樓梯間姦污,在未按下緊急掣前,她很可能已遭遇不測,而在附近埋伏的警員,也不見得就能在她按掣後的極短時間內,馬上到達她的位置,把犯人逮住。因此,謝妙妍的處境實在是非常危險,假如子夜淫魔果真出現,她便會墮入萬劫不復的恐怖深淵當中,不能自救。

  即使這樣,謝妙妍仍不畏恐懼,勇往直前。

  此際,一名高大的男子忽然靠近謝妙妍,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嚨口,用眼角斜睨身邊的男子。

  只見他身穿褐色長大衣,頭戴闊邊帽子,帽簷壓得很低。他一聲不響地靠近謝妙妍,令她心跳加速,額汗涔涔。

  電梯「叮」的一聲打開門,謝妙妍仍然猶豫著該不該走進去:走進去?自己可能被強姦;不走進去?無法誘使兇徒出手,功虧一簣。

  終於,謝妙妍還是勇敢地跨進了電梯,男子隨即跟她進入,電梯門關上。

  電梯向上升高,男人果然出手了,用手扼向謝妙妍的脖子!另一隻手捂著她的嘴巴,令她不能發聲。

  謝妙妍受過警察訓練,懂得如何化解危機,如何掙脫兇徒的糾纏。

  只見她雙手抓住兇徒的手,用力往後一甩,把他的一隻手反剪到身後,再一腳踢向他的下體。

  兇徒慘叫了一聲,身體癱軟下來,謝妙妍趁機拿出電槍戳向他,兇徒招架不住,被電槍電得發生痙攣,整個人蜷伏到地上,不斷抽搐。

  女警按下了緊急掣,十多秒後,電梯門打開,一直埋伏的警員們就站在電梯門前,都緊張得什麼似的,當他們看見蜷曲在電梯地板上的兇徒,都不由得驚嘆起來,萬分佩服女警的智勇兼備和臨危不亂。

  未幾,兇徒被押返新界北總區警察總部,謝妙妍完成了任務,跟隨大隊一起回到警察總部,受到上司嘉許。

  當張成勇、梁忠傑及其他專案小組成員收到逮獲疑犯的消息,眾人莫不眉開眼笑,日以繼夜整整辛苦了一個月,現在總算任務完成,各人都不禁鬆一口氣,全部收隊回到警察總部。

  現在,專案小組總指揮官許警司,正在錄影會面室裡,替疑犯警誡作供。

  大約兩個多小時後,許警司跟下屬回到專案小組總部,向成員們交代進展。

  許警司說:「我們已為疑犯作出DNA檢驗,跟子夜淫魔的DNA作比較,兩日內便有結果。」

  其中一名成員問:「許Sir,疑犯就是子夜淫魔嗎?」

  「雖然DNA化驗結果未出來,但根據目前的狀況,我可以斷言,疑犯絕非真正的子夜淫魔,而只是個跟子夜淫魔作案手法差不多,在區內獵豔的另一個色魔。」

  「怎麼,又有另一個色魔嗎?他不是子夜淫魔?」

  「對,他不是子夜淫魔。屯門區的治安最近很差,有不少色魔為禍,但他不是我們要找的人。」

  「何以見得?」

  「我替那人做過測試,他的右手不是非常有力,跟子夜淫魔不符合──其右手可以說是力發千鈞。」

  「那人會不會是故意裝的?」

  「不,那個人右手的確沒有子夜淫魔般有力,絕對不可能裝假。儘管身材、衣著和行兇手法跟子夜淫魔雷同,我相信他並非真正的子夜淫魔。」

  兩日後,DNA檢驗報告送到警察總部,果真如許警司說的那樣,被捕疑犯果然不是子夜淫魔,縱然抓到另一個色魔,可警方這回誤中副車,仍然是功敗垂成,未能抓到為患屯門區多時的新屯門色魔──外號子夜淫魔的連續強姦犯。

  「引蛇出洞」行動鎩羽而返,而更糟糕的是,警方已打草驚蛇,報章連日來都有報導該項行動,事件已曝光,警方不可能再採用相同方法去引誘犯人了。

  這回簡直是白幹一場!其中最窩火的,莫過於參與「引蛇出洞」行動的警務人員,特別是女警謝妙妍,她實在恨不得把子夜淫魔碎屍萬段!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