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第8章 - 文惠的告白

「我們嘲笑了張英的夢想,這比對他惡作劇、散播謠言要罪大惡極十倍。」俊雄說。

「對,結他是他的生命……」小娟說。

「你說得沒錯,我那時太口沒遮攔了。」文惠說。

耀華沒有說話,不過他只是嘴巴硬而已。事實上,在張英遇溺後,他不只一次感到後悔,自己說了那樣無情的話,傷害了張英。

四人緘默不語,有種弔念的味道。

張英走了以後,他們總是有意無意迴避提及他,這是頭一次他們這樣公誠布開的談論他。

四人其實很想念張英。他們都真心喜歡這個人,當他是好朋友。

雖然,張英在生的時候,他們常常戲弄他,但,就像耀華早前所表示,他們沒有半點惡意。

「不知道張英有沒有感受到我們的歉意?」小娟說。

四人朝麻雀枱看過去。

在聽過他們的剖白後,他是不是原諒了他們?

「你們告白的事,都很值得反省。」文惠又拿香煙出來抽,「我也有一件事,憋在心裏好久,想說一下。不過,這件事的性質,和你們說的有點不一樣。」

對,文惠還沒有懺悔,其他三個人醒起來。

「有一天,我因為跟家人吵架,心情很鬱悶,所以找了張英出來,陪我搭電車,遊車河散心。當時我一句話也沒有說,只管不住抽煙。」文惠揚揚手上的煙,「張英很體貼,沒有拉着我跟我說話。他開始講自己的事,像以前在孤兒院過着怎樣的生活,也不管我有沒有在聽,總之就一股腦兒的講出來……」

沒錯,張英是個孤兒,不曉得雙親是誰。這也許是為甚麼,他會扮演小丑這種角色,引人發笑,因為他渴望跟大家建立聯繫。

「張英講了很多內心的東西,把他的心挖出來。可是,在當時,我沒有回應他,也說一下我的事,像我跟家人的問題,半句也沒有。他想跟我交心,分擔我的煩惱,但我拒絕了。雖然如此,他沒有氣餒,做了一件事……」文惠回憶……

 

張英向文惠要煙。

「你不是不抽煙的嗎?」文惠不解問。

「我今天想抽一根。」張英笑道。

於是文惠給了張英一根煙。

他把煙點起來,抽一口。

「咳咳咳……」受不了刺激嗆到。

「你還好嗎?」文惠問,忍不住覺得,張英有點窩囊。

張英做了個「OK」的手勢:「只有你一個人抽煙,實在是太寂寞了。」

文惠獃住。

「我是個窩囊的人,甚麼事都做不好,但,至少,有一件事我可以做到,就是陪你一起抽煙。」張英又吸一口煙,又嗆到。

 

「我很後悔,張英打開了他的心扇,但我沒有。」文惠說。

她說了一個性質不同的懺悔的故事。

耀華、俊雄、小娟安靜地聽她發言。

「就我認識的張英,我不認為他會因為我們所做的惡作劇,而懷恨在心。他不是那種人。他向來以小丑自居,也樂於充當這個角色,有時候,他甚至會故意做出蠢事,給我們調侃。我不相信他會有甚麼芥蒂。所以,起初,當小娟說今晚張英顯靈是為了報復,我很不以為然。」文惠瞄一眼小娟,「但,我後來想,這也不失為一個好機會,讓我們聊一聊張英,回顧他的事。有好長的時間,我們四個人都好像約好了似的,避免提起他。我的情形是,我還沒有接受他已經去世的事實,不肯面對這件事。我猜你們也是一樣吧。」

耀華等人默然,間接承認文惠的話。

「然後發生了今晚的事。那就像當頭棒喝,叫我不能再這樣下去。所以我提議檢討我們對張英做過的事。我希望利用這個方式,讓張英重新進入我們的生活。」

這也是個梳理情緒、檢視友誼的過程。

「我想,這才是張英這次顯靈的目的吧:除了捉弄我們之外,還提醒我們,曾經有他這樣的朋友的存在,叫我們不要忘了他。」

或許,文惠「欺侮」張英,比任何人都重手。但,也沒有一個人比得上她,那麼了解張英。

耀華等人醒悟:對,張英搞那麼多動作,不是為了報復,他只是希我們好好的記住他的存在。

「你想聽到的,不是『對不起』……」文惠對麻雀枱說話,「而是『我們永遠會記住你』,對吧?」

耀華、俊雄、小娟展現歡顏……

沒料到,張英的反應毫不溫馨──麻雀枱驀地掀起,碰的一聲,倒了下來;枱上的麻雀灑在地下,抽屜裏的籌碼也散落各處。

「我們弄錯了,張英真的是在氣我們。」小娟掩口道。

「不會的。」文惠斬釘截鐵道,勇敢的接近倒了的麻雀枱。

「小心。」耀華說。

「我看不到有要小心的必要。」文惠應道,執拾地上的麻雀、籌碼。

拾了片刻。

「噗!哈哈哈哈!」文惠迸發笑聲。

耀華、俊雄、小娟相顧駭然。文惠幹嘛發笑?難不成她撞了邪,被張英附身?……

「所以張英安排了我糊十三么。」文惠沒頭沒腦道,「那是一個提示。」

眾人滿腦子問號,不知道文惠在說甚麼。

「耀華,你之前不是講過,我們一起打過麻雀,然後張英糊出了十三么嗎?」文惠笑到掉眼淚。

「對呀。」耀華說。

 

「誰先告白?」文惠啟齒。

「我先吧。」耀華說,整理一下思緒,「這件事我相信你們都有記憶。有一次我們四個人加上張英一同打麻雀,他很幸運的糊出了十三么。」

 

「但後面的部份你沒有說。那天總結下來,張英是贏家,我們四個人加起來輸他三塊錢。因為數目不大,這筆欠款一拖再拖,到今天我們還沒有付清。」文惠向耀華等人展示籌碼,無緣無故少了三塊一元,「張英在提我們還錢啊。」

 


這個奇妙的經歷,其後傳了出去。一九五三年三月六日,《工商日報》有這樣的報道:

彌敦道○○○號樓下,昨日圍滿了人群,人人爭着看「鬼屋」。……人叢裏傳出了極傳奇無稽的鬼話,各人都在談論發現鬼的經過:彌敦道○○○號二樓的業主姓葉的,是個越南華僑,原住○○○號四樓,最近二樓住客全都遷出,葉氏派他的女兒看管樓宇,晚間與朋友舉行竹戰,藉消長夜無聊。據傳說是前晚竹戰方酣,其中有一鋪牌戰至最緊張階段,……忽然橫邊伸出了一雙手向各家收錢,四個竹戰客都感到驚異,正在驚訝時,橫邊又多了一雙手去摸牌……

傳聞傳得面目全就是了。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