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奇譚集

第5章 - 奇譚之五《列車服務受阻》

我叫張嘉誠。

有人說名字叫嘉誠的人都是有錢人,但我很多香港人一樣,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上班族。

又有人說「如果男人過了三十歲還要依賴公共交通工具,是很悲哀的事情」,而我就是那些男人。

每天擠着地鐵上班,然後又擠着下班。

今早我也一如以往,準時七時半就出門了,展開由大圍出發到中環的旅程。

我跟着無數行屍走肉的身軀,一同乘上了列車。

九龍塘是轉車站。

如果你也是搭地鐵上班的話應該會很清楚,那段時間的九龍塘站很可能是全球人口密度最高的車站。

人很多,站內交雜着急促的腳步聲。

順着人潮,終於迫到了月台。

月台站滿了人,但人潮卻是井然有序。每天排隊迫車這點小事,對於久經訓練的香港人絕對算不上甚麼。

不過,凡事總有例外。

「媽的!怎麼搞的?等了好久啊!」

「三分鐘又三分鐘!要遲到了!」

「又壞車了嗎?」

平日繁忙時間的地鐵差不多每一分鐘就有一班車,現在已經等了十五分鐘,人潮開始積聚,埋怨聲此起彼落。

「由於訊號故障,列車服務將稍為延遲……」月台發出了廣播,頓時又是伴隨一陣咒罵之聲。

已經差不多八點半了,已經可以肯定我今天會遲到。今早我可有一個重要的會議,這可影響到公司幾十萬生意。若然丟了這單生意,我被公司炒了,家中還有一大一小,你鐵路公司怎賠償我?

已經差不多九點了,列車終於駛進。

列車雖然已經很擠,但我只想儘快回到公司,也不想再等下一班車。更何況,我已不由自主地被人群迫進車廂。

我一定要在十點半前回到公司,我望一望手錶,已經十點了,列車差不多每站都比平常時間停頓多點時間,現在才來到太子站。

列車緩緩開出,但駛出不久後,車身突然一陣猛烈搖晃,又再次停止了。

過了良久,列車仍然沒有任何動靜。

「由於訊號故障,列車服務將會受阻……」又是同樣的廣播聲音。

車廂又再次充滿髒話。

「鐵路公司每年都加價,但兩三天就故障一次。怎搞的?那些高層真的很仆街!」站在我隔壁的大叔怒道。

「媽的!以後我轉搭巴士了!」

車廂越來越吵。

「還不開車!好焗啊!」

「哇!冷氣好像停了!」

「快沒空氣啦!找人call車長!」

「車長沒回應啊!怎麼辦?」

目前的狀況告訴我們一切都很不尋常,不安的氣氛開始漫延。

正當大家不知所措時,剛才站在我旁邊破口大罵的大叔突然撥開人群,打開了緊急通風窗:「全部人都是戇X,只懂叫囂,連通風窗也不懂開!正白癡!」

「由於列車服務受阻,請所有乘客立即下車,步行前往下一站的月台......」廣播聲又再次傳出。

車廂的門打開了,外面只有一片漆黑。

甚麼?

「車長還是沒有回應啊!」

「下車?我們要步行回去?」

車廂中議論紛紛,這時已經有乘客戰戰兢兢的走下車廂了,我跟著人群走下去。

那大叔也下了車:「仆街!看看哪一天我會打到鐵路公司的那幫高層仆街!」

隧道雖有燈光亮着,但氣氛有點陰森恐怖。

現在處於太子站與旺角站之間的隧道,旺角站是轉車站,我們正步行前往旺角站。

幸好不算太遠,起碼不是要我們由大學站步行去大埔墟站。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我一定趕不上會議了。

這一下就慘了,我這份工看怕是保不住了……

過千人走在路軌上,也沒有推撞。

我越走越急,剛才那位大叔一直走在我旁邊,他忽然拍了一拍我的肩膀:「喂!年輕人,你眼睛看得清楚,上面寫什麼?」他指着前方一個指示牌。

我定眼看了一看,心裡突然涼了半截。

那大叔:「喂!年輕人,快回答我!寫甚麼?」

「是黃……泉。」

那大叔也變了變色:「你別開玩笑……」

這時候有人突然尖叫:「這是甚麼來的!」

走着走着,前方竟然出現了一條河,河上有橋,橋上兩邊分別站着疑似守衛的人員,氣氛極奇詭異。

人們見到眼前景象馬上嚇得大叫倒頭便跑。

我呆立當場,搞不清目前狀況。

大叔拍了拍我的頭:「還發甚麼楞?快逃吧!」說着拔腿就跑。

驀地裡,不知道從哪裡走出一位守衛夾住了我,只見那守衛臉上毫無血色,眼神空洞。

「你幹甚麼?」我掙扎大叫。

「既然死了,你們就不要反抗了。快上路吧!」

「死甚麼死?我才沒有死!」

「哈?剛才路軌突然沉降,你們乘的那班列車已經脫軌撞散了。」

「這……怎可能……我、我可還是要趕着上班的啊!」我忍不住大叫一聲。

但隧道中交雜着無數淒厲的哭叫聲把我的聲音淹沒了。

(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