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奇譚集

第4章 - 奇譚之四《公開考試》

我剛看完精神科醫生了,他跟我談了剛好一個小時。

大概從13歲開始,我就知道自己有人格分裂。精神科的治療其實對我根本沒有甚麼幫助,而且我也不想被治好。

其實父母一直都知道我有人格分裂,但若不是一年前的DSE考試,他們仍樂見我有雙重人格。

那個冬天好像特別寒冷,別人都在忙於補習溫習,而我卻沉醉在聖誕節的玩樂時光。

不錯,還有數個月就要迎接中學文憑考試,即俗稱的DSE。面對一個足以影響學生將來的公開考試,我卻一點也不擔心。因為我知道「他」一定會走出來幫我……

小學以前,我的成績也算馬馬虎虎還過得去,但自從升上中學後,我的成績卻突飛猛進。因為每次考試,我都可以自由召喚「他」出來。

「他」,擁有超乎常人的智力和過目不忘的記憶。靠住「他」的幫忙,我考過多次全級第一,但是在某些考試中,我會故意不召喚「他」出來,免得自己過於鋒芒。

有時候「他」會霸佔住我的身體不肯離開,由於冷漠的性格與平時的我截然不同,所以父母知道「他」的存在。每當「他」離開後,我的身體都疲勞得像被轟炸過一樣,但由於「他」在我的學業上真的很幫忙,父母十分樂見「他」的存在。

我讀的是理科。

不過,文科理科對於我來說也沒太大關係。

「張景恆在Mock考試中,所得的平均分又是全班第一了。」Miss 張朗聲宣佈。

伴着同學的掌聲與嫉妒的目光,我沾沾自喜地接過了成績表回到座位。

鄰座的黃國輝卻沒這麼幸運了,成績剛好合格而已:「唉!為甚麼我坐你旁邊,卻學不到半點東西。你究竟有甚麼讀書秘訣?」

我笑笑:「就是要努力啊!」

黃國輝:「我已經報了三位名師的精讀班,希望會有幫助吧!」

「嘿!這種事情還是靠自己才好。」

可惜,你們都沒有第二個人格。

當他們把金錢花在所謂的補習名師身上,我卻省卻了一筆金錢去買電玩遊戲、模型,要不然接下來的長假期怎麼度過?

好了,玩樂過後,正經事還是要幹。

來到DSE的第一科考試中國語文,看着考場中的考生正襟危坐,一臉如臨大敵的樣子就覺好笑。

「現在是早上時間八時半,你們可以開始作答。」

我打開了試卷。

是時候了!出來吧!小智!

因為「他」的智慧比我高,我是如此稱呼他。

出來吧!

出來啊!

用錯了方法嗎?

你去了哪裡啦?

我冷汗滲出,這是我頭一次不能把「他」召喚出來。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求求你出來吧!

我急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同學,你沒事吧?」監考員看到我神色有異,關切地詢問。

「沒、沒事。」

一定要冷靜下來。

小智!我以張景恆之名召喚你出來!

「變身!」

我不小心的大叫了出來……

如此一聲大叫,全場人的目光立即向我投射過來。

可惡……

我眼前一黑,便即暈厥過去。

到我醒來時,已經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床上。其他科目的考試,我已經沒有應考了。

父母把我責罵了一頓,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啊!然後,他們說要治好我這個病,就帶我去看精神科醫生了。

「那……你近來覺得怎樣?」精神科醫生看看手錶,好像生怕咨詢時間超時了。

 「還好吧!自從那次之後,他還不時出現,但我卻控制不了他出現的時機。」

精神科醫生漫不經心的說道:「你需要更加放鬆。多聽點平靜的音樂會對你有幫助。」

這些廢話,我平時已經聽很多了,用不着給錢來聽你的。

「來吧!我現在會幫你催眠。你先躺着……對了,是這樣。看着我……放鬆身體,深呼吸、閉上眼睛、再深呼吸……」

他的語調好像有魔力似的,我的眼皮漸重,開始沒有力氣睜開雙眼,身體也漸漸麻痹,最終失去了意識。

……

……

……

 「你醒來了。」

 「是的。」

  「你現在覺得怎麼樣?」

 「很好。」

「根據你父母的要求,我已經把你另一個人格封在深層之處,沒法出來了。」

「我知道,那個智障早就不應該霸佔着這個身體丟人現眼。」

「那、接下來的DSE重考,你一定沒問題了。祝你的人生以後一帆風順了。」

小智笑了笑。

(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