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奇譚集

第13章 - 奇譚之十三《銀行》

阿辛準備了AK-47長槍和手榴彈,打算今天去銀行打劫。同行的還有其餘三人,都是正在被通緝的悍匪。

「反正都已經被通緝,今天幹完這一票就走了。」刀疤傑說。

光頭王笑了笑:「你就麻煩一點,之前還殺了人。幸好,那目擊的警員剛好是我相熟的人,你才免於被捕。」

金毛強:「剛剛與船家聯絡了,他們會在西貢接我們。我們一幹完,就立即走!」

阿辛有點緊張,其實這是他第一次去打劫。他以前是一名貨車司機,但因醉酒駕駛導致他人死亡而坐牢,出獄後找不到工作,生活走投沒路,只好加入他們。

他擦拭槍口,說:「記住我們今天不要殺人,錢拿到就走。」

刀疤傑:「看看情況吧。準備好了嗎?走吧!」

眾人把武器塞在大布袋內,搬上客貨車,便即出發。

 

阿辛、刀疤傑、光頭王負責武鬥;金毛強負責運輸及逃走路線,留在車上等眾人回來。

銀行位於該區的中心點,客貨車泊在附近的小街,眾人揹起大布袋便大步往銀行走去。

光頭王守在門外裝作等人,阿辛則跟着刀疤傑,走進了銀行。

阿辛額頭冒汗,心跳加速。

「喂!你們,這麼大袋是甚麼來的?」保安突然查問。

刀疤傑笑說:「等一下要去澳門,都只是行李來的。」

保安滿腹狐疑:「能打開讓我看一下嗎?」

刀疤傑緩緩拉開布袋,亮出了裡面的長槍。保安吃了一驚,正想舉槍,不料被別人一槍爆頭身亡。

開槍的正是手部發抖的阿辛。

刀疤傑見狀,已經知道是時候發難,便隨手抓了個人質,高叫:「打劫!把銀行裡的錢都拿出來!別旨意報警,否則先殺一個。」

市民受驚,蹲在地上不敢動彈。

數名銀行職員捧了幾大堆紙鈔出來,阿辛手部顫抖着把紙鈔掃進大布袋。

刀疤傑兇道:「就只有這些?」

銀行職員點了點頭:「已、已經是全部了。」

刀疤傑心想銀行哪會只有這麼少量紙鈔,銀行職員必定是在撒謊,不過想到時間越久,逃走便越困難,便向阿辛打個眼色,一起後退步出銀行。

光頭王領着他們回到後街客貨車,刀疤傑開了一槍把人質殺掉。

眾人上了車,便即逃走。

阿辛說:「我說,剛才無必要殺掉那個人質吧?」

刀疤傑:「他應該看到我們的車牌了,不把他殺了,怎麼辦?你不也是殺了保安麼?」

阿辛說:「那是迫不得已。」

駕車的金毛強突然說:「喂!怎麼好像不太對路?」

刀疤傑:「甚麼?」

金毛強:「天突然全黑了,而且剛才開始,就沒見過一輛車,甚至一個人……」

眾人望出車廂,明明是下午時間,天卻竟然全黑了,而且沿路不見車輛、人影,連鬼影也沒有。

阿辛說:「好像不太對勁,我們下車看一看?」

刀疤傑:「傻的嗎?這麼危險,警察追上來的話怎辦?」

「砰砰!」突然一聲巨響,車輪像是撞到了硬物煞停了下來。

較沉默寡言的光頭王問道:「甚麼事?」

金毛強吃驚道:「好像、好像撞到了人。」

刀疤傑道:「理他幹甚?繼續開車!」

金毛強道:「可是車輛卡住了。」

眾人下車察看,看見到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卡住了車胎。

刀疤傑道:「阿辛,你過去拉走他。」

阿辛萬般不願,但還是嘗試過去想把屍體抬起。

沒想到阿辛一拉起屍體的手,屍體居然復活了,並用一把抓住阿辛的手。

阿辛看清這屍體,雖然它血流披面,但阿辛還是認得它就是剛才自己親手殺死的保安!

這名本應已死的保安一口咬住了阿辛的頸項,阿辛吃痛慘叫。

同伴見狀也大吃一驚,刀疤傑馬上舉槍向保安射擊。保安雖然中彈,卻是毫不吃痛,死咬住阿辛的頸項不放。沒多久,阿辛已經沒有氣力掙扎,身子放軟。

其他人見狀正想轉身上車離開,卻見車門被另一條活屍擋住,並步履蹒跚向他們走去。

那活屍竟是剛才刀疤傑殺死的人質。

刀疤傑馬上瘋狂開槍,但那活屍也是毫不吃痛。更令人覺得不安的是,他們發現草叢中也有大量活屍冒出,並慢慢向他們圍攏。

子彈無用,血肉橫飛,但活屍們已經將他們完全淹沒,慘叫聲在山谷中始起彼落。

刀疤傑嚥下最後一口氣時,彷彿在耳邊聽到一把聲音:「你們將永遠輪迴,絕無休止。」

 

早上十時。

阿辛剛好起床梳洗完,聯絡了刀疤傑、金毛強和光頭王三人,便準備出門。

說實在,他真的不太想幹這事,但自覺人生已無第二條路可走。

這時,他還不知道自己之後的人生會永遠地被困在這一天。

(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