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奇譚集

第11章 - 奇譚之十一《OT》

凌晨一時。

Martin剛剛整理好八個小時後會議需要用到的文件,終於可以收拾公事包離開公司。

他一天之中留在辦公室的時間比在家還長,妻子也經常有所埋怨。

但身為一位有十數名下屬的部門主管,工作真的談何容易?

他毎天都會駕車上班下班,今天也不例外。

家在新界東,卻在中環上班,擁有一輛屬於自己的座駕總是方便一點。

日間的紅磡海底隧道總是塞滿長長的車龍,凌晨的海底隧道已經變得暢通無阻。穿過獅子山隧道、轉入吐露港,再駛入白石角。

終於回家到了。

這間景觀向海的房子,購入時四百萬港元,現在已經升值至六百多萬港元。這房子是他用無數晝夜的汗與淚換來,目的就只是為家人建立一個舒適的安樂窩。

凌晨三時,妻子和兒子已經熟睡了。Martin看着他們安睡的樣子,心頭暖了一下。

飯桌上留了一則字條:「冰箱裡留了飯菜。」

Martin用微波爐把飯菜加熱便吃。

飯後清理了飯桌,走進浴室,趕走一天的疲倦。

幾個小時後,就要上班了。

Martin倒在床上,睡在妻子旁邊,不久便呼呼入睡了。

 

翌日,鬧鐘響起。

當Martin緩緩的睜開眼時,已經發現妻子已經起床。他走出大廳,便看見她正為兒子整理校服。

只聽得妻子對兒子說:「今天的考試加油啊!」。

對了,工作太忙,他都忘記了今星期是兒子的小學大考。

「我知道了!我出門了。」這兒子倒是很自立,小學四年級開始已經不需要父母接送上學、放學。

兒子笑笑的向媽媽揮一揮手就出門離開。

「老婆,對不起,我昨晚趕着開會又晚了一點回來。」Martin對妻子說。

但妻子似是沒有聽見,走進了廚房。

Martin:「我知道這是我的不對,我說過會帶你們去旅行,七月吧!等兒子考完試,我們一起去大阪玩吧!」

妻子仍然無視他的話語。

Martin繼續道:「我知道應該花多一點時間去陪伴你們的,可是這也是沒辦法啊!最近公司業績不是太好,所以便留得晚一點。」

妻子沒說話,只是自顧自的收拾了餐具。

Martin正想一把拉住妻子的手,卻發覺自己的手如同穿透了一般拉了一個空。

他不禁大吃一驚。

「鈴鈴鈴!」飯桌上的手機震動不停,同時傳來鈴聲。

正當Martin仍在呆立不動時,妻子已把手提拿起來接聽。

只見妻子神色凝重,沒多久便淚如雨下。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Martin一臉迷茫。

當他正想去觸碰自己的妻子時,也跟之前一樣穿透了妻子的身體。

「凌晨時間,獅子山隧道往大埔方向發生嚴重交通意外,一輛私車家懷疑失控越過對面線,撞向石壆後翻側,一名年約四十歲的司機當場證實死亡。警方正調查失事原因。」電視正播放晨早新聞。

Martin看到新聞畫面中顯示的車輛幾近成為廢鐵,而車牌號碼仍然清晰可見。不會錯,這正正就是自己擁有的車牌號碼!

Martin完全無法相信!

妻子剛剛也看到新聞報導了,對住電話另一端哭得更大聲:「這、這怎可能……他昨晚有回來過,昨晚的飯菜已經……不、你要相信我……好吧!我現在就去醫院……」她收拾好手袋,就馬上衝出門口。

 

Martin跟著妻子來到醫院。

他看見了自己的遺體,沒想到死亡竟然可以如此簡單。

昨晚,他還在努力工作;今天,一切已經變得不重要。

「走吧!」一名一身白衣的男子不知從哪裡鑽了出來,把Martin嚇了一跳。

「你是誰?」Martin問。

白衣的男子看着一本簿子,漫不經心說道:「我是鬼差。這裡說你因為過度疲勞,以致車禍而死,所以我是來帶你走的。」

妻子認了屍,步出了殮房,剛剛考完試的兒子也由親友帶了過來。妻兒抱在一起,哭不成聲。

Martin回頭默不作聲的看着妻兒。

「如果知道今天的事,昨天就把時間都留給你們。」他心下黯然。

白衣的男子:「生前不去見,現在卻想見了?人都死了。走吧!我還要趕着下班呢!」

Martin就此跟着白衣的男子離開醫院,然後身體慢慢變得輕盈,最後一起飄走了。

(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