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書雲錄

第2章 - 約定

  那是一橦三層高的樓房,還有偌大的花園,而看來現在於這花園,正招待著不同人仕。


  「哎喲,人真多啊。」雲杰從巷子出來後,就直接前往約戮堂。


  約戮堂是現在最強的幫派,不少小型幫派都想進入其麾下,即使是大幫派,也想盡辦法讓約戮堂和自己結盟,可惜的是,約戮堂貴為最強幫派,卻只愛其最強之名,不愛所帶來的權力或威望;他們只想擁有最強之名,但不想和其他幫派有任何的糾纏。


  這更讓大家更想拉攏約戮堂。


  不想管理各幫派,但卻坐擁最強實力,不正代表和他們結盟的幫派就會擁有權利了嗎?在這個世代,各派之主的影響力可比當代帝王,甚至是可以超過,這麼大的引誘,當然成了各幫派的目標。


  但約戮堂實在太與世無爭,任何幫派提出結盟也只是徒勞無功。


  所以大家想在這次宣布約戮堂幫主就位的宴會,好好地展示自己的誠意及實力,各幫幫主全都親自出動,並帶了麾下最大弟子以表自己擁有不亞於約戮堂的戰力。


  此時,兩位女生打開了樓房大門,一名男生慢慢地走了出來。這男生看起來約廿五、六歲,金髮藍眼,右眼下有一條橫向的疤痕,相貌不算是絕色,但走在路上還是會讓一兩個人回頭看一看他。


  這一位年輕的男子出來,可嚇倒了在場的人了,這麼年輕的人是最強幫派的幫主?怎想也不可能吧,難道這是幫主的代言人?園裡眾人正交頭接耳時,這名年輕男生說話了:「感謝各位抽空出席這場宴會。我是約戮堂的第一任幫主—藍風雷,可能大家會覺得奇怪,為什麼我幫都做了最強幫派,我卻是第一任幫主,這是有關於我們幫派內部結構問題。」全場屏息以待。藍風雷掃視了全場,最後視線停留在海雲杰身上,大概是覺得一個看起只有十五、六歲的小子,不會來這邊吧。


  「首先,我們一開始是沒有任何幫主去統領的,亦是為何各位每次想見幫主也得不到回應就是如此,若為寫信溝通,就看我幫成員誰有空就會回覆,但基本上所有的邀約也會一一回絕。而幫會成員,包括我,總共9人。」


  全場倒抽了一口氣。


  「而我是幫派最弱,也是被迫做了這個對外溝通的人,也就是說,如其說我是幫主,倒不如說是外交使比較貼切。」


  「大家都清楚了嗎?這兩邊開始上菜了,大家可以慢慢享用了......但是,如果你們來是為了邀請結盟的話,就煩請離開了。」


  幫派其餘的成員捧著一桌又一桌的食物放在一旁,但沒人有膽量去吃,只因為大多數人都是為了結盟才來到這,但這時真的走出這門口的話,不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嗎?可是留下來的話,被約戮堂發現的話,大概會受到一些懲罰吧。


  可是這世界永遠都有些不怕死的人。


  聽著這個幫主是全幫最弱的,就自然地覺得自己絕對能打得過,所以就直接上前問:「我就是想請求結盟的,不知幫主意下如何?」


  「我的回覆只有一個:請回吧。」


  「可是你我結盟就能變得更強大不是嗎?」藍風雷聽到這,便慢慢步向這位想和自己結盟的人。


  這個人看到藍風雷慢慢步近自己,信心更加大增,便一直推廣自己的幫派有甚麼好,和自己結盟有甚麼好處,可是這堆東西,藍風雷一丁點也聽不進去。


  藍風雷他走到那人跟前,一伸手,直接掐斷了那人的脖子。


  「有誰是想游說我幫結盟的,下場只會一樣。」藍風雷把那人甩到一旁,殺人毫不猶豫的他嚇壞了全部人了,他說自己是最弱的,那不就是說其他人比他厲害?而這「其他人」不就剛剛送菜出來的那幾位?一陣寒意從各人的腳底傳到頭頂,不少人拔腿就跑,剛才熱鬧的場景一下子就沒了,只剩下海雲杰一個在這園子裡了。


  藍風雲見到他還沒有意思走,覺得很奇怪,難道真的有人是為了吃而來的嗎?還是這小子第一次看見殺人而嚇到腿軟,跑也跑不掉呢?


  「小子,你還不走嗎?」藍風雷走到海雲杰前面,打量了一下這看起來入世未深的黃毛小子。黑色的短髮看起來沒怎打理過,黑色的眼睛看似陰沉但又有點年少的樂天,不知道是不是全身黑灰白色調的衣服的關係,顯得他皮膚十分白皙,可是這白,卻讓人覺得是毫無血色的白。


  「我聽說約戮堂新幫主上任,會大排筵席,所以就想來吃一頓豐富的,可是......」海雲杰眼尾瞄了瞄旁邊的菜餚,欲言又止的。


  「怎麼了?有甚麼問題?」藍風雷有點不解了,剛在場所有人都在他的觀察裡,從沒有人走近過桌子旁,難道他發現了?


  「你這菜是假的我怎樣吃......」海雲杰他真的發現了。


  「哈哈哈,你眼可真利呢,行,我就好好招呼你大吃一頓,要好好吃飽才有力氣呢!」藍風雷拍了拍海雲杰的肩膀,並示意他一起進入內堂,其他幫員也默默跟在其後,把剛才那些「菜餚」一一捧回了那樓房裡。


  「還沒問你甚麼名字呢?」藍風雷問道,進了屋子裡的海雲杰在微弱的光線下,皮膚顯得更慘白了。


  「我叫海雲杰,叫雲杰就可以了,今天真謝謝藍大哥你這一頓了。」雲杰笑了一笑,點頭示意他對這頓免費的午餐表示謝意。


  「你知不知道一個叫藍......算了,他也應該改名換姓了......走我們上樓去。」藍風雷一個快步走向樓梯,就是為了不讓一個剛認識的人看到自己失落的臉。


  但是藍風雷散發出來的情感氣場,雲杰感受到了,他直直盯著藍風雷看,在猜想藍風雷剛剛說的話,是想問一個人的去處嗎?那個人會是誰?沒聽錯就是同樣姓藍,是親戚?是長輩還是後輩?


  但這些問題在雲杰眼中都不是問題,因他一早已知藍風雷是在找誰。


  藍風雷帶他到了三樓靠近陽台的一個位置坐下,放眼望去,映入眼簾的是這城最繁華的街道,人來人往,但這位置卻聽不見鬧市的煩囂,只感受到風的喧鬧。


  「他們在做菜了等一下就能吃了,看一下這風景吧,能在這角度看風景可不是常有的。」藍風雷坐在雲杰對面,一起欣賞著這車水馬龍的景像。


  「的確呢,要好好記著這畫面才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