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探

第1章 - 序章

 

二零零七年一月七號。

七名傳統名校的女生在該校四樓的洗手間中進行通靈遊戲。由於她們進行的時間是晚上時分,在學校中的學生,教師以及清潔人員都已經回家休息了。整個學校被黑色籠罩着,學校旁邊的馬路已經沒有任何車輛駛過,只留下路旁孤獨站著的路燈。泛着黃色的燈光落在了馬路上,與四周的黑色相互交融,形成了一副充滿着不安感和期待感的畫面。那幾乎是一片寂靜的環境,安靜得嚇人,不知道還以爲到了另外一個次元空間或是沉淪於自己的噩夢之中。

整個學校中,除了她們外還有一個住校的保安人員。七個女生為了這次計劃編排了很久,才摸清學校裡面人員的作息時間。即使通靈遊戲在眾人口耳相傳的話語中已經證明了這種遊戲可能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或者危險,但是她們並沒有因此而感到害怕。她們認為一切都只是一種遊戲,一切都只是她們腦海中的幻想,一切都不是真實的。這個時候由於環境安靜得有些詭異,終於有一個人忍不住說話了。

「我說你們怎麼那麼安靜?難道你們不覺得這種遊戲很刺激嗎?這種感覺真的很讓人興奮好不好?!」

「刺激什麼?!要不是跟你打賭輸了,誰希望來這裡?這個恐怖的地方真的一秒都不想待下去了。真是太可怕了。」

「你別那麼掃興了! 來都來了,不玩一下子怎麼可以呢? 對吧!難道現在回去嗎?如果現在回去也太可惜了吧。」

「我的天哪! 你選的日子也不選得好一點。誰都知道每年一月七號在學校都會有怪事情發生的!我不得不懷疑,你是不是故意選擇今天的!」

「你不說。我還忘了呢。 話說今年的怪事情還沒有發生呢。也許,今年的怪事會發生在我們身上呢!」

那位女生剛說完,便點燃了蠟燭,開始念起了咒語。她們七人把雙手弄成各種奇形怪狀的手勢。七個女生的手勢各不相同,要不是她們把那些手勢做得有板有眼,否則會以爲那些手勢是隨便亂造出來的。那些經過幾分鐘后,蠟燭上的火焰開始了不規則的跳動,像是在回應著她們一樣。燭光微弱得只能僅僅照亮她們七人的臉龐。青澀的臉孔充滿著對未來的恐懼,但也期待着一會兒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周圍的環境被黑暗默默地吞噬著,她們招來的麻煩也慢慢地找上門了。

經過四個小時的遊戲後,七個女生想著了魔一樣迅速地衝到一樓,向著學校大門跑去。她們一邊狂奔,一邊尖叫着。她們的叫聲遍佈了整個校園,給原來寂靜無比的校園增添了幾分生氣。她們見了一個不應該見的東西,她們的眼神中充滿了恐懼和無助。對於她們來說,學校的大門就是希望和求生的大門。如果可以的話,她們希望可以時光倒流就當是這一切都沒有發生,什麼東西都沒有出現。但是,對於現在來說,她們後悔的機會也沒有了。

保安人員聽見了校內的尖叫聲後,從睡夢中醒來了。由於,他擔心學校會出意外,他連忙趕到校門口檢查校門有沒有被不法分子破壞的痕跡。正當他仔細檢查的時候,那些女生的尖叫聲再次傳去他的耳朵,刺激著雙耳的鼓膜。聲量越來越大,幾乎已經可以媲美震耳欲聾的程度了。那些女生的身影也逐漸從朦朧逐漸清晰了起來。保安人員回頭看了一眼後,也嚇了一跳,後退了幾步。因爲他沒有想到那麼晚了,還有學生留在學校裏。再者,她們還是連滾帶爬地往校門口方向奔去。即使保安對這種突如其來的狀況感到詫異和油然而生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懼感,但是基於職業素養,他還是不得不上前阻止了她們的去路。希望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發生了,讓那幾位女生那麼驚慌。但是,保安人員想阻攔也阻攔不住她們。她們七人合力把保安人員推開。保安人員對此感到非常奇怪。於是,保安人員打開手電筒開關,進行校內巡邏。進入四樓後,有一種感覺吸引著他進入洗手間中,就像是一種未知力量把他慢慢地拉進洗手間裡面。即使他怎麼用盡力氣去反抗,但是也沒有任何用處。此時,他的身體已經不是他的了,他失去了控制他自己身體的權利。保安只能默默地看著自己的身軀任人擺佈,一步一步地走進了洗手間。

從此,他就再也沒有出來。

事後,那七名女生相約定當天事情的細節誰也不能和任何人提起。

從那天開始,這個通靈遊戲也就成為了那七個女生的心結,一個她們一輩子也無法解開的心結。

那一名再也沒有出來的保安人員已經被證實死亡。經過調查后,死因是心臟病發。

警察也認為保安人員的死因沒有任何值得可疑的成分,現場的佈置也過於陰森恐怖。對於一個沒有心理準備的人士進去並受到驚嚇,急性心臟病發死亡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警局的資料庫有著這種數不勝數意外死亡的案件,因此警方覺得保安人員的死亡不可疑。

事後,經過警察詢問過後,發現七名女生只敢說是通靈遊戲。但是,沒有說明到底是哪一種通靈遊戲。由於,案件過於詭異和七個女生未能配合調查。讓這件事件的真相沉于谷底。經過幾個月的調查后,警察依舊無法得到任何有關信息,無法確定七個女生是否有罪。最後,這一起案件不知道什麼原因被警方突然封存了起來。有關這件案件的文件少之又少,羣衆想自行探究真相可謂是難上加難。因此,這件案件不了了之了。

不知道是不是迫於輿論的壓力還是內心的譴責,那七個女生再也沒有出現在學校裡。就連她們最親的親人也杳無音訊。

據說,每年的一月七號的四樓洗手間中,依舊會傳出女生們的尖叫聲。

但是,在二零零七年後,那個洗手間就被長期封鎖了。

究竟是什麼或是誰在裡面發出尖叫聲呢?!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