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我永遠懷念飛灰

第5章 - 對事、對地、對時、對人,我也是錯

我被阿玲和慕之兩人一左一右地扶回家裡,我一頭倒在梳化上,家裡的小狗好像嗅到了氣氛不對,自己躲在狗床上咬著那條玩具狗骨頭自得其樂,阿玲沒有像平時回家一樣直接把電視打開,反而坐在梳化上,慕之則拉了一張椅子過來坐下。

「阿玲,我諗Hugo只係飲大左啫,無咩特別我返屋企啦。」慕之說,順帶一提,Hugo是我的英文名。

「等等,Hugo應該無飲酒喎,佢成身一D酒味都無。」阿玲對慕之說。

慕之看著我,打了個眼色,示意要我救他,但我現在沒這個心情,小綠因為我的關係死了,我甚麼都不想理,阿玲誤會我也好,慕之沒法幫我圓謊也好,我完全不關心。

「我⋯⋯我⋯⋯」慕之不是一個擅長說謊的人,到了這種關頭更加是不知所措。

「Gibson,你睇下Hugo而家咁嘅款,你想幫佢家嘛吧?我地不如交換一下情報,睇下有咩可以做,好唔好?」阿玲說。

阿玲就是一個這樣厲害的人,觀察入微,行動力強,她知道慕之一定是為了我在隱瞞甚麼,她知道以我現在這個狀態我一定不會有任何回應,她也知道慕之在「幫我」這個前提上,會軟化下來。

如果我現在給慕之哪怕只是一點點的訊號,他就會知道究竟應該繼續隱瞞,還是好好地和阿玲商量,但我甚麼都不想理,小綠因為我的決定而失去了生命,我犯下了彌天大錯,而我瞞著阿玲這種事,只是生命中的小枝節而已。

「我⋯⋯我都唔知點解⋯⋯」慕之的聲音有點顫抖。

「咁你至少應該知道佢今晚同邊個食飯?係咪?我地一步一步咁推論,睇下佢發生咩事啦。」阿玲說。

「佢約左小綠食飯,不過佢驚你亂諗嘢,所以叫我幫手瞞住你。」慕之抵不住阿玲的攻勢,說出了真相。

不要緊,就讓阿玲知道我今天約的是小綠,就讓阿玲胡思亂想吧,一切都不要緊了,因為小綠已經不再存在在這個世上了。

「我明嘅,佢當年同我一齊嘅時候,應承過會忘記小綠,應承過唔會再見佢,所以佢搵你幫手,非常合理。」阿玲說。

「佢之前真係無再見過小綠,只係琴日你剪頭髮果度有本雜誌訪問左小綠,咁佢咪諗住同佢講兩句,試下約佢出黎囉。」慕之說。

「如果⋯⋯如果我無⋯⋯無約佢出黎就好⋯⋯」我從那異常乾涸的喉嚨中吐出這幾隻字,對了,如果我沒有約她出來就好了。

「其實過左咁多年,你老老實實同我講咪好,我都唔會話唔比你出去,但係,講大話呃我就係唔啱!」阿玲義正詞嚴地說。

「佢都係唔想影響你地之間嘅關係啫。」慕之幫我解釋。

「去見一個人,唔會影響到我地之間嘅關係,但係講大話呢,會越講越大,最後反而先係會影響到我地之間嘅關係。」阿玲交叉雙手,站起來。

「如果我⋯⋯無約佢⋯⋯出黎就好⋯⋯」我不知道自己為甚麼要重覆說這句說話,硬要找個理由的話,就是除了這點之外,我現在大腦大概是一片空白的狀態。

「你有無第二句呢?」阿玲一邊問,一邊走到電視旁邊,下意識地打開了電視機。

「今日晚上七點左右,尖沙咀金巴利道三車相撞,造成一死三傷,死者黃嘉嵐,係上市公司宏願基金管理嘅行政總裁⋯⋯」電視上正播著新聞報導,清晰地解釋著小綠死亡的時間、地點、原因和經過。

對於香港人來說,小綠的死,導致了彌敦道的大塞車,車龍一直申延到太子道一帶,一直到九時後才恢復正常。但對於我來說呢,小綠的死,是我的責任,是我害死小綠的。

阿玲和慕之同時被這個新聞報導嚇呆了,兩人把目光移到栽在梳化上的我,一刻之間,他們明白了我會變成這樣的原因,他們知道自己要做點甚麼,要說點甚麼,但是又找不到適當的詞語,也想不到適當的反應。

「如果我無約佢出黎就好⋯⋯」我把頭埋在梳化背上,迷迷糊糊地說。

這時阿玲衝過來,把我拉起,然後用雙手緊緊的抱住了我,我動彈不得,阿玲的頭頂剛好踫到我的鼻尖,她平時慣用的洗髮水味道從鼻腔一直衝向我的腦袋,這種味道讓我清楚地感到阿玲的存在。

「係意外黎嘅,唔係你嘅錯。」阿玲用肯定的語氣向著我鎖骨附近說。

「係囉,無人想有D咁不幸嘅事發生嘅,你唔好自責。」慕之在一旁補充。

「點會唔係我錯?如果我無見到果頁雜誌,我就唔會諗起佢;如果我無記得佢電話,我就無得WhatsApp佢;如果我無約佢出黎,佢根本唔會出現係尖沙咀;明顯就係我錯,明顯就係我害死左小綠!」我連珠跑發地說,說了三次「如果我無約佢出黎就好」之後,我的喉嚨已經恢復正常了。

「呢個世界邊有咁多『如果』嫁?你諗下,大雄想用叮噹嘅時光機去提自己唔好遲到嘅話,最後佢永遠都係有其他阻滯,提唔到自己,最終都係會遲到。咩『如果』唔『如果』,其實一個人改變唔到任何野。」慕之用他擅長的方式想安慰我,他是那種無論遇上任何事,都可以從動漫當中找到答案的宅男,還有,在我們那個年代,「多啦A夢」還是叫做「叮噹」,這點我們一直都改不了口。

「我唔係大雄,如果我可以返到之前,我一定有方法可以救到小綠嘅。」我說。

「Gibson?或者咁啦,你返去先,等佢冷靜一下,我會陪住佢,你唔駛擔心。」阿玲若有所思地對慕之說。

「我明嘅,我明嘅,呢D問題,的確你地兩個自己解決會好D,你記得陪住佢,唔好比佢咁樣再亂諗嘢。」慕之說完,向玄關走去,站在門後穿上了鞋子,然後離開了我的家。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