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我永遠懷念飛灰

第25章 - 願你能,能從當初一切永不變

篤定了畢業旅行的日子後,我發現我記下的「有兩個穿十五號雲斯卡達球衣的人在28Car.com用30萬買了一對三十七碼的白飯魚,但老闆給了他們四十一碼的」,即是第138期六合彩的開彩日期,也正正是在聖誕節,即是說,我要預早投注,而且從泰國回來再拿獎金了。

所謂畢業旅行,會去的人其實也不是很多,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雖然主辦這事的同學非常熱心,但最後真的有到機場集合的,就只有十多人。

而這十多人之中,其中一個竟然是小綠。

我和小綠在這十個月中,保持著普通朋友的關係,如果大學課堂時間配合到的話,我會和她一起吃個午飯,遇上大家都想看的電影,我們也會相約一起去看。

不過老實說,我沒想過會在這裡遇見小綠,我以為這會是一次一大堆同學嬉嬉哈哈的行程,這種場合本來就不適合性格認真的小綠,當然,這也可能是我一相情願的想法。

上一次我經歷的2004年中,這次旅行是沒有發生的,沒有人舉辦,沒有人參加,所以我完全沒有這次旅行會發生甚麼的記憶,更不要說小綠會參加這件事了,無論在那個年代,我從來就沒有和小綠一起出外旅行過,連一大班人的旅行也沒有,或許因為我回來的關係,歷史正確確實實地改變。

我揮手和小綠打了個招呼,她也爽快地回應我的揮手。

「做乜連你都黎左?」我問,我和小綠之間一直都沒有談起這次旅行,我沒想過她居然會有興趣來。

「咩叫連我都黎左?而家我唔黎得嫁咩?」小綠握著手提行李箱的把手,用責點責怪我的口吻答。

「你梗係黎得,不過我以為你對呢種聚會唔會有興趣啫。」我一邊把護照遞給主辦的同學,一邊說。

「你以為嘅野,未必就係事實黎嘅。」小綠第一時間回答。

「咁你點解會黎?」我真心想知道原因,或許小綠說得對,這麼多年來,我可能從來沒了解過小綠。

「想玩下囉,無乜特別。你先係點解會黎,你連畢業禮你都無去!」小綠反將我一軍,我不去畢業典禮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十四年前就去過一次了,我真的沒興趣再去。

「我啱啱返工,無咁易請假。」我隨便編了一個謊話,反正即使我說事實,小綠也不會相信。

「講大話。」小綠不知為何用很肯定的語氣說。

這時主辦的同學已經拿好登機證,並走過來把登機證和機票還給我和小綠。

「或者,或者就係因為你無去畢業典禮,我先會黎呢個畢業旅行。」小綠說完這句後,沒等我回答,就拉著手提行李箱向著女生群那邊走去。

即是說,如果我像十四年前一樣去了畢業典禮,穿著那件黑色的長袍、拿著一大紥百合花和小綠合照過的話,這次旅行就不會發生,小綠是這個意思嗎?

我應該怎樣理解她這句話?是不是我在她心目中還有那麼一點點的地位,才會令她覺得要參加這次畢業旅行呢?還是她覺得如果和我沒有進行過「畢業」這個儀式的話,大學生活就會缺少了甚麼?

我無法得知真相,而且我非常肯定小綠,無論那一個年代的小綠,都不會告知我這個問題的答案。

黃小姐,你不說出來,我又如何得知你心裡在想甚麼呢?

十二月二十三日,晴,我們到達了布吉的機場,乘坐一早安排好的包車,我們來到了位於巴東海灘正後面的酒店,酒店擁有一個超大的泳池,貴價的房間可以直接從露台跳進泳池中玩耍,我們這種剛畢業的年青人,則只能住在別館,要大老遠地走過天橋後,才能到達泳池的更衣室。

這次旅程後,我拿了六合彩獎金,大約就不必再住進別館了,作為一個未來人,至少也要有這種優勢吧。

我的心中一邊想東想西,一邊在房間中安頓行李,和我同房的是Louis,一個很少說話的同學,在大學中存在感一向相當薄弱,這時候他也靜靜地坐在房間的椅子上,看著酒店的介紹書。

其實我在大學中交到的朋友也不多,除了小綠之外,其他大都只是點頭之交,這也是我不去畢業典禮的原因之一。

或許正正因為如此,我才會和Louis被編在同一房間吧。如果我或者他其中一人失蹤了,大概整團人都不會發現
這個事實。

雖然,我會非常希望小綠會記起我,然後向大家提出,但她大約就只會覺得我去了幹些奇怪事,然後置之不理。

我們的第一個行程和陽光與海灘都無關,香港人去旅行,首要的當然是購物了,所以第一個行程,是去大型商場,主辦的同學宣布兩小時後原地集合後,大家就解散了。

小綠快速地和女生們消失了在商場之中,沒甚麼朋友的我找了一家咖啡店,點了一杯咖啡坐了下來,打開一早帶來的小說,準備消磨掉這兩個小時。

大概過了一小時左右,小綠率先發現了坐在咖啡店的我,於是我無可避免地,成為了小綠的暫時貨倉看管人,負責看管她的戰利品。

如果是十六年前的我,大概會對這種服務非常反感吧。但現在我還做得挺開心的,只要小綠健康快樂,其他甚麼都不是問題。

然後這時我才發現,原來Louis坐在同一家咖啡店內的另一個角落,用凌厲的眼光正看著我。我和他揮了揮手,再指了指地上放著的大袋小袋,示意我不能過去和他一起坐。

他站了起來,在我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