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我永遠懷念飛灰

第22章 - 情感干擾世界,情感顛覆世界

那晚之後,阿玲和我和好了,我們約定不要再理那個阿基,這也是我想要的,因為那本來就是一個「偵探遊戲」罷了。而小綠在那晚之後就沒有再回覆我的訊息,也沒有聽我的電話,我完全沒法找到小綠,我知道小綠一定還在生我的氣,只有等她氣下了,才會再找我。

然後當我在下一個星期二上班時,在便利店的報紙架上,看到了一單煤氣爆炸的新聞。

地點是沙田第一城某個單位,整個單位被炸成焦黑色,入面發現戶主的燒成焦炭的屍體。報紙上雖然沒有說明單位是哪一個,死者也沒有全名,但我一看相片就知道,發生地點是小綠的家,而那個被燒成焦炭的戶主,應該就是小綠。

報紙報導說星期一的早上,小綠家中煤氣洩漏,而小綠沒有上班,在家中熟睡,當天剛好有郵差送掛號信到小綠的家,在按鐘的一刻,引發了強烈的煤氣爆炸,小綠被燒成焦炭,而郵差則被爆飛的大門擊中,情況危殆。

在小綠沒有聯絡我的這幾天內,究竟發生了甚麼事?真的是意外嗎?

那應該不是意外,小綠無論如何都不會在星期一的早上還在熟睡當中,她是一個工作狂,只要雙腿還能走路,雙手還能工作,她都一定會在星期一的早上回到公司,不可能睡到郵差派掛號信的一刻。

還是小綠其實是開煤氣自殺?那是甚麼原因,因為阿基嗎?還是因為我讓她提早揭露了真相?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在2006年時,我記得有一次和小綠談過自殺的問題,她說她不會去自殺,明明這世界上還有那麼多事可以做,為甚麼要去自殺,只要努力,希望一定會來。

那時候我答她,自殺通常都是一時衝動的,那一刻很可能會被絕望所淹沒,會覺得再沒有任何出路,所以才會有人自殺。

她回答說就算被絕望淹沒,她也沒有勇氣去自殺,要動手殺死自己這件事,無論如何她都幹不出來。

我笑著回應她,說如果有一天,她真的被絕望淹沒的話,她不需要那個勇氣,我會來殺了她,我不容許任何我以外的人殺死她,即使那個人是她自己也不例外。

如果她真的是自殺的話,她一定忘記了2006年我跟她說的這番話。

站在便利店的報紙架前看完整編報導,我覺得我自己非常冷靜,沒錯,畢竟這已經是第四次小綠在我的世界中逝世了,人就是這樣的一種生物,無論是如何可怕的事,一次又一次地經歷的話,還是會習慣,還是會麻木。

我沒有回公司,直接打電話給Gibson。

「小綠死左。」我直接在電話中對Gibson說。

「下?」Gibson以為自己聽錯。

「係,小綠死左,第一城琴日果單煤氣爆炸,就係小綠屋企。」我清楚而緩慢地說。

「我明啦,你而家係邊?我黎搵你?」Gibson說。

「唔使,我OK,好冷靜,我打黎係想同你相量,我要點樣先可以阻止呢件事發生?」我問。

「你想直接去救佢?但係你要返去嘅話,只能夠返去舊年12月之前,再過呢三個月?」Gibson問。

「唔係,唔係返去12月,因為小綠可能係自殺嘅。」我語帶肯定地說。

「因為阿基嘅事?」Gibson為了肯定而追問。

「我相信係,所以我返去12月都無用,我而家已經知道左阿基嘅事,我再搵佢嘅話,或多或少,都會露到口風。」我說。

「咁你想返去再之前?」Gibson問。

「係,我想返去2004之前,唔再同小綠表白,唔追佢,咁樣我就唔會再介入佢嘅生活啦。」我說。

「咁樣你會好痛苦嫁喎,你要再過之後嘅十四年,然後係呢十四年入面,你係黃嘉嵐嘅心目中,就只會係一個路人。」Gibson說。

「咁樣應該會救到佢。」我說。

「咁阿玲呢?阿玲點?」Gibson問。

「其實我返左黎2012,咁2018年嘅我究竟係會點?變成粉然後消失?」我反問Gibson。

「咩變成粉呀?」Gibson不解地問,現在我才想起我回來了2012年後,我就無法看到《Avenger 4》了,該死的 Marvel Studio連這套戲的名稱也不肯公佈,究竟要怎樣才可以打敗Thanos呢?

「無野啦,2018年一套戲黎,我廢事隔六年咁黎劇透你啦。」我答。

「你問我,我覺得你只係意識去左2012年。」Gibson說。

「即係話2018年嘅我會變左無意識嘅植物人?」我反問。

「未必,我覺得係Copy&Paste咁,2018年嘅你意識複製左一個,貼左返黎2012年,然後2018繼續去咁。」Gibson說。

「如果係咁就好,至少今次我再返去,2012年嘅我會繼續照顧阿玲。」我說。

「唉,我知我阻止唔到你,我會確保你好好咁、實實在在咁照顧阿玲;好啦,你返去較鬧鐘啦。」Gibson說。

「多謝你支持我。」我說完,掛了線。

回到位於雲疊花園的家,今次我一定要做好準備才回到過去,我要回去2004年的二月,那個和小綠一起看楊千嬅演唱會的晚上,我和她表白那天。

我在網上搜尋2004年六合彩的結果,嘗試記住,2004年第138期六合彩的結果是2號、15號、28號、30號、37號和41號,我拼命地記住了,「有兩個穿十五號雲斯卡達球衣的人在28Car.com用30萬買了一對三十七碼的白飯魚,但老闆給了他們四十一碼的」,而138期是在聖誕節正日開獎,這我也一定不會忘記。

然後我知道我甚麼也帶不回去,所以我乾脆不帶任何東西,穿上輕便的衣物,調較好「黑夜不再來」,吃了兩粒安眠藥。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