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我永遠懷念飛灰

第20章 - 當真相仿似是怪物藏在鐵箱,打開放出了又怎樣

我和阿玲約了阿基明天晚上在太古坊旁邊的大家樂見面,三個人都準時出現,在大家樂那種塑膠硬椅子上,三個人相對而坐,但無論是哪一個人都想不到該說甚麼開場白。

「簡單問一句,你究竟係咪基嘅。」阿玲打破了沉默,直接說出重點。

「我係。」阿基也回答得很簡單,他一邊說,一邊用塑膠棒攪動他面前那杯大家樂奶茶。

「咁你即係呃小綠啫,你地一齊左三年,即係呃足佢三年?定係你中途轉嘅?」我憤怒地追問。

「我出世開始就鐘意男人,從來都無鐘意過女人。」阿基拿起了他的奶茶,呷了一口,皺了一下眉,就把奶茶放回在桌子上。

「咁點解仲要同Midori拍拖?」阿玲問。

「點講呢,各取所需?」阿基在口中緩慢地吐出這句句子,尾音也稍為提高。

「咩『各取所需』?無論你點樣唔理佢,小綠都仲係相信你,甚至連我懷疑你,都會比小綠鬧。你講咩『各取所需』?」我左手大力地拍了一下大家樂的桌子,桌子的震動讓阿基的奶茶濺在桌子上。

「我需要一個唔痴身嘅女朋友,等我同親戚朋友交代;佢需要一個唔會阻住佢做野,而且佢喜歡嘅男人;我覺得用『各取所需』呢四個字係非常恰當嘅。」阿基說。

「但係咁樣你唔辛苦咩?要同一個你唔鐘意嘅人係埋一齊。」阿玲拿出紙巾,把濺在桌上的奶茶抹走,然後說。

「有一個女朋友,比起單身方便好多,未遇見Midori之前,我基本上要不停換女朋友,因為你地D女人好煩,成日要搞呢樣果樣,又要Check我、又要報到、又要所有時間比晒佢。」阿基面不紅耳不赤地說出了非常傷人的說話。

「呢個咩理由黎!你又唔鐘意人,又咁樣利用人,你仲好意思咁樣講野?」我說。

「因為事實就係咁,Midori佢唔會佔有我,有時連我自己都唔知佢究竟鐘意我多D,定鐘意返工多D,感覺即使我唔鐘意佢,佢受嘅傷都唔會好深咁。」阿基沒有再踫過那杯奶茶,改為雙手托著自己的下巴說。

「推缷責任!你係咪男人黎嫁!」我越說越激動,阿玲拉住了我的手。

「我都想我唔係男人,你信我,我比任何人更加唔想我係一個男人!如果我唔係男人,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咁去鐘意男人,我就唔使成日諗點樣面對D親戚,我就唔使成日諗要去外國邊度先可以結婚。」阿基說完,向後仰,倚在大家樂的塑膠椅上。

「我唔理你點諗,你一定要親口同小綠講清楚事實真相。」我稍為冷靜了下來,可能是因為阿玲一直拉著我的關係吧。

「其實我唔明關你咩事,Midori又無唔開心,我又解決左好大部份嘅問題,點解你係都要我破壞呢段關係?」阿基問。

「咩『破壞呢段關係』?而家你地呢段關係係建基於一個好大嘅大話上面,越遲揭發,小綠受嘅傷害就越深呀!」我忍不住又激動起來。

「你係咪覺得,如果我退出,你就有機會?」阿基一邊反問,一邊發出嗤笑聲。

「唔係!我唔介意小綠佢鐘意邊個,我唔介意小綠同邊個一齊,我只係想佢過得幸福!」我雙手拍枱,站了起來,對著阿基咆吼。

聽到這話後,阿玲鬆開了我的手,看著我,沒有說話。三人之間出現一片沉默,那片沉默化作了無限的黑暗,狠狠地把我們三人向外推,我們三人之間的距離因為這片沉默變得越來越遠。

我在黑暗中伸出雙手想捉住阿玲,不讓她被那片沉默推離開我,但無論我怎麼抓,我始終甚麼都捉不緊,我在那片黑暗中飄浮,但我卻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突然,那片漆黑完全消失,我又回到了那家大家樂內,坐在我對面的是小綠的男朋友遊戲基,而本來坐在我旁邊的阿玲,已經消失。

「你使唔使追返佢?不如顧掂你自己先啦,我走啦。」阿基說。

「你唔怕我周圍同人講你係基嘅?」我問。

「如果你要講,你琴晚就搵左Midori講啦,我今日黎就係為左確認呢件事啫。」阿基冷靜地說完,站起來,轉身準備離去,那杯奶茶除了開始時被呷了一口,還有被我濺瀉了一點之外,就完全沒有再消耗過。

我也站了起來,搶先一步離開了大家樂,在鰂魚涌站A出口附近我開始尋找阿玲的身影,其實我知道我說「想小綠過得幸福」這件事會傷害阿玲,但我還是一時衝動說出來了。

我拿出電話,撥打阿玲的號碼,但是電話不通,立刻轉到留言信箱。我知道阿玲把電話關掉了,我在留言信箱裡說了對不起,然後就沒法再說任何東西,心中想了好多好多,但對著電話的留言信箱,我卻一句說話都再說不出來。

我自己一個人回到大圍火車站,穿過黑暗的田心村,向著雲疊花園前進。那片黑暗讓我想起了剛才那一片讓人絕望的沉默。

我打開電話,再次撥打阿玲的號碼,電話還是不通,留言信箱說著乏味的開場白,「嘟」的一聲之後,我還是沒有說任何東西,我說不出任何東西。

老實說,我自己和那個口口聲聲說「各取所需」的阿基,又有甚麼分別呢?

竟然打算一邊守護小綠,一邊和阿玲一起,這不就等於叫阿玲無條件地等我五年嗎?為甚麼我可以這樣自私,這樣不顧阿玲的感受?

我不斷地向自己發問,但卻沒有得到任何答案。踏入自己的房間,我看著放在床頭的那個「黑夜不再來」,這幾個月來響鬧時間還在2018年小綠逝世那一天,沒有改變。

我這次回來真的做對了嗎?還是我非但救不了小綠,而且還傷害了阿玲?白映雄,你究竟在做甚麼?你有解決到任何問題嗎?還是在不斷地增加問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