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我永遠懷念飛灰

第11章 - 沒再問蝴蝶與莊周卻問時日那可偷

我第三次看著小綠的屍體,心情非常複雜,我知道自己站在這裡也改變不了甚麼,我知道自己會再一次回到過去,再一次嘗試拯救小綠,所以在這之前,我一定要想清楚具體做法。

「喂,做乜無晒聲。」Gibson在電話的另一邊說。

「我黎你屋企搵你?」我說,在電話談也不方便,我也想讓Gibson看看這個神奇的CASIO鬧鐘。

我轉身離開長江實業中心,夾雜在大量西裝男士和行政套裝女士之間越過馬路,到達遮打花園後,在噴水池旁我抬頭望天,這世界上有神明嗎?如果有的話,可以教教我該要怎麼做才好嗎?

我在中環登上了荃灣線的列車,離開了中環這個傷心地,Gibson住在火炭穗禾苑,是居屋中的豪宅,位於火炭半山,整條城門河和馬場的景色一覽無遺。

我在沙田火車站換乘小巴向著火炭半山進發,小巴下車後,我按下我一早知道的密碼,直接走進豐年閣內,Gibson住在高層一個向馬場的單位內。

和伯母打過招呼後,我直接走進Gibson的房間內,發現他正在用任天堂近年重新推出的迷李超級任天堂在玩實況足球2。

「喂,要唔要試下挑戰用蘇格蘭贏難度五嘅世界盃?」Gibson知道我進了房間,也沒有回過頭來,就問。

「痴線,我成廿年無玩,點打難度五?」我反問。

「試下之嘛,不過兩個人一隊連難度三都唔易打。」Gibson說。

「我諗我連點樣撳後腳『撩』波都唔識了。」我說。

「加速,然後放晒所有制再撳B丫嘛。」Gibson說。

「我唔係黎打機嫁,我黎搵你傾呢件野嘅問題。」我從口袋中拿出「黑夜不再來」,遞給了Gibson。

「就係呢個鬧鐘,可以幫你返去以前?」Gibson Pause了Game,放下控制器,改為拿起了「黑夜不再來」,然後問。

「嗯,我想返過去救小綠,你可唔可以詳細D解釋下你講過嘅『蝴蝶效應』?」我問。

「你有幾多年無見無搵黃嘉嵐佢?」Gibson沒有回答問題,反而問我。

「六年。」我答。

「或者你應該返去六年前,改變六年前嘅自己,等你呢六年內都Keep住搵佢,咁世界就應該會改變。」Gibson說。

「六年前?即係我決定唔再搵小綠果一年?」我反問。

「係,或者當你返到黎今年嘅時候,你會發現阿玲唔再係你老婆,而黃嘉嵐又唔會接受你,你單身一個,又寂寞又孤獨,華英雄咁。」Gibson繼續把玩著「黑夜不再來」,然後說。

「但係,因為我一直守護住小綠,所以佢會無事?」我反問。

「我唔知呀,我始終係2018年嘅人黎,要你做左先知。」Gibson說。

「但係⋯⋯」我一邊說,一邊打開「黑夜不在來」的電池蓋,給Gibson看那句寫在蓋子內側「只能回到更之前,24H。」的貼紙。

「噢,係阿玲寫嘅,呢舊野係佢比你嘅?」Gibson問,而且他認得阿玲的字跡。

「係,係阿玲比我嘅,呢個鬧鐘有個規則,就係每次返轉頭,都只能夠返到比上次『返去』更早嘅時間,最少都要廿四個鐘。」我說。

「咁如果你今次返左六年前,你下一次就只能夠返到六年前零一日?」Gibson再問。

「我估係,所以第一次我可以返到去小綠死之前一日,而第二次,我就要返去佢死之前兩日。」我說。

「咁六年係有D長,如果返六年前,你對救小綠呢件事有幾多信心?」Gibson問我。

「我就係唔知先黎搵你傾丫嘛。」我說。

「拿,你咁諗,呢個廿四小時規則,其實係要黎限制你用呢個鬧鐘嘅次數嘅。因為每次你都要再早廿四個鐘,而你返到過去要用返自己嘅身體,你而家三十六歲,即係話,你最多可以用大約一萬三千次,每次返去前一日。但如果你返到去太細個時又無乜用,你乜都做唔到,我當扣返十年啦,十歲嘅你應該OK嘅,即係一萬次唔夠。咁你一次過用六年,就係用左二千二百次左右,睇你覺得值唔值啦。」Gibson不知從哪裡掏出了一部HKEA Approved的計算機,一邊計算,一邊對我說。

「如果救到小綠嘅話,我就唔會再用呢個鬧鐘啦。」我說。

「雖然我同黃嘉嵐唔熟,甚至可以咁講,我認識嘅佢,全部都係靠你口中話比我聽嘅,但係,我覺得你可以試下,你諗返,就算唔得,你都仲有13140減3650減2190,即係有七千三百次可以用丫。」Gibson繼續按他的計算機。

「我今晚係你度訓,睇下你會唔會一齊返埋去?」我問。

「好,咁我地設一個暗號,如果到時相見,我會問你,或者你會問我,答啱就知我地都係2018年嘅我地了。」Gibson說。

「用咩暗號好?」我問。

「『麥芽糖』?」Gibson反問。

「呢個係《審死官》,套戲九二年上,你又成日睇,我如果無啦啦問你你都可能知道係呢個暗號啦。」我說。

「咁用咩好?」Gibson問。

「用『蘇格蘭打世界盃』啦,如果我講『蘇格蘭打世界盃』,你就答我『我成廿年無玩,點打難度五?』。」我說完,一邊調較好鬧鐘到六年前十二月的早上,一邊拾起放在一旁的超級任天堂控制器。

「好!」Gibson說,在超級任天堂的Reset鍵上按了下去。而我,則把鬧鐘的响鬧時間調較到2012年12月15日下午三時。

我們選了蘇格蘭,二人用一隊地挑戰世界盃,難度三,突破了外圍賽後,在分組賽輸了給巴西,和丹麥打和,沒法出線十六強。

之後我就在Gibson房間內的地上鋪好床墊,關了燈,徐徐睡去。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