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倒佛洛依德的夢

第10章 - 約會

阿仁在付錢買那包白蘭花之前,其實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用途,命運的安排,讓阿仁第一次成功約到了阿珊去逛街。

阿珊很想去逛一個手作市集,而答應了阿仁的陪伴。

從來對逛街沒有甚麼興趣的阿仁,對手作市集的第一印象頗為深刻,進場第一眼看到第一個年輕的檔主,二十來歲的女孩,衣著打扮得很清爽,長髮過肩,淺藍色背心配上白色熱褲,再襯一對白色布鞋,清爽得令阿仁有點害羞起來而不敢直視,打算繞道而去。

反倒是阿珊倒對那檔主的產品有點興趣,產品種類不少,有手機殼、插畫、飾物等等,阿仁陪著走到檔口前,尤以手機殼最吸引到阿仁的注目,手機殼上的插圖風格很鮮明,主要以動物為主,也有一些物品如花朵或帆船,強烈的用色,粉筆感覺的粗獷線條配上細膩的筆觸,把不同動物的情感也栩栩如生的表現出來,阿仁看到阿珊拿起了一隻以眼神凌厲的獅子,紅藍黃線條畫成的鬃毛隨風飄曳,頗有睥睨天下的氣勢,放下獅子,轉而拿起另一隻正舉頭狂嚎的狼,這次換上灰白啡的顏色,那閉上的雙眼,彷彿就藏著一輩子的滄桑,這時候阿仁發現狼頭的上方有幾株花,畫得很真實,不禁令阿仁輕捽了兩下......檔主見阿珊有興趣,親切的介紹:這些手機殼都是我親手做的,下面的圖畫是用水彩畫的,至於上面的花,是壓花來的,所以是真花,一般常用的花有滿天星、飛燕草、繡球花......

「壽頭花?」一直只懂點頭的阿仁,聽到壽頭花這趣怪的名字,忍不住天真的問道。女檔主冷不防這回應,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咭」一聲笑了出來,「是繡球花,繡花鞋的那款繡花,其實我也有其他的壓花設計。」然後拿起另外幾款手機殼,有的是卡通人物模樣,如果不是拿起來細看,真的分辨不到原來不是水彩畫出來,而是以花瓣拼出來的。

阿仁接過女檔主遞過來的幾款壓花機殼,放在手中仔細端詳,真的,像是把鮮花最美的一剎瞬間凝住了,那紅色的花瓣是多麼的豔麗,綠色的花托仍是那樣的堅實。阿仁拿在手中把玩良久,最終還是放下,終於直視那女檔主,微笑道:「謝謝了,手機殼暫時還是用不著了。」檔主也親切的微笑,說了聲不要緊。阿珊這個時候也看完了,就和阿仁離去,走了幾正,阿仁想起了一件事情,然後突然走轉頭問道:「好奇想問句,請問你有做洋紫荊的產品嗎?」

女檔主皺眉想了一想,帶點抱歉的道:「因為我一般用的花瓣都是都由花墟買的盤栽來的,洋紫荊在花墟似乎不能買到?買不到的話我應該無法拿到材料的......很抱歉.....」

「無關係,本來如果這次本區的比賽能夠拿到總冠軍,將有機會出國比賽,到時可以送給外國的對手。」阿仁回覆道。

女檔主興奮地道:「真厲害﹗你是玩那一項運動?能夠問鼎總冠軍?」 阿仁故作神秘,轉身到旁邊賣皮革產品的另一個攤檔,四周張望找一款剛才眼角瞄到的產品,然後指指一個製作得相當精美的棒球形狀散紙包。

「棒球?原來我們這片土地有人打棒球的嗎?」女檔主好奇的問。

阿仁無奈的望一望阿珊,但似乎對這問題已經見怪不怪了,駕輕就熟的微笑著回覆:「對呀,就像中華白海豚、盧文氏樹蛙或黑臉琵鷺一樣,數量雖然少,但仍是存在的。」女檔主也笑了,突然想起,在桌上拿起兩張卡片遞給阿珊與阿仁:「我叫阿晴,上面有我網店的資料,有空多上去看看吧﹗」阿仁接過卡片,是一張很精美的卡片,除了印上她獨有的畫風的花的圖案,花盡處的角落打了洞,穿上了紅線,拿起來那卡片上的花朵像是隨風起舞似的,明顯是花了心思,而且每張都要經過手作製成的。阿仁珍而重之的收好,道:「好的,我叫阿仁,讓我回去後跟你發個訊息,如果有日你找到洋紫荊花瓣,記得通知我﹗」阿晴點頭,目送著他們兩人轉身離去。

阿仁第一次來到手作市集,感覺真的很新奇有趣,產品方面,主要是賣他並不感興趣的女性飾物、服裝,但也有一些他看起來有趣但暫時用不著的男性飾物,譬如是真皮皮包或錶芯造的袖口鈕。在物料方面,除了看到大量的皮革產品,也有些用冷門材料,譬如是水泥、木材,甚至是黑膠唱片造的飾物。阿仁偷望著著阿珊,她逛得很愉快,對很多檔的產品都表現得很有興趣,而事實上,阿仁感受到這裏朝氣勃勃,每一個檔主,似乎都相信自己可以憑著一雙巧手,掌握著自己的未來。

阿仁在想:那我自己的未來呢?我雙手可以創造自己的未來嗎?

阿珊最後滿載而歸,他們離開人頭湧湧的市集之後,在附近漫步。阿仁靦覥的伸出手,嘗試拖著阿珊,阿珊也沒有甩開。

終於,拖到手了。

大路兩傍的樹上開滿了洋紫荊花,引得阿仁放慢腳步,希望慢慢的觀賞。阿珊看到阿仁突然放慢腳步,顯示有點不明所以。

阿仁望著阿珊,右手指指樹上的洋紫荊,說:「你不覺得這些洋紫荊很漂亮嗎?」

阿珊望了一望,回答道:「唔.....還可以吧,我還是比較喜歡日本的櫻花,春天的時候,一條大街上開滿櫻花,花瓣徐徐飄落,很漂亮很浪漫。我很希望可以去日本看櫻花呢。」

阿仁彎下腰,拾起一株已掉到地上的完整五瓣洋紫荊,回應道:「嗯,對呀,人們普遍都是覺得櫻花很漂亮,但這些與我們擦身而過的洋紫荆,也許從盛放到落下,總是得不到我們一點兒的注意。」然後抬頭望望那些洋紫荊:「你知道嗎?很快這些燦爛的洋紫荊便會枯萎,然後凋落,最後遍地殘花,雖然,你看著那花瓣遍地的那條紫路,有另一種悽楚的美,但真的令人倍感神傷。」然後目光回到他手上的洋紫荊花瓣:「我曾經天真的問過,曾經綻放的洋紫荊,能否紫氣更盛永不枯萎,永不成為散落一地的紫荊花?」

阿珊愣了一愣,然後輕拍了阿仁的頭:「你是做了林黛玉嗎?」

阿仁笑了一笑,一邊把玩著手中的洋紫花瓣,一邊說:「有時我又在想,這些花瓣是否能有更大的作為?我看電視旅遊節目,日本有很多甚麼期間限定櫻花產品,櫻花味食品,櫻花形狀的擺設等等,去日本旅遊的人們總是對這些產品趨之若鶩,甚至為之瘋狂的,我在想,洋紫荊可以做到嗎?」

阿珊依偎在阿仁的身旁:「或許有天你會做到吧,造洋紫荊的產品,送給你在外國的對手。」

阿仁感受到阿珊的體溫,很溫暖,擁著阿珊回應道:「街上的洋紫荊不能隨便採摘,或許我要先找地方,開個洋紫荊種植場,才可以有原材料呢......」

然後對話停止了,他們就靜靜的走,走到一個無人的公園裏角落,在阿珊的依偎下,阿仁感覺到自己心跳加速,比自己外出比賽第九局決勝一分的那個時候跳得還要快。

阿仁輕輕的把頭靠近阿珊,偷偷的張望,繼而膽大起來正面張望,阿珊起初是含羞的低頭半垂的,後來阿仁溫柔的把阿珊的頭托起,才令到兩人視線終於走在同一軌跡,阿仁鼓起累積已久的勇氣把頭向前伸展,嘗試以嘴唇征服另一片的嘴唇,誰知在劍及履及之際,一直順從的阿珊佻皮的向後一仰,然後別個頭來,使阿仁的親近撲了個空,不禁有點摸不著女兒家心事,也不便再勉強,唯有裝作沒事發生的看沒有東西可看的風景,這個時候,阿珊突然雙手撫摸著阿仁的兩邊面頰,在阿仁思緒還未調節得來之際,阿珊便已打阿仁的頭角度調正,然後,吻了下去。

往後,融化了天和地。

然後天地就在聽到附近一位咳嗽著快要吐痰伯伯的出現迅速地分開了,阿仁和阿珊緬覥地分開,相視而笑,然後牽手一同離去......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