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法龍捉鬼公司 第四集 虛幻的愛

第26章 - 終章

       或許是多年刑警生涯的鍛鍊,再加上性格本質是剛毅不屈的關係,故日子不出半個月,葉少芝整個人的精神,已回復過來,看上去,就似是從沒陰霾在她的身上籠罩過。

       [不要執着......]呈現透徹形態的地縛靈,在哭聲感謝 : [師傅,我知道啦......謝謝你......]

       滿臉憔悴的捉鬼師傅,向漸漸消失的魂體,揚一揚手後,隨即轉身準備離去。

       在他前面不遠處,佇立了數人,其中一個戴黑框眼鏡的中年人,掀起笑容讚道 : [陳師傅,果然厲害,那個生前被殘殺的鬼魂,你也能成功渡化......]

       陳師傅對稱讚充耳不聞,只抬起油潤得反光的臉孔,以滿腮的鬚渣,對着那中年人旁邊的高挑美女,問 : [小芝,可不可以陪我吃飯?]

       小芝自然就是葉少芝。她頷首答允後,便向身旁戴眼鏡的中年人說 : [隊長,我和法龍先行離開......]

       [好好,去約會啦!]中年人托一托鏡框,笑道 : [餘下那些部分,留給我們處理就可以。]

       這時,葉少芝另一旁一個個子矮小的男人,哭喪臉講出見解 : [隊長,Ice不是約會,只是與他朋友式吃一頓飯......]

       沒有細聽下去,葉少芝已泛出微笑,走到法龍身旁,挽上他的胳臂,提議 : [不如我弄飯菜給你吃?]

       親自烹調,即是會上家中......有暗示嗎?法龍注視春風滿面的她,仍是一頭清爽的露耳短髮,神情還是給人正氣凜然的感覺,自從得知那叫骷髏的黑人物,被發現暴屍荒野後,她就變得......十分主動,好像成為女朋友的模樣......

       幸運的是,最近這段時間,小敏故意不聽電話、又不准見面......

       [放心......]葉少芝掏出紙巾,一邊抹吸法龍臉上的油脂、一邊說 : [我煮的飯菜,媲美五星級飯店。]

       早已對她充滿遐想的法龍,心頭在噗咚亂跳,正想開口說話之際,腦海猝然閃出,自己的口氣,早前又臭回來......

       不想破壞氣氛,還是不要出聲,點頭回應算了。

       沿途上,倆人嘻嘻哈哈,儼如一對情侶,在菜市中,打點一切後,便返回葉少芝的家裡。這處是法龍首次踏足的地方,面積不大,牆壁塗上粉紅色的油漆,在四周佈滿心形裝飾物的襯托下,讓人有種少女情懷的清純感覺......

       安頓好買回來的食物,從廚房步出來的葉少芝,嬌笑說 : [法龍,你隨便,我先沐浴更衣,然後就煮美味的給你吃。]

       從前只知道她硬朗的那面,卻原來,是可以這麼溫柔的......法龍目送她步去的婀娜背影,不禁幻想今晚留宿後,將會發生的纏綿韻事......

       但若被小敏知道,肯定會分手啊!

       想到此,法龍的內心,隨即不安起來,當目見對面的牆壁上,掛有一枚十字耶穌像時,更按捺不住激動,心中吶喊 : 一個眼大睛圓、一個高挑腿長,教我如何取捨?主啊,何解我要如此俊朗?

       [你肚子痛嗎?臉紅紅,好辛苦似的......]不知祈禱了多久,思想掙扎中的他,赫然聽到葉少芝的聲音......

       嚇了一跳的法龍,聞到淡淡的香皂味,在仰臉看上去後,不由得目定口呆、猛吞口水......葉少芝的上身,穿住一件白色底、附有碎花圖案的低胸幼帶小背心 ; 而下身,則只套上,一條可謂短無可短、長度只及大腿最上端位置的運動球褲......

       兩只長腿的優美線條,完美無遺的展覽呈示,最引人入勝的,是短球褲與那雪白肌膚,兩者間的寬闊距離......

       目不暇給中,法龍感到額頭被吻了一下。

       [法龍......]葉少芝挺起身,微笑道 : [我忘了買調味料,現在要外出,你在家裡等我回來。]

       心花怒放的法龍,揚起眉提出 : [我和妳一起出去......]

       [不用啦!]葉少芝搖搖頭,柔聲說 : [只不過去附近超市購買,你就乖乖在這裡等我。]

       總覺得好像有甚麼不妥,但又說不出所以來,不明就裡的法龍,也不再多想,瞇起眼笑說 : [好、好,妳速去速回。]

       道別後,手持電話的葉少芝,懷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離開了居所,卻不是步去升降機那邊,而是推開防煙門,走進後梯間......

       噔、噔、噔......聽到,有鞋跟踏地的聲響,於上層方向,逐漸遠去......

       沒去細想,葉少芝沿梯級向下行去,當步過兩層階梯後,一個看上去極瘦弱的男生,立即映入眼簾......

       [學姐......]那站立在下一層石地上的男生,目見葉少芝出現,立即高興叫起來,然而聲音十分虛弱 : [好久沒見......好掛念妳......]

       葉少芝一看見這男生,旋即感到全身滾燙,腦海更瞬間充斥與他交歡的畫面......

       那男生就是劉海傑,這時由他口中說出的吩咐,彷彿理所當然 : [妳先把上衣脫光,然後下來......]

       略為驚愕後,服從的意識,自然地縈繞心頭,惶惶的葉少芝,向上層、及防煙門兩邊各望了一眼,便垂下頭,緩緩拉高身上的背心、和解下白色的乳罩......

       不知何解,下腹處傳來絲絲的興奮,羞澀得滿臉緋紅的她,掩着胸,快步落到學弟的面前。

       只見劉海傑忽然伸手,從她的球褲底邊鑽入,並喘聲讚許 : [學姐好乖,真的......沒穿內褲......來見我。]

       一點抗拒意圖也沒有,任由劉海傑侵犯的葉少芝,漸漸投入其中,護胸的手因興奮而放下,手持的電話和衣服,亦掉落到地上去......

       鑑賞久違了的雙峰,睜圓眼睛的劉海傑,忍不住提起另一只手,抓到其中一邊去,在揉搓的同時,並問 : [學姐,興奮嗎?]

       [海傑......]害怕被鄰里聽到,葉少芝捂住自己的嘴巴,嬌喘呻吟 : [啊啊......興奮......]

       劉海傑踮起脚,靠到她的耳邊,低聲的話語,帶些責怪成份 : [但......我又不開心,若不是......傳送那些影片給妳看,相信......學姐也不會來見我。]

       身心的快感,也不能掩蓋腦裡乍起的畏懼,自我意識早已喪失的葉少芝,駭得手足無措 : [海傑......不是......我......對不起,對不起......]

       劉海傑把球褲內的手收回來,然後以泛淺黃的眼睛,盯緊她,顫聲責問 : [那為何......要殺我的人既死,警方也認為我人身已安全,毋須繼續保護,而妳......卻不來找我,反去黏住那捉鬼師傅?]

       [我......我......]意識墮回奴隸狀態的葉少芝,完全張惶失措,腦海更變得極端混亂,一時間,竟答不上理由來......

       目睹學姐這種慌亂神態,劉海傑的情緒,登時高漲萬分,氣勢逼人 : [學姐,妳的每分每寸,包括靈魂,都是我的,其他人......即使是妳自己,也沒權擁有......]

       葉少芝低下頭,雙手分別捏着自己的大腿外側,緊張地應話 : [學弟,我知......我所有一切,當然都是你的......]

       [好學姐,真懂事。]已興奮得難以自制的劉海傑,下達了命令 : [轉過去......翹起屁股......]

       上身裸露的葉少芝,半分猶豫也沒有,立刻轉過身去,半靠伏牆壁,抬高下身正穿住的球褲......

       久未嘗甘露,一邊解開褲頭的劉海傑,掀起猙獰邪笑,一邊昂首往空中望去......

       四周各處,盡是散發黑色濃霧的鬼怪!原來,在他眼中,除了學姐之外,還有無數的勾魂使者......

       當葉少芝從喉管中,吐出吟叫時,半空上那名叫德古拉的老伯爵,偏着頭在自言自語 : [真是一個難題。雖然這女已承諾,自己的靈魂屬於他,但又是不是可以,於此種情況下,用別人的魂魄,去為自己立約?]

       [嘿,有多難?]一旁一隻全身上下,皆是小型方格裂紋的鬼怪,似是調侃的解說 : [這小子要換回來的,是那胡佩敏,據聞她可自行繫上我們,所以若最後,契約原來是不成立,也沒有犯界這回事......]

       德古拉挑起眉,冷嘲反擊 : [修道士,那你不去與這小子成立契約?還在嘮嘮叨叨幹麼?]

       [哎喲......]這時,有隻被巾帕蒙綁眼睛的女使者,拖曳黑氣越眾而出,訕笑 : [小女子明啦!你們一個二個,不敢攪擾姓胡的,是害怕那滅了嘉爾的捉鬼師傅!嘻嘻......嘻嘻!]

       [啊啊......學姐......]眾使者七嘴八舌中,那邊廂的劉海傑,已到達了高潮......

       緊俯伏在葉少芝玉背的他,氣吁吁下令 : [今晚......妳要錄下與那師傅......纏綿的場面......]

       [嗯......]只有服從意識的葉少芝,喘息接令的同時,於心裡,泛起了一片莫名揪痛......就在此時候,有電話鈴聲突然響起......

       劉海傑沿聲看去,發出鈴聲的,是掉落地上那部手提電話......

       離開學姐的胴體,拾起電話,看到那來電顯示的名字,隨即冷笑 : [學姐,快聽電話。]

       接過電話的葉少芝,旋即大驚,冷汗直冒看向學弟,卻見他蹙起眉,臉色陰晦 : [看甚麼?叫妳接聽......就快聽......]

       葉少芝不敢怠慢,立即按下接聽鍵,小聲道 : [法龍......]

       噔、噔、噔......劉海傑正想上前,繼續蹂躪她,卻聽到,鞋跟踏地步行的聲音,不知在那處傳過來......

       有點耳熟......但又想不起甚麼來,漸漸,心中泛出罪惡感,懼怕被人目見自己的所為,也不理會瑟縮抖動、失神傾聽電話中的學姐,自行走到防煙門前,推門離開......

       喔?劉海傑禁不住吃了一驚......

       赫然,在門後,竟站着一個打扮妖冶的男人!

       [終於找到你。]尖銳的分貝,直打得劉海傑渾身顫震......

       正想發聲求救,卻瞥見眼前的男人,極快地揚起手,寒光閃爍後,感到咽喉一下痛楚,喉管竟吐不出話來......

       [姐姐是來救你的,你就不要傷害她,不要做壞人。]

       這時候,劉海傑憶起從前一位小女童,對自己的勸誡......最後,他又想到那女童的一句話......

       好人有好報,惡人自有惡人磨。

 

       第四集       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