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法龍捉鬼公司 第四集 虛幻的愛

第24章 - 第二十三章

       已整天聯絡不上小芝,莫名的不安感,令坐在副駕駛座的法龍,有種惴惴難安的感覺。

       [法龍哥......]駕駛中的蛇仔明,也感受到他的憂慮,不禁問 : [禿鷹嶺的都市傳說,已被你完全摧毀,現在過去......相信沒甚麼問題吧?]

       法龍正想答話,卻念起後座位上的佩敏,隨即展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怎能夠在女友面前,表示對另一位美女的關懷呢!

       [咦?葉小姐呢?]怎料,蛇仔明不知是故意、還是無心之言 : [她是不是獨自在禿鷹嶺那邊,等候我們?]

       法龍吞了口水,壓低嗓子 : [找不到她,連那個劉海傑,也聯絡不上。]

       [嗯。]應了一聲後,蛇仔明專心做回職業司機,在沒人閒扯下,氣氛頓時變得十分平靜。

       坐在法龍背後方向的佩敏,無焦點凝望窗外的晚空,想到將會重遇那叫嘉爾的勾魂使者,心情竟是七上八下,腦裡頭,全是當晚被他拯救後的情景......

       待會兒,若他故意在法龍面前,用荒淫的意念侵佔我,那怎辧?

       杞人憂天,亦是佩敏其中一個作風呢!

       沿途,沒有遇上那條不存在的單程線隧道,眾人平平安安的到達禿鷹嶺,當駛到那大片葉地時,蛇仔明有所發現 : [唔?那棵大樹前面,好像有兩個人......嘩嘩,我有沒有看錯,他們竟然在玩野外露出......]

       淫亂的畫面只令法龍瞥了一眼,因另外蛇仔明目見不到的景象,正在那大樹旁,震憾上演......

       成了魂魄的劉海靜,在崩碎!!那些碎片,並朝住一個方向,往上飄升......探身上前的佩敏,再次目睹這種地獄才有的情景,渾身發抖的她,不自覺喃喃自語 : [她......她被他吸走......]

       在吸吃劉海靜的,正是勾魂使者-----嘉爾先生!

       [蛇仔明,停車呀!]法龍暴喝大叫,似想立刻打開車門衝出去......

       看到他的緊急神情,知道又有鬼怪事發生的蛇仔明,掀起尷尬笑容 : [法龍哥,我一早已停了車......]

       法龍想也不想,二話不說推開車門,跳到外頭後,即向劉海靜那兒奔去......他知道已阻止不了悲劇上演,但那個嘉爾,必定要灰飛煙滅呀!

       然而,衝跑不到數步,卻禁不住停頓下來......

       [劉海傑......]眼看到,在葉地上,正赤裸交歡的兩人,那女的身份,法龍震驚莫名,完全不能置信 : [小芝?]

       享受露天敞地上性愛、所帶來無與倫比興奮感的葉少芝,在閉合眼,渾然不覺有人出現在旁,以四肢緊箍身前的學弟,嬌喘着 : [海傑......啊......不要停......]

       猝然聽到說話人聲,劉海傑隨之定止動作,並仰臉看去,猛地大吃一驚!他認得......眼前的男人,是學姐的朋友......

       [不要理他......]跪在他們倆側旁的奧莉花,也是一絲不掛,媚態盡露的瞄向法龍旁邊的人 : [這大眼美人叫胡佩敏,在她面前,好好表現你的雄風,或者以後,她也會成為你的性奴......]

       來到法龍身旁的佩敏,抓住他的胳臂,怔怔地盯着前面的淫穢情景,那熟悉的感覺,令腦海裡,漸漸浮現不堪回首的往事......

       陡然,感到一股充滿侵略性的壓迫力,正圍繞過來......佩敏略移動眼眸,目見那赤裸的瘦弱男生,不但在牢牢的瞧住自己,竟還繼續去擺動腰部......

       同時間,看不見勾魂使者的蛇仔明,亦趨步到來,並義正詞嚴 : [你們有沒有廉恥?有人出現還繼續?]

       此時才清晰聽到人聲的葉少芝,徐徐地張開眼睛......啊,是法龍,和他的女朋友......意想不到的人,竟映入眼簾......

       猛然間,意識彷彿清醒起來,葉少芝自然反應的推開劉海傑,然後仰身掩胸,四周張望尋找自己的衣物......卻沒有......

       只看到,不遠處的一塊浴巾......唯一可以蔽體的東西,但要得海傑批准,才可裹上......畏服學弟的意識,又再霸佔整個腦袋,憶起剛才竟推開他,心裡霎時產生莫名愧懼,駭得垂下頭,咬緊下唇在抖震。

       這時,蛇仔明已辨認到這裸女是誰,嚥了口水的他,亦難以置信 : [葉小姐......是妳嗎?]

       簡單的問題,卻完全回答不上......葉少芝屈膝蜷縮,雙手抱頭,她只知道,包括靈魂,整個人所有一切,全是學弟的,這就是一個自然定律,必須要遵守......

       正氣凜然的小芝,怎會變成這樣?心中悲憤難擋的法龍,先向臂旁的佩敏要求幫忙 : [小敏,勞煩妳帶她上車......]

       隨之瞪視劉海傑,惡狠狠的問 : [你究竟對她做過了甚麼?]

       站了起身、穿回衣衫中的劉海傑,被法龍的氣勢,嚇得跌倒地上,在氣吁吁回答 : [不關我事......是他......是他把學姐,弄成這樣的......]

       法龍立即瞪向前方。他當然知道,那個"他",所指的,就是可恨的嘉爾!

       [呵呵,你知不知道......]卻在這時,呈現完美身段的奧莉花,擋在法龍身前,搖晃着乳峰,呵氣說 : [她與嘉爾,訂立了契約......]

       傾國傾城的美貌,絕對是天下男子的致命武器!沒有半絲黑氣繞身的奧莉花,就如一個實體的裸身仙子,活靈活現展示於法龍的咫尺前,難以抗拒的誘惑,瞬間令他忘掉一切,全身的血液,都彷彿奔流到準備出擊的那處。

       [捉鬼師傅!原來被最親最愛的人出賣,靈魂會變得極度美味!哈哈哈......]

       精氣充沛的聲音,如乍現的旱雷,把法龍整個人震醒!當他回過神的時候,那聲音的主人,已飄到眼前 : [人性邪惡,這個劉海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好例子!]

       目睹一步前的嘉爾,氣勢洶洶壓來,法龍的心頭,竟掀起害怕的感覺,不由自主往後退去。而另一邊廂,正扶起葉少芝的佩敏,亦被這勾魂使者的氣度震懾住,不自覺呆呆的凝視他......

       嘉爾整個身體,宛如散發耀目靈光,那些黑色氣霧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有股無形的銳氣射出,如錐直鑽入各人腦門,完全消融抵抗意志,徹底震服敵對之心。

       [嘉爾先生......]看到嘉爾的澎湃氣勢,劉海傑似是壯了膽,指着佩敏,顫聲要求 : [交換......用學姐的靈魂,去交換她......做我的奴隸......]

       意識裡,只餘下劉海傑就是一切的葉少芝,聽到他這番話,震驚得看向他,哀求 : [不要......海傑,我很乖的,甚麼也聽你,求你不要拋棄我......]

       大好的一位美女,竟被蹂躪至如此慘況,義憤填膺的法龍,忍無可忍下,隨即咬破指頭,然後揚手向嘉爾揮舞鞭去......

       點滴鮮血,不偏不倚直灑濺到嘉爾的頭蓋上......然而,不閃不避的他,沒有任何損傷,更冷笑道 : [那個徐雲,果然有點能耐,還是可把你重創,嘿嘿......]

       法龍暗吃一驚,他不禁聯想起,怪不得自己沒有了口臭......

       一旁的蛇仔明,雖看不到勾魂使者,但目擊法龍的所說所做,憑藉多次與他攜手捉鬼的經驗,已深知此時的他,面對的是一件極棘手的鬼怪事......

       為免拖後腿,故他呼喊 : [法龍哥,免除你後顧之憂,不如我和師母先走!]

       青龍血的力量,驟然降去,法龍知道此刻,根本奈何不了這嘉爾先生,況且劉海靜的魂魄,已崩碎並被吸去,確實沒有逗留此地的理由......

       [蛇仔明、小敏......]法龍的雙眼,仍是緊瞪着嘉爾 : [帶小芝和劉海傑上車,我們離開這裡。]

       卻在此時,奧莉花整個魂體,突然纏摟到法龍的身前,並瞇眼注視他,吹着氣說 : [幹麼要走?不想佔有我嗎?]

       那熾熱的柔軟,暖暖地沁入體內。那如蘭的呵氣,馥馥地飄進鼻腔。還有那對棕啡色眼瞳,令人置身迷離的璀璨中,根本......這些直接就能勾魂攝魄!

       眼前的奧莉花,不是勾魂使者,是一個真實的美人......不,她不是人,是墮落凡間的天使......當嬌嫩紅唇印到嘴巴上時,胡思亂想中的法龍,不知不覺闔上眼,想堅守的防線,已拋諸腦後、徹底盡失。

       在旁目睹一切的佩敏,臉如死灰呆看着這對擁吻中的男女......她不能相信,時常把"堅韌的心"這句話掛在嘴邊的男友,此刻,竟然在自己面前,與另一個女的......怎麼可能......

       [人性本惡......]赫然,嘉爾的說話,在耳邊響起 : [讓妳欣賞另一場醜陋的戲碼。]

       佩敏不由得沿聲望去,只見嘉爾勾起嘴角,接着飄到葉少芝的身旁,把頭顱重疊在她的頂門上......

       一下子,葉少芝全身酥軟起來,更去撫摸自己的敏感帶,口中還不斷呻吟 : [啊啊......海傑......海傑啊......]

       旁邊的蛇仔明,看得目定口呆,情非得已下,在師母臉前,禁不住湧出生理反應。

       片刻,嘉爾飄離開去,只見葉少芝隨即軟趴地上,口仍在呻吟,同時,那翹高的豐臀,竟在不止的顫震......

       [劉海傑......]意念強得可怕的嘉爾,挑起眉角,看向劉海傑,下令 : [吩咐這性奴,好好招呼那位未嘗過女人的處男。]

       震駭中的佩敏,心裡登時一愕,同時間,不敢違抗的劉海傑,已轉達命令 : [學姐......去和妳前面的男人......做愛,快......]

       高潮剛完的葉少芝,迷迷茫茫的挺起來,她看向前方的蛇仔明,腦裡的丁點自尊,令她掀起絲絲的掙扎......

       聽到那個應是中學生的說話,目睹這女刑警的神態,蛇仔明相信,此時此刻,只要自己肯豁出去,不理道德枷鎖,一定!一定就可與葉小姐......即時大幹一場......

       [學姐,妳......妳猶豫甚麼?快去......]劉海傑用力吸上一口氣,大呼喊去。

       對......要聽話......雖感覺十分羞恥,但連自我意識,也被學弟完全佔據的葉少芝,腦裡那半點掙扎,已迅速熄滅,不再躊躇下,雙手放到葉地上,往蛇仔明的胯下爬去......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