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法龍捉鬼公司 第四集 虛幻的愛

第20章 - 第十九章

       拐腿的溫日常,來到法龍的面前,接過監刑師遞來的小刀,頭仍是垂低,全身在微微抖震。

       [不要怕......]法龍以溫柔的聲調,說出要求 : [抬起頭,讓我看一看你。]

       溫日常緩緩昂首。那是一張完全失去希望的嘴臉。一層眼瞼下的細長眸子,藏着一對沒有光彩的黑眼珠,但與瘦削得只餘皮囊包裹的面骨相比,反顯得突出鮮明......

       黑眼珠,透示了其主人,仍有一絲不捨的執念,蘊藏在內心不褪。

       法龍的心頭微微一震!他知道,這道執念,是與佩敏有關......

       [哈哈哈......對!]忽然,下達行刑命令的大將軍,又大笑起來 : [本尊竟然想不到......哈哈!]

       只見狂態畢現的他,猝然向刑場處揚起手,那個溫日常,隨即消失不見。

       法龍大驚,望向徐雲脫口 : [你竟然......]

       [怎樣?害怕了嗎?]忘了斷掌痛楚的徐雲,此刻如野獸般高喊 : [賤奴,想救心愛的人?沒問題啊,以你的本事,可以隨時隱去,但之後,本將軍必滅百魂,哈哈哈......]

       [尊嚴這魔鬼......]法龍搖頭,一臉感慨 : [已將你整個人,徹底蠶食侵佔。]

       徐雲疾飄到捉鬼師傅前,展現勝券在握的狂妄 : [還想逞強?本將軍已洞悉你的弱點,以後啊,你就在阿鼻園內,享受每道酷刑折磨的同時、一邊想像你心愛的女人,每天是如何被人蹂躪褻玩......]

       [為了把我打垮......]法龍瞪視眼前的傢伙,神情充滿憐憫 : [為了證明自己是天下無雙,竟然連愛了萬年的轉世情人,也可以出賣......]

       就是這道彷似同情弱者的眼神,令徐雲怒不可遏,大喝 : [拿箭來!]

       法龍無畏無懼的仍在說 : [原來當初要我到結界裡,不是因為愛而生的妒嫉,而只是為了,佔有慾這種無謂的自尊,嘿!徐雲,你真是一個小人物......]

       這時的徐雲,已接過顏副將遞上的銀箭,並湊近法龍的面門,猙獰預告 : [陳法龍,本尊不與你逞口舌之爭,現就用銀箭剖你的胸腹,親手掏出你的腸臟,讓你痛苦地,目送自己的髒物,被那些賤魂嚼吃......]

       法龍冷笑一聲,然後說 : [那就快點吧!比起剖腹,我更害怕你的口沫橫飛......]

       [好!本將軍就成全你!]徐雲高舉銀箭,準備用盡全力,向法龍的肚皮刺下去......

       怎料,這個陳法龍,突然喊止 : [喂,等一等,你好似有朋自遠方來......咦?嘩!美女,妳找我竟找到這裡來?]

       一旁的顏副將亦即稟告 : [將軍,是奧莉花小姐......和防邏使者。]

       徐雲回身看後,的確,是有位極艷麗的女郎,全身冒升黑氣飄浮半空中,那熟悉又親切的臉孔,正是與自己相知了萬年的奧莉花......唔?

       [奧莉花......]盯着她身旁那個牛頭人身,徐雲煞白的臉,露出慍色 : [妳竟擅自帶其他使者入結界內?]

       聽到這責問,奧莉花似沒在意,反而是臉露驚訝,更迅速飄到徐雲身前,緊張的問 : [徐大哥,你......你的手?]

       她從沒想過,從來都是威風凜凜的心上人,此刻,竟散發一種窮途末路的感覺......

       意念極強的徐雲,旋即感應到,奧莉花心內那股不忍的憐惜......不知何解,體內那腔怒火,就似是被燃點蔓延,他控制不了的一手向奧莉花揮去,箭身正好擊中那美麗的巴掌臉......

       始料不及的突襲,打得奧莉花暈頭轉向,往後跌去,同時,一顆心更是片片剝落......就在這時候,一股溫暖感,從肩膀處傳來......

       向旁看去,是一副極醜陋的牛頭臉,然而此刻,她覺得,這防邏先生,才是值得付託的人。

       防邏扶正奧莉花,巨大圓突的眼睛瞪向徐雲,輕蔑地說 : [大將軍徐雲,真的見面不如聞名,枉我還帶了一份見面禮來給你。]

       [哼!見面禮?]自尊心極重的徐雲,那受得了別人的倨傲?已揚起手,準備下令 : [以為獻上禮物,本將軍就會輕恕你擅闖之罪?簡直妄想......]

       [妮歌公主。]防邏飄前,說出一個令全場震撼的名字。

       除了那些被折騰的地縛靈外,園中所有將士,皆神情訝異,舉目朝這牛頭人身瞄望......他們心裡全有個疑問 : 難道這鬼怪的意思,是帶了妮歌公主來?

       在防邏身後的奧莉花,臉容更是顯得震驚,忍不住疾前,向他問 : [你究竟是甚麼意思?]

       [徐雲......]防邏沒回應她,只勾起兩邊嘴角,聲音很是詭秘 : [妮歌從沒轉世,真正的她,你敢不敢見?]

       那邊廂的大將軍,那揚起半空中的手,直到這刻,也沒有放下來。他的腦海現在是一片空白......那個姓胡的女子,每次被褻玩時,那表情,都和妮歌一樣,由最初的抗拒,到最後,變成瘋狂的亢奮......

       根本一模一樣,她怎可能不是妮歌的轉世?想到此,徐雲失控大喊 : [眾將士聽令,把這牛頭鬼怪,即時射殺!]

       隨即,一些士兵搭上弓箭,卻有一些,猶豫不決......

       這種漠視軍令的情況,已是第二次發生,徐雲怒不可擋,大聲咆哮 : [造反!你們全都造反!]

       在旁的顏副將,禁不住提醒 : [將軍......奧莉花小姐,在射殺目標的旁邊......]

       喔......彷彿被冰水潑醒的徐雲,冷靜下來後看向奧莉花,發現她淌着淚水,在怔怔的瞧過來,身上冒升的氣霧十分灰淡,顯然是身受傷害,力量曾流失過......

       心裡不禁一酸,正想開口慰問之際,這時卻聽到那防邏在冷嘲 : [徐雲,你那些手下,比起你,還有人性......]

       若不是被斷去一掌,徐雲早已張弓搭箭,把這牛頭人身一擊射殺!他不由得回看陳法龍 : 想不到,這傢伙的修為如此強,時辰已過了這麼久,被他弄傷的地方,自己仍未能以意念,把斷掌重生......

       被縛在樁身的法龍,眼睛正緊盯住防邏 : [牛頭,我好想知,妮歌公主,其實是不是就是你?]

       [甚麼?]睜大一雙虎目的徐雲,似是聽了個大笑話,情不自禁仰天狂笑 : [這醜物怎可能是妮歌公主?捉鬼師傅啊,妮歌曼羅芳,可是天下第一美......]

       驀然,一個奇怪想法在腦中閃現,頓時令他停止了說話、僵住了笑意......

       [捉鬼師傅,你的感應很強。]防邏在說話的同時,更開始化霧飄散 : [沒錯,阿防就是妮歌公主,曼羅芳即是防邏先生。]

       卻轉眼之間,散分的氣霧,又結合凝聚,逐漸地,形成一位身形苗條的女郎。

       [怎麼可能?]顏副將的獨眼,展出一道難以置信的目光......

       另一副將魏無雙,更震驚得喃喃自語 : [妮歌......是......妮歌公主......]

       一旁的奧莉花,呆看着那側面的輪廓......高挺的鼻樑,配上深邃的眼窩,在微翹的紅唇襯托下,整段臉型呈着熟悉的完美感......

       長及腰身的金黃色秀髮,在冒升黑氣中轉臉過來,一雙海藍的眼珠子,被同是金黃色的柳眉蹙壓下,那迫射出來的光芒,直懾得奧莉花緩緩退後,並結結巴巴 : [主母......公主殿下......]

       妮歌公主的語氣很平和,但語出卻是驚人的指責 : [奧莉花,枉本公主待妳如親妹,妳竟然出賣我,騙我飲迷湯,再割斷我腕筋、灌我喝啞藥。]

       由醜陋的牛頭臉,換變了國色天香的美人兒,而且這臉蛋,更是萬年來朝思暮想的人......徐雲轉望去虛弱的奧莉花,一股惡念,迅速湧起......

       足下一蹬,整個人瞬間衝飄到奧莉花跟前,猛地提手一抓,已掐到她的脖頸上,並大喝 : [出賣主子的賤婢,灰飛煙滅也不足惜!]

       怎麼可能......完全來不及反應的奧莉花,只懂睜大眼睛,怔怔瞧着眼前那猙獰扭曲的容貌......至此,她終於徹底心碎......

       為了以後與妮歌雙棲雙宿的日子,奧莉花,妳就背負一切罪名,再為本將軍一次......殺念叢生的徐雲,無視那對空洞的棕啡色瞳孔,掏出自身所有力量,他要一眨之間,就把奧莉花煙消雲散!

       倏忽,力量尚未擊出,奧莉花竟已化霧消失......

       [奧莉花......]妮歌的說話,在不遠處響出 : [對這個大將軍,妳可以死心吧......]

       驚訝中的徐雲,隨即沿聲看去,只見妮歌公主,已飄退到另一處,正扶持住淚容滿面的奧莉花......

       能夠從容於轉眼間救走她,妮歌的修為,絕對可畏可怖......

       [主母......]奧莉花淚眼婆娑凝視公主,實在難以明白 : [為何還要救我......]

       妮歌冷冷的掀起嘴角,然後,開始化成氣霧......

       眾魂目擊那團黑氣,竟又漸漸地,變回之前的牛頭人身......更聽見他說 : [因為我阿防,想妳成為我的女人。]

       太多的出乎意料!被衝擊得幾近虛脫的奧莉花,已是差點昏去。而另一邊廂的徐雲,更是滿臉不明所以,卻在這時候,竟聽到那捉鬼師傅在旁說話 : [曼羅芳,掉換即為芳羅曼。芳羅、防邏,利用這種引導人先入為主的技倆,再加上驚人的意念傳入影響,竟連我也被騙了......]

       不知陳法龍何時掙脫捆綁,走到旁邊來,怒火中燒的徐雲,此刻亦沒心情理會,只在高聲暴喝 : [防邏,你膽敢偽裝妮歌,欺騙本將軍?殺!一定要將你這傢伙殺掉!]

       怎料,防邏忽然又再次化霧,跟着又再凝聚,這次,他又換回金髮藍眼的妮歌公主,並問 : [徐雲,我是妮歌,你忘記了我嗎?]

       [妮歌......是,妳是妮歌......]徐雲目不轉睛看着這熟悉、但又陌生的倩影,根本弄不清,此時眼前的她,究竟是虛幻、還是真實......

       [徐雲,我奧莉花......]這時,在妮歌旁的奧莉花,木無表情的道 : [要說一個秘密給你知。]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