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的貓失蹤,我想說的其實是......

第2章 - 我決定要找新奇士回來

5.
那一晚我睡不穩,因為天空的雲很濃厚,這是會下雨的預兆,這是爺爺教我的。他年輕時曾經做過海員,他說行船的人一定「有兩樣、識兩樣」,有兩樣是「香港腳」和「風流病」,識兩樣是「賭牌九」和「看打風」。
頭三樣我不懂,我問爺爺怎樣知道即將落雨打風?爺爺像吟詩般說:「天紅紅雨濛濛,天黑雲厚雨重重。」
後來我問母親甚麼是風流病?她問是誰教我的,然後說那就像傷風感冒一類的病,但不要隨便說,還說以後別再跟爺爺瞎胡鬧。

我爬起身,窗就在床邊,所以我不用坐上輪椅,我撥開窗簾可以看到屋前一片小小的花園,那裡有一張圓形的白色露天用塑膠餐桌,四張白色塑膠餐椅在它的旁邊。新奇士喜歡伏在那餐桌上睡覺,但我沒有看見牠,整個花園也沒有牠的蹤跡。一個H字形的晾衫架放在花園一角,上面沒有衣服,可能媽媽也認為會下雨所以把衣服收回來。花園有一株龍眼樹,介紹這屋給我們的地產經記說是上手屋主種下的,夏天會結龍眼,但媽媽說這種果樹因為沒有施農藥,果實會有蟲,不要吃。
我見到那龍眼樹的樹冠被風吹得起勁,相信很快就會下雨,我擔心新奇士在外面的情況,牠不懂避雨的話,很容易會得肺炎,這會要了牠的命。
而就在我望着那龍眼樹的時候,我竟發現樹下有一團會移動的黑色陰影,我起初以為是新奇士,但很快就否定了,因為它很大,像狗的模樣,但我又像看到一雙腿,那就會是人。
怎會有個人在我家的花園呢?如果是賊人的話,那我和媽媽的處境就是非常危險,因為爸爸不在家!而我沒有一雙腿,他要對我怎樣,我也不能逃走,也不能保護媽媽,我應該叫醒媽媽去報警嗎?
但就在我將快要叫出聲時,那黑影消失了!是突然的完全消失了,沒有往那個方向跑,憑空就消失了,剩下龍眼樹不斷被風吹動的樹影。
是我看錯嗎?那只是物樹影晃動的錯覺嗎?
我不認為這樣,我直覺「它」跟新奇士的失蹤有關。

6.
我叫海迪,今年十二歲,我有一個弟弟,他剛滿一歲,他叫海言,這間屋是在我發生意外後搬來的。
兩年前,即是我十歲的時候,我還是住在市區,就在爸爸工作的消防局旁邊,我可以聽到消防局的廣播,也會看到消防車閃着紅燈駛出消防局。我會問媽媽:爸爸在車上嗎?媽媽會說:「妳猜一猜?」我會說:「不知道。」
我記得曾經問過爸爸,他有看過死人嗎?他說有,我問是很恐怖的嗎?他說有些是很恐怖的,但很多就像睡着了一樣。
我問死是很可怕的嗎?他說這個離我還很遠,不用花時間去想,只管做好功課就可以了。
但我一直很想知道死亡這件事,在爺爺過身之後,我很想知道他還會看見我嗎?我覺得在靈堂上躺在棺木裡面的爺爺,完全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爺爺,我的爺爺會笑,還胖一些,但那個「他」很瘦很白,我望了很久都不能確定那是我的爺爺。媽媽說別這樣望,這很沒有禮貌,我便坐回座位上,沒有再見過爺爺的樣子了。
後來當爸爸媽媽將紙紮祭品往火爐裡送的時候,他們卻叫爺爺接收那些祭品,我當時就疑惑了!爺爺會聽到我們的說話嗎?他會收到那些屋、那些車、那些錢嗎?我知道爸爸媽媽不會說謊,他們一定知道爺爺會聽到我們的說話。
後來我跟死去的爺爺見過面。
就在我被送去醫院,臉上蓋着一個呼吸用的氧氣罩時,我見到了爺爺,他是那個我認識的爺爺,他會跟我說笑,有點胖,衣服與臉頰有殘留的香煙味,左手前臂近手腕的地方有個小小的紋身,是TK兩個英文字母,他說是一些越南人教他自己紋上去的。
他對我說:「海迪別怕,爺爺在這裡,爺爺教妳用菱角做風車。」
我說:「爺爺,我好痛,我對腳好痛。」
爺爺笑着說:「別怕,爺爺講海豚故事妳聽。」
我痛得眼淚直流,問:「爸爸呢?媽媽呢?」
爺爺依然一副表情說:「爺爺帶妳買砵仔糕。」
很多日後我跟媽媽說起見過爺爺的事,她簡單說知道了便沒有再問,叫我這種事自己知道就可以,不要跟其他人說。
我覺得媽媽也曾經見過爺爺。

7.
我決定要找新奇士回來。
我在網上看過很多流浪動物的消息,大部份都令人很傷感,牠們很容易出意外,也有人刻意對牠們下毒手。雖然我認為住的這個地方還不會出現動物殺手,但如果有人要捉走新奇士的話,也不是沒可能的。
我覺得在追查之前,要先定一下搜查方向,首先我樂觀地假定如果新奇士只是在外面玩玩不願回家的話,牠就會穿梭於這一帶的花園與道路,或會認識了這附近的野貓,像一些年輕人一樣,為了去玩而不願回家(學校有社工向我們講解青春期!),所以我要搜索的範圍就是家附近的草叢與公園。
媽媽從學校接我放學時,我在車上向她講解了我的計劃。
「妳自己找?在家附近?」她的視線從前面的馬路轉向我問:「叫爸爸幫妳好嗎?」
「不需要,就好像我在公園活動一下這樣好了。」我有時會獨個兒坐在輪椅上,往附近的公園走走,我不想整天要靠人在我背後推我。
「妳想這樣?」她用手指在駕駛盤上輕彈。
「沒問題的,我想自己找回新奇士。」
「但應承我,海迪,不要冒險知道嗎?有問題一定要我同爸爸。」她伸出左手的食指說,每當她很認真地說一件事情時,她會有這個小動作。
「沒問題。」

8.
爸爸曾經有一次很驚險的意外,那次他被派去處理一宗火警。
起火的地方是一間已經結業而且空置的酒樓,當時他和隊員都認為只是有些人偷偷進去吸煙留下煙蒂做成了小火,結果也真如他們所預料,火勢不大,大家認為很快就可以撲熄掉,所以只帶了很輕便的裝備。
但突然從廚房傳來一下非常大的爆炸聲,把大家都嚇了一跳,原來廚房內還有些石油氣罐未有清理,小火引發了石油氣爆炸,火勢一下子急劇變大,整間酒樓的雜物都起火了,爸爸和隊員都沒有足夠裝備在身上,只好急急從現場撤離,期間有隊員嚴重受傷。
事後爸爸與幾個隊員被送去醫院,我當時七歲,媽媽在家裡收到電話後,馬上帶我坐車去醫院,我問媽媽發生甚麼事?她說去探爸爸,但眼淚已經流出來了,我很怕,從沒有遇過這種事,我的爸爸是不會出意外的,我從來沒有想過他會死,一想到便哭出來,是「嘩嘩」聲那種嚎哭。媽媽叫我別哭,但她也在哭,車內兩母女就這樣哭着去到醫院。我見到爸爸坐在急症室等候的椅上,他身上的消防衣很骯髒,他的臉和手也全是污跡,我沒有見過爸爸這個模樣,我一時間不懂反應,哭聲就這樣止住了。
他旁邊的都是穿消防衣的消防員,每個人也對我和母親說「阿平無事」,「阿平」就是爸爸。
「我無事,皮外傷。」這是爸爸對媽媽說的。
「以後不要再這樣嚇我,一定不可以。」當時媽媽抹了一下眼角,然後伸出右手食指對爸爸說。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