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的貓失蹤,我想說的其實是......

第10章 - 寂寞的雄獅

32.
離開醫院,回家的第一個晚上,我久久未能睡。
我以為自己會非常想念自己的睡床,會倒頭大睡,會不願意起床。
結果全部相反,沒有維生儀器那規律的電子聲響、沒有醫院走廊的光管燈、沒有護士們偶爾巡房時發出的腳步聲、沒有其他病人半夜起床去洗衣間時,拖鞋與地板磨擦發出的「悉悉索索」、沒有那陣消毒藥水與廉價洗衣液味道的床單,沒有了這些,令我完全沒有睡意。

我躺在自己熟悉的睡床上,床單是我最喜歡的Winnie the Pooh圖案,有我最愛的北極熊與唐老鴨毛公仔在我旁邊,衣櫃門貼有我與爸爸媽媽到迪士尼樂園拍的照片,書桌上有我的課本(兩個月前的英語和數學功課還擱在那裡),書架上有爸爸送我做聖誕禮物的「哈利波特」中文譯本套裝(因為發生車禍,我只看到「鳳凰會的密令」裡面,哈利波特收到魔法部的開除信這一段。),地上有我的書包(因為車禍,它有些地方破損了。)
這一切對我來說都是最熟悉不過的事物,這代表我要回到我的生活,我不能夠再因為失去雙腿而躺在病床上讓其他人來安慰我,我要開始做一個傷殘的女孩,一想到這,我不能好好睡去,我腦海不斷思索着一個沒有腿的人是如何生活。

房間的靜謐反倒令我不安,我推開床邊的窗,讓街上的雜聲傳進房內,在這城市,聲音永不遏息,如同光線一樣,總是包圍着你的生活,即使是半夜時份,這城市總不缺光,像不讓天空休息。
爺爺在生時曾經問我:「海迪,妳知道嫲嫲去了那裡嗎?」
我說:「她死了。」
爺爺問:「妳知道人死了會去那裡嗎?」
我說:「他們會在街上嗎?」因為我想起阿紫跟我說的鬼故事。
爺爺說:「妳知道澳洲的原住民認為人死了會去那裡嗎?他們的祖先流傳着一個神話,說人的靈魂會沿着一條叫『快樂之線』的大樹攀爬,直上天空,當去到盡頭時,會變做銀河中的一顆星星,融入天空眾多英雄的力量之中。」
我問:「像『美少女戰士』這樣的英雄?」
爺爺笑說:「這個爺爺不知道,海迪比爺爺聰明,妳知的比比爺爺多。」
我很難將嫲嫲跟美少女戰士聯想一起,嫲嫲很胖,而且小腿經常會腫,爸爸說過這是糖尿病的原因。美少女戰士不會胖,也不會有糖尿病,但死後的嫲嫲會胖嗎?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可能人死後的靈魂都是一樣,沒有胖與瘦的分別,而且更沒有疾病。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太好了!我希望嫲嫲會變成戰士,她不再有水腫的小腿,走路比小狗還快,她可以去她想去的地方,這地球沒有地方她去不到。

回家的第四天,我在街上碰到阿紫與她媽媽。
當然,我是經常會碰到她們的,因為我們住在同一座大廈裡面,而且我們也是經常會到附近的街上買東西,也愛在同一家餐廳吃午飯。但這次跟以往有點不一樣,因為我是坐在輪椅上的,而且住在這大廈的人都知道我這次意外的事。阿紫的媽媽很關心的問我情況,她表現得很難過,跟我媽媽說話期間不斷的搖頭與嘆氣,她說有地方要她幫忙的一定要跟她說,我媽媽多謝她的好意,說考慮到我的輪椅出入問題,可能會搬往另一個地方住。
相比起她的媽媽,阿紫明顯沒有多說話,我們當然也有見到對方,但就是想不出一句說話來跟對方說。
阿紫媽媽對我說:「如果是有關功課上的事,妳可以問阿紫的。」
我說:「謝謝阿姨。」
她對阿紫說:「有時間的話去海迪家陪陪她吧,大家一起做功課也好。」
阿紫「嗯」一聲應了。

那天下午,阿紫來了我的家。

33.
那個叫「美娜」的女人的說話,令我很困擾。
你知道嗎?當一個人對你說了些令你很難想明白的說話時,你會想方法去明白的。但我的情況有點複雜,因為我不能夠去問「美娜」,她不喜歡我再去找她,而我又不能夠去問爸爸媽媽,他們知道我曾經去找那家人的話,一定會罵我。那我只可以靠自己去明白,幸好,我有馬克這個「拍擋」,就像福爾摩斯身邊有個華生醫生,馬克可能不懂功夫,但他有邏輯頭腦,而且數學比我好,這方面是他的優點,我希望他可以幫我找到答案。

直至六天之後,我找到一天馬克完成了所有上門補習班和我的媽媽不在家的日子,只有這種時間,我們才可以放心討論這件事。
馬克說:「妳可以上網頁找一找,用妳的名字和『美娜』這個名字去搜尋,可能找到一些線索。」
馬克來了我的家,通常都是他來我的家,因為他的家門口有兩級石級,這對我來說非常不方便。他找了幾塊新奇士的烤雞味零食放在手上,嘗試餵給牠吃,但新奇士在下午愛睡覺,牠對馬克的手嗅了一下,便將臉別過去,對零食提不起興趣。
這方法我也想過,但家裡的電腦是共用的,媽媽會用來上網購物,她愛網購弟弟的嬰兒衣服,我知道她是幾家網購公司的VIP會員,因為她還會替她的朋友網購。爸爸喜歡上網觀看外國球賽,因為時差的關係,外國的球賽多在香港半夜時間開始,他有時會突然的大叫一聲,弟弟會被他嚇醒了便哇哇地哭,所以他們很可能會從電腦的搜尋紀錄中知道我翻查過這件事,這是我不想發生的。
我問:「你可以用你家的電腦幫我嗎?」
他將零食放進新奇士的糧碗內,問:「妳怕妳媽媽發現?」
我點點頭,他有時會表現得比平時聰明。
他問:「妳有打算再去那間屋嗎?」
我說:「沒有,但我想知道她怎麼會認識我。」
他說:「幾天前,我見過他們,那對夫婦。」
我問:「在那裡?」
他說:「在酒樓,當時我跟爸爸媽媽一起。」
我問:「他們有認得你嗎?」
他點點頭,說:「他們望了我一眼,我知道他們認得我是誰,但他們沒有說甚麼。」
我問:「妳媽媽知道你見過他們嗎?」
他說:「不知道。」
我說:「一定不能讓大人知道。」
他說:「但……但如果他們在街上遇到的話,我們……妳知道,我們只住在相隔一條街的地方,一定有機會見到的,可能在超級市場,又可能在公園,如果有這一天的話,他們……我們的爸爸媽媽或者會知道我們曾經找過那對夫婦。」
我問:「你怕嗎?」
他點點頭沒作聲。
我問:「你不想幫我追查這件事?」
他說:「我可以幫你上網,但不想再找他們。」
我說:「好,你只要幫我上網追查一下我和他們有甚麼關係就可以了,其他的事你可以不理。」
他問:「妳會去找他們?」
我說:「我說過不會了,我們以後也不會。」
馬克離開時,說如果找到甚麼資料的話,都會通知我,我說明天放學後會留在家,他要找我的話,就來我家說一起去公園玩。

34.
阿紫果然拿了一堆功課來我的家。
媽媽很高興她的出現,問她肚餓嗎?要吃甚麼嗎?阿紫說不肚餓,媽媽拿出一罐吃剩幾塊的杏仁餅出來,但我們都沒有吃。媽媽叫我問阿紫課本教到那裡,阿紫揭開數學書與英文書,說已經教到第幾課,但我都沒留心的聽,我自己打開書本在看,她做自己的功課,大家都沒有談到我的雙腿。

一個多小時過去,我們幾乎沒有說過甚麼,她說功課做完了要回家,媽媽叫我對她說句謝謝,請她有空就來我家坐坐陪陪我,我見到她點點頭便轉身離開。大門關上的時候,我覺得很寂寞,有種所有人都會離開我的感覺,我以後再不能走路,代表所有人都向前行的時候,我會被拋在後面,獨自一人留在死寂的世界。

我多麼希望能像嫲嫲與爺爺一樣,他們雖然死去,但似乎比我幸福,嫲嫲可以化做天空星宿中的勇士,像星星般美麗閃耀。爺爺可以做一隻自由的海鷗,在他喜愛的大海上飛翔,探望他的海員朋友,累了可以停在甲板上享受陽光,或者他還可以遇見嫲嫲,在夜裡的大海之上,嫲嫲的星光會為爺爺指引方向,會帶他到有魚吃的大海,他們都不會孤獨,孤獨的只有失去雙腿,還要生活下去的我。

35.
跟馬克談話的隔天,馬克的媽媽來過我的家,這是媽媽跟我說的,她問我是不是與馬克去過松翠路?找過那對夫婦?
媽媽說:「馬克媽媽在馬克的電腦裡見到他找了一堆關於車禍的新聞,她很擔心,她不知道為甚麼自己的兒子會對車禍有興趣,後來她發現那些新聞都跟妳有關……是妳那次發生的意外,海迪妳知道嗎?不是每個人都愛看這些新聞,這是件很不幸的事……沒有人想記起,何況……何況馬克只是個小孩,他媽媽不想他接觸這種事,每個父母……. 都想保護他的孩子……海迪,妳明白媽媽在說甚麼嗎?」
我第一時間的反應是:馬克真蠢!我不應該依靠他做這種事,電腦的搜尋引擎會記錄你搜尋過的記錄,這是一年級小學生都知道的事,他真是個白癡!
我說:「我明白。」
媽媽再說:「那妳為甚麼要去找那對夫婦呢?我跟妳說過不要再到那裡的,是嗎?妳要爸爸罵妳嗎?妳不喜歡我們罵妳,對嗎?那妳為甚麼不聽我的說話?」
我說:「我只想知道他們為甚麼會認識我?」
媽媽突然表現得很激動,問:「你們還談過話嗎?對……所以妳知道那個女人叫美娜!她跟妳說她叫美娜,對嗎?所以馬克在電腦裡搜尋『美娜』這個人名。」
我說:「她沒有對我說她叫美娜。」
媽媽問:「是嗎,那……那你們說過甚麼?」
我一時間難以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其實我們沒有談過話,只是那個女人自說自話,但我知如果我說沒有談甚麼的話,媽媽一定不會相信,而且會變得更加憤怒,那我只好自行過濾一下,再說:「她說不想見到我,說這個世界不公平,說受害者不只我一個。」
媽媽問:「就只是這些?她沒有解釋有甚麼地方不公平?」
我說:「沒有。」
「不可以說謊,知道嗎?」
「我沒有說謊,妳可以問馬克。」
「不可以再找他們了,我是非常認真的,海迪,聽見了嗎?」
「聽見了。」
媽媽聽到後,呼了一口長長的氣,海言在他的BB床上睡得很甜,新奇士偶爾在我們面前搖晃着尾巴,接着躲到牠的睡床上去。我問可以看電視嗎?因為我想看收費電視台的「寂寞星球」頻道,今集會講大象,我知道中國人的非法象牙買賣會令大象在十年後絕種,這是野生動物基金會的義工,在學校的講座上講的。

36.
我愛看大自然紀錄片,因為爸爸要看外國足球比賽的關係,我們家裡安裝了收費電線,所以我可以經常在收費電視台觀看一個叫「寂寞星球」的紀錄片頻道。我記得看過其中一集講述在非洲原野中的獅子族群,獅子的家族階級觀念很重,一個族群只容許存在一隻雄性獅子王,其他雄性獅子要擁有自己的家族的話,一定要跟所有雄性戰鬥,戰勝了才有資格做一家之主,跟雌性獅子交配,養育自己的小獅子。
片中講述一隻叫「皮柏」的獅子王已經年紀老邁,牙齒都掉落很多,行走時腳步蹣跚,不單止已經缺乏獵食能力,還隨時變成其他動物的糧食。其中有隻年輕的雄性獅子,看準了這個自立為王的時機,對皮柏作出挑釁與攻擊,老獅子當然不敵,結果要負傷離開自己的家族,留下了自己的小獅子,孤身遠走在非洲原野之上,而且很有可能會成為其他野獸像鬣狗、狐狼、禿鷲或野豹的晚餐。

我很記得這一集,因為當我看見老獅子那瘦弱無力,孤單遠去的背影時,我覺得非常傷心。為甚麼要趕走一隻年老的獅子呢?牠應該曾經用自己的力氣保護過這個獅子家族吧!在無數個晚上,當有獵人或野獸對這個家族的成員做成威脅時,獅子王應該不止一次用自己威武的身軀,嚇走過這些不懷好意的外敵吧!但為甚麼年輕的獅子們完全忘記了老獅子威猛的過去,要逼牠孤獨地死去呢?
「因為原野的生存條件是很嚴峻的。」
這是爸爸給我的答案。
爸爸說:「在非洲草原生活的野獸,每天都要為生存而作戰,為了找尋下一餐糧食之餘,也要提防自己做了其他動物的糧食,所以根本沒有能力保護已經不能作戰的老獅子,一個獅子族群要在非洲草原繼續生存下去,首要條件就是維持自己的高度作戰能力,老了或者病了的同伴,就只好被放棄。這是動物世界裡的生存法則,物競天澤,汰弱留強。」
我想起自己,我問:「我是屬於弱者嗎?」
爸爸說:「妳不是弱者,海迪是很厲害的。」
我說:「但我失去了雙腿,像那隻老獅子。」
爸爸伸手過來,把我一雙手握得緊緊的,說:「海迪不是老獅子,海迪有爸爸媽媽,而且人類最重要的是腦袋,很多出名的科學家也是行動不便的,像霍金先生。」
我當時不知道誰是霍金先生,後來我才知道他是個非常出色的科學家,我相信爸爸的話,至少我不需要被遺棄在非洲森林,我身邊一直有爸爸和媽媽。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