鍊魔騎士

第8章 - 第一章:刺殺 │第七節:聖遊俠

「所以事情都是她所為,我是清白的!」

翌日的早上,維德帶著她們的武器,將兩位女生安頓在地上坐著,向圍堵自己的村民解釋。村民一直看著維德身後的女生,一個楚楚可憐,一個呆若木雞,故此對維德的說話有所保留,只是因為維德是神父,不敢直接質疑。

「神父……剛才你又說是那個女殺了男孩,現在又多了一個,我也被你弄得頭昏腦脹呢!」

「你們一開始不就是說那個女人才殺人的嗎?為什麼現在共又變得這麼冷靜?」

被反問的村民回想起昨夜失控地怪責絰德,感覺判若兩人。維德只好沉著氣,將大劍插在艾莎的面前,她亦沒有反應,呆呆的看著。

「這一柄就是這個魔女用的武器,還有,請大家看看她的眼睛……」

維德本想指出艾莎那對赤紅的瞳孔,可是艾莎眨了數眼,瞳孔的顏色竟然變成深褐色。這時村民也開始評論起來:

「很美麗的瞳孔!像是黑茶般令人沉迷。」

「不對……有紅茶般清晰,一定是個好女生!」

「我覺得像泥土中的種子,很有生命力的感覺!」

數位村民在談笑風生,完全忘記了對方都是疑犯。正正跟昨天被圍攻的維德大有分別!

「你們給我等一下!她們是殺了村中小孩的犯人啊!你啊,養著看門犬的男人,你也記得這個女生是留在村外,騙我們要開門給她的嗎?」

那位男人看了兩眼,悠莉終於抬起頭來,兩眼汪汪的,似是受了千百般屈辱的樣子,連那個男人也被她的表情所感染,快要哭出來一樣。

「的確……是這個女生……但……」

男人還沒說完,悠莉開始嗚咽起來:

「沒關係……我下一次不會再來村莊了!我只是無家可歸,沒人愛惜的女生,害怕一個人在西方遇上什麼可怕的事,才要求你們放我進來……想不到……想不到……」

維德一直在聽,卻一面死灰的盯著悠莉。她突然大叫:

「早知這裡的神父比惡魔還可怕,我情願到西方被惡魔吃掉算了!」

一句震撼的說話,還有悽厲的哭聲,令每一個村民也惡視著維德。

「我說啊……你們這班人不是想信她的鬼話吧?我可是『聖騎士團』的神父,怎會……」

未等維德說完,村民已經急著打斷維德的自辯。

「神父又怎樣?『聖騎士團』又怎樣?唬人嗎?」

「你是什麼惡鬼神父?欺負女人吧!」

「姐姐很可憐,放過她吧!」

「不要用權力來壓迫我們,我們不會怕的!」

維德聽著眾人的反應,心知已經中了這兩個女人的圈套,再這樣下去,村民甚至會採取暴力,將二人放走。

突然,一匹快馬從村口進來,未等馬腳停下,一名金髮的美少年從馬上急急跳下來。他身穿白銀鎧甲,藍色披肩上刺有「聖騎士團」的佩劍圖案,是「聖騎士團」中「聖劍團」成員,他們都是攻擊型騎士。

少年逐步走近被圍堵的眾人,直到維德發現了他,意外地說:

「莫克蘭!怎會是你?我不是向你們小隊的隊長求助的嗎?」

眾村民回看莫克蘭。當見莫克蘭發現眾村民的表情時,他剎那間由一臉友善轉成怒氣沖沖,還開始用質問的語氣說:

「維德,你又做了什麼事,要隊長來救你?大家都是友好的村民,你沒有好好傳道嗎?」

眾村民聽到莫克蘭的說話,已經放下了戒心,只有維德感到不悅:

「你胡說什麼?剛剛來到什麼也不知道,別胡亂批評我好嗎?誤導村民的都是這兩個狡猾的魔女!她們殺了村民,我正要為大家說明清楚,之後帶她們回到騎士堡審問!」

莫克蘭聽後皺一皺眉,上前蹲在悠莉面前,輕輕抬起她的面,啜泣的她還流下淚痕。見狀,莫克蘭馬上撕下象徵騎士團的披肩,將一部份替悠莉抹走淚水,說:

「小姐,我的同袍要妳受苦了,請你再忍耐一下,回到騎士堡查明真相後,我一定會好好善待妳。」

悠莉微微笑起來,回道:

「這……我相信你……之後的事也拜託你了。」

維德看著這二人,彷彿自己成為了事件的大奸角,忿忿不平。就在莫克蘭的一番美言之下,成功說服了村民,並相信他會公平審查事件,於是村民也歡送四人,並帶著孩子的屍體離開村莊。

遠開村子後,悠莉與艾莎被鎖上鐵鍊,一直被莫克蘭拉著前進,才沒有剛才一面有善的態度。不過這一點悠莉也預知了,因為在莫克蘭的眼中,說著每一句說話也是謊言,只是當時的情況,悠莉只好配合他來演戲。而在前方的維德,一直對莫克蘭碎碎唸,發洩他內心的不滿。莫克蘭只好安慰著他:

「早知道是你不夠圓滑才解決不了,所以我才來幫你的忙。我真不明白,你明明是個對小孩子教育很了解,很靈活變通的男人,為什麼對成年人時都是碰釘?你這樣去做傳道工作,豈不是會破壞了『聖騎士團』的形象嗎?」

「這是我的個性,不容你這騙子來質疑我。」

「我怎會是騙子!這兩個可愛的女子才是高手,你這次也上了一課吧!」

莫克蘭回望悠莉一眼,見她微微一笑,本應是個男人的夢想,可是在莫克蘭的眼中,只看到「最毒婦人心」這五個字。

「我早就知道她們有問題,只是村民不相信我!」

莫克蘭聽著維德抱怨,只好嘆氣回道:

「我來到之後,從村民的表情中也略知一二,所以才說你不適合當傳道工作,要是派你去『聖盾團』,當防守型騎士,恐怕你已經是隊長級的人馬了!」

維德亦長嘆一聲:

「別說了……我只想為騎士團為國家奉獻,只是可以幫助大家,什麼工種也沒關係!如果要說我,你才不是攻擊型,你應該跟我一起當傳道工作才對!」

說後,不單是莫克蘭,就連身後的悠莉也冷笑起來。莫克蘭回道:

「你有沒有見過只會說謊的傳道人?我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無拘束下走到世界各地,沒有工作比『聖劍團』更多這樣的機會。」

「那我更不明白,你應該試試轉去『聖聞團』當調查工作,這樣去便有更多機會到不同地方奉獻?」

「唉……維德啊,維德,認識你這麼多年還是這麼老實?被派去是調查工作,一日未完成調查,一日也要拼命工作。只有我們的『聖劍團』在執行任務的期間有無了期的時限,我喜歡可以先吃個晚餐,看過海平線的日落後才殺死作惡的惡魔,要不然可以活捉它,還我過多三五七天的假日後才帶它回騎士堡覆命,這才是真正的自由啊!這次也是一樣,不如我們先到附近的小鎮,暢飲一夜再上路嗎?」

維德沒有回應,他深知莫克蘭的為人,要不是剛才救了自己,他也不想拖遲了工作的進度。沒想到,說出這話的是悠莉:

「我才不想跟著你們風花雪月,你不怕我會跟審判我的人說真話嗎?還是快點帶我回你們的騎士堡!我有緊要事要做。」

聽著,莫克蘭用怒死的眼神盯著悠莉:

「閉嘴,這不輪到妳這犯人說三道四,何況沒有騎士團的人會相信犯人的說話,特別是由我親手抓回來的罪犯。」

「哈?自以為是……滿大口氣的娘娘腔……」

莫克蘭聽到這句「娘娘腔」,不禁沉默而停了下來,一步比一步更忿怒的走到悠莉面前:

「妳這女人……就是不相信我會將妳就地正法嗎?」

「啊?很好的戰意,但你以為我被你鎖住,就可以殺得了我嗎?」

正當二人的殺意甚濃,維德突然出手阻止。

「我說啊!莫克蘭別跟她吵了,還是快點回去騎士堡,將她們交給隊長好了!別夜長夢多!」

莫克蘭聽著,轉身向前走。維德對悠莉說:

「雖然我不認為妳是無辜,但妳最好給我安份守己!如果我真的判斷錯誤,我會還妳一個清白,但現在請不要再挑釁我們!特別是莫克蘭!他可以將妳殺死後才附加不同罪名,所以……請自重。」

維德說後也轉身離開。這回輪到莫克蘭對他碎碎唸,為什麼要跟犯人說這種事?而另一邊廂,艾莎亦問悠莉說:

「妳今天發生什麼事?比平時多說話了,特別是對著這兩個騎士,要去騎士堡,我們有很多方法!為什麼要成階下囚?」

悠莉皺眉道:

「我也不知道……但對著這個維德……我想先觀察一下……」

第七節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