鍊魔騎士

第5章 - 第一章:刺殺 │第四節:屍身怪

悠莉手握長刀,緩緩站起來說:

「我說,犬大哥,先退一下來。」

犬大哥竟然聽話,走到被鎖鏈拉扯的最遠距離,蹲著村內看守。維德集中精神看著前方,從往下的山坡路上漸漸露出一個又一個人影,步伐緩慢。

「會是什麼人?竟然從西方而來?」

「我說他們都不是人……」

悠莉回應著維德,視線沒有離開那邊的人影。但從維德數個月在「聖言團」獨特的訓練中,他感覺到村外的群眾有點可疑。於是大聲對附近的村民說:

「人來!打開欄柵讓那位小姐進來!」

可是快要入夜,沒有村民流連於四周,聽不到維德的求助。他洩了口氣,雖然以自身的力量可以自保,但如果要保護一整條村的平安,恐怕力有不及。現在理應先通知大家到另一邊的村口暫避,但卻怎可能任得外面的女生而不顧?

維德仔細觀察,犬大哥的鎖鏈盡頭正扣著欄柵的門栓,要打開門必須要由下至上抽起鐵針,就是說一定要得到犬大哥的同意。

維德急急上前,怎料犬大哥不讓他過去,因為這是牠的職責。

「小犬……小犬乖!我只想救你的朋友,那位小姐呢?她被困在外,我要支援她,請你讓一讓好嗎?」

可是任維德走到那個方向,犬大哥也擋在前面,被牠盛怒地吠叫。

「我不用支援,我想你還是跟犬大哥留在安全的地方吧。」

這時,維德終於看清面前的人影,他們都是一班身體腐爛,或是被禿鷹野狼用膳後剩餘的身體。

「果然……不是人……那些都是被惡魔控制的屍身怪,從『聖典』中亦有所記載,它們被賦予魔力,得到重生後剩下對死前的抱怨及不忿,將怨氣化成能量,繼續無間斷去追求不可能的妄想。」

說著,那班屍身怪發現面前的悠莉時,馬上加快腳步,衝前襲擊眼中的獵物。維德緊張得很,抽起右手手袖,不理會犬大哥的阻止,衝向欄柵。犬大哥不留情撲前,對準維德的右手噬下。幸好他早就預到這情況,頓時放手袖,令犬大哥錯覺下咬上,用力一扯,將維德的手袖扯破。而維德借用這短暫的時間,熟稔地用十字劍挑開門栓上的鐵針,在鐵針停留在半空的一刻,他拉開門搶身外去,並背靠柵門。

「快!給我去叫村民來!」

維德對犬大哥叫道,但牠還是沒有反應。

「我說啊,犬大哥,快點四處亂吠讓人發現。」

悠莉一說,犬大哥應聲點頭,馬上拖著栓在欄柵的鐵針離開。

「為什麼那頭犬會聽妳的話?鐵針被牠帶走,欄柵又應該如何鎖上?要是被屍身怪入村便不好了!」

「我給牠指令清晰,自然會明白。倒是你,我說的你都不明白,為什麼還沒離開?」

維德平放手中的十字劍。說:

「我是『聖騎士團』的騎士,雖然不是戰鬥型,但一般的嘍囉我也能應付,而且我只需要爭取時間給村民避難,應該沒有問題。」

悠莉點頭認同,再說:

「我知道它們都是不死族,一般武器是無法將它們致死,我勸你還是不要輕舉妄動。」

聽著悠莉的說話,令維德更添火氣:

「我都說了自己是『聖騎士團』的騎士,怎可能不知道這一點!妳才要乖乖地坐在一邊等我出手!」

怎料,話一說完,認真的悠莉突然懶洋洋的退下來,只是依著欄柵的門口坐下:

「好吧……我就將所以敵人交給你一人處理,我替你好好守住門口吧!我沒問題的,你放心去戰鬥!」

這傢伙怎麼呢?剛才不是說自己要一個人應戰的嗎?

「啊!」

話一說完,屍身怪已經撲上前來,維德轉身斬斷對方想抓著自己的一對手,再送它一腳令它退下來。可是被砍下來的雙手,手指還是有意識地向前爬行。

「這是屍身怪的一部份身體,應該可以用那個!」

維德自言自語起來,用左手掌心刻著的聖印打在屍身怪的手背上,開始默唸:

「……汝等乃無極怨恨,故應回歸淨土,令已往生者得以安息……」

說後,十字劍上的「聖光石」發出強光,將被觸及的手背慢慢淨化,連同身體的其他部份也隨著神聖的力量淨化後消失於悠莉面前。

「啊……我也不知道原來有這樣的方法!我真的大開眼界了!可是……」

維德正面對其他九隻屍身怪。

「我想知你又有什麼方法,可是一口氣對付所有屍身怪,它們會慢慢等你一一唸咒嗎?」

突然,同時三頭屍身怪伸手抓向維德,他只好退後,這時兩邊又衝來屍身怪,維德屏息以待,看準機會蹲下退後,令兩頭屍身怪相撞的同時,在正前方斬出半圓,令他們失去腳足倒下。維德再踏上它們的身體跳起,一個空翻越過三頭,同樣用劍砍去它們的足部,雖然無法即時給它們超渡,但總算是牽制了它們的行動。

「還有四頭……」

但當維德安定下來的時候,發現兩頭屍身怪已經捉緊他雙手,另一頭更加從後撲上來,正要咬他的頸部。

「吒!」

維德轉動雙手,配合自身前滾,用力將背後的屍身怪摔向前,壓在它的身上,再用頭撞向後方。同時他右手轉動佩劍,將抓著自己的屍身手砍下,當右手被鬆開,馬上亂刺向左邊的屍身怪,迫便它退下。而在旁還有一頭未有機會插手戰鬥的屍身怪終於找到空位,上前撲擊,但維德後滾,輾過背的屍身怪,避開了剛才一擊,還退了數步,先站穩陣腳。

「可惡……那個女的真的不幫忙嗎?這……」

維德往村口那邊一看,發現門被打開,而那女生卻不見了!

「可惡!是她的詭計嗎?」

 

在另一邊廂,大部份村人因為發現看門犬在亂吠,所以也走到它那邊去,只有一個人,他一直留在房子內沒有離開。而悠莉卻找上門來,破門而入,說:

「我找到你了……」

對方感到害怕,一直後退。這時悠莉拔出長刀,無理地全力砍下去。一聲慘叫聲劃破長空,掩蓋了小犬的吠叫,直接傳到維德的耳邊。剛巧他終於將最後一頭屍身怪淨化。

「是由村傳來的……發生什麼事?」

維德還沒來得及休息,馬上往村中跑進去。

第四節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