鍊魔騎士

第1章 - 序

亞特蘭,一個蘊藏著古人類文明的神秘大陸。距離現今十五世紀大約有數百年、千年、萬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之前,人類只不過是眾多進化動物之一。他們沒有利爪,動作很慢,跳得不高,氣力很差,外表軟弱容易因受傷而失血致死,體內亦會受病毒感染而令機能衰竭身亡。故此,當時的人類尚算是稀有生物,被不同的高等生命體用各式各樣的態度對待。

神祇會視人類為奴隸,滿足要求,盡忠祂主;

惡魔會視人類為玩具,盡情耍樂,遍及眾生,

龍族會視人類為寵物,愛恨交纏,極於佔有;

精靈會視人類為污垢,不乾不淨,先清後快;

但在他們眼中,人類的共通點是難以飼養的生命體,唯一好處是懂得學習、進步及適應。只是不同的族群下,人類面對著不同的壓迫,難以得自由。經過數百年來種種惡劣的環境因素下,令他們不得不組織起來,互相團結,給予支持下生存過來,並進化得出如今的模樣。而在這數百年間,也算是人類史上最黑暗的時代……

在亞特蘭大陸的中部,被瑪卡利斯山脈包圍著的一個荒地,曾經是高等生物的一處樂土,他們將人類困在這個地方,以娛樂人類為目的下,建立了一個古文明樂園,並將玩弄人類的過程及方法一一記錄在古石刻神殿的石碑之上,互族群分享。

直到一天,他們放棄了樂園,進行屠殺。過程中倖存下來的人類從學習中成長,並佔據了古文明樂園成為人類第一個國家。當時較激進的人類想將記載了人類醜態的石碑一一毀掉,取而代之是另一種祟高的神蹟,意圖改寫人類的歷史,只是仍然有不少人類,因為恐怕高等生命體發現後會追究,所以將當中部份的石暗中碑留下,保障自己世代平安。

 

「……『汝等在世界之底層中掙扎求存』……什麼什麼的『折磨其心,捨棄心智,保求……』又不知什麼的『海洋之外』……啊!真的受夠了。」

一位穿著神父裝束的年青男子在昏暗的房間中解讀藏於古石刻神殿之中的石刻板。雖然他能理解當中的古文字,但石板經過數百年的時間洗禮,刻上的文字部份也受到損壞,令解讀的工作變成一種苦差。

「維德,不要抱怨。這是騎士團冒死從古石刻神殿帶回來的新發現,也許會對人類的過去有更多的了解。其次……研究這種歷史,目的就是想改變國家的現狀……我不想被其他異教徒動搖我神在國家的地位。」

另一名坐在房間一角的中年男人也跟維德做相同的事,但從他身穿的聖職者長袍及配上暗紅色的緞帶所知,他是聖騎士分團中較資深的聖職者──羅斯福,亦只有副團長職級的成員,才可以配帶這段飾帶。順帶一提,兩位聖職者都是侍奉帕雷西亞神的聖騎士團成員。

這裡是雷西亞國,以信奉帕雷西亞神的雷西亞教為國教。自建國以來,雷西亞教已經是亞特蘭大陸三大宗教之一,其餘兩個均是信奉拜比特神祇的多神論宗教及簡稱「鍊魔師」的信眾群。初期,國家為了強化軍事力量,一直提高聖騎士團的地位,以信仰來支配人民及士兵的心。直到近年戰事連連不斷,國王決定引入更多更強的戰鬥力,除了強化聖騎士團及國家軍的軍備之外,亦引入了「鍊魔師」作為國家軍的支援。

 

「這種被稱為『鍊魔師』的人形兵器真的這麼可怕嗎?」

「他們聲稱自己承傳了古文明魔法,其破壞力根本不是人類能夠應付……根本是魔鬼的力量!是殘暴的肆虐者!在人類中寄生出的惡魔,所以亦有流言指出,他們都只是墮入魔道的叛神者,將靈魂自願奉獻給惡魔換取被詛咒之力的叛徒。其目的只是滿足一己私欲,成為冷血無情的人形兵器,魔性戰士。」

羅斯福越說越激動,如今他們所做的事,就是希望從古文明的研究中,指出「鍊魔師」罪名,要求國王提出拒絕與惡魔合作。但維德卻十分清楚……

「姑勿論他們背後的理念是什麼,實情是加入了他們的戰力後,大大增加國家的戰鬥力,甚至屢見其功,深得好戰的國王歡心,近年甚至想將他們的地位提高,與我們『聖騎士團』體齊。現在就算做什麼研究,有再多對『鍊魔師』不利的說話也無法勸諫。」

「如果這班『鍊魔師』是行正道,做好事,我們『聖騎士團』是不會反對,可是從他們好戰的表情、濫殺的行為、冷酷的態度中,我預見到國家悲劇的未來。我們一定要找出這班人使用力量的來源,阻止國家步入絕望之路!」

又一次聽著副團長的訓話,維德不是不懂,不懂的只是國王,他不會因此而退讓。不過……

「與其要直接跟國王交涉,不如借用民眾及貴族的壓力,或許可以換來多點的籌碼來跟國王對賭。」

羅斯福聽後微微點頭,這也不是無道理,只是他相信維德這個意見是另有目的。維德繼續說:

「所以呢……羅斯福副團長,未知我申請到外傳道的事,現在進度如何?要改變國家,就必須要從教育著手。我在這方面也有點自信啊!」

羅斯福不屑看維德一眼,專注工作說:

「這團的人手不足,你還是放棄吧。」

「天啊!我們的『聖言團』從來都少人加入,工作的種類又繁多,就算再多加人手也不見得會『足夠』……」

「你似乎忘記了自己的身份……維德……」

維德見羅斯福輕輕指著他身上的墨綠色緞帶,那裡正釘上一個布章,是他的作為準騎士的身份象徵。

「是的……羅斯福副團長……」

「你給我安份守紀,我自然會在最後評核時給你優秀的評價,屆時你便可以自由選擇你喜歡的騎士團工作,不用再對著我這個死板的大叔了。」

羅斯福心知維德的能力,甚至相信他將會成為這分團中最出色的騎士,可是所為人各有志,他絕不會強迫維德留在沒有人氣的「聖言團」工作。

「我說啊……羅斯福副團長……」

維德淡淡說起,卻沒有把話說完。

「幹什麼?再過兩個月就會交評審報告,再忍我這嘮叨的人多六十天也不行嗎?」

維德聽得不忿,急著回道:

「你又怎會知道我不喜歡『聖言團』?不喜歡跟你工作?」

「哈?我從來沒有聽過有準騎士說喜歡『聖言團』,大家也……」

「我喜歡!」

羅斯福突然停下手上的工作,轉身看著維德,見他眼神堅定,絲毫不動的坐著說:

「想國家變好,需要的不是力量,是教育,是感召。『聖言團』的工作就是要教育人民關於神的一切,將真理傳遞開去。我相信只要聽過神道的人也會明白祂的偉大。而我的使命就是將訊息傳開去,這正正是『聖言團』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可以讓更多人相信神常在身邊,引導大家與神溝通。只要他們願意,神一定會聆聽。」

羅斯福聽後不禁愕然,冷笑一聲後不敢直視維德,轉身繼續工作。因為當下的他羅斯福,連自己也感到羞愧。

 

研究工作又花了半天,維德伸個懶腰,正準備離開部室,到外吃個便飯然後回兵舍休息。

突然,羅斯福收到聖騎士專用的魔法鴿子送信過來,是在外的騎士緊急傳來消息時才會使用的魔法。那隻由光畫成的鴿子在空氣中轉化成文字:

「拿不勒村需要支援」

「……難度是義教傳道的工作嗎?不過為什麼要用魔法送訊?」

維德不明,迅速已經判決了這事的詭異之處。

騎士團的工作,大至上分成四種:討伐、守備、偵查及傳道。而他們待命的「聖言團」主要負責傳道,當中亦包括教育、研究、辯證、甚至其他雜項工作,故此他們的身份總是被其他市民及分團的騎士看低一線,而在這樣情況下,「聖言團」從來都不會被寄望可以為其他分團的騎士作出支援。如今卻緊急來訊,似乎這件事大有文章。

維德馬上展開地圖,尋找拿不勒村的位置。

「……我記得它位於西部的邊境。」

「維德,你又在幹什麼?」

「……經過山脈往西走就是『源起之地』,所有魔物的棲身處。那裡理應有偵查及守備的騎士駐守,如果是急需,大可以找他們幫忙?何必要內部發訊傳來我們『聖言團』?」

「維德!立正!」

羅斯福一聲命令,維德才停下來,立正站好。

「你在幹什麼?有說過要派你去嗎?」

「這……現在團中不是沒有人手?不是應該由我去嗎?」

羅斯福笑了一笑,維德見狀,也放鬆起來,繼續認真地看著地圖,計劃著最快的路線。羅斯福對他說:

「我說啊……還以為你想研究鍊魔師的秘密才會留在研究所。原來你真正想做的是傳道工作。」

「調查工作有偵察型的騎士,不用我操心。但這種偏遠的地方與惡魔太近,我想將真理帶到他們的村落。」

「那裡是最近『源起之地』的地方,你不害怕嗎?」

維德在閒談中已經畫出最快路線。冷靜回道:

「所以更加需要神的真理,避免村民被惡魔吞噬,永墮地獄。」

「你還聽不懂我的說話嗎?一個準驕士算是什麼身份?有什麼能力?未有正式騎士資格,你什麼地方也不用去。」

維德吞了根口水,微微笑著:

「所以……羅斯福副團長,這次緊急的事件需要由你親自出馬吧?如果身為副團長的你,帶著準驕士去見識一下,也是相當平常的事呢!對嗎?」

羅斯福愕然,終於明白維德的心思。

「你這小子……」

還未等羅斯福責怪,維德馬上將地圖交還羅斯福,自己保留抄下來的最佳路線,急著離開:

「我現在去準備一下出關文件,是兩人的!我們明早在城門等吧!先走……」

之後的說話被關門聲掩蓋上,令羅斯福知道在說什麼也沒有用,只好帶他一同上路。

維德回到兵舍不久,開始準備一系列的對魔及調查道具,包括他專用的護身十字劍。經特別設計後,在十字架劍鞘,既可以在頂部可抽出刺劍,劍柄亦內藏堅韌的幼索線,並配合鐵釣使用。而從行裝之中,他抽出了一本手記,夾著一支筆。而手記中的封面內頁寫著一句:

「我會期待你的冒險故事」

出自女性幽雅的手筆,圓環的線條盡顯她溫柔的個性,是個同期訓練的女驕士。她被選入最高人氣的「聖劍團」,或許已經有更高的成就了。而維德看著還是空白一遍的手記感嘆一聲後跟自己說:

「終於可以冒險了,要從今天開始記下來……」

維德提筆,翻開一頁紙,在頂上寫著今天的日期及寫上第一句……

拿不勒村,一個接近「源起之地」的地方。

序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