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處女

第37章 - 余兒能為這個故事評論兩句嗎?

樹下屠房

「受死﹗」

一個火球撲向走進來的西昂。

「太慢了。」西昂不費氣力,單手便將火球撥開。

林友愉快地道︰「呼,我的手藝真好,你看現在你的身體多完美,連火炎也燒不著。」

西昂目無表情地道︰「身體未被改造前,我已經可以徒手接下你的火炎。」

林友一臉沒趣︰「好吧,告訴我,看見了什麼?」

西昂︰「他沒有露出來。」

林友托著臉道︰「嗯……但那天他進來的時候,我確實感受了一些異樣……」

西昂︰「到底你感覺到什麼?」

林友發出火炎在空氣中製造了一個骷髏的圖樣︰「一股淡淡的魔氣,我的鼻子可是很靈。」

西昂︰「要不,我直接脫了他的褲子就知道了。」

林友搖頭︰「勇者在他的身邊,這不太好辦。」

西昂︰「我會查出來的,要走了。」

話畢,西昂便離開了屠房

林友︰「西昂。」

西昂︰「怎麼了?」

林友拿起骰子︰「要不要賭一把?」

西昂︰「賭什麼?」

林友︰「賭,馬白是黑。」

西昂︰「我賭的是白。」

林友高興地道︰「成立﹗」

西昂︰「賭注是?」

林友︰「這個國家的命運。」

 

林友︰「呂呂。」

「在。」

一個穿著黑色緊身衣上圍豐滿的女人從林友的身旁憑空出現,看清楚一點,她就是那個自己困在鐵籠的女人,臉色蒼白,眼睛像魚眼般突出,一條長長的刀疤劃過嘴角看上去就像一個怪異的笑臉。赤色的頭髮非常乾旱像被火燒過一樣。這個名叫呂呂的女人看上一眼已叫人不寒而栗。

林友︰「將他們召回來。」

呂呂︰「所有人?」

林友︰「對,所有人,將琪寶也召回來,不用守備了,未來將有大事要發生。」

呂呂︰「好,但在此之前,你懂規矩吧?」

林林友有點尷尬︰「嗯……拜託你了……女王。」

呂呂滿足道︰「呵呵呵,既然是族長拜託,我女皇大人定會做好。」

呂呂笑著憑空消失,那陰裡陰氣的笑聲仍然在室內迴盪著……

 

三天後
「別睡了……」一把淒厲的高音頻率將林友從睡鄉中召回來……

「哇﹗」林友剛醒來,便看見呂呂伏在他的床邊,這種叫床的方式,連林友也不敢恭維。他跳下床子,屠房的眾人除了西昂都聚集於此。

林友高興地道「噢﹗絲絲很久不⋯⋯」

「請叫回我的稱號,不然這可是性騷擾。」

林友語帶無奈︰「嗯……老大,你背上的劍是……」

「剛換的。」

名叫絲絲的女孩,頭上綁著一條金色的絲帶,穿著非常華麗的洋服,洋服上卻沾著點點的血跡,背上揹著一把與她身形非常不符的大劍,大劍仍滴著血,看來衣服上的血也是大劍沾染造成。稱號跟她可愛的臉容相當不符。

「絲絲又換一把新劍嗎?劍柄還滲著血呢,呵呵呵。」
一名坐在桌上不停喝酒穿著道袍,身形瘦削的老男人道。

絲絲從背後取出大劍,掀起裙子露出了小褲褲,接著用小褲褲將劍柄的血跡抹去

絲絲:「哦,從北方回來的時候,遇上一名身穿黑盔甲的騎士搭話,露出了自己的劍,見樣式不錯,便砍下來用狼牙棒交換了,不過換來換去,感覺總不及西昂的那一把好,總有一天它是我的。村長,族長你們敢看我小褲褲一眼的話,腸子也給你挖出來洗乾淨。」

「老夫愛的只是杯中物,什麼小褲褲之類的我不感興趣,對了怎麼今天的門鈴不響了?我三個按鈕也按了一遍,怎麼都沒反應?」老夫說這話時,眼睛從不離開過絲絲的小褲褲。但老夫的眼睛用相當巧妙的角度望過去,他就像找出了光線透過折射了幾十遍才找到的巧妙角度一樣,絲絲全然沒有察覺出來。

呂呂︰「門鈴休息了。」

絲絲︰「放在隧道的那頭魔物是怎麼回事。我看著嘔心,砍了。」

琪寶︰「門鈴死了。」

呂呂︰「林友,我找不到西昂,大既已經掛了。」

林友︰「不,他現在在王宮裡,那麼所有人都到齊了。是時候說正事。這不是賭局,而是我以族長的身份發出的命令,我現在命令你們將王都地下勢力清掃及統一起來,盡歸於樹下屠房。」

眾人聽見林友提出族長之名,立刻嚴肅起來,絲絲停止了抹血,老夫也放下酒杯,眾人也等待林友的指令。

 

他們各自離開了屠房,只剩下林友一人。
「做奴隸的生活一定很苦了……」

塗黑的區域–黑市區。
琪寶按照地圖指示的地方,來到了一座繁榮的街道,街道買賣名種貴的物品,這裡之所以被稱累市區,原因這裡的物品全是賊贓。其中黑市區的中央地帶是一座豪華大宅,那就是琪寶的主要目標。

豪宅的四周也是廣闊的空地,每十米便有幾名貌似打手的人站崗。
「站著,小女孩,你想幹什麼?」打手看見遠處走來的琪寶,立刻進行阻攔。
「說服優先,請帶我去見你的首領。」琪寶目無表情道。
「哈哈哈,你真可愛,快回家玩吧﹗這裡不是小孩子該來的地方。」
「……溝通失敗。」
琪寶從腰間拔出了小刀……
「呼,還是直接衝進去算了……」

塗黑的區域–女人區。
「首領﹗有個好奇怪的老頭走進來了﹗」
老夫大搖大擺的走進了一間地下密室,內裡有一個只穿著內衣的女人
老夫︰「呵呵呵,你也是叫首領嗎?我們家的首領可是一個拿著小刀的四處放箭的小豆丁呢,想不到這裡的首領居然是一個大美人。」
「嘿嘿,那你想怎樣?」美麗的首領用誘人的語氣問道。
「沒什麼,老夫可不想對女士動粗,我們的族長命令我前來遊說美人加入我們的一族。」
「可惜……看見我穿內衣的男人都要死。」
突然幾名蒙面的女刺客從四面八方衝出來,拿著怪異的武器,貌似是仿男人的劍所造出來的假劍形狀。她們出奇不意向著老夫突襲,但未走到老夫的身旁卻已經完全動彈不得,就在被無形的線所綑綁一樣。
「真可怕,跟我家的老大一樣可怕。」
「你到底是什麼人?」
「老夫是樹下屠房的村長,讓我看看……一個,兩個,三個,這裡的女人真多﹗呵呵呵,你們有酒嗎?」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